刘华广律师 执业证号:14401201310092654

谷兵与朱永参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作者:admin  阅读量:26  时间:7个月前

谷兵与朱永参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京0114民初13060号


原告:谷兵。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勇力(系原告之夫)。

被告:朱永参。

第三人:北京罗顿沙河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法定代表人:李维,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樊小宏。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婧。

第三人:北京天通伟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龙林。

委托诉讼代理人:丁志萍。

原告谷兵与被告朱永参、第三人北京罗顿沙河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罗顿公司)、北京天通伟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通伟业公司)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谷兵,被告朱永参,第三人罗顿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樊小宏、张婧,天通伟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丁志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谷兵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和第三人承担贷款利息20107.6元;2.所有诉讼费用等相关费用由被告方承担。事实和理由:我方在2012年和被告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将昌平区北街家园六区的房屋转让给被告,双方认可的开发商按合同交付房产证时间理应是在2012年10月6日,实际交付房产证时间是2013年6月12日,迟发房产证249天,在卖房并且超出双方认可的开发商办好房产证的时间之后,我方拿不上45万元的房款,而同时被告早已实际使用房屋,可是仅支付了部分房款,我方承担着贷款费用,对方实际使用房屋,另外房价还大幅上涨,我方损失极大,对方至少没有支付迟办证期间的利息,不合理少支付了利息,明显属于不当得利,对方的不当得利是我方损失的一部分,按照(2017)京0114民初477号和(2017)京01民终479号民事判决书,开发商赔偿的迟办证金额非常有限,甚至不能抵销诉讼费等成本。我方曾多次要求对方赔偿利息损失,对方始终不答应,在双方的买卖合同中有关于开发商赔偿的条款,我方只能等待法院关于开发商赔偿的裁判情况,再和被告来商量处理办法,没想到被告还是没有任何诚意,不愿意赔偿损失,中途挂断电话。我方损失极大,对方应至少赔偿45万元的利息损失,合计金额20107.6元,同时还应考虑通货膨胀和滞纳金,进行附加赔偿。我方的损失和迟办房产证有直接关系,罗顿公司作为开发商,是迟办房产证的直接责任方,因此显然负有连带赔偿责任。天通伟业公司作为中介方,对于合同合理签订、合同合理执行负有责任,在我方的损失方面负有连带赔偿责任,中介方曾经收取了28000元的中介费,从实质上来说,这是买卖双方一起支付的中介费,既然收取中介费,并且使用了他们的格式合同,就应保证交易活动的各方面公平合理,对于出现的损失,中介方自然也负有连带赔偿责任。考虑到物价上涨、货币贬值因素,请法院按2013年6月至今的货币贬值系数,判令对方支付利息损失并且以20107.6元为基数进行相应的附加补偿。综上,故诉至法院,望判如所请。

朱永参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我与原告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我按照合同的约定按期支付的首付款,关于尾款,在合同中约定是在原告协助办理房产证后,我才能将尾款给原告,我并未违反合同约定。

罗顿公司述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和被告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跟我公司没有关系,我公司因逾期办理产权证,已经通过诉讼向原告支付了逾期办理产权证违约金。根据《城市管理办法》第28条规定,原告在商品房没有取得产权证时就将商品房进行交易,违反该规定。在同小区产权证过户转移事宜登记大量存在超期的情况下,原告与被告签订房屋买卖合同时,原被告对小区的产权证逾期办理情况应该是知晓的,原告非但没有采取措施减少自己的损失,还故意将商品房进行交易,并且原告提出的损失已经超出了我公司订立买卖合同时,可能违约而造成的损失,故该损失应该由原告自己承担。

天通伟业公司述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双方自行协商由我公司居间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我公司只是负责居间,因原告同意将房屋卖给被告,我公司只是负责签订了合同,至于何时付款、房产证问题跟我公司是没有关系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2年5月6日,原、被告签订了《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合同约定,被告购买原告位于昌平区房屋。双方在合同中约定了房屋面积、价款、房屋的交付等相关事项。审理中,原告认为尾款45万给付时间应为2012年12月6日,但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佐证。被告为证明自己依约履行合同,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证据一、原、被告于2012年5月6日签订的《补充协议》,证明双方约定的付款方式及房屋交付方式。证据二、原、被告于2013年6月13日签订的《补充》。证明原、被告双方就尾款45万元支付时间及方式进行了变更。证据三、《买卖定金协议书》、《结算业务申请书》一张、工商银行《个人业务凭证》五张、交通银行《个人电汇回单》一张。证明自己依约支付房屋定金、首付款、后续尾款。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真实性均认可。被告称过户当日已经履行支付房款的全部义务,原告对此亦认可。故本院认为被告尾款45万元的支付方式及支付时间为2013年6月13日被告为原告还清银行贷款31万元,并于过户当日支付原告14万元。

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分别于2012年5月6日签订的《北京市存量房屋买卖合同》、《补充协议》及于2013年6月13日签订的《补充》均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原告本次起诉根本原因是罗顿公司迟延办理房屋产权证,原、被告在《补充协议》中约定“甲方于开发商通知可领取房产证的20日内通知丙方,三方共同去开发商处领取房产证……”可知,原、被告在签订协议时对无房产证是知晓的,且原、被告在2013年6月13日又签订《补充》,可知原、被告对一系列合同的履行并无争议。原、被告应依约全面履行合同义务。被告占有并使用房屋符合原、被告之间对房屋交付方式的约定,且被告依约履行了支付房款的义务。故对原告要求被告及第三人连带支付尾款45万元利息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谷兵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03元,由谷兵负担(已支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慧霞

人 民 陪 审 员   张金华

人 民 陪 审 员   赵君立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三十日

法 官 助 理   王 龙

书  记  员   翟金萍

上一篇:寇俊奇与北京人人车旧机动车经纪有限公司等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马旭东与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北京)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法宝推荐

请发表您的评论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