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华广律师 执业证号:14401201310092654

滕文与可可家里(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作者:admin  阅读量:79  时间:7个月前

滕文与可可家里(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京0107民初23133号


原告:滕文。

委托诉讼代理人:曲海,内蒙古文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可可家里(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袁伟,董事长。

原告滕文与被告可可家里(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称可可家里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法官贾艳杰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滕文之委托诉讼代理人曲海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可可家里公司经本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本案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不能给市场做人工呼吸

原告滕文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决解除原告与被告签订的《销售安装凭证》买卖合同关系;2.判令被告向原告返还购物款6499元(购物款9999元-已返油款3500元);3.判令被告向原告赔偿利息损失1929元,以上共计8428元;4.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被告通过广告宣传于2017年6月23日在山西省地区为原告车辆安装了9999元可可乐行车联网智能娱乐系统A套餐,在原告手机上下载注册了可可乐行APP,并与原告签订《销售安装凭证》。《销售安装凭证》第一条明确约定:“①安装次月起连续24个月返还12000元油费,每月19日向车主返还500元油卡,可直接到加油站圈存使用。”同时,针对以上消费被告为原告向案外人晋商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消费贷款9999元分期,每月20日还款497元(含利息、手续费),共二十四期,总计11928元;但在合同履行过程中,被告从2018年2月19日开始单方面终止履行《销售安装凭证》第一条约定的义务,导致原告未享受到相应的权益;经原告多次催促,被告至今仍未履行相应的义务,其已丧失诚信,构成根本性违约。由于原告与案外人晋商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的贷款合同关系是建立在原告与被告买卖合同的基础之上,即原告向案外人进行贷款的最终目的是享受到被告提供的全部服务;因被告违约致买卖合同解除,必然造成原告向案外人多偿还贷款利息1929元,因此,原告产生的利息损失应由被告进行承担。综上所述,原告为维护其合法权益诉至法院。

被告可可家里公司经本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本案诉讼。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

被告向车主销售其产品“可可乐行”车载智能娱乐系统并提供相应服务。

2017年6月23日,原、被告签订《销售安装凭证》,该安装凭证载明:滕文,车牌号码为×××,购买安装9999元可可乐行车联网智能娱乐系统A套餐,现自愿申请分期9999元人民币,每月还款497元(含利息、手续费),共二十四期。设备包含服务:1、安装次月起连续24个月返还12000元油费,每月19日返还500元到车主油卡,可直接到加油站圈存使用;2、车主行驶前打开可可乐行APP,确认有行驶状态,直至行程结束,可享每百公里4-6升油的7-9折加油优惠政策;3、提供连续24个月在线高清娱乐视频服务;4、车载WIFI优惠充值(用户在可可乐行APP车主端可享有全国流量29.9元1G的优惠充值,充值成功后可供手机连接上网使用);5、送5年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仅限在“可可乐行”上进行投保且支付机动车商业几大险种)。上述《销售安装凭证》签订后,被告为前述车辆安装了车载PAD一个,WIFI流量卡一张,车载支架一个,车载数据线一根,并给付原告加油IC卡一张。原告通过银行卡进行分期还款。

2018年2月,被告对原告停止了返油服务,截止被告停止返油服务,原告共提取7期返油,金额共计3500元。经询问,原告表示同意返还被告已经提取的前述返油金额。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明确表示要求解除双方之间的买卖合同,并陈述被告为其车辆安装的上述系统设备及加油IC卡均具备返还条件。

上述事实,有《销售安装凭证》、银行卡流水以及当事人当庭陈述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原告在被告处购买安装“可可乐行”车联网智能娱乐系统A套餐,双方已建立买卖合同法律关系,该合同关系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约履行。

被告销售安装车载智能娱乐系统并承诺提供返油等相关服务,该产品设备及相关服务均构成合同的主要条款,现被告在约定期限内停止返油服务,致使原告不能实现返油这一主要合同目的,已构成违约,原告享有解除合同权利,故对原告解除合同的主张,本院予以支持。原告在起诉状中明确要求解除双方之间的买卖合同,且该起诉状已送达被告,故本院确认双方买卖合同法律关系于原告起诉状送达被告之日即2019年10月15日解除。

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因涉案买卖合同关系解除系被告可可家里公司违约行为造成,原告有权要求将双方各自权利义务关系状态恢复至双方订立合同前,即被告应将9999元货款返还原告,原告在合同履行期间获取的车载智能娱乐系统设备、加油卡应返还给被告,原告已经提取的返油数额亦应予以扣减。

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同时,因被告违约行为造成原告合理损失,被告亦应予以赔偿。对于该赔偿标准,本院认为,原告与案外人之间借款合同或金融服务合同关系与本案所涉买卖合同并非同一法律关系,且不同用户因选择的分期方案不同所获得的资金期限利益亦不相同,所产生的费率标准也存在差异。因此原告的合理损失应以被告造成的原告资金被占用期间的利息损失为限,对该合理损失,本院酌定以货款9999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标准,自双方合同成立即2017年6月23日起计算至可可家里公司实际履行还款之日止,但货款及赔偿合理损失以累计不超出原告分期付款总额的11918.88元为限。如原告实际损失超过前述数额,可于损害后果实际发生并取得相关证据后另行主张。

被告可可家里公司经本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不影响本院依据有关事实作出以上认定。

本院另需指出的是,原告应全面了解与案外人之间签订的借款合同或金融服务合同,清楚自己相应的权利和义务,并遵循诚实信用原则,防止其他合同项下损失发生的可能或损失的进一步扩大。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四条、第九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一、确认滕文与可可家里(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于2017年6月23日订立的买卖合同于2019年10月15日解除;

二、可可家里(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返还滕文货款6499元并赔偿合理损失(以货款9999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标准,自2017年6月23日起计算至可可家里(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实际履行还款之日止,货款及赔偿合理损失以累计不超出11918.88元为限);

三、滕文在可可家里(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履行本判决第二项义务时,向可可家里(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返还车载PAD一个、WIFI流量卡一张、车载支架一个、车载数据线一根、加油IC卡一张;

四、驳回滕文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5元,由可可家里(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直接给付滕文)。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上诉期限内,提出上诉却拒不交纳或逾期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未提出上诉处理。



审  判  员   贾艳杰

二○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李秦进

上一篇:杨永胜与北京嘉利华连锁酒店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孙永克与可可家里(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请发表您的评论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