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德明等诉长汀县大同镇南寨村民委员会等林业承包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3/19福建省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岩民终字第52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赖德明。

  委托代理人:叶翔,福建力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长汀县大同镇南寨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南寨村委)。

  法定代表人:彭海荣。

  委托代理人:蒋镜湍,福建矩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长汀县大同镇南寨村第四组(以下简称第四组)。

  主要负责人:赖福春。

  第三人:赖松斌。

  第三人:彭冬生。

  委托代理人:彭和平。系彭冬生之叔叔。

  上诉人赖德明与被上诉人南寨村委、第四组及第三人赖松斌、彭冬生林业承包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长汀县人民法院(2013)汀民初字第224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赖德明及其委托代理人叶翔,被上诉人南寨村委的委托代理人蒋镜湍、被上诉人第四组的负责人赖福春、第三人彭冬生的委托代理人彭和平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赖松斌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认定,原告赖德明系原长汀县附城公社南寨大队管理委员会即被告第四组的村民。1983年7月1日,原告赖德明领取了长汀县人民政府颁发的《合同证》。该《合同证》记载了以下主要内容:承包者赖德明, 住址福建长汀附城南寨4队(即现南寨村第四组);林业生产责任制合同守则第六条载明“荒山承包造林,可以包到户、劳,可以跨社队承包,谁造谁有,长期使用,林木有收益时,比例析成。承包者根据承包的荒山面积确定造林计划,负责全部经(营)管理,所投工本及管理费用,均由承包者负责。林业部门发放的造林补助款由承包者收入”;表一、用材林管护责任制表,山场名称南山山东背,承包面积2115亩,现有松林面积2115亩,承包年限15年,自1983年6月30日至1998年6月30日;二、承包荒山造林责任制及四至内容……。2005年元月12日,被告第四组召开本组20户户长会议形成《林改决议》。该决议主要载明如下内容:山场地点为南山山东背(雷公坑尾至陈坊村山场隔界);山场面积为469亩;四至为东至山东,南至山脊与陈坊村山场交界,西至山脊与陈坊村山场交界,北至山埂;山场转让价值款28140元,受让方分两次付清;现有林木的转让金合计1000元;同意委托村民小组长林贵财与受让方签订转让合同。当日,原第四组组长林贵财代表被告第四组,彭仁秋代表被告南寨村委与第三人赖松斌签订了《转让合同》,并经鉴证单位长汀县大同林业工作站、长汀县大同镇人民政府鉴证。合同约定了签订合同时应付定金5000元,办理好林权证后十日内,付转让费总额的50%计14070元,余款9076元于造林挖穴完毕后十日内付清。林地使用费每年每亩060元,469亩计28140元,签订合同时预付前两年的使用费56280元,其余每隔两年的对月对日支付一次,直至第二十八年付完时止;并约定了现有林木的转让金为1000元,于办理好林权证后十日内一次性付清。《转让合同》签订后,长汀县人民政府向第三人赖松斌颁发了《林权证》。2006年11月30日,第三人赖松斌将讼争山场流转给第三人彭冬生,双方签订了《转让协议》。《转让协议》签订后,第三人彭冬生向被告第四组支付了转让费定金5000元,并向第三人赖松斌支付了转让费1656280元。随后,讼争山场变更登记在第三人彭冬生名下。此后,嘉园机砖厂在第三人彭冬生流转的讼争山场生产经营,第三人彭冬生也参与其中经营。2009年4月20日,原告赖德明与上述嘉园机砖厂的代表彭金梅、彭和平签订了山场租赁《协议书》,约定原告赖德明将位于长汀县大同镇南山山东背下岭窝哩山场全部租给嘉园机砖厂,嘉园机砖厂应支付租金、扩路补偿费每年合计人民币4800元。2012年6月1日,原告赖德明与第三人彭冬生就嘉园机砖厂山场租赁情况签订了《协议书》一份,约定原告赖德明将位于长汀县大同镇雷公坑93亩林地租给第三人彭冬生经营,原告赖德明允许第三人彭冬生在讼争山场用地、取土,第三人彭冬生每年应支付租金人民币5000元。双方签订协议后,第三人彭冬生未按上述协议支付取土、用地租金而引发纠纷,原告赖德明遂诉至该院。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赖德明于2013年9月6日向该院申请笔迹鉴定。2013年12月27日,鉴定机构福建历思司法鉴定所作出闽历思司鉴所(2013)文鉴字第12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林改决议》落款处“赖德明”的签名笔迹与原告赖德明书写的笔迹不是同一人所写。

  原审认为,根据本案的事实,原告赖德明持有的《合同证》的内容载明了承包年限为15年,即从1983年6月30日至1998年6月30日,原告赖德明的承包期限已满。被告南寨村委、第四组将原告赖德明承包期限届满后的林地、林木通过召开户长林改会议作出决议后转让给第三人赖松斌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尽管《林改决议》中“赖德明”的签名经鉴定不是原告赖德明本人所签,但不能因此否定其真实性,且其真实性已得到原告赖德明申请出庭作证的证人证实。因此,两被告与第三人赖松斌签订的《转让合同》中属于原告赖德明原承包的山场部分的合同有效。原告赖德明主张《转让合同》无效的理由不能成立。理由是:一、原告赖德明认为《转让合同》侵犯了其承包经营权,因《合同证》载明的承包期限是到1998年6月30日止。2005年讼争山场转让给第三人赖松斌时,原告赖德明的承包期限早已届满。另外,原告赖德明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承包的林地属家庭承包方式的承包,对于其他方式的承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一项)的规定“发包方就同一土地签订两个以上承包合同,承包方均主张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已经依法登记的承包方,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据此,即使同一土地签订了二个以上的承包合同,也不会影响合同的效力。因此,原告赖德明以两被告侵犯其承包经营权为由,论证《转让合同》无效的理由,不能成立。二、原告赖德明以《转让合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强制性规定的理由也不能成立。《转让合同》是根据《林改决议》委托的代表签订的,未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虽规定发包方不得收回承包地,但其前提是在承包期内且属家庭承包方式的承包。然而,原告赖德明承包山场并无证据证明是家庭承包方式,即使是家庭承包方式取得的林地,也早已过了承包期限,故《转让合同》未违反上述法律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无处分权的人处分他人财产的,属效力待定,原告赖德明并无证据证明其享有山场上林木的所有权和林地的使用权。因此,转让合同也未违反无权处分的规定。三、原告赖德明主张其有林木所有权和林地使用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三条关于“个人所有的林木和使用的林地,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登记造册,发放证书,确认所有权或者使用权”的规定,原告赖德明认为其享有山场上林木所有权,应申请县人民政府确权,法院无权认定原告赖德明是否享有林木的所有权。四、原告赖德明以自留山政策为由的说理,因《合同证》并不等于《自留山证》,其理由也不能成立。五、原告赖德明以已落实家庭承包的,要保持稳定不变的说理。如前所述,原告赖德明并无证据证明是家庭承包,且承包期限已届满。这里说的要保持稳定不变,同样是指在承包期限内,要稳定不变。六、原告赖德明以第三人赖松斌未付清承包费为由的说理,因当事人是否按约定履行合同,不是认定合同效力的依据,其理由同样不能成立。七、原告赖德明以部分签名和印章是伪造的。一方面,依据不足,另一方面,即使未经民主议定,原告赖德明个人以违反民主议定原则为由,要求确认合同无效亦不符合法律规定。原告赖德明是以承包荒山造林,谁造谁有,长期使用,侵犯了其承包经营权为由,主张合同无效。因此,原告赖德明享有诉权。故被告南寨村委认为原告赖德明没有诉权的理由不能成立。综上,原告赖德明以《转让合同》侵犯了其承包经营权,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强制性规定,严重损害了集体利益,该合同的部分签名及印章甚至是伪造的为由,主张两被告与第三人赖松斌签订的《转让合同》无效的诉讼请求理由不能成立,该院不予支持。第三人赖松斌在依法取得《林权证》后,经被告南寨村委同意将讼争山场流转给第三人彭冬生也符合法律规定。被告南寨村委请求驳回原告赖德明的起诉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被告第四组请求支持原告赖德明诉讼请求的理由亦不能成立,不予采纳;第三人彭冬生请求驳回原告赖德明诉讼请求的意见予以采纳,但其要求废除两份《协议书》的意见属另一法律关系,第三人彭冬生可另案起诉。第三人赖松斌经该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对自身抗辩权的放弃,该院依法缺席审理和判决。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三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一)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驳回原告赖德明的诉讼请求。二、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0元,由原告赖德明承担;鉴定费用人民币2000元,由原告赖德明负担。

  上诉人赖德明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称:1、原审判决存在认定事实错误,原判决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的《林业生产责任制合同证》的承包经营权期限已满是错误的。原审判决混淆了用林管护和承包期限。原审认定“2005年元月12日,南寨四组召开本组20户户长会议形成《林改决议》”这一事实是错误的,实际上并没有召开会议形成决议,该《林改决议》的真实性值得怀疑。2、原审判决适用的法律错误。原审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一项错误,本案承包经营权早已登记在1983年的《合同证》上,没有争议。原审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三条的规定错误。请求二审法院判决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确认2005年1月12日被上诉人长汀县大同镇南寨村民委员会、被上诉人长汀县大同镇南寨村第四组与第三人赖松斌签订的《长汀县林地使用权、林木所有权转让合同》无效。

  被上诉人南寨村委辩称,1、根据原审查明的事实,上诉人对讼争山场的承包期至1998年6月30日止,承包期限已满。答辩人作为集体土地所有人,有权依照法律法规和程序发包土地,答辩人和被上诉人南寨村四组讼争土地发包给原审第三人符合法律规定。2、林改决议的真实性不能因上诉人赖德明的签字鉴定结论的倾向性意见而否定。故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恳请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第四组辩称,赖松斌与彭冬生的《转让协议》约定给第四小组的转让费5000元本组根本没有拿到,涉案的400多亩的林地是第四组的。

  第三人彭冬生辩称,1、长汀县法院作出的判决是公正的。2、赖德明的《合同证》明确载明承包期限是15年,从1983年6月30日至1998年6月30日止,因此承包合同已经到期。3、赖德明称其所持有的《合同证》中表一和表二是不同的两片承包山林,这不是事实。表一明确载明了管护用材林责任山场地址,承包面积和年限。而表二只是表一的延续,填写的只是延续表一的承包小地名。事实上并没有别的荒山承包造林名目。4、上诉人称其在林地经营种植30年没有证据证明。5、2005年的南寨村第四组的林改会议,经当时记录人赖某某出庭证实了林改会议的真实性。6、长汀县嘉园机砖厂代表、彭冬生与上诉人签订的《山场租赁协议》当时是无奈受迫签订的,并不能认定上诉人已经管护本涉案山场的依据。综上,上诉人上诉无理,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第三人赖松斌未答辩。

  经审理查明,上诉人赖德明在一审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为:1、《林业生产责任制合同证》,2、《林地使用权林木所有权转让合同》,3、2009年4月20日上诉人与彭金梅、彭和平签订的《协议书》,4、2012年6月1日上诉人与彭冬生签订的《协议书》,5、证人吴某某、赖某某、陈某某、林某某证言。

  被上诉人南寨村委在一审举证期限内提供证据为:1、2005年1月12日的《村四组集体林改会议决议》和2006年11月30日赖松斌与彭冬生签订的《林地使用权林木所有权转让协议》(以下简称转让协议),2、福建省长汀县林权证附第166号。

  被上诉人第四组、第三人赖松斌均未向一审法院提供证据。

  第三人彭冬生在一审举证期限内提供证据为:《收条》二张。

  一审中依上诉人赖德明申请委托福建历思司法鉴定所鉴定,该所作出的闽历思司鉴所(2013)文鉴字第12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

  本院经对当事人在一审中出示的证据进行审查,并认证如下:上诉人提供的证据1、2、3,被上诉人南寨村委提供的证据1、2,第三人彭冬生提供收条,一审法院依法委托福建历思司法鉴定所作出的闽历思司鉴所(2013)文鉴字第12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均真实且与本案有关联,可综合判断定案。上诉人在一审中提供的证据4与本案无关,证据5的真实性不能确认,不作为定案证据。

  综上,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认定事实证据充分,本院予以认定,本院对本案事实与一审作相同认定。

  本院认为,上诉人赖德明出具其于1983年7月1日取得的《林业生产责任制合同证》,该证记载其为承包者,证中“表一、用材林管护责任制表”载明:山场名称为南山岽背,现有林为中林“松”,面积2115亩,承包年限15年(自1983年6月30日至1998年6月30日);证中“二、承包荒山造林责任制”载明:山场座落地名、四至范围、总面积为“2115”及甲方和乙方无收益分成比例。证中“林业生产责任制合同守则”:一、山权、林权均属集体所有,承包者只有管理权,没有采伐权和产品支配权;六、荒山承包造林,可以包到户、劳,可以跨社队承包,谁造谁有,长期使用,林木有收益时,比例析成。从上述表一、二的记载应认定上诉人承包山场2115亩是相同的地点,表二只是对表一山场的具体地名和四至范围的进一步明确,而且其承包的山场并不是荒山而是有林地且已达到“中林”程度的松树,且从表二中有关比例分成无记载,再结合合同守则第一、六条的规定亦应认定上诉人的承包不属于荒山承包造林的范畴。上诉人上诉主张其为荒山承包造林无承包经营权期限的理由不能成立,原审法院依据前述合同证中的表一记载的承包年限确认上诉人的承包期限已届满有事实依据。被上诉人南寨村委、南寨村第四组依据2005年1月12日第四组代表通过的《村四组集体林改会议决议》与赖松斌签订《林地使用权林木所有权转让合同》并不违法。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正确。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赖德明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丁 斌

审 判 员  孟繁钦

代理审判员  吴胜佳

二〇一四年六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卢维善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20200109014319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