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伯志诉西安华西电气有限公司等撤销权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3/28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陕民一终字第0012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赵伯志(赵百志)。

  委托代理人王力源,陕西弘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西安华西电气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戴治,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陈忠仁。

  原审被告西安市长安区灵沼街道办苗驾庄村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郑清明,主任。

  委托代理人焦瑛,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西安分所律师。

  上诉人赵伯志因与被上诉人西安华西电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西公司)、原审被告西安市长安区灵沼街道办苗驾庄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苗驾庄村委会)第三人撤销权纠纷一案,不服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西民二撤初字第0000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赵伯志的委托代理人王力源,被上诉人华西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忠仁、原审被告苗驾庄村委会的委托代理人焦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查明,2002年3月21日,赵伯志为甲方、苗驾庄村委会为乙方,双方签订了"征用土地协议书"。协议约定,“因乙方在村北、进村道路东侧,村办企业苗驾砖厂自1980年取土烧砖至今,砖厂内已开成6米左右深坑,无土可取,砖厂废弃物堆积,无法复耕。经甲乙双方协商一致,甲方就原租赁乙方在村南原旧砖厂约208亩土地(含垂钓园所租土地、11组、4组)征用事宜达成以下协议条款:一、乙方同意甲方征用乙方的土地,征用土地的补偿费及相关一切费用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有关规定及参照长安区的补偿标准,每亩补偿人民币5000元,总计壹佰零肆万(1040000)元整。二、使用期限:70年。三、由甲方向长安区土地局申请办理变更土地权证有关手续,并由甲方向长安区土地局交纳国有土地出让金等费用。乙方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有关规定及长安区土地局的要求为甲方办理变更土地权证提供一切相关手续。四、本协议签订后,乙方向甲方移交土地附属物(包括所有建筑物、构筑物)进行产权交接;乙方同时向甲方交付办理土地征用所需相关文件。乙方协助甲方办理完土地权证变更后,双方一切经济手续结清。五、双方商定以乙方应付给甲方的,甲方为乙方修建村内道路工程费中的壹佰零肆万(1040000)元整,冲销甲方应付给乙方的土地补偿壹佰零肆万(1040000)元整。六、本协议为纲领性文件。具体细化条款由双方补充协议予以补充。补充协议与本协议具有同等法律效力”。赵伯志在该征用的宗地上创办了“华冠垂钓园”,投资建设了假山、亭台、钓鱼池等生态农业旅游项目。2008年7月1日,苗驾庄村委会(甲方)与赵伯志(乙方)签订“协议书”,约定:“一、乙方同意将给甲方修整村间道路换来的经营权土地54亩和在甲方垂钓园地面上乙方所有的附属物(详见双方核定的清单)交给甲方,并同意甲方作为出租方,对外租赁收益。二、甲方每年向乙方支付人民币陆万(¥60000元)作为补偿。每年一次性付清。三、甲方在向外出租中,承租方如对乙方房屋进行拆建、改造等,在承租期满时,须留够乙方原等面积建筑。需建房用地上树木由乙方自行处理,其它树木继续保留。四、甲方向外租赁期不超过30年,超过30年租赁合同另定,本协议另议。五、甲方向外租赁,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干涉承租方经营。如乙方违约,应按乙方补偿金总额的20%承担违约金。对给承租方造成的经营和财产损失,全部由乙方负责赔偿。六、甲方应在承租方给付租金的次月内,将给乙方的年补偿金付清。逾期支付,应按补偿金的2倍支付。如甲方迟付或不付补偿费而引起诉讼,一切诉讼等费用由甲方承担。七、乙方在本协议签订之日起半年内将甲方出租地上的树苗自行处理。八、本协议签订后,如因甲方班子调整,法定代表人更换,协议不受影响,继续有效,继续履行。九、本协议未尽事宜双方协商解决。十、本协议经双方签字,甲方盖章后即生效,一式二份,双方各执一份具有同等法律效力”。2008年5月30日以苗驾庄村委会为甲方,以华西公司为乙方,双方签订了“租地合同”。该租地合同约定:“甲乙双方本着互惠互利、共同发展的原则,就乙方租用甲方原村办企业垂钓园及夸厂闲置场地租赁建厂事宜达成如下协议,双方共同遵守。一、租金及租期:1、场地租金为每年人民币壹拾万元整(¥100000、00元/年),从合同签订之日起计算。2、租地期限为30年,从合同签订之日起计算。二、交款方式:每年交一次租金,合同签订后交第一年租金,以后从第一次租金交付日起每隔12个月交下一年租金,依次类推。三、土地使用:合同签订后,甲方确保场地完整的交给乙方,乙方确认无误后应立即交付第一次租金。租期内该场地的规划权、使用权、改造权、支配权归乙方,甲方不得干涉。四、合同期内,如遇国家政府部门征用该宗土地,本合同终止,土地补偿费归甲方,场内乙方所建地面附着物及经过乙方大型改造过的地面附着物等的赔偿归乙方。五、合同生效后,甲方应无偿供应乙方进出道路,不得以任何借口、理由阻止乙方车辆、机械、人员通行;乙方负责该路面维修,保证道路的畅通。六、其他约定:1、合同期内,双方负责人或法定代表人更换,合同不受影响,继续有效。合同到期后,乙方所建地面附着物及经过乙方大型改造过的地面附着物归乙方所用。2、在乙方施工及生产经营过程中,甲方及其村民不得以任何理由、借口干涉、干扰。如因此而给乙方造成的损失,由甲方负责处理、解决(包括第三方的连带损失)。3、甲方负责提供乙方施工期间的用电、用水等,费用由乙方承担。4、由甲方协调、处理好当地上级行政部门、土地部门关系,不得影响乙方的施工及生产经营。5、合同签订日以前的与该场地相关的所有纠纷和所有债权债务与乙方无关。合同签订前甲方应向乙方阐明,不得隐瞒。6、因地界等原因发生纠纷,由甲方协调处理,但不得影响乙方的正常生产、经营。场地形状界线见附图。7、因乙方需要所拆除的原有房屋,在合同期满后,用乙方所建同等面积的房屋补偿给甲方。8、合同期满,如国家不征用该场地范围土地,乙方续租30年。七、违约责任:1、如因甲方原因或因甲方单方终止合同应视为违约,应承担10%的违约金,给乙方造成的损失,除赔偿乙方建设投资外,还须承担因此而造成的经营损失和附带(第二方)工程损失。2、本合同有效期内,双方均不得以该宗土地做任何抵押或转让。八、本合同有效期为30年。九、本合同未尽事宜,双方另行协商,所签补充协议与本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遂后,双方履行合同。2010年3月,华西公司为建设厂房将本案所涉宗地上的假山铲除,钓鱼池等建筑物推平,赵伯志提出异议,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二十三条、第四百一十条规定以行纪合同纠纷为由将苗驾庄村委会诉至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请求解除苗驾庄村委会与其于2008年7月签订的协议书,该请求被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以(2010)长民初字第2991号民事判决驳回,赵伯志提出上诉,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1)西民一终字第138号判决驳回了赵伯志的上诉,维持了原审判决。2011年赵伯志又以租赁合同纠纷为由将苗驾庄村委会及华西公司诉至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请求解除苗驾庄村委会与其签订的协议书,苗驾庄村委会和华西公司恢复华冠垂钓园原状,该请求被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以(2011)长民初字第1360号民事判决驳回,赵伯志提起上诉,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1)西民一终字第01124号判决驳回了赵伯志的上诉,维持了原审判决。2012年赵伯志以租赁合同纠纷为由将苗驾庄村委会及华西公司诉至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请求解除苗驾庄村委会与其签订的协议书,该请求被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以(2012)长民初字第01534号民事判决驳回,赵伯志提起上诉,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2)西民一终字第00919号判决驳回了赵伯志的上诉,维持了原审判决。2012年赵伯志以租赁合同纠纷为由将苗驾庄村委会诉至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请求解除苗驾庄村委会与其签订的协议书,该请求被西安市长安区人民法院以(2012)长民初字第04198号民事判决驳回,赵伯志提起上诉,赵伯志与苗驾庄村委会在二审中达成调解协议,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2013)西民一终字第00158号《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内容为"赵伯志与西安市长安区灵沼乡苗驾庄村村民委员会2008年7月1日签订的《协议书》于2013年5月8日解除。"在上述诉讼后,华西公司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通知苗驾庄村委会提供账户,要求按照其与苗驾庄村委会租地合同约定向苗驾庄村委会缴纳租金,但均被苗驾庄村委会拒绝。华西公司遂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撤销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西民一终字第00158号《民事调解书》,以维护其合法权益和法律的权威。

  原审判决认为,苗驾庄村委会与华西公司签订的租地合同为有效合同,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相应的义务。苗驾庄村委会与赵伯志签订的协议书为有效协议,赵伯志多次向法院请求解除该协议均被驳回,但2013年5月8日赵伯志与苗驾庄村委会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达成调解协议并做出(2013)西民二终字第00158号《民事调解书》,解除了双方于2008年7月1日达成的协议,而华西公司在租赁的土地上进行了投资和使用,华西公司与苗驾庄村委会的租地协议的履行需要建立在苗驾庄村委会与赵伯志的协议书上,故苗驾庄村委会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达成调解协议解除了与赵伯志协议书的《民事调解书》损害了华西公司的民事权益,故华西公司要求撤销苗驾庄村委会与赵伯志达成《民事调解书》的请求,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遂判决:撤销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西民一终字第00158号《民事调解书》,诉讼费100元,由被告西安市长安区灵沼街道办苗驾庄村民委员会和被告赵伯志承担。

  宣判后,赵伯志不服上诉称,(一)华西公司提起本案第三人撤销之诉不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规定,其诉讼请求不能成立。1、华西公司在赵伯志起诉苗驾庄村委会、第三人华西公司解除土地租赁协议的诉讼中,2011年6月15日书面答辩,认为华西公司与赵伯志从法律意义上讲不存在任何关系,赵伯志将华西公司列为第三人不妥,应予驳回。华西公司是在明知存在赵伯志与苗驾庄村委会解除土地租赁协议诉讼的情况下,依自己的意愿不参加诉讼,应当归责于华西公司行使处分权的结果。2、华西公司没有证据证明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西民一终字第00158号《民事调解书》的内容存在错误,且苗驾庄村委会与赵伯志2008年7月1日签订的协议书,合同的相对人是苗驾庄村委会与赵伯志,华西公司并不是该协议的合同相对人,华西公司对苗驾庄村委会与赵伯志解除2008年7月l日签订的协议书没有诉权。华西公司可依据2008年5月30日与苗驾庄村委会签订的《租地合同》,另案对苗驾庄村委会提出违约赔偿,存在法律救济途径。

  (二)华西公司2008年5月30日与苗驾庄村委会签订的"租地合同",依法无效。苗驾庄村委会与华西公司2008年5月30日签订《租地合同》在前,苗驾庄村委会将"华冠垂钓园"110亩的土地使用权及建筑构筑物提前租赁给华西公司,苗驾庄村委会与赵伯志2008年7月1日签订《协议书》在后,苗驾庄村委会仅取得"华冠垂钓园"内南部54亩土地使用权及建筑构筑物,在涉案事实中,苗驾庄村委会与华西公司恶意串通损害赵伯志的利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合同无效"之规定,亦应无效。

  (三)本案遗漏必须共同进行诉讼的当事人,审判程序违法。苗驾庄村委会与华西公司2008年5月30日签订的租地合同第二条约定"每年交一次租金,合同签订后交第一年租金,以后从第一次租金交付日起每隔拾贰个月交下一年租金,依此类推"。在赵伯志2012年8月27日以拒付补偿费为由,起诉苗驾庄村委会解除2008年7月l日协议的一审程序中,苗驾庄村委会抗辩"苗驾庄村委会将土地租给华西公司,华西公司还没有向苗驾庄村委会付租金",引发本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年5月8日(2013)西民一终字第00158号民事调解书发生法律效力后,2013年5月11日华西公司自动退出了华冠垂钓园,赵伯志遂即将华冠垂钓园租赁给刘春社。华冠垂钓园现由刘春社占有使用;若撤销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西民一终字第00158号《民事调解书》,涉及案外人合法取得的利益,本案遗漏了必须共同进行诉讼的当事人(刘春社),审判程序违法。

  综上,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年5月8日(2013)西民一终字第00158号《民事调解书》,依法应予以维持,华西公司的诉讼请求依法应予以驳回。

  华西公司答辩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以维持。上诉人上诉的请求及理由,均不能成立,依法应予以驳回。

  苗驾庄村委会答辩称,请求法院对该案依法作出公正裁决。

  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基本一致。

  另查明,2012年赵伯志以租赁纠纷为由将苗驾庄村委会诉至长安区人民法院,华西公司以第三人的身份参加诉讼。在该案中,赵伯志诉称,其与被告苗驾庄村委会签订协议,将其经营的华冠垂钓园南部出租于被告,被告将整个华冠垂钓园出租于第三人经营属侵权行为,达到了合同解除的条件。现要求依法解除与被告所签订的协议书并由被告承担诉讼费用。长安区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2012)长民初字第01534号民事判决,驳回了赵伯志的诉讼请求。赵伯志不服,上诉至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该院审理后作出(2012)西民一终字第00919号民事判决认定,赵伯志与苗驾庄村委会所签租赁协议系双方自愿协商所为,应属合法有效。现赵伯志称苗驾庄村委会实际将110亩土地整体租赁给华西公司,侵占了其未出租的56亩土地,故请求解除与苗驾庄村委会签订的协议书。经核实双方协议第一条约定,赵伯志同意将给苗驾庄村委会修整村间道路换来的经营权土地54亩和在苗驾庄村委会垂钓园地面上赵伯志所有的附属物(详见双方核定的清单)交给苗驾庄村委会,并同意苗驾庄村委会作为出租方,对外租赁收益。双方签订该协议后,苗驾庄村委会即与华西公司签订租赁合同将垂钓园及砖厂闲置场地租赁给华西公司建厂。此后,双方一直按合同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2011年3月赵伯志曾起诉至法院以其他理由请求解除与苗驾庄村委会的协议书,在该案一、二审诉讼过程中赵伯志均未提及苗驾庄村委会超面积租赁土地范围的事实,且其请求已被生效的判决驳回。综上,赵伯志主张其仅给苗驾庄村委会出租了54亩土地明显与双方协议书约定不符,其在苗驾庄村委会与华西公司签订转租合同若干年后,以苗驾庄村委会未经其同意超面积转租为由,请求解除与苗驾庄村委会的协议,依法不予支持。遂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认为,赵伯志与苗驾庄村委会2008年5月30日签订的协议书及苗驾庄村委会与华西公司2008年7月1日签订的租地合同,均系双方当事人的事实意思表示,内容亦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赵伯志多次向法院起诉请求解除其与苗驾庄村委会所签协议均被驳回,但2013年5月8日赵伯志与苗驾庄村委会达成协议并由原审法院做出(2013)西民二终字第00158号《民事调解书》,解除了双方于2008年7月1日签订的《协议书》。因华西公司使用的土地是苗驾庄村委会从赵伯志处通过签订《协议书》租来的土地,现赵伯志与苗驾庄村委会达成解除双方协议而形成《民事调解书》,导致华西公司与苗驾庄村委会的租地合同无法履行,且华西公司在租赁的土地上进行了投资和使用,故原审判决撤销该《民事调解书》,并无不妥。

  关于赵伯志上诉认为,华西公司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不符合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其诉讼请求不能成立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五十六条第三款规定,前两款规定的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本案中,赵伯志起诉时未将华西公司列为第三人,原审人民法院亦未通知华西公司参加诉讼,赵伯志现无证据证明华西公司未以第三人身份参加诉讼系华西公司自身原因造成,因赵伯志与苗驾庄村委会达成调解协议,解除双方签订的协议书,损害了华西公司的民事权益,华西公司向作出《民事调解协议书》的原审法院主张自己的权利,符合法律规定。故赵伯志此节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赵伯志上诉认为,华西公司与苗驾庄村委会签订《租地合同》应无效的问题。虽然苗驾庄村委会与华西公司2008年5月30日签订《租地合同》在前,但赵伯志在明知上述租地合同的情况下,却于2008年7月1日与苗驾庄村委会签订了《协议书》,将自己具有经营权的土地返租给苗驾庄村委会,该行为应视为赵伯志对苗驾庄村委会与华西公司签订《租地合同》的认可。原审法院(2012)西民一终字第00919号民事判决,已将赵伯志以苗驾庄村委会仅取得"华冠垂钓园"54亩土地使用权及建筑构筑物,却将110亩土地使用权租赁给华西公司而诉请解除双方之间协议书的请求驳回,且本案无论赵伯志租给苗驾庄村委会的土地是54亩,还是110亩,苗驾庄村委会将该土地租给华西公司,在华西公司未参与的情况下,赵伯志与苗驾庄村委会协商解除协议,都将损害华西公司的利益。赵伯志上诉还认为,苗驾庄村委会与华西公司恶意串通损害赵伯志利益,但却无相关证据予以佐证,亦不能成立。

  关于赵伯志上诉认为,本案遗漏必须共同进行诉讼的当事人,程序违法的问题。经查,2012年8月27日,在赵伯志以苗驾庄村委会拒付补偿费为由,起诉解除2008年7月l日双方签订《协议书》的一审程序中,苗驾庄村委会辩称,将土地租给华西公司,华西公司还没有向其付租金,但并无相关证据证明华西公司欠付租金且在本案的一审审理中,原审法院对此节事实亦未认定,二审中双方就达成了调解协议。另查,本院审理本案期间,赵伯志向本庭提交2013年5月12日赵伯志与刘春社签订的《土地使用权租赁合同》以证明其已将涉案土地租赁于刘春社,但审查该证据的形成时间,在赵伯志一审起诉前就已产生,但其却未向法庭提交,亦无其他证据相互印证,且华西公司与苗驾庄村委会对此证据的真实性均不予认可,本院对该证据依法不予采信。故赵伯志的此节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

  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以维持。赵伯志的上诉理由,因无相关证据予以佐证,不能成立,依法应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晓锋

审 判 员  王小凤

代理审判员  张 玮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党 彬


20200109014328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