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存德与白亚辉民间借贷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3/35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深中法民终字第242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赵存德。

  委托代理人吴宗海,广东解治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孙泽湘,广东解治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白亚辉。

  委托代理人孟杰,泰和泰(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黄远兵,泰和泰(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赵存德与被上诉人白亚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2014)深盐法民一初字第53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白亚辉先后于2010年1月19日、2010年1月20日、2010年7月23日向赵存德转账支付人民币50000元、人民币30000元、人民币120000元。2010年7月24日,白亚辉、赵存德签订《借款协议》,载明赵存德向白亚辉借款人民币340000元,月息为25分,利息为月清付制,借款期限为12个月。白亚辉陈述在上述《借款协议》签订前陆续向赵存德支付了借款人民币340000元,除上述分三笔转账支付的合计人民币200000元外,其余款项以现金方式支付。赵存德则称实际只收到白亚辉人民币170000元借款,其每月支付的人民币8500元是按照月息5分计算的利息。赵存德陈述通过现金和转账方式向白亚辉支付了自2010年7月至2012年2月期间的每月利息。

  赵存德通过银行转账向白亚辉支付利息的情况如下:2010年9月5日支付人民币8500元,2010年10月5日支付人民币8500元,2010年12月5日支付人民币1500元,2010年12月6日支付人民币7000元,2011年1月5日支付人民币8500元,2011年7月5日支付人民币8500元,2011年8月5日支付人民币8500元,2011年9月5日支付人民币8500元,2011年10月5日支付人民币8500元,2011年11月5日支付人民币8500元,2011年12月7日支付人民币8500元,2012年2月10日支付人民币8500元。赵存德通过银行转账方式于2012年5月4日向白亚辉支付人民币11000元,于2012年9月28日向白亚辉支付人民币20000元。

  赵存德之妻李某潘向白亚辉转账支付款项情况如下:2011年6月19日支付人民币14050元,2012年3月6日支付人民币44750元,2012年3月13日支付人民币11200元,2012年4月10日支付人民币49000元,2012年4月11日支付人民币50000元,2012年4月12日支付人民币41000元,2012年5月18日支付人民币10000元,2013年5月28日支付人民币27000元。

  白亚辉称:赵存德之妻李某潘2011年6月19日向白亚辉支付的人民币14050元是李某潘为节省手续费而通过白亚辉账户转账给案外人桑恩某的;赵存德之妻李某潘2012年3月6日向白亚辉支付的人民币44750元和2012年3月13日支付的人民币10000元是因赵存德透支案外人冯某信用卡,通过白亚辉账户偿还案外人冯某的款项人民币50000元;赵存德之妻李某潘2013年3月13日向白亚辉支付的人民币1200元是李某潘偿还其于2012年3月7日向白亚辉借款的人民币1200元;赵存德2012年5月4日支付的人民币11000元是赵存德偿还其于2010年9月6日向白亚辉借款的人民币15000元,赵存德之妻李某潘2012年3月6日支付的人民币44750元中有人民币4000元也是用于偿还这笔人民币15000元借款的。2010年9月6日,白亚辉向赵存德转账支付人民币15000元。2011年6月19日,白亚辉向案外人桑恩某转账支付人民币14050元。2012年3月7日,白亚辉向赵存德之妻李某潘支付人民币1200元。

  白亚辉一审诉讼请求为:1、赵存德偿还欠款本金人民币152500元及从2012年2月1日起至赵存德还清本息之日止的逾期欠款利息;2、本案诉讼费用由赵存德承担。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为民间借贷纠纷。白亚辉向赵存德转账支付人民币200000元以及双方签订的《借款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能够证明双方之间存在合法有效的借贷关系,应受法律保护。

  一、关于借款金额。白亚辉、赵存德双方签订的《借款协议》中记载的借款金额人民币340000元及月息25分,与赵存德每月支付利息人民币8500元的情况相符,故原审法院认定白亚辉实际向赵存德出借款项人民币340000元。赵存德主张的实际只收到人民币170000元借款的答辩意见,因与在案证据显示的在双方《借款协议》签订前白亚辉即转账支付合计人民币200000元的情况相悖,原审法院不予采纳。

  二、关于赵存德还款情况。因白亚辉在起诉状中明确赵存德按月支付了利息且其诉讼请求中仅涉及2012年2月之后的利息,并未提及赵存德曾拖欠每月利息,且双方在《借款协议》中约定利息为月清付制,故原审法院认定赵存德已按月支付了从2010年7月24日起至2012年2月23日期间共19个月的利息,每月利息人民币8500元。因白亚辉提供了向赵存德和其妻李某潘支付人民币15000元、人民币1200元的转账记录,赵存德未举证证明该两笔款项的用途,故原审法院对白亚辉主张的该两笔款项系借款应从赵存德还款中扣除的意见予以采纳,认定赵存德向白亚辉偿还借款情况如下:2011年6月19日支付人民币14050元,2012年3月6日支付人民币40750元,2012年3月13日支付人民币10000元,2012年4月10日支付人民币49000元,2012年4月11日支付人民币50000元,2012年4月12日支付人民币41000元,2012年5月18日支付人民币10000元,2012年9月28日支付人民币20000元,2013年5月28日支付人民币27000元。因白亚辉未举证证实案外人桑恩某、冯某与本案赵存德或其妻李某潘存在债权债务关系并且已将债权转让给白亚辉,故原审法院对白亚辉主张的赵存德之妻李某潘向其支付的人民币14050元、人民币44750元并非本案还款的相关意见不予采纳。赵存德主张的其他还款金额因无证据支持且白亚辉予以否认,原审法院不予确认。

  三、关于赵存德尚未归还的借款本息。双方约定的利息标准违反国家有关限制利率的规定,原审法院对超出的部分不予支持,赵存德向白亚辉支付的款项在扣除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的利息后,余款应抵做本金。经核算,截至2013年6月23日,赵存德尚欠白亚辉借款本金人民币7608894元,赵存德应予偿还,并应支付上述借款本金自2013年6月24日起至实际还款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的利息。白亚辉主张的超出此数额的诉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一、赵存德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白亚辉偿还借款本金人民币7608894元;二、赵存德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白亚辉支付上述借款本金的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自2013年6月24日起计算至实际还款之日止);三、驳回白亚辉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为人民币27345元,由白亚辉负担人民币205088元,由赵存德负担人民币68362元。

  一审宣判后,上诉人赵存德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事实认定错误。1、白亚辉实际仅借给赵存德17万元,赵存德已经按照双方约定还本付息。2、对于2010年1月20日转账3万元,该款项为白亚辉支付给赵存德的其他款项,赵存德已经通过其他途径偿还该笔款项:2011年6月10日,赵存德已经通过其妻子的弟弟李某新,在农业银行张弓分理处现金存款20000元给白亚辉的爱人杨某娟(账号62×××11);2011年6月14日,赵存德通过妻子李某潘支付现金10000元给白亚辉本人,这与白亚辉农业银行深圳盐田支行存款记录一致。二、原审适用法律错误。1、关于举证期外提供证据的问题。白亚辉在法定举证期内仅仅提供了17万元的银行转账记录,一审开庭后补充了3万元的银行转账记录,对于该超过举证期内的证据依法不应当采信。另外,赵存德前面已经陈述了该3万元的转账并不在双方2010年7月24日《借款协议》范围内。2、关于借款金额。原审仅仅根据赵存德每月向白亚辉支付8500元与约定利息一致认定白亚辉向赵存德支付了340000元,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首先,白亚辉没有举证证明其向赵存德实际支付了340000元,应当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其次,赵存德每月支付白亚辉8500元,这是双方不对称关系的体现。因为,民间借贷中,贷款人往往处于优势地位,经常出现先行扣除利息、计算复利等情况,但是,为了规避法律制裁,在合同中将实际借款金额夸大,以符合法律规定。本案中白亚辉是专业从事民间借贷的人员,赵存德向白亚辉借款时,赵存德正处于经济特殊困难时期,本次借款赵存德没有告知其爱人,白亚辉正是利用了赵存德该弱点在《借款协议》中夸大了实际支付数额,强迫赵存德签字,并按照每月8500元向白亚辉支付高利。在该借款初期,白亚辉甚至以向赵存德妻子李某潘告知借款一事要挟赵存德按时付款。第三,赵存德答辩中只承认白亚辉实际支付17万借款,与白亚辉庭后补充证明实际支付20万没有任何冲突。因为,白亚辉庭后提供的3万元支付凭证证明的款项与《借款协议》中约定的款项是不同的法律事实。前面已经说明了该3万元与本案无关,赵存德也已经支付了对价。第四,即便原审不采纳赵存德的答辩意见,对于白亚辉主张的事实也应当由白亚辉举证证明,原审不能因为不采纳赵存德的答辩意见,忽略了查明白亚辉主张的事实是否证据充分。3、关于白亚辉向赵存德支付15000元的问题。首先,白亚辉主张该款项是本案借贷关系之外的借款,但是,白亚辉并未证明该款项为借款。其次,白亚辉主张的赵存德归还该款项的方式在未得到赵存德认可的情况下不应当被原审认定,赵存德可以举证证明对该款项赵存德另外进行了支付。据此,上诉人赵存德向二审法院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2、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白亚辉承担。

  被上诉人白亚辉答辩称:一、赵存德借白亚辉款项34万元,至今有152万元未还,该事实清楚,赵存德应当予以还款。二、白亚辉通过银行转账和现金向赵存德支付了借款34万元,其中20万元是通过银行转账。三、双方于2010年7月24日补签了借款协议,约定月息25分。赵存德主张说借款17万元没有事实依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赵存德的上诉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的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为民间借贷纠纷,当事人对自己主张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证实。不能提供证据的,应当自行承担不利后果。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赵存德向白亚辉借款的本金数额。白亚辉主张借款数额为340000元,并提供了《借款协议》予以佐证,赵存德认可该协议的真实性,但主张实际借款发生额仅为170000元。本院认为,赵存德的主张有如下不合常理之处:首先,从赵存德偿还利息的情况来看,其每月支付利息8500元,该数额与协议中约定的本金340000元、月息25分相一致;其次,关于2010年1月20日白亚辉向赵存德的转账30000元,因该转账日期在《借款协议》的出具时间(2010年7月24日)之前,而赵存德主张其偿还该30000元的时间在2011年6月份。从时间上来看,在出具《借款协议》时,该借款已实际发生但尚未偿还,在此情况下,赵存德主张该款没有包括在协议约定数额之中而由双方另行结算,不合常理。故该30000元应当视为包括在协议约定的340000元之中,再加上2010年1月19日的转账50000元、2010年7月23日的转账数额120000元,可以认定的借款本金转账数额已达200000元,这已与赵存德主张的共计借款本金170000元不符;第三,赵存德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神智正常的成年人,如借款本金只有170000元,其却在注明借款本金为340000元的协议上签名确认,有违生活常理。综上,赵存德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702元,由上诉人赵存德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  雅  媛

代理审判员 伍    芹

代理审判员 李  卫  峰

二〇一四年十月八日

书 记 员 廖灵觉(兼)


20200109014335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