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小行等诉联强国际贸易(中国)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等买卖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3/37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3)浙杭民申字第116号

  再审申请人(原审被告):赵小行。

  再审申请人(原审被告):黄铮。

  上述两位再审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葛国胜。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联强国际贸易(中国)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

  负责人:陈苏晓。

  委托代理人:黄河。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杭州战港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戴赞恩。

  原审被告:戴赞恩。

  原审被告:赵力立。

  原审被告:谢钢苗。

  再审申请人赵小行、黄铮因与被申请人联强国际贸易(中国)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以下简称联强公司)、杭州战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战港公司)、原审被告戴赞恩、赵力立、谢钢苗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本院(2013)浙杭商外终字第1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再审申请人赵小行、黄铮申请再审称:一、原审法院查明事实不清,仅凭被申请人联强公司提供的《客户签收单》及战港公司出具的《付款承诺书》不足以认定战港公司欠被申请人联强公司货款3499999元的事实。二、申请人有新证据证明被申请人联强公司所提供证据《客户签收单》中所列产品的货款,被申请人战港公司仅欠联强公司货款1037039元,申请人仅在欠付货款范围内与原审被告戴赞恩等人承担担保责任。根据申请人提供的被申请人战港公司2012年5月份和2012年6月份的《记账凭证》,被申请人战港公司2012年5月欠被申请人联强公司货款739490元,2012年6月欠被申请人联强公司货款297549元,共计1037039元。而根据被申请人联强公司提交的证据《客户签收单》均是2012年5、6月份的所发货物的签收单,并已经向被申请人战港公司开具了增值税发票,发票所列货物名称型号均与客户签收单中所列货物一致。故申请人认为,就被申请人联强公司所提交证据《客户签收单》所涉货物,被申请人战港公司仅欠付1037039元,而非3499999元,再审申请人仅在该欠付范围内承担担保责任。综上,请求对本案再审,依法撤销二审判决,判令原一、二审、再审的诉讼费用由被申请人承担。

  被申请人联强公司提交意见称:1、战港公司所欠货款本金3499999元的事实是清楚的,证据是确凿的,原审中联强公司提交了《客户签收单》、付款承诺书,以及违约金计算表等证据,战港公司作为债务人对此是予以认可的,赵小行、黄铮作为担保人对此事实也没有提出过异议。在二审阶段战港公司也仅对违约金计算方式提出异议,且两家公司不存在串通的情况。2、根据再审申请人的新证据,结合答辩人提交的新证据,可以证明一二审认定战港公司所欠货款本金3499999元的真实性。首先,再审申请人提交的2012年5月、6月的付款回单,只能证明战港公司在此期间向联强公司支付了货款,而不能证明对应支付2012年5月、6月开具的所有发票。其次,再审申请人提交的2012年5月、6月开具的增值税发票,都有对应的客户签收单,其中2012年5月25日之前开具的增值税发票对应的客户签收单均不在本案所涉客户签收单之内。因此,上述增值税发票没有与本案所涉的客户签收单完全一一对应。最后,结合联强公司提交的2012年4月开具的增值税发票以及制作的战港公司2012年5月、6月支付货款与客户签收单、增值税发票对应表,可以得出,战港公司2012年5月、6月支付的货款只支付到2012年5月25日开具的增值税发票的一部分,尚欠488240元未支付,加上之后客户签收单及增值税发票涉及的货款合计3499999元至今一分未付。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再审申请。

  本院复查期间,被申请人战港公司以及原审被告戴赞恩、赵力立、谢钢苗没有提交书面意见。

  本院复查期间,再审申请人提交了战港公司2012年5、6月份的记帐凭证,以及部分联强公司的签收单及增值税发票,拟证明战港公司仅欠联强公司货款1037039元的事实。被申请人联强公司经质证认为:再审申请人实际上提交了三组证据,第一组是2012年5月31日和2012年6月30日的记帐凭证,对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其取得该份证据的合法性有异议,同时该证据也与本案缺乏关联性,不能证明再审申请人所要证明的目的,只是单方的作帐,没有经过联强公司的认同。第二组是从5月14日到6月11日的回单,对该回单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关联性有异议,上述回单不能证明付款其中涉及的金额全部是支付了再审申请人所提交的5、6月份所有的增值税发票中的金额,也没有说对应哪个单据,不能排除支付的是4月份《客户签收单》中涉及的金额。对第三组从2012年5月4日到2012年6月12日增值税专用发票,对真实性没有异议,有一定关联,但是不能证明再审申请人所要证明的目的,从发票联可以看出来备注编号对应的是《客户签收单》的编号,联强公司在5月份开具的增值税发票并不一定对应的是本案所涉的单据。

  被申请人联强公司提交了2012年4月份从4月23日到4月28日总共7张增值税专用发票记帐联,该证据结合申请人提供的证据,拟证明战港公司在2012年5、6月支付的部分款项系除本案所欠货款本金之前货款的支付等事实。再审申请人质证认为,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但由于是滚动帐,所以对关联性还是有异议,关于

  对应的货款没有问题,对欠款总的数额仍有异议。

  本院认为,联强公司与战港公司签订的主合同及《授信协议》,戴赞恩、赵力立、谢钢苗分别向联强公司出具的《无条件的不可撤销的担保函》,联强公司与赵小行、黄铮签订的《最高额抵押合同》均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对各方均有拘束力。原审中,战港公司对收到联强公司价值人民币3962659元的货物及尚欠其货款人民币3499999元的事实并无异议,且有联强公司提供的《客户签收单》和战港公司出具的《付款承诺书》予以证实,赵小行、黄铮对此节事实也没有提出异议。战港公司未按照合同约定的期限支付货款系违约行为,应当支付货款并承担违约责任。联强公司要求战港公司支付货款人民币3499999元并依约按照每日万分之八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的诉讼请求,理由正当,合法有据。联强公司要求战港公司赔偿律师费人民币131394元,符合双方约定。赵小行、黄铮以及戴赞恩、赵力立、谢钢苗为战港公司的上述货款债务提供担保之事实清楚,各方对此均不持异议。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现再审申请人赵小行、黄铮提出有新证据证明联强公司所提供证据《客户签收单》中所列产品的货款,战港公司仅欠联强公司货款1037039元,经核对赵小行、黄铮提供的战港公司2012年5、6月份的记帐凭证,以及部分联强公司的签收单及增值税发票等证据,上述证据只能证明战港公司在此期间向联强公司支付了货款,而不能证明对应支付2012年5月、6月开具的所有发票,上述增值税发票也没有与本案所涉的客户签收单完全一一对应。由于本案案涉货款有一段时间的支付期限,账目也是滚动式记载,因此凭上述证据不足以推翻原审事实认定和原审判决,再审申请人认为原一审判决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的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再审申请人赵小行、黄铮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赵小行、黄铮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楼继文

审判员  张喜妹

审判员  寿凯迎

二〇一四年一月十四日

书记员  陈国飞


20200109014337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