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经七路支行与史培贤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3/52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济商终字第2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经七路支行。

  代表人刘廷涛,行长。

  委托代理人程卫国、李夕林,山东泉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史培贤。

  委托代理人房爱静、刘玉慧,山东德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孙利亭(系史培贤之妻)。。

  委托代理人房爱静、刘玉慧,山东德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济南市槐荫区危房改造服务中心。

  法定代表人刘金荣,主任。

  委托代理人赵辉。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济南捷通达实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建鹏,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赵辉。

  上诉人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经七路支行(以下简称建行经七路支行)因与被上诉人史培贤、孙利亭、济南市槐荫区危房改造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危改中心)、济南捷通达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通达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2009)槐商初字第49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2003年9月19日,借款人史培贤、保证人危改中心与贷款人建行经七路支行签订个人住房借款合同(以下简称借款合同)一份。主要约定:史培贤向建行经七路支行借款15万元,用于购买景绿苑小区3-3-401室,借款期限15年,自2003年9月23日起至2018年9月23日止,贷款月利率为42‰,借款由建行经七路支行直接划入危改中心在建行经七路支行开立的存款账户内。借款合同签订后,史培贤自2003年9月23日至2006年9月均能按时通过银行支付应缴纳的借款本息,2006年9月之后史培贤未再支付借款本息。截止到2012年7月31日,史培贤共拖欠本金12873694元,史培贤共计欠利息524586元,本息合计共欠18119554元。

  2003年8月16日,史培贤(乙方)与捷通达公司、危改中心(甲方)签订景绿苑小区购房合同(以下简称购房合同),合同主要约定:史培贤购买的商品房为3号楼3单元401室,总价款219604元。付款方式为按揭贷款,首付30%的购房款,其余款项以银行按揭贷款形式一次性交付。该房屋于2004年5月30日交付使用。捷通达公司逾期不能按时交房,超过六个月史培贤未能入住,史培贤有权选择退房,捷通达公司返还史培贤已交房款并支付银行同期利息。捷通达公司保证销售的商品房没有产权纠纷和债权债务纠纷,因捷通达公司原因造成该商品房不能办理产权登记或发生债权债务纠纷的,由捷通达公司承担全部责任。捷通达公司、危改中心应在小区商品房交付使用后360日内,将办理产权登记需由其提供的资料报产权登记机关备案,捷通达公司、危改中心书面通知史培贤办理产权证件。因史培贤原因不办理的,此时已与捷通达公司、危改中心无关,捷通达公司、危改中心将不再催办。捷通达公司、危改中心与史培贤分别签字盖章。合同签订后,捷通达公司、危改中心于2004年5月30日准时交房,因捷通达公司、危改中心没有办理土地使用手续,相应的房屋预售许可证也无法办理,因此,史培贤入住一年后因捷通达公司、危改中心不能向其办理房产证形成纠纷。史培贤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双方签订的购房合同无效;解除双方签订的借款合同及担保合同;返还已付购房款及损失;由捷通达公司、危改中心支付银行借款。该案经原审法院审理认定,史培贤与捷通达公司、危改中心签订的购房合同无效。

  另查明,孙利亭系史培贤之妻,作为商品房共有人于2003年9月19日向建行经七路支行出具《同意抵押承诺书》,同意史培贤购买的商品房景绿苑3号楼3单元401室作为借款抵押担保,并签字。

  建行经七路支行要求史培贤偿还借款本金人民币12873694元、利息524586元(截至2012年7月31日),以及上述本息履行完毕之日止的利息;孙利亭、捷通达公司和危改中心承担连带责任。

  原审法院认为,2003年9月19日,借款人史培贤与贷款人建行经七路支行、保证人危改中心签订的借款合同,因史培贤与捷通达公司、危房改造中心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依据最高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因商品房买卖合同被确认无效或者被撤销、解除,致使商品房担保贷款的目的无法实现,当事人请求解除商品房担保贷款合同的,予以支持”的规定,建行经七路支行要求解除借款合同,合理有据,予以支持。建行经七路支行要求史培贤支付尚欠借款本金12873694元、利息524586元(截至2012年7月31日),以及上述本息履行完毕之日止的利息,依据最高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商品房买卖合同被确认无效或者被撤销、解除后,商品房担保贷款合同也被解除的,出卖人应当将收受的购房贷款和购房款的本金及利息分别返还担保权人和买受人”的规定,出卖人捷通达公司、收受银行贷款人危改中心应为借款本息的返还人,故建行经七路支行的该项请求不予支持。建行经七路支行要求孙利亭、捷通达公司、危改中心对史培贤的上述借款本息承担连带责任,不予支持。案经原审法院审委会讨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五)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第(二)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一、史培贤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经七路支行、济南市槐荫区危房改造服务中心于2003年9月19日签订借款合同于判决生效后解除;二、驳回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经七路支行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220元,由建设经七路支行负担。

  上诉人建行经七路支行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我行基于史培贤迟延偿还贷款本息违反借款合同的约定,请求解除借款合同,因此本案系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应适用合同法中借款合同的相关法律规定,而不应适用《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原审判决依据该解释解除借款合同,适用法律不当。我行诉请史培贤、孙利亭承担共同还款责任,危改中心、捷通达公司承担连带还款责任。借款合同被依法解除后,各被上诉人仍然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原审判决适用《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对史培贤、孙利亭偿还欠款本息的请求不予支持,同时对危改中心、捷通达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要求也不予支持,导致我行的债权落空。我行在原审中未曾放弃要求危改中心、捷通达公司承担法律责任的主张。请求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者改判史培贤、孙利亭承担还款本息的义务,危改中心、捷通达公司对史培贤、孙利亭的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如果上述请求不被法院所支持,请求判令危改中心和捷通达公司承担还款责任。

  被上诉人史培贤、孙利亭共同辩称,原审法院判决解除借款合同,适用法律正确。我方与危改中心、捷通达公司签订购房合同后,与建行经七路支行签订借款合同,所以购房合同与本案中的借款合同是一种主从合同关系,从合同依附主合同的存在而存在,主合同无效从合同当然无效,在法律适用上也应该以主合同适用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法律为准。依据《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因我方与捷通达公司、危改中心签订的购房合同无效,且我方提出了解除借款合同的请求,故我方与建行经七路支行签订的借款合同应解除,由此产生的还款责任也应解除。原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危改中心、捷通达公司共同辩称,同意史培贤、孙利亭的答辩意见。

  经审理本院认定,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史培贤、孙利亭诉危改中心、捷通达公司、第三人建行经七路支行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原审法院做出(2007)槐民初字第107号民事判决,现已生效。该判决书判决:史培贤与捷通达公司、危改中心于2003年8月16日签订的购房合同无效;危改中心、捷通达公司于判决生效后退还史培贤购房款及相应利息;危改中心、捷通达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向史培贤支付涉案房屋增值差价款、按揭贷款保险费、代办费、公证费、预交费及已付银行本息等款项;危改中心、捷通达公司在返还上述款项后,史培贤将涉案商品房交还危改中心、捷通达公司;同时驳回史培贤其他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依据已生效的(2007)槐民初字第107号民事判决书的认定,史培贤与捷通达公司、危改中心于2003年8月16日签订购房合同为无效合同。基于上述购房合同无效的事实,依据《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贷款人建行经七路支行要求解除借款合同,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在原审中,建行经七路支行的诉讼请求是要求史培贤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并由孙利亭、捷通达公司和危改中心承担连带责任;由于借款合同已被解除,史培贤不应承担还款责任,捷通达公司和危改中心亦不应承担担保责任,原审法院据此判决驳回建行经七路支行的该项诉讼请求,并无不当。本案在二审时,上诉人建行经七路支行对各被上诉人的承担责任方式进一步说明和明确,建行经七路支行主张若法院不支持“史培贤、孙利亭偿还本息,危改中心、捷通达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请求,则要求判令危改中心和捷通达公司承担还款责任。依据《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商品房买卖合同被确认无效后,商品房担保贷款合同也被解除的,应由出卖人捷通达公司与收受银行贷款人危改中心向担保权人建行经七路支行偿还贷款本息。因此建行经七路支行要求危改中心和捷通达公司承担还款责任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综上,由于上诉人建行经七路支行在二审中进一步明确各被上诉人承担责任的方式,因此,原审判决不属于错误裁判案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2009)槐商初字第490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即:“史培贤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经七路支行、保证人济南市槐荫区危房改造服务中心于2003年9月19日签订的《个人住房借款合同》于判决生效后解除”、“驳回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经七路支行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济南市槐荫区危房改造服务中心、济南捷通达实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经七路支行借款本金12873694元、利息524586元(计至2012年7月31日)及自2012年8月1日至本判决生效之日的利息(以12873694元为基数,同期个人住房贷款利率计算)。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则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3220元,由上诉人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经七路支行负担;二审受理费3220元,由被上诉人济南市槐荫区危房改造服务中心、济南捷通达实业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孙 潇

审 判 员  王明华

代理审判员  刘培森

二〇一四年四月三日

书 记 员  张春环


20200109125352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