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某某与朱某某等种植、养殖回收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3/48辽宁省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锦民一终字第0045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赵某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朱某某(曾用名朱某甲)。

  委托代理人吴某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某某。

  上诉人赵某某因与被上诉人朱某某、刘某某种植、养殖回收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辽宁省凌海市人民法院(2014)凌海石民初字第0018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赵某某、被上诉人刘某某、被上诉人朱某某的委托代理人吴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认定,原告朱某某与被告刘某某、赵某某分别于2010年6月20日、2010年6月26日签订了两份养育肥猪保底协议,二被告为甲方、原告为乙方。协议约定原告按照厂家推荐配方比例使用ADM猪用饲料养殖生猪,在生猪出栏时如果平均体重没有达到220斤,甲方按卖猪时毛猪价格缺一斤补一斤现金,当场兑现。该协议同时约定养殖户必须保证做到在本栏猪饲料饲养过程中,圈舍要保持清洁卫生,通风良好,要达到一般良好管理水平,温度适宜,保证猪冬天不能冷着,夏天不能热着,吃足饲料,喝足水,每天饲喂不能少于四遍或干料槽饲喂。猪只必须健康,甲乙双方当场验证,按时做好猪的防疫,如猪只在饲养过程中遭遇重大疾病达五天以上,本协议自动终止。又查明,原告共养育生猪221头,其中有210头成活,使用被告提供的ADM0935饲料32袋,ADM0168饲料221袋。原告对该饲料的质量问题未提出异议。原告饲养的生猪中的160头于2010年10月18日出栏,原、被告对2010年10月18日出栏的160头猪共同进行了检斤称重,平均体重为1805斤,生猪价格每斤635元。其余50头因为双方对生猪的斤数及所用饲料情况有分歧,没有进行共同检斤称重。2010年11月7日原告将余下的50头全部卖出,平均体重为1755斤,生猪价格每斤655元。原告庭审中提交动物强制免疫证205张,但免疫证中的畜禽标识号一栏均为空白,且原告未提交进行免疫时的相关费用收据。庭审中被告赵某某承认,签订该保底协议是其个人行为,没有经过饲料厂家的授权。原告共计经济损失人民币5470575元[(220-1805)斤×635元×160头+(220-1755)斤×655元×50头]。原告于2013年12月26日诉至法院,要求二被告按照合同约定赔偿人民币共计60000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原审认为,原告朱某某与被告刘某某、赵某某签订的“养育肥猪保底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规定,应认定为真实有效,双方都应按照协议履行各自的义务。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的规定,我国对于个人及单位禽畜饲养施行强制免疫,按原、被告协议约定“保底养育的生猪应该达到一般良好的管理水平,猪只必须健康,甲乙双方当场验证,按时做好猪的防疫”,本案原告就其饲养的生猪进行了真实的强制免疫提供证据不充分,不能证明其主张,故原告在饲养生猪过程中没有严格按照生猪保底协议进行饲养,应对损失承担主要责任。关于原、被告双方对不足150斤的50头生猪所用饲料情况存在分歧,被告不同意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因该50头猪与第一批猪系同一批饲料喂养,现被告未能举证证明原告用其它饲料喂养,故被告对该50头不能适用保底协议的抗辩理由不予支持。被告刘某某、赵某某,因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在与原告签订合同或者提供饲料的当天向原告提供推荐的饲料添加比例明细,故应认定为被告刘某某、赵某某提供推荐的饲料添加比例明细不及时,亦应存在一定过错,应对损失承担次要责任,综合考虑本案的具体情况认定,由其二人承担损失的30%为宜。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刘某某、赵某某赔偿原告朱某某养殖生猪损失总额5470575元的30%,即1641173元,二被告各负担15%,此款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一次性给付;二、二被告互负连带赔偿责任;三、驳回原告朱某某其它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300元,由原告朱某某承担910元,由被告刘某某、赵某某承担390元。

  宣判后,上诉人赵某某不服一审法院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重审改判上诉人不承担赔偿责任。理由:一、原审认定事实错误。1、被上诉方提供的肥猪出栏斤数,不能作为证据。依据鲜活食品有关规定,当时没有有关权威部门认定,没有证据保全。双方没有在现场,一方编造证据,四年后认定有效,违反法律相关规定,证据认定是不对的。2、被上诉方有过错,猪只有重大疾病合同自动解除。以前有照片录音证明被上诉方饲养猪只有重大疫情,法庭不予认定,这次经双方质证、认证被上诉方亲笔承认有重大疫情,法庭不予认定属违法行为。3、上诉方无过错。被上诉方无法证明,上诉方提供饲料添加比例不及时。二、原审适用法律错误。原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综上所述,请二审法院支持上诉方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刘某某答辩称,我是本案最大的受害者,我是当地经营饲料的,2010年5月份与赵某某合作,合作前提他说保证饲料好,与我们签了28户养殖户,一共800多头猪。合同签订后,我们产生了合作关系,我用现金从厂家购料,经过赵某某办理,供给养殖户。猪出栏之后,没有达到斤数,养殖户不跟我算钱,金额达数十万元,所以我是最大的受害者。合同签署当时我在甲方签名了,当时是为了证明厂家饲料好,老百姓和赵某某不能签订手续,所以通过我经销商签了字,现在我已经作为第一赔款人,厂家经理赵某某和养殖户都没有什么损失。赵某某的上诉与我无关。虽然我们都是甲方,我受害最深。我请求法院按照实事求是的证据,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公正判决。

  被上诉人朱某某答辩称,我认为签署合同开始就存在欺诈,打合同签订之后,他所提供的配料表在很长一段时间才给我们养殖户,现在猪的斤数大约在80-90斤才给的配料表,上面也没有专家论证,所以这个表不能作为养殖户的饲料配比。为了应付厂家,把我们养殖户的签字全部骗到手了,具体怎么填的我们不知道。至于重大疾病,合同签订了,所说的重大疾病,他每个星期都去,既然有了重大疾病,为什么不中止,原来他说他是厂家的人,后来又说是个人。录音的问题,9月8日卖的猪,9月28日还有签字。养猪都是为了赚钱,谁也不会不去防疫。打耳标是猪要出栏的时候才打的,与我们养殖户没有关系。所有养殖户,最大的一家猪只是190多斤,没有一家达到合同约定的斤数。

  本院审理查明,原审认定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庭审中,上诉人赵某某与被上诉人刘某某均认可第一批160头猪出栏时,赵某某授权刘某某到场。证明以上事实的证据为上诉人赵某某与被上诉人刘某某的陈述,经质证及本院审查,可以采信。

  本院认为,关于上诉人赵某某提出的上诉理由,被上诉人提供的肥猪出栏斤数,不能作为证据一节,第一批160头猪出栏时,赵某某授权刘某某到场,故在养育肥猪保底协议甲乙双方当事人到场的情况下,第一批猪出栏的情况应予认定。根据被上诉人刘某某二审中的陈述,“剩下的猪又养了20天,给我打电话说要卖猪,我当时没有去……他就自己检斤自已记录,向我说明了”。可见,第二批50头猪出栏时,被上诉人朱某某通知了被上诉人刘某某,而被上诉人刘某某与上诉人赵某某同为养育肥猪保底协议中的甲方,故应视为第二批50头猪出栏时被上诉人朱某某已经通知了协议中的甲方。甲方收到通知不到场,猪的出栏情况应予认定。上诉人赵某某在庭审中提出,甲乙双方约定了150斤以下的猪不算,但并无充分证据证明,被上诉人朱某某亦不予认可,故原审对猪出栏情况的认定并无不当。关于上诉人赵某某提出的被上诉人有过错,猪只有重大疾病合同自动解除一节,根据养育肥猪保底协议的约定“如果在饲养过程中猪只遭到重大疾病达五天以上,本协议自行终止”。该约定中对于“重大疾病”并未明确列举说明,可见,该条约定并不明确具体。上诉人赵某某主张有猪患口蹄疫,属重大疾病,但上诉人主张的该种情况是否属重大疾病,并无约定。故上诉人主张猪患有重大疾病,符合该项终止约定,证据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关于上诉人提出的被上诉人无法证明上诉人提供饲料添加比例不及时一节,该项举证责任应由协议甲方承担,上诉人如对原审该项认定不服,应举证证明其何时向被上诉人朱某某提供了饲料添加比例明细,现上诉人无充分证据证明该项事实,故本院对上诉人的该项上诉理由,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赵某某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原审判决依据本案具体情况,确定责任比例,损失赔偿方式并无不当,判决结果应予维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300元,由上诉人赵某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周天颖

审判员  庄 晓

审判员  杨丽洁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一日

书记员  安剑凌


20200109014348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