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国茂与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人民调解代理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4/39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鄂宜昌中民二终字第0021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邓国茂。

  委托代理人张海涛,湖北诚昌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

  负责人刘龙菊,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主任。

  委托代理人龙江,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覃艳,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上诉人邓国茂因与被上诉人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诉讼、仲裁、人民调解代理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区人民法院(2013)鄂西陵民初字第224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3月2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李淑一担任审判长,审判员胡建华、代理审判员关俊峰参加的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2011年9月24日,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与邓国茂签订了《邓国茂与邓帮兴、覃立国个人合伙纠纷案风险代理合同》一份,约定邓国茂委托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为其代理人,代理邓国茂与长阳永鑫建设有限责任公司、邓帮兴、覃立国合伙协议纠纷一案的有关事宜。邓国茂向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支付一、二审案件保底代理费各20000元,邓国茂除交纳保底代理费用外,还应按照一审和二审法院判决书或调解书确定的债权额的10%分别向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支付一审、二审风险代理费用,该费用于法院裁判文书送达之日起三日内支付。若不能按时支付则按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计算利息至实际给付之日止。双方若发生纠纷,则在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所在地法院通过诉讼方式解决纠纷。合同签订后,邓国茂向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支付了一审保底代理费用20000元。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代理邓国茂在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进行了民事诉讼,并通过诉讼最终促成邓国茂与长阳永鑫建设有限责任公司、邓帮兴、覃立国在一审期间达成了和解协议。2011年12月31日,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作出(2011)长民初字第788号《民事调解书》,确认长阳永鑫建设有限责任公司退还邓国茂投资本金81300782元、利息33008115元,合计114308890元。该院于2012年1月9日向邓国茂送达了《民事调解书》。邓国茂的上述合伙协议纠纷案胜诉后,邓国茂未能依约按照《民事调解书》确定的债权额(114308890元)的10%向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支付代理费,双方引起诉争,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请求人民法院判令:1、邓国茂向其支付代理费用11430889元,并从2012年1月3日起至判决确定给付之日止以11430889元为基数,按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来支付逾期利息。若邓国茂不履行前述给付义务,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2、本案案件受理费用由邓国茂负担。

  原审法院认为,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与邓国茂签订的《邓国茂与邓帮兴、覃立国个人合伙纠纷案风险代理合同》真实、合法,对其效力依法予以确认。双方当事人签约后,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代理邓国茂通过诉讼的方式,促使邓国茂的债权得到了法律的最终确认,应认定其已全面履行了合同义务。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依约完成委托事务后,邓国茂拒不依照约定的标准向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支付风险代理费用,有违诚信原则,其行为已构成违约,依法应承担违约责任。依照双方的合同约定,邓国茂给付风险代理费用的期限为法院裁判文书送达之日起三日内。经查明,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向邓国茂送达《民事调解书》的时间为2012年1月9日,故邓国茂给付风险代理费用的最后期限应为2012年1月12日,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请求从2012年1月3日起给付逾期利息缺乏事实依据,依法不予支持。邓国茂辩称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在代理过程中存在诱骗行为,且其并未履行相应义务、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在代理案件的调解中也未起到作用等项理由,缺乏相应的事实依据,依法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邓国茂给付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风险代理费11430889元,并以11430889元为基数,自2012年1月13日起至判决确定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向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支付逾期付款利息。二、驳回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的其他诉讼请求。上列应付款项,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履行。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2821元,减半收取141050元,财产保全费1270元,合计诉讼费268050元(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已预交),由邓国茂负担。邓国茂负担的诉讼费由其在履行上述判项时一并直接转付给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

  上诉人邓国茂上诉称:1、双方当事人在《风险代理合同》中约定保底代理费20000元符合《湖北省律师服务收费指导价标准》一般代理的规定,虽然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又约定由邓国茂按判决、调解确定的标的金额支付10%的代理费,但该约定应属于约定不明。因此,原审判决未对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委托代理合同的性质进行认定的情况下,判决邓国茂向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支付10%的律师代理费存在重大显失公平。2、邓国茂与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的原因是因为邓国茂年事已高(近70岁),急于拿到钱,且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向其承诺与法院的人脉关系好并有很多浙江的大老板朋友,可以在执行中快速帮助其变现。邓国茂是在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的诱导和欺骗下才与其签订合同。3、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只是代理其书写了一份民事诉状,参加过一次庭审,而其代理的诉讼案件的最终调解,是在邓国茂自己的努力和原审法院法官给对方当事人做大量工作后,双方当事人才达成的调解协议。而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在代理过程中并未恪尽职守,全面履行其应尽的代理义务,因此,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不能得到应有的回报。请求二审人民法院撤销原判,依法予以改判。

  被上诉人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答辩称,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委托代理合同系风险代理合同,且对代理费用及支付比例约定明确具体,双方合同约定的代理费用也未超过律师收费标准(30%),因此,双方当事人所签订的合同属有效合同。按合同约定,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只是代理邓国茂进行一、二审诉讼,现邓国茂已在原审法院的主持下与对方当事人达成和解,并取得了法院制作的民事调解书,因此,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已完全履行了合同代理义务,但邓国茂未按合同约定支付代理费,其行为已构成违约,依法应承担违约责任。同时,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在与邓国茂签订合同时并不存在对其进行诱骗和欺诈行为,邓国茂上诉称其在签订合同时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对其使用诱骗和欺诈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请二审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邓国茂与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签订的《邓国茂与邓帮兴、覃立国个人合伙纠纷案风险代理合同》意思表示真实,内容符合法律法规规定,应属有效合同。邓国茂上诉称本案诉讼中,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在与其签订上述合同过程中存在诱骗和欺诈的行为,因其既未提交相应证据予以证实,也未在法定期限内主张撤销权,且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在本案诉讼中对邓国茂所称的诱骗和欺诈行为予以否认。因此,邓国茂上诉称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在签订合同过程中对其采用了诱骗和欺诈行为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律师服务收费管理办法》第十条第一款规定“律师服务收费可以根据不同的服务内容,采取计件收费、按标的额比例收费和计时收费等方式”,第十三条规定“实行风险代理收费,律师事务所应当与委托人签订风险代理收费合同,约定双方应承担的风险责任、收费方式、收费数额比例。实行风险代理收费,最高收费金额不得高于收费合同约定标的额的30%”。从双方签订的代理合同内容来看,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委托代理合同系风险代理合同,且双方对代理费数额及支付比例约定明确具体,虽然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了保底代理费和风险代理费,但两项费用之和并未超过法律规定律师收取风险代理费不能超过合同约定标的额的30%的规定,因此,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保底代理费和按胜诉标的的10%支付风险代理费并不违反上述法律规定。邓国茂上诉称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既约定保底代理费又约定风险代理费的收费比例,应视为双方当事人对代理费收费标准约定不明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以支持。按双方合同约定,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的主要义务是向邓国茂提供法律服务并代理邓国茂进行一、二审民事诉讼。2012年1月9日,邓国茂在取得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1)长民初字第788号民事调解书后,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已履行了全部代理合同义务。邓国茂应按代理合同约定向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支付保底律师代理费20000元和民事调解书确认胜诉标的114308890元的10%的风险代理费11430889元。邓国茂未按合同约定向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支付代理费,其行为已构成违约,依法应承担违约责任。原审法院在确认邓国茂向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已支付20000元代理费并扣除后,判决邓国茂向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支付其胜诉标的(114308890元)10%的风险代理费11430889元并从2012年1月13日起以114308890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利息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实体处理恰当。经合议庭评议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821元(邓国茂已预交),由邓国茂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淑一

审 判 员  胡建华

代理审判员  关俊峰

二〇一四年五月五日

书 记 员  张鹏炜


20200109014439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