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均球与李刚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4/39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穗中法民二终字第103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邓均球。

  委托代理人:周耀仲。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刚。

  委托代理人:李军,广东海际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晓丹,广东海际明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邓均球因与被上诉人李刚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2013)穗番法民二初字第23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邓均球与李刚于2007年12月15日签订一份《鱼塘承包合同》,约定邓均球将其向钟二村承包的鱼塘转包其中位于大围(土命)的253亩给李刚经营,承包期限五年,自2008年1月1日起至2012年12月31日止;签定合同时李刚需支付2万元按金给邓均球,合同期满,该按金无息一次退还给李刚;李刚每年向邓均球缴交1450元土地使用管理费,年承包费36685元;承包费在第四年起在上一年的基础上递增10%;承包期内,李刚只能在承包土地上发展种养业,但不准搭棚养禽兽,不允许建永久的建筑物(如厂房、仓库、工场等);合同期满,李刚种下的所有林木(含果树)无偿归邓均球所有,其他属李刚的东西在合同期满搬迁完毕,否则无偿归邓均球所有;承包期内,若遇上级征用或村开发时,李刚必须无条件服从,上级或村征用时,青苗补偿按上级有关文件规定执行,补偿双方共享50%;李刚必须严格执行本合同内各条款,否则,作违约处理,合同按金归邓均球所有。

  合同签订后,邓均球将上述转包鱼塘交付李刚经营,邓均球自己仍经营其余大部分承包鱼塘至2012年12月。李刚自2008年起,在塘基上搭建猪棚。李刚称当时邓均球是口头同意的。

  2010年因政府征收李刚分包的部分鱼塘,由邓均球出面,领取了包括青苗补偿、地上附着物补偿在内的补偿款共计135089元,其中青苗补偿费97300元。邓均球在庭审中对李刚提供的《兴业大道改造工程青苗及地上附着物补偿明细表》予以确认。邓均球并称,当时其是通过钟二村的一个村民介绍承包到上述土地,其与该村民有口头约定,承包土地被征收获得的补偿,需分一半给该村民,因此其与李刚只能共享补偿款的一半,双方合同也是如此约定。

  就用地单位的施工队插错清理公告牌导致李刚损失的主张,李刚提供了一组清理公告牌及鱼苗死亡的照片予以证实。邓均球认为该损失是李刚管理不善造成的,否认就该损失领取向施工队领取过2万元的赔偿款。

  就原审法院关于为何当时未向邓均球主张剩余补偿款及赔偿款的询问,李刚称因担心邓均球对其采取停电措施,故未敢要求剩余部分款项。

  被上诉人李刚的原审诉讼请求是:1、邓均球立刻退回李刚的押金20000元及相应的利息;2、邓均球清偿所欠李刚的误工费4500元、交通费1000元、国家补偿费394637元、(因鱼死造成李刚的经济)损失费10000元,合计749637元;3、邓均球承担一切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认为:关于2万元合同按金的处理。虽然双方合同约定李刚不得在塘基搭棚养禽兽,但一直在经营剩余承包鱼塘的邓均球当然知道李刚于2008年即在分包鱼塘塘基搭棚养猪的事实,但自始至终,邓均球并无对此提出过异议。据此,原审法院由足够理由采信李刚关于当时邓均球口头同意过的主张,认定邓均球允许李刚搭棚养猪。双方实际变更了不得在塘基大棚养猪的约定。因此,邓均球不得再以李刚违反约定搭棚养猪为由,拒绝退回按金。此外,没收按金也只适用于出现根本违约导致合同无法履行的情形。双方关于李刚必须严格执行本合同内各条款,否则,作违约处理,合同按金归邓均球所有的约定,也只适用于李刚违约,邓均球因此行使合同解除权的情形。现双方合同已履行完毕,即使李刚上述大棚养猪的行为并非邓均球同意,在无证据证实李刚该行为导致了邓均球相应损失的情况下,邓均球仍应退回2万元按金给李刚。邓均球至今未退,还应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自2013年1月1日起的利息。

  关于征地补偿款的问题。双方合同约定,征地时,青苗补偿按上级有关文件规定执行,补偿双方共享50%。此文后之“补偿”是否即为前之“青苗补偿”,双方并无进一步明确。而从上下行文分析,后之“补偿”并不仅限于青苗补偿,否则反而文义不通,并使得关于青苗补偿之外的补偿如何分配成为合同漏洞。因此上述约定双方共享的并非仅限于青苗补偿,而是全部补偿的50%。该约定无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当属有效。而双方实际共享了全部补偿,而非50%。李刚认为邓均球应将青苗补偿之外的394637元退回,原审法院不予支持。退言之,即使合同约定邓均球仅能分享其中的青苗补偿,但李刚在实际分配之后,两年多的时间内从未提出异议,该行为应认定为实际同意双方的分配数额。如李刚确实出于某种顾虑未敢主张权利,则无诉讼时效中断、中止的情形下,李刚也因其怠于行使权利,而致其请求权罹于诉讼时效。

  关于1万元鱼苗死亡赔偿款的问题。邓均球并不确认其代李刚收取了2万元鱼苗死亡赔偿款的事实。李刚提供的证据也不足以证实其主张。即使确实存在邓均球代李刚领取了2万元赔偿款,只给了1万元给李刚的事实,则同样因李刚怠于行使权利致其请求权罹于诉讼时效。对李刚的该请求,原审法院予以驳回。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邓均球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退回合同按金2万元给李刚,并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自2013年1月1日起至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止的利息;二、驳回李刚的其余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837元,由李刚负担614元,邓均球负担223元。

  判后,上诉人邓均球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双方在合同中约定了违约就没收按金,李刚在庭审时对自己在承包期内搭建猪棚养猪、且搭了被拆,拆了又搭的事实予以承认,李刚的行为明显违约,其要求退还押金及利息请求不应给予支持。可原审判决推定并采信李刚关于当时邓均球口头同意过的单方之词,故而认定邓均球允许李刚搭棚养猪,认为双方实际变更了不得在塘基搭棚养猪的约定是错误的。这种推定既缺乏事实依据也缺乏法律依据。无论该违约行为是否给对方造成实际损失,只要一方违约就应承担责任,因为违约责任是违反合同义务所应承担的责任,它区别于赔偿责任中以损害后果作为定责条件。原审以没有造成邓均球损害后果为由,免除李刚承担违约责任显然不妥。故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驳回李刚关于退回押金2万元及相应利息的诉讼请求;2、诉讼费由李刚负担。

  被上诉人李刚答辩称,1、李刚原则上没有违反合同,并在搭建猪棚时与对方口头达成一致,双方已协商一致提出不准搭建猪棚。2、李刚搭建猪棚时,对方如果不同意,在知道之日起一年内可以单方行使解除权,但对方并没有这样做,而是在合同履行完毕之后,现在才提出不符合民法所规定的诚实信用原则。3、关于土地补偿款、鱼苗补偿款的问题,由于我方不懂得维护自己的权利,错过了上诉期限。综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予以维持。

  本院经审理查明事实与原审判决查明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广州市番禺区西片畜牧兽医站于2013年7月18日出具《证明》,内容为“兹有钟村街钟二村水产基地鱼塘边有两个生猪养殖棚舍,该棚舍并于2010年7月自行清拆。”

  本院认为,对于被上诉人李刚向上诉人邓均球承包鱼塘且承包期限已经届满的事实,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情况,本院归纳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邓均球能否以李刚在承包地上搭建生猪养殖棚舍为由没收按金2万元。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在《鱼塘承包合同》中约定“李刚必须严格执行本合同内各条款,否则,作违约处理,合同按金归邓均球所有”,因此,邓均球以李刚在承包地上搭建生猪养殖棚舍违反合同约定为由要求没收按金2万元。但李刚在搭建生猪养殖棚舍后又自行拆除,并没有给邓均球造成实际损失,也没有影响双方合同的正常履行。邓均球要求没收2万元的按金与民事行为的违约补偿原则相悖,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邓均球向李刚退还2万元按金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邓均球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12元,由上诉人邓均球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国平平

代理审判员  江志文

代理审判员  徐 艳

二O一三年 八 月 九 日

书 记 员  王振华

王金燕



20200109014439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