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坤与彭振华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4/40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楚中民二终字第3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邓坤。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彭振华。

  委托代理人张永祥,云南楚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邓坤因与被上诉人彭振华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楚雄市人民法院(2013)楚民初字第195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1月1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人民法院经审理确认的本案事实是:2007年4月16日,宾川县鸡足山名泉有限责任公司将该公司在楚雄市区销售鸡足山矿泉桶装水系列产品的资格授权给邓坤,授权期限自2007年4月16日至2012年4月15日。2007年5月11日,邓坤与宾川县鸡足山名泉有限责任公司签订诚信代理合同,取得了楚雄州区域鸡足山矿泉系列产品销售代理权,并交纳了诚信保证金30000元。之后,邓坤在楚雄市开发区天河农贸市场设立楚雄市开发区鸡足山矿泉水经营部,并办理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进行经营。2009年4月5日,邓坤为委托人,彭振华为受托人,双方签订了代理权委托书,约定“受托人按照委托人与宾川县鸡足山名泉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的合同全权执行委托人在楚雄州的总代理所有职权,受托人拥有在合同中的权利义务及鸡足山矿泉水楚雄州总代理的全部处置权;委托生效时,委托人移转所有合同文件、收据发票、工作资料给受托人;由受托人向委托人缴纳保证金30000元,当委托不再继续或委托期满,委托人全额退还受托人缴纳的保证金;受托人每年向委托人支付本年代理收入的总利润的10%;委托人在本委托生效前的一切欠款、债务、纠纷由委托人承担和处理,受托人不承担任何责任;委托期限自签字之日起至委托人与宾川县鸡足山名泉有限责任公司合同期满之日或双方商议结束之日止;委托人或受托人如在对方正常履行本委托书中委托事项情况下单方解除委托关系的,赔偿对方人民币60000元”。同时,邓坤为甲方,彭振华为乙方,双方又签订了经营权转让协议,约定“将甲方经营的楚雄市开发区鸡足山矿泉水经营部一并转让给乙方经营,甲方将经营部的经营权及所有自置物品、水桶作价处理给乙方,自签订本协议之日起,乙方享有楚雄市开发区紫霞路鸡足山矿泉水经营部的永久经营权;甲方将经营部所有客户也一并转让给乙方,由乙方一次性付给甲方客户转让费14000元;经营部由甲方所有的物品作价2000元处理给乙方;经营部的房租(租期至2009年12月30日)按2000元由乙方支付给甲方;经营部的水桶在甲方保证质量的前提下,点足600只,按照每只20元处理给乙方,合计12000元;经营部在转让生效前卖出的水票(双方留票样),由乙方凭票在1500张继续供水给消费者,累计超过1500张,由甲方按照每张6元向乙方回购水票。由于乙方只售出号码段为0030001至0050000的水票,所以只对该水票承担法律及经济责任,其它所有号码水票由甲方承担法律及经济责任;经营部在转让前收取的水桶押金,由乙方凭押金单在120只内退桶给消费者,累计超过120只,由甲方按照每只50元给付乙方”。合同签订后,双方进行了物品移交,彭振华向邓坤支付了诚信保证金30000元、经营权转让费30000元。2009年9月15日,彭振华为甲方,刘云涛为乙方,双方签订了经营部转让协议,将楚雄市开发区紫霞路27号鸡足山矿泉水经营部转让给乙方经营。至2010年7月18日,彭振华收到邓坤卖出的水票5841张,超过约定4341张,双方经协商未果。

  原审法院认为,彭振华、邓坤签订的代理权委托书及经营权转让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故该代理权委托书及经营权转让合同合法有效。关于彭振华的第一项诉讼请求,按照双方签订的代理权委托书的约定,由受托人向委托人缴纳保证金30000元,当委托不再继续或委托期满,委托人全额退还受托人缴纳的保证金。委托期限自签字之日起至委托人与宾川县鸡足山名泉有限责任公司合同期满之日或双方商议结束之日止。彭振华作为受托人,按照该协议向邓坤交纳了保证金30000元,现由于邓坤与厂家签订的委托期限已经届满,故邓坤应当退还彭振华保证金30000元。关于彭振华的第二、三项诉讼请求的问题,邓坤认为双方在2010年7月份就协商用水桶款进行抵消,多退少补,但彭振华不置可否,之后其就没有再提过水票回购款的问题,故已经超过诉讼时效。彭振华认为,厂家将在楚雄市区销售鸡足山矿泉桶装水系列产品的资格授权给邓坤,授权期限至2012年12月,并且是邓坤单方提出解除合同,自己多次找其解决,但其不予理会。法院认为,虽然宾川县鸡足山名泉有限责任公司将该公司在楚雄市区销售鸡足山矿泉桶装水系列产品的资格授权给邓坤,授权期限自2007年4月16日至2012年4月15日。双方签订的代理权委托书中明确约定委托期限自签字之日起至委托人与宾川县鸡足山名泉有限责任公司合同期满之日或双方商议结束之日止。但是,根据双方签订的经营权转让合同的约定,经营部在转让生效前卖出的水票(双方留票样),由乙方(彭振华)凭票在1500张继续供水给消费者,累计超过1500张,由甲方(邓坤)按照每张6元向乙方回购水票。由于乙方只售出号码段为0030001至0050000的水票,所以只对该水票承担法律及经济责任,其它所有号码水票由甲方承担法律及经济责任。由于双方在该约定中并未明确回购水票的履行期限,彭振华在经营了几个月之后将经营部转让给他人,其已经实际解除了双方签订的代理权委托书及经营权转让合同,至2010年7月18日,彭振华收回邓坤在其经营期间售出的水票5841张,超过约定4341张,此时,彭振华已经知道其权利被侵害,其即应当在宽限期内向邓坤主张水票回购款,但在双方经协商未果后,彭振华也未及时主张水票回购款及按照约定应支付的违约金,故彭振华的第二、三项诉讼请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邓坤的第一项反诉请求的问题,按照经营权转让协议约定,由于乙方(彭振华)只售出号码段为0030001至0050000的水票,所以只对该水票承担法律及经济责任,其它所有号码水票由甲方(邓坤)承担法律及经济责任。在2009年9月15日,彭振华将经营部转让给刘云涛时,对回购水票的号段进行了明确约定,庭审中,经双方核对,004号段的水票共计960张系刘云涛售出,001号段的水票共计36张系邓坤售出,同时,邓坤明确认可在刘云涛经营期间,水票售完后,刘云涛用广通的水票1152张进行代替,因此,邓坤无任何充分的证据证明退水票的垫付款应当由彭振华承担,故该项反诉请求无事实依据,不予支持。关于邓坤的第二项反诉请求,2009年6月9日,彭振华出具收到水桶597只的收条,庭审中,其对该收条予以认可。根据邓坤提交的2009年5月10日的记录,记录中载明彭振华已收大水桶571只,小水桶23只,以上数字是在确定邓坤欠姚安大水桶265只,小水桶158只的前提下核定的。虽然该记录有彭振华的签名,但是,根据该份证据并不能确定彭振华收取该水桶事实,同时,根据邓坤提交的证据,关于水桶押金的问题,其中部分属于邓坤在转让经营部之前收取的,部分属于在彭振华将经营部转让给刘云涛后产生的,邓坤也无任何充分的证据证明退水桶押金的垫付款应当由彭振华承担,故邓坤的第二项反诉请求无事实依据,不予支持。关于邓坤的第三项反诉请求的问题,根据邓坤提交的证据,该证据并不能充分证明彭振华在经营期间不供水的事实,也无任何充分的证据证明其退水票及水桶押金的人工工资与应当由彭振华承担,故邓坤的第三项反诉请求无事实依据,不予支持。关于邓坤的第四项反诉请求的问题,按照代理权委托书的约定,受托人每年向委托人支付本年代理收入的总利润的10%。邓坤将其取得的宾川公司在楚雄市区销售鸡足山矿泉桶装水系列产品代理权转让给彭振华,同时,将其经营矿泉水的经营部转让给彭振华,彭振华在经营了几个月后就将经营部进行了转让,邓坤提交的证据并不能证明彭振华取得了利润,故该诉请无事实依据,不予支持。关于邓坤的第五项反诉请求的问题,邓坤并无任何证据证明彭振华在经营期间不供水,也无任何证据证明彭振华被经销商及消费者投诉,更无任何证据证明彭振华在经营期间私自灌装矿泉水被相关行政部门进行行政处罚,因此,在本案中并不能确定彭振华存在违约行为,故该诉请无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由邓坤退还彭振华保证金30000元;二、驳回彭振华的其他诉讼请求;三、驳回邓坤的反诉请求。本诉案件受理费1310元(已减半收取),由邓坤承担339元(未交),由彭振华承担971元(已交);反诉案件受理费1467元(已减半收取),由邓坤承担(已交)。

  以上邓坤应当执行的款项合计30339元,限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付清,款交法院。

  原审判决宣判后,邓坤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1、撤销原判第一、三项,改判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代被上诉人支付的退水票垫付款、退水桶押金垫付款、支付工人工资和按合同约定应支付上诉人水桶款合计3564286元;2、判令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违约损失60000元;3、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被上诉人承担。其理由是:1、判决上诉人退回被上诉人3万元保证金于法无据。按照《代理权委托书》的约定,被上诉人享有上诉人与宾川县鸡足山名泉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的《诚信代理合同》中约定的所有权利和义务,合同约定,在上诉人经营鸡足山系列产品期间若有消费者投诉代理商的经济问题及发生一切违背公司诚信经营的经济纠纷,则不在退还所交纳的诚信保证金,并用于清偿代理商的经济遗留问题。2009年4月5日,被上诉人与上诉人签订《代理权委托书》,上诉人将大理宾川明泉有限责任公司的“总代理”职权委托被上诉人全权执行,“总代理”的权利义务也由被上诉人享有和承担。但在被上诉人经营期间,被上诉人并未按《代理权委托书》和《诚信代理合同》的约定履行,被上诉人因供水问题与各经销商产生矛盾,且经常出现断水问题,被经销商和消费者多次投诉到鸡足山矿泉水的生产厂家和楚雄州相关行政部门。2009年12月13日,因被上诉人在南华县私自灌装矿泉水,并以鸡足山矿泉水提供给各经销商,被消费者以生产假冒伪劣产品举报到相关行政部门,被楚雄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和楚雄州质量技术监督局在南华县和楚雄市查获,后被上诉人就不再向各经销商供水,鸡足山矿泉水生产厂家强令上诉人处理被上诉人遗留的各项问题。上诉人和各经销商在无法找到被上诉人情况下,只好雇小工与上诉人一起找消费者退换被上诉人已经销售的水票和已经收取押金的水桶。因此,按照合同约定,被上诉人所缴纳的保证金不再返回,用于处理被上诉人经营期间所遗留的问题。但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返还被上诉人3万元的诚信保证金,明显故意偏袒被上诉人。

  2、上诉人垫付的款项,被上诉人应当给付。《代理权委托书》与《经营权转让协议》是两个不同的合同关系,《代理权委托书》是邓坤将鸡足山矿泉水生产厂确定给邓坤的“总代理”职权委托给彭振华执行,由彭振华履行“总代理”的义务,享有“总代理”的权利,属“转委托”合同关系;而《经营权转让协议》是邓坤将自己出资设立的经营部的资产转让给彭振华经营管理,属买卖合同关系。

  原判认定“彭振华将经营部转让给刘云涛经营,实际解除了邓坤与彭振华订立的《代理权委托书》与《经营权转让协议》和邓坤没有任何充分的证据证明退水票的垫付款应当由彭振华承担”是错误的。退一步讲,即使彭振华将经营权转让给刘云涛经营,也不能否定彭振华应当履行《代理权委托书》的权利义务和应承担的责任。上诉人在鸡足山矿泉水生产厂家和消费者的压力下,垫付了以下款项退水票2112张(960+1152)×8元=16896元、退发票3294元(2张)、退水桶押金2200元(收据10张)、人工资1325286元(未计算上诉人的工资),合计3564286元。一审时,上诉人已提交了相关证据给法庭,一审判决将《代理权委托书》和《经营权转让协议》混淆,导致作出错误判决。

  3、被上诉人未履行合同约定,其行为已违约,应承担6万元违约赔偿责任。由于彭振华在履行“总代理”职责过程中,不按合同约定向消费者供水,被客户投诉和有关部门调查,导致协议不能履行,使鸡足山矿泉失去了整个楚雄市场,同时,被上诉人不按约定支付水桶费用,不按约定向上诉人支付经营利润等行为,造成上诉人极大的经济损失和声誉损失,彭振华应按约定承担6万元的违约赔偿金。

  被上诉人彭振华答辩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且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答辩人承担。事实与理由是:

  1、邓坤在履行合同中严重违约,应当退还彭振华保证金3万元,邓坤诉请6万元违约损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2009年4月5日,邓坤与彭振华签订《代理权委托书》,将邓坤取得的宾川公司在楚雄州的总代理权委托彭振华执行,邓坤收取彭振华保证金3万元。合同签订后,彭振华投入资金57055元制作广告,购买设备开展委托代理工作,并发展了南华等地的下级经销商,已经履行了《代理权委托书》的义务,但邓坤将授权的楚雄总代理权委托给彭振华执行没有得到宾川公司追认,也没有将向彭振华收取的保证金3万元上交宾川公司,造成彭振华楚雄州总代理权不能全面行使,且邓坤于2010年12月单方解除合同,导致经营部全面关门停业,造成彭振华巨大财产损失。

  彭振华没有违约的事实存在。在彭振华经营和代理期间,彭振华己代邓坤支付其经营期间退给客户的水桶押金4340元,完成了邓坤卖出的1500张以内继续供水给消费者的合同约定,没有卖了水票不给客户供水的现象,也没有收到任何客户的投诉,上诉人提到彭振华在南华私自灌装矿泉水更是无中生有,没有任何行政执法部门对彭振华进行过行政处罚,且邓坤没有提交合法有效证据对其主张加以证明,邓坤诉请6万元违约损失没有依据。

  2、上诉人要求彭振华赔偿3564286元款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2009年4月5日,基于代理权转让,双方签订了《经营权转让协议》,邓坤将经营部及所有客户一并转让给彭振华,彭振华经营两个月后就将经营部转让给刘云涛,刘云涛经营期间水票、水桶押金所产生的一切债务应由刘云涛负责。关于960张和1152张水票,双方都认可不是彭振华经营所为,不应当由彭振华承担责任。退发票2张3294元系邓坤2009年4月13日代开的,移交清单中记载邓坤并未将发票移交给彭振华使用,所收款项也未交付彭振华,并且无退货时间和退货收据及其己退货款凭证。关于水桶垫付款2200元不是彭振华所为,应属实际卖出水票人、押金收款人与消费者之间的债务关系,与彭振华没有关系。关于支付退票、退桶的工人工资1325286元,邓坤主张是用于退还消费者水票和水桶押金产生的,这些水票及水桶都不是彭振华经营期间售出的,也不能证明其计算方式和计算依据。因此,上诉人主张的款项,不是在彭振华经营期间产生的,也没有约定应当由彭振华承担,邓坤要求彭振华赔偿3564286元款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3、邓坤的诉讼请求己超过诉讼时效。邓坤单方解除合同,经营部全面关门停业,双方产生纠纷的时间是2010年12月,退2张发票是邓坤2009年4月13日代开的,邓坤主张支付工人工资的证人卢光福证实,2010年2月份左右帮邓坤送水送了3个多月,期间把客户手里原来的鸡足山水票兑换回来,由此上诉人的主张已超过诉讼时效,依法应当驳回。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对一审法院确认的法律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但上诉人邓坤认为一审遗漏认定其移交给彭振华水桶1191只、退水桶押金2200元、人工工资1325286元的事实。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

  归纳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二审中双方争议的焦点问题是:1、邓坤是否应返还彭振华保证金30000元;2、彭振华是否应支付邓坤退水票款16896元、退水票发票3294元、退水桶押金2200元、工人工资1325286元,合计3564286元;3、彭振华是否应赔偿邓坤违约损失60000元。

  (一)关于邓坤是否应返还彭振华保证金30000元和彭振华是否应赔偿邓坤违约损失60000元的问题。

  本院认为,邓坤于2007年5月11日与宾川县鸡足山明泉有限责任公司签订《诚信代理合同》,合同第一条约定:邓坤在签订此合同时交纳30000元诚信保证金给宾川县鸡足山明泉有限责任公司,作为经营鸡足山矿泉水系列产品的诚信履约保证金;第二条约定:邓坤在经营鸡足山系列产品期间若有消费者投诉代理商的经济问题及发生一切违背公司诚信经营的经济纠纷,宾川县鸡足山明泉有限责任公司将不在退还所交的诚信保证金,并用于清偿代理商的经济遗留问题。合同签订后,邓坤向宾川县鸡足山明泉有限责任公司交纳了30000元的诚信保证金。2009年4月5日,邓坤与彭振华签订《代理权委托书》,第1条约定“彭振华全权执行邓坤执行的大理宾川鸡足山矿泉楚雄州总代理所有职权,彭振华拥有在合同中规定的所有权利和义务”;第4条约定“为保证委托人(邓坤)的大理宾川鸡足山矿泉楚雄州总代理一职委托执行后的合法权益,由受托人(彭振华)向邓坤缴纳保证金人民币3万元(委托书签字之时由彭振华缴纳给邓坤);当委托不再继续或委托期满,邓坤全额退还彭振华缴纳的保证金。”委托书签订后,彭振华向邓坤缴纳保证金30000元。虽然邓坤与彭振华签订的《代理权委托书》中有“受托人(彭振华)拥有在合同中规定的所有权利和义务”的约定,但在第4条中又明确约定“当委托不再继续或委托期满,委托人全额退还受托人缴纳的保证金”。当彭振华提起诉讼时,委托期限已满,因此,根据《代理权委托书》的约定,邓坤应全额退还彭振华缴纳的保证金3万元,邓坤主张不应退回保证金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代理权委托书》第9条约定“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如在对方正常履行本委托书中委托事项情况下单方擅自解除本委托关系的,赔偿对方人民币60000元。”上诉人邓坤主张由于彭振华在履行“总代理”职责过程中,不按合同约定向消费者供水,经常出现断水问题,被客户投诉;且私自灌装矿泉水,被消费者以生产假冒伪劣产品举报到相关行政部门,被有关部门查获,彭振华的行为已违约。根据邓坤提交的证据以及双方均认可确实存在合同约定的期限未到就终止合同和向消费者退回水票、水桶的事实,但邓坤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所主张事实的真实性,因此,对上诉人邓坤要求彭振华赔偿违约损失60000元的请求不予支持。

  (二)、关于彭振华是否应支付邓坤退水票款16896元、退水票发票3294元、退水桶押金2200元、工人工资1325286元,合计3564286元的问题。

  本院认为,2009年4月5日,邓坤与彭振华签订《经营权转让协议》,邓坤将其经营的楚雄开发区鸡足山矿泉水经营部转让给彭振华经营。经营部转让给彭振华经营之后,因与消费者发生纠纷,宾川县鸡足山名泉有限责任公司要求邓坤进行处理,邓坤退回了消费者手中未使用完的水票和水桶押金。彭振华对邓坤退回的水票数量和水桶押金的金额无异议,只是认为在2009年9月15日,彭振华就与刘云涛签订《经营部转让协议》,将楚雄市开发区鸡足山矿泉水经营部转让给刘云涛经营,邓坤退回的水票和水桶押金是在刘云涛经营期间出售的,应由刘云涛承担责任。对此本院认为,邓坤是将楚雄市开发区鸡足山矿泉水经营部转让给彭振华,合同相对人是彭振华,且宾川县鸡足山名泉有限责任公司在楚雄市区销售鸡足山矿泉桶装水系列产品的代理权属彭振华,因此,邓坤主张的款项应由彭振华承担。

  对邓坤主张退回的水票和发票,退回水票2112张(960+1152)双方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对每张水票的价格,邓坤主张是8元1张,彭振华主张6元1张,根据双方签订的《经营权转让协议》中关于“彭振华供水超过1500张,邓坤按每张6元回购水票”的约定,应按每张水票6元计算,故邓坤主张的退水票款本院认定为12672元(2112张×6元/张)。对退回发票2张,邓坤提交的发票出具时间是2009年4月13日和4月19日,而邓坤将经营部转让给彭振华的时间是2009年4月5日,且在双方《移交物品清单》中没有记载邓坤已将发票移交给了彭振华,因此,对邓坤退发票2张金额为3294元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对退水桶押金2200元,彭振华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对邓坤主张的工人工资,邓坤请的工人卢光福在一审出庭作证时陈述“帮邓坤送水3个多月,期间把客户手里原来的鸡足山水票兑换回来”,卢光福的证言不能证明邓坤已付工资的事实,因此,邓坤的此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彭振华辩解邓坤的请求已超诉讼时效,根据邓坤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退水票时间是从2010年至2012年12月,邓坤提起反诉的时间是2013年11月11日,因此,邓坤的诉讼请求并未超诉讼时效,对彭振华的辩解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判认定事实不清,上诉人邓坤的上诉理由部分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楚雄市人民法院(2013)楚民初字第1951号民事判决第一、二项,即:由邓坤退还彭振华保证金30000元;驳回彭振华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撤销楚雄市人民法院(2013)楚民初字第1951号民事判决第三项,即:驳回邓坤的反诉请求。

  三、由彭振华支付邓坤退水票款12672元,退水桶押金2200元,合计14872元。

  四、驳回邓坤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1310元,由邓坤承担339元,由彭振华承担971元;反诉案件受理费1467元,由彭振华承担200元,由邓坤承担1267元。二审案件受理费2197元,由彭振华承担330元,由邓坤承担1867元。

  以上款项邓坤应支付彭振华的金额为14937元,限收到判决书之日起十日内履行。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楚雄市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强制执行的期限为二年。


审判长  刘亚玲

审判员  李 梅

审判员  何永丽

二〇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余 艳


2020010901444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