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安群与北京金地融侨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4/40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二中民终字第0086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邓安群。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金地融侨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阳侃,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陈锐。

  委托代理人戈笑鸿,北京市茂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邓安群因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2013)大民初字第0949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3年7月,邓安群诉至原审法院称:2010年7月,经北京金地融侨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地公司)销售人员周娟推介,我看中了金地公司开发的金地仰山C1-1户型。同年8月29日,我签署《金地仰山认购书》,决定购买该户型4-102号房屋,当时的户型图和户型模型显示,该户型地下室南半部分有东、中、西三间大小不等的房屋。同年9月19日为金地公司安排的签约日,我发现作为合同附件的户型图,与之前看到的相比,地下室南半部分西侧和中间两间房屋缺失,我因而拒绝在书面文本上签字。当时周娟承认是其工作失误,未将房屋缺少的情况告知我。后经多次协商,11月5日在金地公司同意户型问题作为未尽事宜后续解决的前提下,我签署了书面文本。2012年4月29日正式交房,我发现交房后的格局与最先看到的户型图仍然不一致,却与书面合同文本附件的户型图一致。后我第一次起诉金地公司,诉讼过程中,金地公司有意将西侧和中间房屋交给我使用,我遂撤诉。和解过程中,金地公司明确表示中间房屋因为电气安全问题无法交给原告。故起诉,1、责令金地公司退还地下室缺少房屋的房款218094元;2、责令金地公司给付上述款项自2010年11月7起至付清之日止的利息损失;3、本案诉讼费用由金地公司承担。

  金地公司辩称:不同意邓安群的诉讼请求。1、诉争房屋于双方签订的《北京市商品房预售合同》(以下简称:预售合同)约定的交付日已具备合同约定的交付条件,且邓安群已经办理完毕收房手续;2、双方签订的预售合同及附件十是商品房交付的唯一依据,邓安群已经明确在预售合同附件户型图上签字认可的情况下,主张按所谓宣传彩页的户型图为参照主张地下室缺失,不符合常理;3、《金地仰山认购书》第五条约定,邓安群在认购阶段已经知晓其所购房屋合同附图,正式签约阶段又再次确认合同附图,因此,邓安群还以所谓地下室房屋缺失为由主张退还地下室缺少房屋的房款,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邓安群与金地公司签订的《北京市商品房预售合同》及补充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未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合法有效。双方按合同约定享受权利,承担义务。关于邓安群所购房屋的地下室房间问题,首先,从邓安群提交的宣传彩页中无法看出宣传彩页中记载的户型系赵慧认购的4-102号房屋的户型图,即便该图是赵慧认购的房屋的户型图,该宣传彩页下方记载了“本户型图为要约邀请,买卖双方的权利义务以合同为准”;其次,房屋买卖合同是确定买卖标的物及买卖双方权利义务的基础,按邓安群的意见,其是在明知《北京市商品房预售合同》中所附户型图与认购时户型图不符的情况下,仍与金地公司签订了《北京市商品房预售合同》,并办理了入住手续,此外,邓安群提交的录音资料,金地公司对真实性未予认可,即便该录音为真实的,录音中相关人员仅承诺将问题反映给公司,并未明确表示如何解决,在这种情况下,邓安群的签约行为应视为邓安群对所购房屋情况的认可;再次,从双方签订的认购书及预售合同均显示,涉案房屋的地下室房屋未计入所购房屋的计费面积。综上所述,邓安群要求金地公司退还地下室缺少房屋的房款,以及给付利息的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据此,原审法院于2013年11月判决,

  驳回邓安群的全部诉讼请求。

  判决后,邓安群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本院,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其上诉理由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认定证据有瑕疵,应当予以改判。金地公司同意一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邓安群的妻子赵慧(买受人)与金地公司(出卖人)签订《金地仰山认购书》,约定买受人认购出卖人开发的位于4-102号房,建筑面积13229平方米;签订本认购书之日,向出卖人支付认购金50000元;买受人确认已仔细阅读并理解金地仰山《北京市商品房预售合同》及其附件、补充协议,并对其内容无异议,同意在签订本认购书之日起七日内与出卖人签订《北京市商品房预售合同》;该商品房的买受人为本人或本人的直系亲属。邓安群提交印有金地仰山C1-1户型图的宣传彩页,宣传彩页下方记载“本户型图为要约邀请,买卖双方的权利义务以合同为准”,邓安群称该彩页为签订《金地仰山认购书》时,金地公司的销售人员提供的,该C1-1户型图显示其认购房屋地下室有三个房间。金地公司否认该宣传彩页上的户型图为赵慧认购的4-102号房屋的户型图,该认购书中明确记载买受人在签订认购书时,已看过《北京市商品房预售合同》及其附件中的户型图,并对其内容无异议。邓安群称,签订认购书时,其看到的只是《北京市商品房预售合同》的合同范本,本非是针对4-102号房屋的预售合同。

  2010年9月19日,邓安群向金地公司支付了首期购房款375003元(含定金50000元)。邓安群称,9月19日本是合同签约日,因发现作为合同附件的户型图,与之前看到的相比,地下室南半部分缺失两间房屋,拒绝在预售合同上签字。邓安群提交录音证据两份,其称一份录音形成于2010年9月26日,证明金地公司工作人员周娟认可因工作失误没有将地下室缺失房屋的问题予以说明;另一份录音形成于2010年11月5日,证明金地公司工作人员刘玲、周娟协商过签约事宜,二人表示未尽事宜后续解决。

  2010年11月5日,邓安群(买受人)与金地公司签订了《北京市商品房预售合同》。合同约定:该商品房坐落于4单元-102;预测建筑面积为13229平方米,单价为每平方米2942732元;买受人对与特定商品房连通的地下使用空间拥有独立使用权。该合同附有房屋户型图,户型图显示所购房屋的地下室仅有一间房屋,邓安群亦在该户型图上签字。邓安群称该合同是在金地公司的销售人员口头承诺户型问题后续解决的前提下才签字的。金地公司认为邓安群签订了《北京市商品房预售合同》,并在户型图上签字,表明其对所购户型的认可,另外,地下室房屋属于赠送,地下室房屋面积未计入计费面积中。邓安群否认地下室房屋属于赠送。当日,邓安群再次支付了部分购房款。2010年11月11日,金地公司向邓安群出具首付款发票,金额为1675003元。

  2012年5月9日,邓安群办理了涉案房屋的入住手续,领取了房屋钥匙及入住资料,并交纳了相关费用。邓安群称因对金地公司交付的房屋有异议,因此没有在入住会签单的“验房”一栏签名。金地公司称双方签订补充协议第八条明确约定,“商品房交付使用买受人进行验收,验收期为15日,逾期视为验收合格,买受人有异议,应以书面形式提出,否则视为无异议。”邓安群未在约定期限内以书面方式提出异议,视为其对房屋的认可。

  上述事实,有《北京市商品房预售合同》及补充协议、《金地仰山认购书》、入住会签单、房款票据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根据2010年11月5日,邓安群与金地公司签订的《北京市商品房预售合同》,该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该合同真实有效。在该合同后附的户型图一页显示,邓安群所购的房屋地下室南半部分只有西侧一间房屋,邓安群亦在该户型图一页签字确认。现邓安群主张诉争房屋的实际户型应与开发商提供的宣传彩页上房屋户型图一致,但在该宣传彩页上记载:“本户型图为要约邀请,买卖双方的权利义务以合同为准”。结合邓安群在户型图页的签字行为,可知邓安群对于地下室户型的实际情况是认可的。在此情况下,邓安群提出金地公司同意将户型问题作为未尽事宜后续解决的前提下,才签署了合同的书面文本的说法,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现邓安群已经实际入住该房屋,且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地下室的面积并未实际计算房价,故对于邓安群要求金地公司退还地下室缺少房屋的房款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2286元,由邓安群负担(已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4572元,由邓安群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赵文军

代理审判员  王 广

代理审判员  刘慧慧

二〇一四年二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张 媛


2020010901444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