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市邢陆汽修有限公司等与王永海等修理合同纠纷申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4/55河北省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3)邢民申字第63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邢台市邢陆汽修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田俊岭,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佳玄,河北正扬时代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赵敬武。

  委托代理人史建盛,河北正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王永海。

  委托代理人王清海。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邢台中心支公司。

  负责人高庆林,该支公司总经理。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陈旭云。

  再审申请人邢台市邢陆汽修有限公司、赵敬武为与被申请人王永海、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邢台中心支公司、陈旭云修理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本院(2012)邢民二终字第13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邢台市邢陆汽修有限公司申请再审称,一、安邦保险经理高庆林给申请人打电话,让申请人将两部汽车拖回申请人处进行维修,安邦公司与申请人成立承揽合同。安邦公司职工黄其浩在维修单上签字系合同成立后的对维修项目的认可。二、我国法律并不否认口头合同,并且有保险公司经理的证言、赵敬武、王永海两份诉状、原审法院的事实查明佐证,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条。汽车是王永海的,其是受益人申请人并不否认,但是二审对安邦保险才是最终受益人的事实予以回避。法律并未禁止受益人之外的主体成为承揽合同主体。提车时先征得保险公司经理高庆林的同意之后,才将汽车提走。安邦保险系承揽合同的定做主体,又是事故车辆的保险人,是本案汽车维修费的支付主体,赵敬武、王永海是汽车所有人理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赵敬武申请再审称,安邦公司提出要约,邢陆汽修公司作出承诺,双方达成维修合同的合意,邢陆汽修公司有维修义务,保险公司有支付维修费的义务。申请人自发生事故后,从未见到本人车辆,提取该车也是保险公司提走的,由于是保险公司送修的车辆,没有保险公司的同意,邢陆汽修公司是不会让维修车辆出厂的。邢陆公司可以直接向保险公司索赔,保险公司也可以直接赔付邢陆公司,事故车辆的送修、定损等均是由保险公司一手操作,申请人并不知情。

  被申请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邢台中心支公司答辩称,首先,申请人所依据的高庆林出具书证的内容并不能证明其主张。其主张有悖于保险法的规定和商业惯例、交易习惯,有悖于原审查明的事实、修理厂的自认、车主的诉求。其次,修理厂的损失完全是自己没有正确行使留置权造成。修理厂在明知定做人不支付修理费用,完全可以行使留置权的情况下,同意陈福山将修好的车辆提走,后果应当自己承担。同时其长期留置王永海的车辆,没有及时依法处置,对造成的损失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赵敬武称修车事宜自己不知情与事实不符,事故车辆的登记车主是车队,投保人也是车队,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当然要与车队协商修车等事宜,这些赵敬武也是知情的,其起诉保险公司的诉状中都有自认,更重要的是,修理厂接修两辆事故车是从赵敬武手中所接,这一事实,赵敬武在原审中也承认。车辆修好后,是由登记的车主车队提走,并承诺付款,赵敬武所称车辆修好后由保险公司提走与事实不符。

  本院认为,二再审申请人主张邢陆公司与安邦保险公司之间成立修理(承揽)合同,对此应负举证责任。除安邦保险公司经理高庆林的证言外,二再审申请人未提供其他相关书面证据证明其主张。高庆林证言仅说明车辆发生事故后,安邦保险公司以保险人身份介入事故处理,是修理合同的介绍人,而不是修理合同的当事人,邢陆公司在2011年11月15日庭审中和2011年9月1日答辩状中也如此主张。二再审申请人主张安邦保险公司是修理(承揽)合同的当事人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综上,邢陆公司、赵敬武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邢台市邢陆汽修有限公司、赵敬武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汪义超

审判员  郭宏平

审判员  姚发敏

二〇一三年十月十七日

书记员  张 伟


20200109014455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