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宗坤诉北京市华夏典当行有限责任公司合同纠纷再审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5/28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三中民再终字第01392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郑宗坤。

  委托代理人:张荆,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北京市华夏典当行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杨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任亮。

  委托代理人:杨光,北京市兰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郑宗坤因与被上诉人北京市华夏典当行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典当行)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3)朝民再初字第2159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郑宗坤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起诉称:2009年3月13日,郑宗坤与典当行签订《委托销售合同》,约定由典当行代销郑宗坤的15件商品,代销期限1年,代销商品价格共计815000元。后郑宗坤向典当行交付了15件代销商品。2009年5月26日,郑宗坤想用一块带底座的鸡血石作当物向典当行借款550000元,典当行称此当物只能借款450000元,因此郑宗坤与典当行签订了上述《委托销售合同》的《补充协议》,约定郑宗坤以代销商品提供追加担保,代销商品售出后所得价款暂由典当行代管。据此,典当行向郑宗坤出具当票,典当金额550000元。2009年6月24日,郑宗坤将代销商品进行了调换,与典当行又签订了一份《代销商品明细表》,并对典当担保的情况进行了确认。现郑宗坤认为上述《补充协议》约定将代销商品售出后所得价款作为质押物,不具有法律效力,郑宗坤与典当行之间不形成典当质押法律关系,双方之间为委托销售合同关系。典当行称仅出售了郑宗坤一件代销商品即"和田玉富贵有余圆牌",售价6000元,其余商品未售出,应当承担返还剩余14件物品的法律责任。现诉至法院,要求典当行返还14件代销商品及6000元代销商品价款。

  典当行答辩并反诉称:典当行与郑宗坤签订《委托销售合同》后,郑宗坤因经营需要以一块带底座的鸡血石作为质押物向典当行申请典当借款550000元,但典当行评估其价值不足,经双方协商郑宗坤愿以其委托典当行代售物品作为前述申请典当借款的追加质押物。双方就此签订了当票及《补充协议》,郑宗坤向典当行交付了鸡血石,典当行亦按约定发放了典当借款。2009年6月24日,双方确认了代售物品作为质押物的详细清单。因此,典当行与郑宗坤就代售物品形成担保法律关系,代售物品已成为质押物。典当期满后,郑宗坤要求续当,因双方一直有合作关系,典当行同意续当,但双方没有办理续当手续,郑宗坤亦未交纳续期的息费。续当期满后经催告郑宗坤仍未赎当,导致绝当,典当行依据合法拍卖手续对郑宗坤质押的带底座的鸡血石进行了拍卖,拍卖所得款项仍无法还清典当本金、息费及罚息,因代售物品担保的借款尚未还清,故不同意郑宗坤要求返还质押物品或销售款的诉讼请求。现典当行提起反诉,要求郑宗坤偿还尚欠典当行的借款本金、息费及罚息合计218658元,计算方法为:借款本金550000元+罚息107250元(自2009年7月1日计算到拍卖之日2010年1月13日,共195日,以每日01%为标准计算)+息费145658元(从当票签订之日到拍卖之日,按月息费19250元为标准计算)-拍卖所得(拍卖价款615000元-拍卖费用30750元)=借款218658元;并请求判令典当行有权就拍卖、变卖代售物品所得价款在100000元范围优先受偿。

  郑宗坤针对反诉辩称:我与典当行在典当到期后口头约定了续当,我一直表示要赎当,2009年10月31日我拿钱到典当行要求赎当,但当时没有人理我,典当行不应当拍卖我的物品。典当行没有通知我本人参加拍卖,拍卖的时间与公告的时间距离太短,拍卖定价过低,我不认可典当行拍卖的价格,故不同意典当行的全部反诉请求。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9年3月13日,郑宗坤作为甲方与典当行作为乙方签订了《委托销售合同》,约定:"一、甲方委托乙方代销下列商品:商品名称、进价、售价、数量、包装等具体明细见合同附件。二、合同期限:代售期限为一年,开始日期自本合同签订日起。合同到期后7日内,如郑宗坤不办理终止手续,视为郑宗坤同意自到期之日起合同以一年为周期自动顺延,本合同继续有效。三、上列代销价格按以下办法执行:双方约定代销价格采取乙方定价为原则。五、费用支付:双方约定,乙方代售商品后,按合同附件中约定的该商品进价金额支付给甲方。"附件为双方于2009年3月13日签订的《代售商品明细表》,该明细表中共有26件商品,进价合计849500元。2009年3月19日,郑宗坤与典当行签订《代销商品明细表》,该明细表中共有19件商品,并由郑宗坤注明:"2009年3月13日之代售商品明细表作废。"

  2009年5月26日,郑宗坤与典当行签署了当票(当票号0041282)约定当物为鸡血石(带底座),月利率及费率共35%,典当金额569250元,综合费用19250元,实付金额550000元,典当期限由2009年5月26日起至2009年6月26日止。当票左上方标注"注意背面典当须知",典当须知内容,"三、自典当期满之日起5日内,经双方同意,可以续当。续当时结清前当期利息,办理续当手续;五、综合费用含服务、保管和保险费等,典当时预扣;六、赎当时发还当物,收回典当金额并计收利息。过期赎当,每日加收典当金额05%的服务费。续当利率以初当利率为基础,上浮幅度不超过20%;八、当期期满5日后,当户既不赎当又不续当的,即为绝当。典当行按照有关规定处理绝当物品。"

  当日,郑宗坤作为甲方与典当行作为乙方签订了《补充协议》,内容为"甲方以鸡血石作为质押物向乙方借款569250元(当票号:0041282),由于其所提供的质押物价值不足以担保上述借款。鉴于郑宗坤于2009年3月13日与典当行签订《委托销售合同》,甲方以其委托乙方销售的商品提供追加担保,保证乙方上述债权的实现。现就相关保证事宜约定如下:1、《委托销售合同》第六条第三款不再继续适用,甲方在典当借款期间禁止减少或调换待售商品。2、代售商品售出后所得价款暂由乙方代管。3、自甲方向乙方还款10万元后,《委托销售合同》继续有效,本补充协议第一、二条自动失效。甲方、乙方于2009年3月13日签订的《委托销售合同》继续生效,双方严格遵守、履行该合同条款,如本补充协议与该合同个别条款不一致的,以本补充协议内容为准,但不影响《委托销售合同》其他条款的法律效力。"后郑宗坤向典当行交付了当物,典当行亦向郑宗坤支付了当金。

  2009年6月24日,典当行与郑宗坤签订了《代销商品明细表》,确认代售物品分别为和田玉龙牌、和田玉磬牌、和田玉富贵有余圆牌、和田玉花开富贵把件、和田玉酒杯、和田玉瑞兽、白玉观音、鸡血石招财进宝摆件、鸡血石喜上眉梢摆件、鸡血石公鸡摆件、黄杨木葫芦瓶一对、小叶紫檀盒子、翡翠荷塘秋色摆件、董其昌册页、和田玉白玉摆件,共15件,并由郑宗坤注明确认:"原2009年3月19日之代销商品明细表作废,上述物品作为本人向华夏典当借款(当票号0041282)中之壹拾万元的质押物。"

  典当期满后,郑宗坤与典当行口头约定了续当,未明确约定续当期,未正式办理续当手续。对于续当期限,典当行称双方多次口头约定续一段时间,至2009年11月给郑宗坤打电话,郑宗坤仍表示要赎当,典当行同意最后一次续当,但双方未具体说明续当期限,按惯例一次续一个月,直至2009年12月经电话通知郑宗坤仍未赎当,故形成绝当。郑宗坤则称其一直表示要求赎当,双方亦多次口头约定了续当,直至2009年10月31日,郑宗坤拿着钱去典当行要求赎当,但没有人接待,且典当行并没有在2009年11月及2009年12月形成绝当时给郑宗坤打过电话。双方对上述陈述未向法庭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对于续当期息费,双方均认可按典当约定的月利率及费率35%计算,同时典当行确认其反诉主张的息费标准即是按照典当约定的月利率及费率计算的,典当约定的综合手续费即为息费。

  2009年12月25日,典当行与天问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签订《委托拍卖合同》,委托天问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将当物鸡血石摆件(带底座)进行拍卖,并约定拍卖佣金的数额为拍卖成交额的5%。2010年1月13日,当物鸡血石摆件(带底座)拍卖成交,拍卖成交金额共计615000元。

  本案审理中本院到典当行对2009年6月24日的《代销商品明细表》中的代售物品进行勘验,现查明,2009年6月24日《代销商品明细表》中除"和田玉富贵有余圆牌"已售出,价款6000元由典当行保管外,其余的14件代售物品均在典当行处。双方对本院勘验结果均予以确认。

  另查,2010年郑宗坤起诉典当行至北京市崇文区人民法院,称鸡血石(带底座)市场价值约为2000000元,典当行已将典当物出售,但未将超过债权数额部分返还,故要求典当行出示出卖鸡血石(带底座)的证明文件,且返还典当行出售鸡血石(带底座)的所得超过债权数额部分1000000元。2010年8月30日北京市崇文区人民法院作出(2010)崇民初字第2030号民事判决书,认定典当行出示了委托拍卖机构拍卖当物所得价款615000元的相关凭证及其他证据,但郑宗坤不予认可,现郑宗坤以自估价2000000元为由向典当行主张权利,缺乏法律和事实依据,关于郑宗坤陈述拍卖程序违法一节,亦未提供相关证据,故判决驳回郑宗坤的诉讼请求。现上述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一审法院认定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及《委托销售合同》、当票、《补充协议》、《代销商品明细表》、《委托拍卖合同》、《拍卖成交确认书》、(2010)崇民初字第2030号民事判决书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委托销售合同》及当票是郑宗坤与典当行的真实意思表示,确定了双方委托销售合同关系及动产质押典当的合同关系,其内容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约履行。郑宗坤与典当行签订的《补充协议》及2009年6月24日的《代销商品明细表》亦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显示郑宗坤将《委托销售合同》项下的15件代售物品或物品的出售价款作为质押物以担保典当行实现当票号0041282中100000元的债权,该内容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合法有效,郑宗坤主张其与典当行仅存在委托销售合同关系,不存在典当质押法律关系,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根据《补充协议》及2009年6月24日的《代销商品明细表》的约定,代销物品或物品的出售价款系对550000元典当金额中的100000元进行质押担保,郑宗坤如未依约足额偿还典当金额,典当行才享有以代售物品或物品的出售价款在100000元范围内优先受偿的权利,现典当行已将典当物进行拍卖,拍卖所得价款为615000元,扣除拍卖费用后所得价款仍超出典当金额,且《补充协议》及2009年6月24日的《代销商品明细表》并未约定典当行就息费及罚息亦享有优先受偿权,故《补充协议》及2009年6月24日的《代销商品明细表》约定的质押担保权已因典当行取得了全部典当金额而消灭。现郑宗坤要求典当行返还14件代售物品及6000元代销商品价款,因郑宗坤作为委托人享有任意解除权,郑宗坤明确表示不愿继续履行《委托销售合同》,故对其主张法院予以支持。典当行主张就拍卖、变卖代售物品所得价款在100000元范围内优先受偿,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对于典当行反诉要求郑宗坤偿还息费及罚息的主张,郑宗坤与典当行均认可双方口头约定了续当,但均无证据证明续当截止日期。因郑宗坤与典当行均未能举证证明续当期限,故直至典当行以拍卖的形式处分当物之日,双方签订的典当合同仍处于续当期内。现典当行自行将当物进行拍卖,郑宗坤与典当行签订的典当合同因当物被处分而终止。当户应交纳典当及续当期的费用,现典当行反诉主张郑宗坤应给付从当票签订之日到拍卖之日的息费,法院予以支持,因2009年5月26日至2009年6月26日的综合费用已先行扣除,故此期间的息费郑宗坤不再给付。对于续当期息费,双方均认可按照典当约定的月利率及费率计算,法院对此不持异议。当户逾期赎当的,应交纳罚息。由于典当行未能证明双方续当期截止时间,故无法认定郑宗坤有逾期赎当的行为,典当行要求郑宗坤支付2009年7月1日到拍卖之日的罚息,缺乏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现典当行已将当物进行拍卖,拍卖成交金额为615000元,拍卖费用为30750元,典当行因拍卖所得价款在扣除550000元本金及郑宗坤应给付的息费外,不足部分郑宗坤应予偿还,郑宗坤虽对拍卖价款提出异议,但缺乏证据支持,法院不予采信。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十三条、第七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一条第(二)项、第四百一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北京市典当行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将其于二○○九年六月二十四日与郑宗坤签订的《代销商品明细表》中"和田玉富贵有余圆牌"的出售款六千元及和田玉龙牌、和田玉磬牌、和田玉花开富贵把件、和田玉酒杯、和田玉瑞兽、白玉观音、鸡血石招财进宝摆件、鸡血石喜上眉梢摆件、鸡血石公鸡摆件、黄杨木葫芦瓶一对、小叶紫檀盒子、翡翠荷塘秋色摆件、董其昌册页、和田玉白玉摆件共十四件物品返还给郑宗坤。二、郑宗坤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偿还北京市典当行有限责任公司九万二千一百五十八元。三、驳回北京市典当行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反诉请求。

  郑宗坤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本案并未形成续当的法律关系,而且绝当后不会产生任何费用,一审法院认定2009年6月26日之后的息费没有计算依据。故请求撤销原判中的第二项。

  典当行辩称:郑宗坤违约不能赎当,直至2009年11月份形成绝当;郑宗坤不能按期交纳息费,违约期间应交纳正常息费和罚息,一审法院未支持罚息处理不当。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另查明,郑宗坤在本案诉讼之前曾将本案所涉当物在典当行典当,后赎当。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以及一审判决认定的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公民负有诚实守信的义务。《委托销售合同》、当票、《补充协议》及2009年6月24日的《代销商品明细表》均是郑宗坤与典当行的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根据《补充协议》,代销物品或物品的出售价款系对典当金额中的100000元进行质押担保,且双方并未约定关于息费及罚息的优先受偿权。现典当行已将当物拍卖,所得价款扣除拍卖费用后仍超出典当金额,故依据《补充协议》的约定,以代销物品或物品的出售价款设定的质押担保权消灭,郑宗坤要求返还14件代售物品及6000元代销款的主张,应予支持;而典当行关于就拍卖、变卖代售物品所得价款优先受偿的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无法支持。

  2009年6月26日典当期满后,典当行与郑宗坤口头约定了续当,但双方未依照合同约定办理续当手续,亦未确定续当截止日期。基于以往就同一当物之业务关系,双方对本次典当合同关系的延续均怀着良好的预期;郑宗坤表示将会赎回当物,而典当行也在等待郑宗坤依约赎当,该段期间内双方受典当合同之约束行使权利、履行义务,故典当行主张该段期间的息费并不违背诚信原则的主旨,应予准许。

  然而迟至2009年12月25日,由于郑宗坤的单方原因,当物并未赎回,双方也未就续当达成新的合意。根据相关规定,续当一次最多不得超过六个月,自2009年6月26日起算,法定最长续当期于2009年12月25日即将届满,而郑宗坤仍未以实际行为表明其有赎当能力,依照双方约定"当期期满5日后,当户既不赎当又不续当的,即为绝当",故典当行此时有理由相信赎当已无法完成,为及时处理绝当物,典当行委托拍卖当物的行为符合减少双方利益损失的目的。其后,直至当物于2010年1月13日拍卖成交,拍卖程序所经历期间合理而必要,并无故意拖延行为。郑宗坤认为拍卖成交额过低,但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因此,一审法院认定郑宗坤亦应支付拍卖程序期间的息费,体现了公平原则,并无不妥。而一审判决关于息费数额的计算亦无不当。当户逾期赎当的应交纳罚息,而郑宗坤并未赎当,典当行有关罚息之诉讼请求缺乏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处理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诉案件受理费五千九百七十五元,由北京市华夏典当行有限责任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反诉案件受理费二千二百九十元,由郑宗坤负担九百六十五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北京市华夏典当行有限责任公司负担一千三百二十五元(已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九百六十五元,由郑宗坤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 伟

代理审判员  范爱礼

代理审判员  申志鹏

二〇一四年四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岑雨萌


20200109014528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