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富森达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等与河南华宸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不当得利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5/31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郑民一终字第58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郑州富森达建筑劳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海英,总经理。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海英。

  二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曹甜甜,河南点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河南华宸工程建设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家庭,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陈华伟,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郑郁,该公司员工。

  上诉人郑州富森达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森达公司)、张海英因与被上诉人河南华宸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不当得利纠纷一案,不服河南省荥阳市人民法院(2013)荥民二初字第76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郑州富森达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上诉人张海英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曹甜甜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河南华宸工程建设有限公司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能到庭,本院缺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原告承建了郑州高新区立才实验学校新校区三标段工程,在施工过程中原告将部分工程分包给被告富森达公司。2011年年底被告富森达公司施工完毕后,双方对劳务款结算为10905604元。施工期间原告支付工人工资5万元。2012年1月15日,被告富森达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海英从原告处借支劳务款5万元。同日,被告张海英为原告出具保证书一份,内容为:“保证书,我张海英在河南华宸工程建设有限公司郑州立才实验小学三标段工程带领工人从事三标宿舍楼室内瓷砖铺粘工作,我所带领工人的工资总计10905604元,已经领取工人工资50000元,剩余工人工资59000元。我保证将所领取的工人工资发放到工人手中,如出现我所带领的工人再次向河南华宸工程建设有限公司索要工人工资及向相关部门上访,由我本人承担全部责任,我本人将所领取的全部款项退还河南华宸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如华宸公司日后有证据证明我所领取的工人工资超出实际应付款,我负责将超出部分返还华宸公司。保证书履行过程中发生争议由河南华宸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住所地人民法院依法裁决。保证人张海英,2012年1月15日,注:保证将此款发放到工人手中,否则承担全部责任,此款转入中国邮政储蓄郑州市丰产路支行,郑州富森达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被告富森达公司将所有工程款取后,未向工人发放,导致被告富森达公司的工人朱天峰之妻田俊荣等20余名向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劳动监察大队就立才学校项目反映,投诉其工人工资6万元未得到发放。被告富森达公司怠于解决其所属的工人工资发放问题,2013年3月6日,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教育局、劳动监察大队、信访办公室向原告发出的函件,责令原告代被告富森达公司支付田俊荣等人工资6万元。2013年5月15日,原告向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建设工程局缴纳6万元,作为垫付田俊荣等人的工人工资。另查明,被告富森达公司成立于2006年7月11日,系被告张海英独资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富森达公司在承包原告工程期间,因工人工资发放问题,其法定代表人张海英向原告作出保证将工人工资发放。原告将工程款支付给被告富森达公司后,被告富森达公司怠于解决其工人工资发放问题,致使原告替被告富森达公司支付工资6万元,被告的行为造成原告受到损失,没有合法根据获得了利益,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给原告。原告请求被告富森达公司返还6万元及利息,事实清楚,于法有据,予以支持。原告请求被告张海英对被告富森达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返还责任,因被告富森达公司系被告张海英独资成立的一人公司,被告张海英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富森达公司的公司财产与张海英的个人财产是明显区分的,故被告张海英应对被告富森达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被告富森达公司、张海英辩称二被告并非同一主体,二被告不是适格被告,被告富森达公司已足额支付工人工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郑州富森达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张海英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连带返还原告河南华宸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六万元,并支付利息(自2013年5月15日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至判决确定付款之日)。案件受理费1405元,财产保全费620元,共计2025元,由被告郑州富森达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张海英负担。

  宣判后,郑州富森达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其并未拖欠工人工资;其并未违反保证书的约定;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教育局、劳动监察大队、信访办公室等部门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程序违法、认定事实不清;被上诉人河南华宸工程建设有限公司错误的支付行为,应由其自己承担不利后果。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张海英亦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其并未拖欠工人工资;其并未违反保证书的约定;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教育局、劳动监察大队、信访办公室等部门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程序违法、认定事实不清;被上诉人河南华宸工程建设有限公司错误的支付行为,应由其自己承担不利后果;原审法院判令其与郑州富森达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连带返还60000元并支付利息没有法律依据。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河南华宸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庭后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除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相同外,另查明,庭审中二上诉人向法庭提交了(2014)开行初字第29号行政裁定书一份、2014年4月15日原审法院向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教育局出具的司法建议书一份(内容为:我院在受理郑州富森达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诉你单位行政处理一案中,发现该被诉行政行为实为行政指导行为,不具有法律效力。对行政相对人没有法律约束力。但法律文书中表述不当,望在以后执法活动中注意,进一步规范执法行为,切实保护好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避免类似情况的发生)、录音证据一份,以证明其并未拖欠工人工资、2013年3月6日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教育局出具的通知没有法律依据。被上诉人河南华宸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庭后质证认为录音证据真实性有异议,证人应当到庭;行政裁定书没有异议,上诉人富森达公司撤诉是对教育局等部门认定事实行为的认可;司法建议书真实性没有异议,其效力有异议。

  本院认为,上诉人富森达公司在承包了被上诉人河南华宸工程建设有限公司郑州立才实验小学三标段部分工程后,怠于解决其工人工资发放问题,致使被上诉人河南华宸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替其向工人支付工资60000元。对于该60000元,上诉人富森达公司应予返还。2013年3月6日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教育局、劳动监察大队、信访办公室等部门的通知虽系行政指导行为,但仍具有作为民事诉讼的证据效力。上诉人富森达公司、张海英上诉称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教育局、劳动监察大队、信访办公室等部门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程序违法、认定事实不清的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2011年11月18日田俊荣等人向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劳动监察大队提交的情况反映、欠条、2011年12月30日上诉人张海英签字认可的工资表、2012年1月5日上诉人张海英出具的保证书、2013年3月6日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教育局、劳动监察大队、信访办公室等部门的通知,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条,足以认定被上诉人河南华宸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替上诉人富森达公司支付工人工资60000元的事实。故上诉人富森达公司、张海英上诉称其并未拖欠工人工资、被上诉人河南华宸工程建设有限公司错误的支付行为,应由其自己承担不利后果的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富森达公司系上诉人张海英独资成立的一人公司,上诉人张海英不能提供证据证明上诉人富森达公司的公司财产独立于其个人财产,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判令上诉人张海英承担本案连带责任并无不当。故上诉人张海英上诉称原审法院判令其与郑州富森达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连带返还60000元并支付利息没有法律依据的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上诉人富森达公司、张海英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实体处理正确,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405元,由上诉人郑州富森达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张海英各负担702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欧阳梅

审 判 员  张向军

代理审判员  张海霞

二〇一四年五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周园园


20200109014531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