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敏与王建波保证合同纠纷再审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5/40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浙甬民再字第13号

  申请再审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郑敏。

  委托代理人:谢如程,浙江靖霖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明,浙江龙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王建波。

  委托代理人:吕运来,浙江之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宋艳红,浙江之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王世华与郑敏保证合同纠纷一案,浙江省象山县人民法院于2010年11月8日作出(2010)甬象商初字第1367号民事判决。王世华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2011年4月7日,本院作出(2010)浙甬商终字第1107号民事判决,撤销原判,改判支持王世华的诉讼请求。郑敏不服该判决,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2012年8月15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2)浙民申字第427号民事裁定,指令本院对本案进行再审。本院受理后,经审查发现被申请人王世华已于2010年12月26日死亡。本院经核实,王世华的法定继承人中除其子王建波明确表示继承并参加诉讼外,其余法定继承人陈根娣、汪国芬、王盛均已声明放弃对本案实体及诉讼权利的继承,不参加本案诉讼。本院决定,本案的被申请人变更为王建波。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0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申请再审人郑敏的委托代理人谢如程、陈明,被申请人王建波及其委托代理人吕运来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认定:2009年4月3日借款人欧蓉出具给王世华借条一份,借条载明:“今借到王世华人民币叁佰万元正(3 000 00000元)用于购房,月息按2%计算,利息按月付清,本金归还日总结清,逾期每日按本金额的1%计算作为违约金支付,借期为3个月。借款人:欧蓉2009年4月3日。本人只对叁佰万元借款本金承担担保责任,利息及违约金都与本人无涉。郑敏 200943”。2009年8月8日时间段欧蓉分别向王世华出具了落款为2009年4月4日收款为48万元、45万元的收条二份、2009年4月5日收款为40万元的收条一份、2009年4月6日收款为39万元、30万元的收条二份、2009年4月7日收款为45万元的收条一份、2009年4月8日收款为42万元的收条一份、2009年4月9日收款为11万元的收条一份。2009年6月26日王世华以欧蓉、郑敏为被告向一审法院提起民间借贷纠纷之诉,2010年3月4日因需继续搜集相关证据,向一审法院撤回起诉。

  2010年4月19日,王世华向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郑敏承担保证责任。郑敏在答辩期内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该院裁定将案件移送一审法院处理,一审法院于2010年8月30日受理。王世华诉称:2009年4月3日,欧蓉向其借款300万元,约定月利率20‰,借期三个月,如逾期每日按本金额的1%计算违约金,由郑敏对借款本金提供保证担保。借期届满后,欧蓉未按约还款,郑敏也未履行担保义务。请求判令:郑敏给付王世华借款300万元。

  郑敏一审中答辩称:王世华根本没有将借条项下的300万元交付给欧蓉,王世华提供的八份收条都是虚假的,不能作为款项交付的依据,请求驳回王世华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担保合同是主合同的从合同。本案的主合同系王世华与债务人欧蓉的民间借贷合同。根据我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鉴此,主张民间借贷实际发生的贷款人,除应提供借贷合意确实存在的证据外,尚应提供借贷合同项下的款项确已交付的相关凭证予以佐证。虽然借据在性质上能证明双方存在借贷合意和借贷关系实际发生的直接证据,其证明力原则上应予确认,但对采用现金交付方式发生的大额民间借贷,借款人对款项交付提出合理异议的,贷款人应提供款项交付凭证。一审法院在审理王世华诉欧蓉、郑敏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时,欧蓉认为借条项下的借款未实际交付,并申请对王世华提供的证明涉案款项交付的八份收条是否同一天书写以及书写时间是否为2009年8月8日进行司法鉴定。经鉴定该八份收条出具日期与落款时间并非一致,对此,王世华未能作出合理解释或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借条项下的借款已实际交付,应认定本案主合同项下的借款300万元未实际发生。因此,王世华与郑敏之间的保证合同亦未生效。王世华主张郑敏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给付王世华借款300万元的请求,证据不足,难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一审法院于2010年11月8日作出如下判决:驳回王世华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0 800元,减半收取15 400元,由王世华负担。

  王世华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二审查明:2009年4月3日,欧蓉向王世华出具借条一份,载明:今借到王世华人民币叁佰万元正,用于购房,月息按2%计算,利息按月付清,本金归还日总结清。逾期每日按本金额的1%计算作为违约金支付,借期为三个月。同日,郑敏在该借条上记载:本人只对叁佰万元借款本金承担担保责任,利息及违约金都与本人无涉。借条出具后,欧蓉又向王世华出具了收到该借条项下300万元,落款时间分别为2009年4月4日至4月9日的收条共八份。2009年6月26日,王世华以欧蓉、郑敏为被告向一审法院提起民间借贷纠纷之诉,2010年3月4日因需继续搜集相关证据,王世华向一审法院申请撤回起诉。

  本院二审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王世华为证明郑敏为欧蓉向其借款300万元提供担保的事实,提供了一份借条和八份收条。郑敏对其在借条上签字并为欧蓉向王世华借款300万元提供担保的事实无异议,但主张因王世华未向欧蓉交付300万元款项,其无需承担担保责任,并申请一审法院调取(2009)甬象商初字第1546号一案的庭审笔录及苏州同济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予以证实。本院二审认为,借据是证明双方存在借贷合意和借贷关系实际发生的直接证据,具有较强的证明力,法院在审查借贷事实时除非有确凿的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借据所记载的内容,一般不能轻易否定借据的证明力。(2009)甬象商初字第1546号一案中一审法院根据欧蓉的申请对八份收条进行鉴定,虽然苏州同济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为:“1因条件限制,不能确定八份收条是否同天书写形成。2八份收条书写时间均为2009年4月10日之后,倾向认为是2009年8月8日时间段”,但在郑敏没有证据证明欧蓉出具该八份收条的行为并非欧蓉真实意思表示的情况下,即使八份收条是后补的,也不能推翻欧蓉向王世华出具收条的事实,故郑敏申请调取的(2009)甬象商初字第1546号证据材料不足以推翻欧蓉向王世华借款300万元的事实,郑敏关于王世华未向欧蓉交付300万元款项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郑敏在借条中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相关规定,郑敏应按照连带保证承担保证责任。据此,王世华要求郑敏清偿借款本金300万元,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适用法律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浙江省象山县人民法院(2010)甬象商初字第1367号民事判决;二、被上诉人郑敏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归还上诉人王世华借款300万元。一审案件受理费30 800元,减半收取15 4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30 800元,均由被上诉人郑敏负担。

  判决生效后,郑敏不服该判决,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称:1原二审诉讼程序违法。二审上诉人王世华在庭审前已经死亡,仍被作为当事人参加诉讼,而且本案原一、二审王世华起诉、上诉是否其真实意思表示,无法确定;2原二审事实认定错误。依现有证据来看,王世华与欧蓉虚构债务关系,借条项下的 300万元借款并未实际交付;八份收条系欧蓉被非法拘禁状态下凭空书写;欧蓉虚构借款关系和借款用途欺诈申请再审人取得保证。综上,原二审诉讼程序违法,事实认定和裁判结果错误,请予以纠正,并依法驳回被申请人的诉讼请求。

  被申请人王建波答辩称:1王世华原一、二审起诉、上诉均系其真实意思表示,而且其二审上诉时仍健在。原二审据此将其列为当事人,诉讼程序并无不当。之后由于王世华突然离世,家中忙于安排后事,无暇及时向法院报告上述情况,导致法院仍以王世华为当事人作出判决;2关于欧蓉在非法拘禁状态下出具收条的说法,没有证据证实;3申请再审人郑敏与欧蓉关系密切,为欧蓉债务提供担保系出于自愿,并非被欺诈;4案外人刘雪芳只是王世华、欧蓉借贷关系的介绍人,不是债权人,更没有与欧蓉合伙骗取申请再审人郑敏提供担保。综上,原二审事实认定证据确凿,法律适用和诉讼程序合法,裁判结果得当,请依法予以维持。

  再审举证期限内,申请再审人郑敏提交了两份新的证据。一份是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古林派出所出具的《证明》,拟证明王世华已于2010年12月26日死亡,其生前有妻子汪国芬、儿子王建波、女儿王盛,是其法定继承人。另一份是浙江省象山县公安局象公立字(2011)第263号《立案决定书》,拟证明象山县公安局已于2011年5月24日就欧蓉被非法拘禁立案侦查。

  经本院组织质证,对第一份证据,被申请人王建波认为,该份《证明》遗漏了一名王世华的法定继承人,即王世华的母亲陈根娣。而且法院再审庭审前已依职权调查了王世华的死亡情况,查明了王世华的继承人,并确定了继承人是否继承及参与诉讼的相关情况,在申请再审人也认可上述调查结果的情况下,该份《证明》已缺乏作为证据的必要性。本院认为,对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的案件事实,已无举证证实的必要。对该份《证明》,本院不予采纳。对第二份证据,被申请人王建波质证认为,该份《立案决定书》仅能证明公安机关对欧蓉被非法拘禁的报案进行立案侦查,并不能证明公安机关已认定欧蓉被非法拘禁且在该状态下出具了涉案的八份收条。本院认为,该份证据拟证事实与本案缺乏关联性,对该份《立案决定书》待证事实,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经再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二审判决认定事实一致,对此,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再审认为,关于诉讼程序是否违法的问题,第一,原二审在接受上诉进行立案审查时,合法、正确地列明了诉讼参与人。第二,在审理过程中,上诉人王世华死亡情况没有被依法告知法院,导致原二审未能及时变更上诉人,出现了程序瑕疵。但是,该程序瑕疵并未影响诉讼参与人的实体、诉讼权利,而且已在本次审理中予以了补正。同时,关于申请再审人所称王世华原一、二审起诉、上诉并非出自其真实意思的说法,缺乏证据证实,不能成立。申请再审人关于原二审程序违法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关于原二审事实认定是否错误的问题,首先,在欧蓉被非法拘禁状态下出具八份收条的说法未被证实的情况下,即使存在倒签出具收条的情形,这些收条的真实性无法被否定。因此,八份收条载明的300万元款项,应被认定已交付给借款人;其次,在借条、收条真实的情况下,关于欧蓉、王世华虚构借贷关系的说法,不能成立;第三,欧蓉是否向申请再审人虚假陈述借款用途,目前无法确定。即便存在上述虚假陈述情形,该陈述也不属于法律意义上可以导致保证合同无效的欺诈。因该因素或其他原因导致申请再审人同意担保并最终承担的损失,申请再审人可另行向欧蓉主张赔偿。申请再审人关于原二审事实认定错误的理由,本院不予采信。综上,申请再审人郑敏的诉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本院二审判决事实认定证据充分,法律适用和裁判结果正确,应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八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维持本院(2010)浙甬商终字第1107号民事判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吴 国 儿

审 判 员   董 俊 慧

审 判 员   张 彦 强

二○一二年十月二十二日

代书 记 员   王  萍




2020010901454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