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艮纯农业承包家庭户与乐清市北白象镇瑞里村村民委员会农业承包家庭户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6/02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浙温民终字第9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郑艮纯农业承包家庭户。

  户主郑艮纯。

  委托代理人张成德。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乐清市北白象镇瑞里村村民委员会。

  负责人郑晓武。

  委托代理人张建义。

  委托代理人郑秀静。

  上诉人郑艮纯农业承包家庭户因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乐清市人民法院(2013)温乐民初字第84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1月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原告郑艮纯农业承包家庭户系乐清市北白象镇瑞里村农业承包家庭户。第二轮土地承包时,原告所在的瑞里村第四队承包了该村汇头北土地,其中原告户有2亩承包地(已颁发土地承包权证)。2001年3月15日,瑞里村召开生产队代表大会,将全村承包地进行了重新调整,原告所在的第四队承包地由汇头北整片调整至东垟。调整后,第四队承包地共计3895亩(包括在65号地块、67-77号地块、79-87号地块、91号地块范围内,其中秧田104亩),其中原告户承包地为16亩(包括秧田004亩)。2007年7月19日,瑞里村老年协会与乐清市金龙电子实业有限公司签订《租用空地(机动地)协议书》,约定瑞里村老年协会将乐清市金龙电子实业有限公司东面约1200平方米土地出租给乐清市金龙电子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2007年8月1日至2012年7月30日,租金为2万元/年。2008年2月1日,瑞里村第四队召开会议,同意将该队“承包的秧田【《租用空地(机动地)协议书》范围内部分土地】”出租给乐清市金龙电子实业有限公司使用。2012年7月31日,被告乐清市北白象镇瑞里村村民委员会在未经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大会决议的情况下,张贴《公告》,载明“将第四队秧田调整至第七小学对面机动田”。2012年8月17日,北白象镇人民政府批准同意被告村成立土地合作社。同日,被告村经村民代表大会通过,成立土地合作社。2012年9月13日,原告向乐清市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委作出以不属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受理范围为由,终止原、被告的土地争议仲裁程序,后原告诉至原审法院。

  2013年10月29日,原审法院对涉案土地进行了现场勘查。经勘查,瑞里村第四队承包地范围内77号地块、79-87号地块之间界限模糊,难以辨认。

  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就包括本案在内的(2013)温乐民初字第846-848、850-856号十个案件一并申请对瑞里村第四队现有耕地面积进行测量。原审法院于2013年10月14日依法委托乐清市土地勘察测绘队进行了测量。经测量,原告所在第四队(包括机耕路075亩、不包括65、67号地块047亩、68号地块078亩、69号地块053亩、70、71号地块053亩、91号地块033亩)及第一队78号地块23亩,合计面积为389984亩。被告因鉴定共支出鉴定费8770元。另,原、被告一致同意(2013)温乐民初字第846-848、850-856号十个案件的鉴定费8770元在包括本案在内的十个案件中予以平均计算即本案鉴定费为877元。

  原判认为,被告村进行二轮土地承包,并向承包人发放土地承包权证后,被告于2001年3月15日经生产队代表大会通过,对全村承包地重新进行调整,村民对重新调整亦无异议,并实际耕种10多年,该承包地调整应为有效,原、被告形成事实的土地承包合同。本案被告既未经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并报乡(镇)人民政府和县级人民政府农业等行政主管部门批准,也不存在因自然灾害严重毁损承包地等特殊情形需对承包户承包的耕地适当调整的情况,于2012年7月31日发出《公告》对包括原告户承包的004亩秧田在内的第四队秧田进行调整,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其行为应属无效,故对原告要求确认被告决定调整原告户004亩承包田的行为无效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予以支持。

  原告所在第四队(包括机耕路075亩、不包括65、67号地块047亩、68号地块078亩、69号地块053亩、70、71号地块053亩、91号地块033亩)及第一队78号地块23亩,合计面积为389984亩。故扣除瑞里村第一队78号地块的23亩、机耕路075亩,第四队72-77、79-87号地块现有面积为359484亩,加上65、67、68、69、70、71、91地块面积,第四队现有承包地面积应为385884亩。结合瑞里村第四队2001年调整后的承包地3895亩的实际情况,包括原告户在内的第四队被占用承包地面积应为03616亩,这与原告主张的被占用面积为104亩差距甚远。现原告无证据证明其承包的004亩秧田位于被占用的03616亩内,其要求确认原告户对被占用的承包地中的004亩继续持有承包经营权与经营流转权,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本案诉讼时效问题。乐清市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以不属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受理范围为由,终止原、被告的土地争议仲裁程序,该仲裁系程序终止,原告可以不受30天内诉的限制,被告的抗辩原审法院不予采纳。关于被告主体资格问题。虽然被告村已于2012年8月17日经北白象镇人民政府批准成立土地合作社,但本案2012年7月31日发出《公告》,作出调整第四队秧田决定的主体系被告,而非瑞里村土地合作社,因此被告作为行为相对人,系本案适格主体,被告对于主体不适格的抗辩依法不能成立。关于本案鉴定费用承担问题。本案被告认为出租给乐清市金龙电子实业有限公司的土地中不包括原告所在第四队承包田,现经鉴定确实存在占用第四队承包地情形,故由此支出的本案鉴定费877元应由被告负担(已由被告支付)。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五)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一、确认被告于2012年7月31日作出的调整原告郑艮纯农业承包家庭户承包的004亩秧田的行为无效。二、驳回原告郑艮纯农业承包家庭户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130元,减半收取65元,由被告乐清市北白象镇瑞里村村民委员会负担。

  宣判后,郑艮纯农业承包家庭户不服,提起上诉称:参照《土地实测图》、《田亩丘形图》,减除水沟、道路、“猪口田”面积,加上争议地块与未测绘的地块,才是四队承包田的实数。但原审法院审判人员执意不测量争议的地块,计算时也未减除应减的面积。上诉人虽对测绘的结果持有异议,但有了乐清市土地勘察测绘队的《面积量算地形图》,已能证明原判认定事实错误。对《面积量算地形图》进行质证时,双方当事人都明确表示应减除图内老机耕路的占地面积,但原审法院不采纳双方的质证意见,而作出“现有……应为385884亩”的错误认定。如果认定075亩就是机耕路占地面积,路宽只有41667米,那现在已经55米宽的路面,是否应挖掉1333米(160平方米)恢复为四队承包地?原判如此认定事实,不但会引发新的纠纷,还会给将来道路加宽埋下纠纷隐患。证据《分田计算方案》、《四队田亩到户数》、村老协与上诉人签订的《协议书》,已经充分证明上诉人承包的16亩承包田中有004亩秧田;2007年7月将004亩秧田出租给金龙公司收取租金2100元。并形成证据链,足以证明上诉人的004亩秧田位于本案争议的87号地块中的事实。

  上诉人等十位村民起诉,并没有认为被上诉人乐清市北白象镇瑞里村村民委员会占用了承包地,只认为被上诉人侵犯上诉人等土地承包经营权和流转经营收益。原判既然作出“被占用……03616亩”的认定,请问这03616亩承包地现在何处?既然判决“调整原告……004亩秧田的行为无效”,请问原告的004亩秧田又在何处?原判自相矛盾,显属认定事实不清。请求维持原判第一项,改判支持上诉人关于涉案的004亩土地继续持有承包经营权与经营流转权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乐清市北白象镇瑞里村村民委员会辩称:关于包括上诉人郑艮纯农业承包家庭户在内的四队总承包面积3895亩,这个范围内机耕路面积是075亩双方没有争议。测量面积385884亩与发包面积相差03616亩,该相差面积应是测量方法的不同,其误差率不到1%,该03616亩不是被上诉人占用面积,也不是第四队少了的面积。双方通过一审法院协商确定测量机构,一起到现场测量,在测量之后作出测量结果之前,已经做了确认。对测量点的确认双方也没有异议。上诉人现在测量结果出来后,向法庭提出的“猪口田”是没有依据的。测量结果做出后,又认为老路没有算进去,在第四队的图上都已经标明,发包时候是075亩,仅相差01亩,这条路不是测量范围之内,是双方确认的。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供新的证据。经过对双方当事人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证据的审核,本院认定案件事实如下:

  上诉人郑艮纯农业承包家庭户系乐清市北白象镇瑞里村农业承包家庭户。第二轮土地承包时,上诉人所在的瑞里村第四队承包了该村汇头北土地,其中上诉人户有2亩承包地(已颁发土地承包权证)。2001年3月15日,瑞里村召开生产队代表大会,将全村承包地进行了重新调整,上诉人所在的第四队承包地由汇头北整片调整至东垟。调整后,第四队承包地共计3895亩(包括在65号地块、67-77号地块、79-87号地块、91号地块范围内,其中秧田104亩),其中上诉人户承包地为16亩(包括秧田004亩)。

  2007年7月19日,瑞里村老年协会与乐清市金龙电子实业有限公司签订《租用空地(机动地)协议书》,约定瑞里村老年协会将乐清市金龙电子实业有限公司东面约1200平方米土地出租给乐清市金龙电子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租赁期限为2007年8月1日至2012年7月30日,租金为2万元/年。

  2008年2月1日,瑞里村第四队召开会议,同意将该队“承包的秧田【《租用空地(机动地)协议书》范围内部分土地】”出租给乐清市金龙电子实业有限公司使用。

  2012年7月31日,被上诉人乐清市北白象镇瑞里村村民委员会在未经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大会决议的情况下,发布《公告》,载明“根据上级政府要求,全面进行‘三分三改’工作,目前……股改,9月份要求地改和林改工作。经……会议决定,将原上届第四队秧田租赁给金龙公司使用已到期,现为了完善村集体土地管理及地改符合要求,将第四队秧田调至第七小学对面机动田。现租金由村集体收取”等内容。

  2012年8月17日,北白象镇人民政府批准同意被上诉人村成立土地合作社。同日,被上诉人村经村民代表大会通过,成立土地合作社。2012年9月13日,上诉人向乐清市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委作出以不属土地承包仲裁委员会受理范围为由,终止上诉人、被上诉人的土地争议仲裁程序。

  本院认为,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应围绕当事人提出的诉讼请求进行审理和裁判。审查上诉人郑艮纯农业承包家庭户提出的诉讼请求:(1)确认被告(乐清市北白象镇瑞里村村民委员会)擅自决定调整原告户(郑艮纯农业承包家庭户)004亩承包地的行为无效;(2)确认原告户(郑艮纯农业承包家庭户)对涉案的004亩土地继续持有承包经营权与经营流转权。该两项诉讼请求实质上不可分离,第(2)项中的“涉案的004亩土地”即为第(1)项中的“004亩承包地”。

  被上诉人乐清市北白象镇瑞里村村民委员会2012年7月31日发布的公告内容,和2007年7月19日瑞里村老年协会与乐清市金龙电子实业有限公司签订《租用空地(机动地)协议书》,以及瑞里村第四队2008年2月1日召开会议同意将该队“承包的秧田【《租用空地(机动地)协议书》范围内部分土地】”出租给乐清市金龙电子实业有限公司使用的事实,结合瑞里村二○○一年分田计算方案、瑞里村第四小组田亩到户数等本案其他证据,可以认定上诉人郑艮纯农业承包家庭户承包地中的秧田004亩即为被上诉人2012年7月31日公告中“第四队秧田”的一部分。并且,分析该公告的内容,可知被上诉人实际系以调整上诉人承包地的手段侵害上诉人对承包地使用、收益的权利,既然该公告无效,对承包地使用、收益的权利应该由原承包人继续享有。根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六条的规定,承包方依法享有承包地使用、收益和土地承包流转的权利,故上诉人应享有该004亩土地的承包使用、收益和土地承包流转的权利,上诉人请求对该权利进行确认,应当予以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浙江省乐清市人民法院(2013)温乐民初字第846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和诉讼费用负担部分;

  二、撤销浙江省乐清市人民法院(2013)温乐民初字第846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三、确认郑艮纯农业承包家庭户对其承包土地中的004亩秧田享有使用、收益和土地承包流转的权利。

  二审案件受理费130元,由被上诉人乐清市北白象镇瑞里村村民委员会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杨宗波

审判员  刘宏杰

审判员  郑文平

二〇一四年三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郭阳平


20200109014602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