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晓伟与海南创新书店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6/10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海中法民一终第122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郝晓伟。

  委托代理人李传申,海南泽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海南创新书店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黄桂提,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林建才,海南外经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郝晓伟与上诉人海南创新书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创新书店)因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7月27日做出的(2012)美民一初字第976号民事判决书,均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案件进行了审理。经合议庭评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0年3月11日,郝晓伟与海南创新书店在海南省海口市琼州公证处签订一份《房地产抵押借款合同》,约定,海南创新书店将其海口市海秀中路16号明珠广场五楼商场建筑面积153712平方米的房产抵押给郝晓伟,在房地产现值以内向郝晓伟借款人民币1120万元;借款期限为二年即自2010年3月11日起至2012年3月10日止;海南创新书店同意按月利率16%支付利息,利息每月支付一次,每次付息179200元,前23个月付息41216万元,到期后一次性归还本息113792万元;海南创新书店如在任何一个月不能按期偿付借款利息,郝晓伟有权要求海南创新书店提前清偿全部本金和未付利息,并且郝晓伟在借款利息付息日的下一天起加收违约金,日违约金为本金的万分之八;如海南创新书店在逾期付十天内仍未清偿郝晓伟的全部本金、未付利息和违约金,郝晓伟有权执行海南创新书店的所有抵押资产;双方同意本合同经公证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如果海南创新书店未能按合同约定履行债务,郝晓伟可向公证机关申请执行证书,海南创新书店自愿接受强制执行,放弃抗辩权。合同签订后,公证机关向郝晓伟、海南创新书店出具了(2010)琼州证字第2025号《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书》,郝晓伟按合同约定向海南创新书店支付了借款本金,并于2010年3月16日对抵押房产办理了他项权登记,海南创新书店共向郝晓伟支付了借款利息2392000元。因海南创新书店未按约定期限向郝晓伟支付利息,2012年3月19日,郝晓伟向海南省海口市琼州公证处申请作出具有强制执行公证书,并向公证处提交了借款凭证、利息和违约金的结算单据和(2010)琼州证字第2025号《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书》。2012年4月20日,该公证处经召集双方举行听证会和审查后,作出(2012)琼州证字第2394号《执行证书》,主要内容:执行标的为借款本金1120万元和利息1908800元,共计13108800元以及实现债权所支付的全部费用。2012年4月25日,公证处向郝晓伟出具《关于郝晓伟与海南创新书店有限公司1120万元借款案合同违约金另作处理的决定》,决定:我处依申请就上述合同已查明的本金和利息部分予以出具(2012)琼州证字第2394号《执行证书》,至于该合同约定违约金部分郝晓伟有权利依法另行向人民法院诉讼寻求救济。郝晓伟依据(2012)琼州证字第2394号《执行证书》向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案仍在执行中。

  原审法院认为,郝晓伟与海南创新书店签订《房地产抵押借款合同》,约定借款本金为人民币1120万元,期限为二年,月利率为16%;如海南创新书店不按月支付利息,郝晓伟则每日按本金的万分之八加收违约金。双方属于民间借贷关系,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的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超出部分的利息,不受法律保护。郝晓伟、海南创新书店双方借款合同约定的月利率16%折合年利率为192%,已经是2011年银行同类贷款利率64%的三倍。郝晓伟已按合同约定取得银行同类贷款利率三倍的利息,现郝晓伟提起诉讼要求海南创新书店按合同约定的每日按本金万分之八加收违约金共计2983680元,该违约金数额过分高于违约造成的损失。根据诚实信用原则、公平原则,坚持以补偿性为主,以惩罚性为辅的违约金性质,应合理予以调整。故海南创新书店承担的违约金可按银行同类贷款利率标准计付,支付违约金的期限可从借款合同期限届满之次日即2012年3月11日起计算。综上,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海南创新书店须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郝晓伟支付违约金(按借款本金人民币1120万元计算,自2012年3月11日起至本判决确定应付清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一年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标准计算)。二、驳回郝晓伟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0669元,由海南创新书店负担24889元、郝晓伟负担5780元。

  郝晓伟上诉称,第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1、违约时间认定错误。原审判决对付利息的时间未明确即海南创新书店的违约时间没有明确。海南创新书店从2011年5月17日开始就没有支付利息。借款合同第十条约定:"债务人如在任何一个月内不能按期偿付借款利息,债权人有权要求债务人提前清偿全部本金和未付利息,并且债权人在借款利息付息日的下一天起加收违约金,日违约金为本金的万分之八。"海南创新书店实际违约时间为自2011年5月17日起,而判决书错误的认定从2012年3月11日起计算违约时间。2、二年期借款错误看成一年期借款,判决一年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计算违约金错误,原审判决前后矛盾。《房地产抵押借款合同》合同第三条约定:"借款总额为人民币壹仟壹佰贰拾万元,借款期限贰年自2010年3月11日起至2012年3月10日止。"原审判决错误的认定成一年期同期贷款利率,即把二年期借款当成一年期借款,原审判决认定按照银行同类贷款利率标准计算违约金,而判决时又没有按照借款二年期的同类标准,而是按照一年期的标准。第二,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利息和违约金是两个法律关系,原审判决错误的将两者混为一谈。原审判决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的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超出部分的利息,不受法律保护。在这里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明确为利息,并没有说违约金,原审法院将违约金和利息混为一谈,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有关违约金的规定,明确违约金的立法精神为补偿性和惩罚性。违约金的性质是因违约而产生的合同之债,原审判决直接将利息和违约金混为一谈,完全违背合同法违约金的规定和违约金的立法精神。依据《合同法》第114条的规定适当降低违约金,即如果日万分之八违约金约定过高可以适当降低。在借款合同中约定的违约金是合法的有效的,原审判决对此也予以认可,但是在判决中却又将违约金当成利息,这样就改变违约金的性质,一审判决显然没有法律依据。第三、降低违约金是当事人才享有的请求权,原审法院不能代替海南创新书店请求,原审程序严重违法。依据合同法第114条第2款规定:"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减少。",这里明确违约金是否降低,当事人要明确请求。而本案海南创新书店在原审中并没有请求法院降低违约金,仅仅请求不支付违约金。原审法院主动降低违约金,并且把违约金变成利息,显然是错误的,原审法院代替海南创新书店降低违约金程序上违法,严重违反不告不审的审判原则。

  综上,郝晓伟上诉请求:1、撤销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的(2012)美民一初字第976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依法改判判令海南创新书店向郝晓伟支付违约金人民币2983680元(截止到2012年4月26日),请求判决到按照约定未付款金额的每日万分之八支付违约金到付清为止;)2、海南创新书店承担一、二审诉讼费用。

  海南创新书店答辩称,任何以本金为标准计算违约金的责任问题都应当从合同届满的第二日起算,所以原审判决对这些案件的起算违约事件是没有错误的。针对使用法律错误,原审判决在此认定上不但没有混淆利息和违约金,而且在执行公证文书支持逾期利息的情况下又支持了违约金。逾期利息实际上就是违约金的规定,郝晓伟只能选择一种形式,即使法院支持两种,也不能超过4倍的利息,现在逾期利息已经确定了192%,原审又判决了违约金,加起来已经超过了4倍的规定,原审判决不但没有混淆两种的关系,还错误的判决了过高的违约金,合同法的规定和《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的规定,没有矛盾,所以不存在上下位法冲突的问题。创新公司提出违约金极高不应该支持等主张,本案的焦点都在于违约金是否在法定最高金额之上和是否合法违法的问题,所以不是约定了违约金过高或者过低的问题,原审法院在已经追究了海南创新书店违约责任情况下,再要求支付利息是错误的。郝晓伟称在原审判决中存在的问题,是判决的标准问题,不存在错误。

  海南创新书店上诉称,一、郝晓伟已确认得到其利息损失三倍的补偿,原审法院判决海南创新书店再支付其违约金不合理,而且已无必要。

  海口市琼州公证处作出的(2012)琼州证字第2394号《执行证书》(以下简称"《执行证书》")确认郝晓伟借给海南创新书店的款项按照月16%计算利息,折合年息192%。此数额已经等于同期银行贷款年利率64%的三倍。在没有相反证据证明的情况下,郝晓伟的损失无非就是银行贷款利息。2010年海南创新书店向郝晓伟举借高利贷,约定高达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三倍利息,《执行证书》已经给予确认。现郝晓伟不但没有损失,而且还获得了高额利息补偿。《执行证书》已经足以保护郝晓伟的合法权益。《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具体掌握,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按此规定,民间借贷的利息应在银行利率之上四倍利率之下,最高利率为四倍,但不是都要求所有借贷均达到四倍。故原审法院判决支持郝晓伟违约金的诉求不但不合理,而且显然没有必要。

  二、公证债权文书适用公证强制执行前置程序,违约金事项未经公证机关审查处理,原审法院判决违反法律程序。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事人对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的内容有争议提起诉讼人民法院是否受理问题的批复》(法释〔2008〕17号)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四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经公证的以给付为内容并载明债务人愿意接受强制执行承诺的债权文书依法具有强制执行效力。债权人或者债务人对该债权文书的内容有争议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公证债权文书确有错误,人民法院裁定不予执行的,当事人、公证事项的利害关系人可以就争议内容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按此规定,既然其他事项必须经过公证机关处理程序,违约金也应该由公证机关优先处理。人为地对借款合同进行分解,一部分由公证机关处理,另一部分由人民法院审理。这种做法是错误的。郝晓伟在申请强制执行证书时已经提出违约金请求,公证机关应该一并处理,不能出具任何《决定》,告知郝晓伟就违约金部分另行向人民法院诉讼寻求救济。公证机关出具《决定》违法和无效,无法掩盖公证《合同》的违法内容。

  三、海南创新书店和郝晓伟的借贷关系已由公证机关处理完毕而不复存在,原审判决支持郝晓伟单独提起的违约金请求已经没有法律基础。(一)违约金和借款合同关系是不可分的法律关系,不能分开起诉。利息是本金的孳息,是依附于本金而产生和存在的,法院对双方的借款合同纠纷已经作出了处理,借贷合同法律关系已不复存在。虽然我国的《民事诉讼法》没有对该问题作出明确规定,但相关法律的规定可参照适用。如,《婚姻法》规定,精神损害赔偿的诉请必然基于离婚之诉一并提起,离婚之诉处理完毕,就不能提起精神损害赔偿。(二)郝晓伟申请强制执行证书时提出过违约金请求,再次提出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公证机关已经给予郝晓伟相当于银行三倍的利息,已经包含了逾期利息、罚息,实际上已经追究了海南创新书店的违约责任。现郝晓伟起诉要求违约金属重复主张。基于法院因重复审理导致的不经济、非效率以及海南创新书店多重应诉的讼累等因素考量,郝晓伟单独提出违约金请求,既违背民事诉讼目的的效率价值,又增加了法院的负担和海南创新书店的讼累。

  综上,海南创新书店上诉请求:1、撤销(2012)美民一初字第976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改判驳回郝晓伟的违约金请求;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均由郝晓伟承担。

  郝晓伟答辩称,海南创新书店诉请支付了利息就不再支付违约金,并将利息和违约金混淆在一起是错误的。根据法律规定,利息是基于借款本金产生的,合同法约定可以约定利息和违约金,到现在为止任何一个法律没有说约定了违约金就不再支付利息,或者支付了利息就不再支付违约金,不能用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来否认合同法的规定,海南创新书店引用《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的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超出部分的利息,不受法律保护是错误的;关于违约金未经公证机关处理,这是创新书店错误的理解,对事实的歪曲,公证处对我们的借款做出了两份文书,有执行证书和决定,对双方关于违约金是否支付建议郝晓伟去法院起诉来确定,这个事实铁证如山,公证机关已经对违约金进行了处理,不是海南创新书店所说的公证机关没有处理,海南创新书店说原审法院违背法律程序歪曲事实,所说利息就是违约金的说法错误。海南创新书店声称已经支付了利息就不再支付违约金是错误的,违约金约定明确,海南创新书店没有按时支付利息就要支付违约金,海南创新书店在借款期满后也没有按时支付本金也没有支付利息就再次构成违约,海南创新书店有两次违约,按照合同约定和法律的规定都应该支付利息,也应该支付违约金,利息和违约金是两个法律关系和法律概念,不能相互代替,海南创新书店以种种借口借款到现在为止本金一分没有还,海南创新书店已经失去了商业诚信。综上,郝晓伟认为创新书店所提的上诉请求和上诉理由违背了客观事实和法律规定,应依法驳回。

  二审期间,海南创新书店提交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一份,郝晓伟没有提出异议。郝晓伟没有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事实基本一致。

  本院认为,海南创新书店与郝晓伟所订立的《房地产抵押借款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同内容并无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法律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合同,受法律保护,合同双方应按合同约定完全履行各自的合同义务。双方同意《房地产抵押借款合同》经海南省海口市琼州公证处做出公证书后,在《房地产抵押借款合同》生效之日起,该公证书具有强制执行效力。本案给付违约金之诉系因海南创新书店在公证机关在征询异议期间提出违约金应由人民法院审理裁决,而海南省海口市琼州公证处随后做出"该合同约定的违约金部分依法另行向人民法院诉讼寻求救济"的决定,现海南创新书店辩称本案不应由人民法院审理没有法律依据,缺乏事实基础,本院对其上诉理由不予采纳。本案中违约金的产生直接来源于双方合同中的约定,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该约定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205条关于利息的支付方式的规定,确定利息支付期限的意义在于逾期未履行的,应负违约责任,故借款合同中同时约定利息和违约金不违反法律规定,海南创新书店关于已经支付了将近银行利率的三倍标准的利息后不应再计付违约金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对其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郝晓伟针对违约金计付时间的问题向本院提起上诉,认为本案违约金的起算时间按合同约定应自2011年5月17日起算,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本院对违约金的计付起始日确认为2011年5月17日。本院认为,双方约定的违约金标准明显过高,与违约金的补偿性或惩罚性的意旨不符,本案中郝晓伟并未举证证明海南创新书店的违约对其造成损失或何种程度的损失,且海南创新书店于一、二审中均辩称违约金约定过高,不应支付利息,即使要支付利息,也不应按合同约定的本金的每日万分之八来计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七条、二十九条的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民商事合同指导意见》的精神,本院依照公平原则依法对此项违约金的标准予以调整。因双方合同约定的利息已接近于银行同类货款利率的三倍,海南创新书店承担的违约金标准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一年期同类贷款利率标准计付,支付违约金的起始日应从2011年5月17日开始。郝晓伟关于应按本金的每日万分之八计付违约金共2983680元(截止到2012年4月26日)的请求与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法院适用法律正确,但部分事实认定不清,在违约金的起算日上的处理结果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海南省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2012)美民一初字第976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二、变更海南省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2012)美民一初字第976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上诉人海南创新书店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上诉人郝晓伟支付违约金(按借款本金人民币1120万元计算,自2011年5月17日起至本判决确定应付清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一年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标准计算);

  三、驳回上诉人郝晓伟的其他诉讼请求;

  四、驳回上诉人海南创新书店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共61338元,由上诉人郝晓伟负担60%即36803元,上诉人海南创新书店有限公司负担40%即2453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谭晓梅

          代理审判员 符玉梅

          代理审判员 陈 铭

         二0一二年十二月十日

          书 记 员 符雪梅


2020010901461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