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涪陵区德高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与重庆市涪陵三兴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追偿权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7/16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渝三中法民终字第0008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重庆市涪陵区德高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果玫,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杜本忠,重庆柯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周静,重庆柯大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重庆市涪陵三兴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戴斌,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石颖,重庆天亿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重庆市涪陵区德高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高公司)诉被上诉人重庆市涪陵三兴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兴公司)追偿权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涪陵区人民法院(2013)涪法民初字第0446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1月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8月14日,三兴公司雇请的驾驶员梅小勇将该公司所有的渝G12865号货车送到德高公司处维修。当天下午16时许,梅小勇在未经德高公司确认修理完毕,未办理交按手续的情况下,进入德高公司维修工作区,将该车修理换下的旧轮毂从车后投放于车箱,不料被打开的车箱后门回落夹击头部致死。次日,以三兴公司为甲方、梅小勇的亲属为乙方、德高公司为见证方,三方在涪陵区公安局荔枝派出所协调下达成了有关梅小勇死亡的赔偿《协议书》,该协议书约定“一、甲方先行一次性赔偿乙方因梅小勇死亡而发生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以及办理丧葬事宜所产生的全部费用共计680000元,此款于2013年8月16日前一次性支付给乙方。二、见证方德高公司同意甲方赔偿乙方680000元,知晓该笔费用由三兴公司暂时垫付,其最终的责任承担由甲方和见证方协商解决,协商不成,任何一方可以向涪陵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三、特别承诺。甲方承诺:如果今后有证据证明在本协议约定赔偿款的基础上,乙方多获得赔偿或补偿,则甲方不要求乙方返还;乙方承诺:如果今后有证据证明就梅小勇死亡事宜乙方应当获得更多的赔偿或补偿,则乙方自愿放弃,不再向甲方要求支付。本协议签订后,乙方不再以任何理由和借口向甲方主张权利。”协议签订当日,三兴公司支付给梅小勇的亲属680000元。之后,三兴公司多次找德高公司协商责任承担事宜,德高公司均不予理采,三兴建筑公司遂诉至法院。

  三兴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称:2013年8月14日,三兴公司将其所有的渝G12865号货车送到德高公司处维修。当天下午16时许,该车驾驶员梅小勇在该车维修过程中被货车尾箱门夹伤头部死亡。次日,以三兴公司为甲方、梅小勇的亲属为乙方、德高公司为见证方,三方在涪陵区公安局荔枝派出所协调下达成了有关梅小勇死亡的赔偿《协议书》,该协议书约定:“甲方先行赔付梅小勇死亡所发生的各项费用680000元,见证方同意甲方赔偿该笔费用,并知晓该笔费用为甲方暂时垫付,其最终责任由甲方与见证方进行协商解决,协商不成,任何一方可以向法院起诉。”协议签订后,三兴公司支付给梅小勇家属680000元。之后,三兴公司多次找德高公司协商责任承担事宜,该公司均不予理采。三兴公司认为,其将渝G12865号货车送到德高公司处维修,双方之间形成的是维修承揽合同关系,德高公司作为承揽人,在接收该车至维修完毕交付期间,为该车的实际管控人,系该车的安全责任主体,对维修过程中发生的人身损害,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三兴公司作为定作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德高公司在其工作区未设安全警示标志,让非本公司工作人员随意进出其工作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梅小勇受伤死亡,对梅小勇的死亡应承担过错责任。梅小勇是三兴公司雇请的驾驶员,三兴公司承担雇主责任后,有权向侵权的第三人追偿。请求人民法院判决德高公司支付三兴公司为其垫付的赔偿款680000元。

  德高公司在一审中辩称:德高公司对梅小勇驾驶渝G12865号货车到该公司维修,梅小勇被该车尾箱门夹伤头部死亡,以及三兴公司赔偿梅小勇亲属680000元的事实无异议,但德高公司在本案中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理由是:1、三兴公司与梅小勇之间属于劳动合同关系,三兴公司对梅小勇的死亡赔偿是工伤赔偿;2、三兴公司主张与梅小勇是雇佣关系,未提供证据证明,且三兴公司对梅小勇的死亡赔偿是按交通事故赔偿标准计算的,从渝G12865号货车在德高公司的维修记录看,梅小勇至少为三兴公司提供了长达四个多月稳定的劳动,不符合雇佣关系的特征,其主张雇佣关系的事实和理由不成立;3、三兴公司在工伤赔偿后行使追偿权于法无据。我国法律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除了工伤保险机构,法律未授权其他用人单位可以在工伤赔偿后向第三人追偿,向第三人要求赔偿的权利属于工伤职工或其遗属。4、德高公司对于梅小勇的死亡没有任何过错。德高公司提供的场所及服务没有不合理的安全隐患,也没有因故意或过失对梅小勇造成伤害。梅小勇作为专业驾驶员,对车辆的状况和危险性有充分的认知,但其故意制造危险源,并故意将自己置于危险境地,从而导致损害的发生。梅小勇的死亡是其自身造成的。综上,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三兴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为,梅小勇死亡后,以三兴公司为甲方、梅小勇的亲属为乙方、德高公司为见证方,三方在公安机关协调下就梅小勇死亡达成的赔偿《协议书》,是三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德高公司作为见证方知悉该协议内容,并在《协议书》上签名予以确认。由于该协议约定,三兴公司先行垫付因梅小勇死亡的赔偿款680000元,最终责任承担由三兴公司、德高公司协商,协商不成,任何一方可向人民法院起诉,以及三兴公司和梅小勇亲属作出的“多不退少不补”的特别承诺,因此,梅小勇死亡赔偿款限定为680000元,本案就是解决此款由谁承担的问题。德高公司在其车辆维修场地未设警示标志,任由非本公司工作人员进出工作区,在管理上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且在梅小勇进入其工作区后的活动未进行安全提示或制止,对梅小勇的死亡应承担主要过错责任。梅小勇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明知维修过程的渝G12865号货车处于什么状态,对在此种情况下从车后往车箱内投放物品存在的潜在危险应当具有一定的认知,而梅小勇却无视自身安全,未尽到应有的安全注意义务,对其死亡有一定的过错,应当减轻德高公司的赔偿责任。根据梅小勇死亡发生的原因及德高公司的过错程度,确定由德高公司对梅小勇的死亡承担60%的赔偿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因此,对德高公司赔偿份额以外的其余损失,因三兴公司与梅小勇系雇佣关系和“多不退少不补”的约定,由三兴公司自行承担。三兴公司为德高公司垫付的部分可以向有赔偿责任的德高公司追偿。德高公司主张三兴公司与梅小勇之间已形成劳动合同关系,但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即便是三兴公司与梅小勇之间存在劳动合同关系,梅小勇的亲属选择侵权赔偿的救济途径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况且从三方约定的赔偿项目来看,属于侵权的人身损害赔偿。因此,德高公司辩称三兴公司对梅小勇的赔偿属于工伤赔偿的事实和理由不成立,不应予以采信。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二十六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三兴公司为德高公司垫付的梅小勇死亡赔偿款408000(680000×60%)元,限德高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内将此款支付给三兴公司。二、驳回三兴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判决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600元,减半收取5300元,由三兴公司负担2120元,由德高公司负担3180元。

  上诉人德高公司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上诉称:1、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三兴公司与梅小勇之间是劳动合同关系,而非雇佣关系。2、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三兴公司与梅小勇之间是劳动合同关系,梅小勇在履行劳动合同义务期间所受生命权侵害属于工伤,应由三兴公司承担工伤赔偿责任,三兴公司承担工伤赔偿责任后没有向德高公司追偿的法律依据。3、德高公司对梅小勇的死亡没有任何过错。梅小勇进入工作区时,事故车辆已经维修完毕,梅小勇接近车辆属于车辆维修完毕后驾驶员对维修结果进行例行检查,德高公司无权也没有必要进行制止。梅小勇在检查车辆时,自己将旧轮毂投放车厢,且故意制造危险源并将自己故意置于危险之中,德高公司对此并无过错。因此,请求二审法院撤销重庆市涪陵区人民法院(2013)涪法民初字第04462号民事判决第一项,改判德高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一、二审诉讼费由三兴公司承担。

  被上诉人三兴公司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的案件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案件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德高公司对梅小勇的死亡是否有过错,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规定“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中,德高公司是从事汽车维修(大型货车)、销售汽车(不含九座及以下乘用车)、汽车配件等经营活动的法人,其在车辆维修场所未设置警示标志,并且在车辆维修程序尚未完结的情况下任由梅小勇进入维修工作区活动,未对梅小勇进行安全提示或者制止,其未能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其对梅小勇的死亡存在过错,应当承担主要责任。一审法院根据德高公司与梅小勇的过错程度,确认德高公司对梅小勇的死亡承担60%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本案事故发生后,三兴公司作为甲方、梅小勇的亲属作为乙方以及见证方德高公司在公安机关的协调下就梅小勇的死亡达成《协议书》,该协议书为三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符合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合法有效。该协议书约定:“甲方先行赔付梅小勇死亡所发生的各项费用680000元,见证方同意甲方赔偿该笔费用,并知晓该笔费用为甲方暂时垫付,其最终责任由甲方与见证方进行协商解决,协商不成,任何一方可以向法院起诉。”协议签订后,三兴公司按照协议的约定向梅小勇的亲属支付了680000元,德高公司作为过错方应当按照协议的约定及其过错责任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即680000元×60%=408000元,三兴公司可以就其为德高公司垫付的部分向德高公司进行追偿。德高公司主张梅小勇与三兴公司之间具有劳动关系,梅小勇的死亡应当属于工伤(亡),由三兴公司承担梅小勇的工伤赔偿责任,但德高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成立,故本院对其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德高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处理结果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10600元,由上诉人重庆市涪陵区德高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勇

审 判 员  蔡伟

代理审判员  张艳

二〇一四年三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洪燕


20200109014716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