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鑫通贸易有限公司与楼新宇民间借贷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8/00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浙金商终字第96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金华鑫通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谢幸福。

  委托代理人:周松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楼新宇。

  委托代理人:张晖。

  上诉人金华鑫通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通公司)为与被上诉人楼新宇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永康市人民法院(2013)金永商初字第100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2月16日,鑫通公司向楼新宇借款50万元,由鑫通公司法定代表人刘凌晨出具借条一份,并在借条中加盖公司的合同专用章。约定借款期限至2012年2月22日。当日,楼新宇经银行转账汇入刘凌晨账户485万元。到期后,鑫通公司未归还借款。

  楼新宇于2013年4月7日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鑫通公司归还借款50万元并赔偿利息损失(利息损失自2012年2月23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计算至归还之日止)。

  鑫通公司在原审中答辩称,2012年2月16日的加盖我公司的合同专用章的借条无效,合同专用章仅在对外签订合同时使用,对外出具借据、欠条等文书应使用公司的行政章或财务章;楼新宇将485万元款项汇入刘凌晨个人账户,而未汇入我公司账户,我方并未收到借款,双方的借贷关系不存在。请求驳回楼新宇的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刘凌晨在担任鑫通公司法定代表人期间,以公司名义出具借条向楼新宇借款50万元,刘凌晨的行为属履行公司职务行为,楼新宇与鑫通公司之间的民间借贷关系事实清楚,合法有效。楼新宇将485万元款项汇入鑫通公司法定代表人刘凌晨账户,应认定为其已履行该部分款项的交付义务。对楼新宇提出的现金交付15万元借款的主张,因其未能提交已交付该款项的相应凭据,鑫通公司亦不予认可,故该部分主张依据不足,不予支持。鑫通公司未按约定期限归还借款已构成违约,故楼新宇要求其归还借款并赔偿利息损失的诉讼请求中的合理部分,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由鑫通公司归还楼新宇借款485万元并赔偿利息损失(利息损失自2012年2月23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计算至判决确定还款之日止)。款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二、驳回楼新宇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归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4563元,由楼新宇负担163元,由鑫通公司负担4400元。

  鑫通公司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楼新宇于2012年2月16日转账给刘凌晨的485万元,刘凌晨已于2012年2月27日通过中国农业银行金华城西支行从其6228480382061554111账户一次性全额归还到楼新宇的6228480380885886511账户上,刘凌晨不欠楼新宇钱。鑫通公司从没有收到过楼新宇的借款,双方不存在债权债务关系,鑫通公司不应承担偿还借款的义务。楼新宇捏造鑫通公司欠款的事实向法院起诉,给鑫通公司造成了因应诉、聘请律师带来的各项经济损失近5万元。请求二审撤销原判,依法改判驳回楼新宇的诉讼请求并赔偿鑫通公司的损失。

  楼新宇答辩称:一、楼新宇持有本案诉争借款的借条原件,并有银行转账凭证,借款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二、双方除了本案50万元之外还有其他借贷关系,通过鑫通公司法定代表人刘凌晨打给楼新宇的485万元是归还该公司之前所欠下的款项。本案讼争的借款,鑫通公司并未归还。三、本案诉争款项鑫通公司直到开庭前也未归还,其法定代表人刘凌晨在两天前即2013年7月29日还承认过鑫通公司仍欠楼新宇钱的事实。综上,请求二审驳回鑫通公司的上诉请求。

  二审中,上诉人鑫通公司向本院提供下列证据:

  一、补发入账证明申请书复印件一份(原件由刘凌晨持有),证明刘凌晨于2012年2月27日已将所借的485万元打入了楼新宇的账户,双方讼争的485万元已经归还。楼新宇认为:该证据系复印件,对真实性、合法性请求法庭确认。刘凌晨2012年2月27日确实通过中国农业银行向楼新宇支付过485万元,但系刘凌晨代表鑫通公司支付之前欠楼新宇的款项,而非本案讼争的50万元借款。

  二、楼新宇传真给鑫通公司的对账单的答复,由楼新宇书写,证明双方发生争执时没有欠款。楼新宇认为:传真件系复印件,对真实性有异议,不能证明鑫通公司的证明目的。如果鑫通公司认可这份证据的内容,反而可以体现8月10日、11日鑫通公司认可收到过楼新宇的190万元,而且该190万元款项还有20多万元的利息没有支付给楼新宇。

  三、2011年5月份开始到2012年2月27日跟楼新宇之间的资金往来的详单以及转账凭证20份(复印件),证明鑫通公司一共支付给楼新宇42465805元。楼新宇认为:对第16份转账凭证与本案的关联性有异议,只能证明鑫通公司在2011年11月21日支付给刘凌晨20万元,不能证明该款项是支付给楼新宇的。对其他转账凭证予以认可,40465805元楼新宇收到了。通过这组证据可以证实,从2011年5月开始到2012年2月27日,楼新宇总共收到鑫通公司的款项只有40465805元。而楼新宇支付给鑫通公司的借款远远高于该数字。

  四、楼新宇从2011年6月-11月从鑫通公司进货的发货单,总计重量为641265T,货款为364035275元。楼新宇认为:对该证据三性都有异议,与本案无关,上面没有楼新宇的签字。

  被上诉人楼新宇向本院提供下列证据:

  一、借条复印件一份,证明鑫通公司除本案讼争的借款外,还曾向楼新宇出借过其他款项,单单这张借条上的借款就有104万元。刘凌晨在2012年2月27日打给楼新宇的款项正是归还这张借条所涉及的借款。通过该份借条还可以证实,在本案讼争借款之前,也存在鑫通公司向楼新宇的借款要求打入法定代表人刘凌晨账户的情况。鑫通公司认为:对真实性有异议,借条是复印件,应该出具原件。我们公司跟楼新宇的借款不止104万元,还有另外的。

  二、录音以及书面整理材料一份,录音时间是2013年7月29日下午。证明当日楼新宇与鑫通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刘凌晨通话过程中,刘凌晨承认了鑫通公司仍欠楼新宇款项至今未还的事实。鑫通公司认为:不知道通话的是否为刘凌晨本人,对真实性无法核实。录音中刘凌晨没有直接承认485万元不是归还本案的50万元,也没有承认是归还其他款。

  三、清单一份以及汇款凭证15份(合计金额4762万元)加上本案一审时提交过的485万元的汇款凭证,证明2011年4月29日开始鑫通公司共向楼新宇借款5772万元。鑫通公司认为:认可该15份转账凭证的真实性。包括本案的485万元,楼新宇实际支付给我们的款项是5607万元。不是全都是借款,有些是楼新宇付给我们的货款,有借据的我们认可是借款,没有借据的不是借款。

  鑫通公司向本院申请调取2011年4月29日至2012年2月28日期间刘凌晨农业银行6228480382061554111账户向楼新宇农业银行6228480380885886511账户的转账记录,经本院向刘凌晨账户的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金华城西支行调查,该支行未查询到刘凌晨向楼新宇的转账记录。楼新宇和鑫通公司对该查询结果均无异议。

  本院对双方提供的证据认证如下:

  鑫通公司提供的证据中,证据一楼新宇认可收到该485万元,但认为系归还之前的借款,并提供了之前的款项往来凭证,故该证据仅能证明楼新宇收到485万元款项的事实,不能达到鑫通公司的其他证明目的;证据二系复印件,楼新宇亦不认可,本院不予采纳;证据三中第16份转账凭证记载的2011年11月21日鑫通公司转账给刘凌晨的20万元楼新宇认为未收到,经本院调查也未查询到刘凌晨转账给楼新宇的记录,故不能认定为已支付给楼新宇。其他转账凭证载明的40465805元款项楼新宇认可已收到,本院对该事实予以确认;证据四发货单上均无楼新宇的签字,楼新宇也不予认可收到该货物,鑫通公司也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发货单上签收人和楼新宇之间的关系或该公司和楼新宇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故不能达到鑫通公司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纳。楼新宇提供的证据中,证据一系复印件,鑫通公司亦不认可,本院不予采纳;证据二录音中的通话人不能确定是否为刘凌晨本人,且通话时刘凌晨已不是鑫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无权代表鑫通公司对是否负债作出意思表示,对该证据本院不予采纳;证据三鑫通公司认可该15份转账凭证的真实性,且自认共收到楼新宇支付的5607万元,本院予以采纳。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

  2010年4月26日至2012年5月15日期间,刘凌晨任鑫通公司法定代表人。刘勇健系鑫通公司出纳。鑫通公司多次向楼新宇借款。2011年4月29日至10月20日期间,楼新宇通过转账至鑫通公司账户及刘凌晨、刘勇健个人账户等方式共向鑫通公司支付款项4942万元。2011年7月11日至12月24日期间,鑫通公司向楼新宇支付款项共计37615万元。2012年2月16日,刘凌晨作为鑫通公司法定代表人以公司名义向楼新宇出具借据一份,载明向楼新宇借到50万元,借款期限至2012年2月22日,借据上加盖了鑫通公司的合同专用章。当日,楼新宇通过转账至刘凌晨账户向鑫通公司支付了485万元。2012年2月27日,鑫通公司通过刘凌晨账户转账支付楼新宇485万元。2012年2月16日金额为50万元的借据仍由楼新宇持有。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问题为:一、本案讼争借款是刘凌晨个人债务还是鑫通公司的债务;二、本案讼争借款是否已归还。关于焦点一,刘凌晨作为鑫通公司法定代表人以公司名义向楼新宇出具了借据,借据上也加盖了鑫通公司的合同专用章,楼新宇虽将借款485万元转账至刘凌晨个人账户,二审中鑫通公司也认可收到了该款项,故本案借款应认定为鑫通公司的债务。关于焦点二,本案讼争借款发生后,鑫通公司虽于2012年2月27日通过刘凌晨账户转账支付给楼新宇485万元,但该公司并未收回借据,且楼新宇二审中提供的证据已证明在本案借款之前其已支付给鑫通公司的款项达4942万元,鑫通公司虽抗辩称该款项中部分是借款部分是货款,并提供了其支付给楼新宇37615万元的转账凭证及总货款为364035275元的发货单,但该公司并未举证证明发货单和楼新宇之间的关系,故截止本案借款发生时双方的款项往来经计算鑫通公司尚少支付楼新宇11805万元。因此,在双方之前尚存在债务纠纷且鑫通公司未收回本案讼争借款借据的情况下,本案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2012年2月27日从刘凌晨账户转给楼新宇的485万元系归还本案讼争的借款。而当事人对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应承担不利后果。综上,鑫通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上诉人金华鑫通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向平

审 判 员 吴志坚

审 判 员 李建旭

二〇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

代书记员 范夏青


2020010901480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