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某某与王某某合伙协议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8/09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乌中民一终字第67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金某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某某。


  上诉人金某某因与被上诉人王某某合伙协议纠纷一案。不服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人民法院(2011)米东民一初字第173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 2008年3月15日,闫某某与于某某签订一份万顺砂场转让协议,闫某某将砂场以70万元价格转让给于某某(其中包括一台2003年出厂的山工牌装载机、40千瓦砂机一台、土砂机一台、12立方油罐一个,以及砂场以上附着的所有房屋及设备),另外还有200千伏安变压器一台、水井一口、以及井下水泵与薛雷两家共有的砂场财产。于某某取得万顺砂场后,欲将该砂场以80万元价格转让给金某某。金某某经与王某某协商决定合伙购买该砂场,2008年4月30日,由王某某先向于某某的母亲胡淑英(金某某的妻嫂)交纳该砂场转让费50万元后,王某某、金某某于2008年12月12日签订了一份《合伙协议书》,协议约定:一、甲方(王某某)与乙方(金某某)自愿合伙经营乌拉泊附近的博鸿砂石场,此砂场总投资暂定120万元,甲、乙双方各占50%,即60万元,双方投资期限为2009年5月1日,因某一方投资未能按时到位,影响砂厂正常用转,所造成的损失由责任方承担,财务建帐,营业执照登记为乙方;二、合伙协议为长期合伙,如遇政府问题等,协议无法进行可自行解除;三、合伙双方共同经营,共担风险,共负盈亏,甲方负责财务,乙方负责全盘;四、合伙期内双方各派一名财务人员记账,工资由砂场承担,合伙期间甲、乙所支出的开支,单笔金额超出2000元的,必须征得另一方同意签字建账方可有效,否则视为单方行为,不列入砂场支出;五、合伙期内对于每月支出收入,每月必须在当月30日,次月1日进行汇总建账,如产生利润双方各得50%平均分配,亏损也如此;六、经营期间如遇客户赊欠,必须双方协商同意;七、合伙期内任何一方不得对合伙砂厂对外抵押、变卖或其他行为损害一方利益。以上条款甲、乙双方必须严格执行,如违约追究另一方经济责任。合同签订后,双方未进行生产经营。2009年1月15日,金某某向于某某交纳了砂场剩余的转让款30万元。


  2011年1月20日,金某某与李自仓签订了转让协议,约定:甲方金某某将经转让所得的博鸿砂石厂及砂石厂所有设备和所有手续一次性转让给乙方李自仓(其中包括一台2003年出厂的山工牌装载机、40千瓦砂机一台、土砂机一台、12立方油罐一个,以及砂场以上附着的所有房屋及设备),另外还有200千伏安变压器一台、水井一口、以及井下水泵与薛雷两家共有的砂场财产);转让金额为150万元,付款方式,自合同订立后,乙方一次性给付甲方150万元;合同签订前的所有债权债务由甲方承担,签订后的债权债务由乙方承担,2010年采矿权价款由甲方交纳,2011年采矿权价款由乙方交纳;如因甲方转让手续问题造成乙方不能生产,甲方承担一切经济损失。合同签订后,金某某和李自仓又于2011年1月27日又签订了转让协议一份,约定:甲方金某某将乌鲁木齐县博鸿砂石厂及砂石厂所有设备和所有手续一次性转让给乙方李自仓(其中包括一台2003年出厂的山工牌装载机、40千瓦砂机一台、土砂机一台、12立方油罐一个,以及砂场以上附着的所有房屋及设备),另外还有200千伏安变压器一台、水井一口、以及井下水泵与薛雷两家共有的砂场财产);转让金额为245万元,付款方式,自合同订立后,乙方先付款150万元,剩余95万元在2011年6月1日之前一次性支付给甲方,逾期不付款,每月承担违约金3万元整;合同签订前的所有债权债务由甲方承担,签订后的债权债务由乙方承担,2010年采矿权价款及托里乡承包费等税费由甲方交纳,2011年采矿权价款及托里乡承包费等税费由乙方交纳;如因甲方转让手续及甲方其他问题造成乙方不能生产,甲方无条件退还乙方转让款并承担乙方的损失;甲方须全力协助乙方办理转让砂石厂的一切手续,直到砂石厂正常生产,甲方需把博鸿砂场的实际开采范围告知乙方。该合同签订后,李自仓支付金某某转让款150万元。


  王某某得知金某某将砂场转让给李自仓后,于2011年4月14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金某某与李自仓之间的转让协议,原审法院于2011年5月23日做出(2011)米东民一初字第65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解除金某某与李自仓之间的转让协议,金某某不服提出上诉后,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11月3日做出(2011)乌中民一终字第701号民事判决书,认定金某某与李自仓签订的转让合同有效,李自仓属于善意取得,故判决撤销原判,改判为驳回王某某的诉讼请求。之后,王某某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解除其与金某某签订的合伙协议;判令金某某支付砂场转让款1531 250元;赔偿经济损失10 000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另查明,王某某、金某某双方在签订合伙协议后,未按约定各派一名财务人员记账,建立财务账目,双方各自记账。庭审中双方均不认可对方所记账目。但从砂场实际发生的费用以及正式发票中可以认定:金某某在管理砂场期间,支付了看场人员工资4117240元,测绘费6 000元,培训费1 800元,技术服务费1 000元,矿产资源补偿费10 000元,环保费 10 000元,矿业技术咨询服务费5 200元,2005年-2010年砂场承包费100 000元,2011年1-2季度矿产资源补偿费3 600元,2011年11月29日补交2009年开发利用方案服务费6 000元,2011年11月28日交纳砂场2009-2010年探矿权价款评估费205500元和砂场2008-2010年采矿权使用费3 000元,即208 500元。金某某总合计垫付393 27240元。


  原审法院认为:王某某与金某某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签订的合伙经营砂石场协议书,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为有效合同,双方应按合同约定的内容履行各自的义务。王某某在合伙协议签订前,为购买砂石场已交付投资款50万元,金某某在合伙协议签订后实际交付投资款30万元。取得了砂场经营权后,双方均未按照协议约定交够总投资120万元,因此双方实际对砂场的投资总额为80万元,王某某实际投资占投资总额的625%,金某某实际投资占投资总额的375%。金某某在事后的管理中,在未经得王某某同意的情况下将博鸿砂石厂设备和所有手续转让给李自仓,并与李自仓签订了两份转让砂石厂合同,金某某的行为违反了双方的约定,侵害了王某某的合法权益。现砂场已实际转让,并经法院生效判决认定,双方的合伙协议也无法继续履行,王某某、金某某双方均同意解除双方签订的合伙协议,应予准许。合伙协议解除后,金某某已取得的砂场转让款150万元,扣除金某某实际垫付款 393 27240元,剩余的1 10672760元,双方应按实际投资比例分配。剩余的95万元债权,双方也应按实际投资比例享有。王某某要求金某某赔偿擅自转让砂场所造成的经济损失10000元,无法律根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第九十七条之规定,原审判决:一、解除王某某与金某某签订的合伙经营砂石场协议书;二、金某某给付王某某砂场转让款69170475元(1 106 72760元×625%)。剩余的砂场转让款950 000元债权,王某某享有625%即593750元,金某某享有375%即356 250元;三、驳回王某某要求赔偿经济损失10 000元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金某某上诉称:一、一审判决将39327240元认定为我方的“垫付款”行为,不作为我方的实际出资对待与事实不符。因为(一)合伙协议中总投资既包括购买砂场所支付的转让款,还应当包括生产设备的安装维修、应缴纳的规费、材料费、人工费等一切费用。双方在合伙协议中约定总投资暂定120万,也表明总投资不仅限于是购买砂场的费用;(二)一审判决仅将双方购买砂场时所发生的转让款80万元作为双方实际投资的总额,而将维系或实现砂场正常生产而必须投入的费用不视为投资,这实际上毫无意义地缩小了合伙协议中约定的总投资的范围,由此缩小了我方的实际出资比例,扩大了王某某的实际出资比例。我方先期出资的30万元已用于购买砂场,之后我方出资的39327240元完全是为了维系和管护砂场,根本谈不上为谁而垫付,因为双方在合伙协议中并未约定彼此负有垫付出资款的义务。按照双方合伙协议的约定,砂场总投资为120万元,双方各占50%,王某某出资额应当为60万元。而实际王某某出资只有50万元,我方出资为693 27240元,双方实际出资总额为1 193 27240元,我方实际出资比例为581%,王某某实际出资比例为419%,一审判决结果与双方实际出资额明显不符。二、我方为维系和管护砂场,另外还支付了交通费、电话费、水费、电费、管理人员工资、招待费等合计417 44441元,一审判决对此费用不做任何分析论证的情况下直接否定,导致对双方合伙期间实际出资比例的认定严重错误,并进一步导致我方作为出资较多的一方少分了合伙财产。加上该部分出资,我方实际出资额应为1 11071681元,而王某某的实际出资只有50万元,我方实际出资比例应为69%,王某某实际出资应为31%。综上,一审判决对双方合伙期间实际出资额和实际出资比例的认定,缺少事实和法律依据,判决明显不公。故我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我给付王某某砂场转让款465 000元;剩余的砂场转让款950 000元债权,王某某享有294 500元;并按双方胜败诉比例承担一、二审诉讼费。


  被上诉人王某某答辩称:一、本案争议的砂场转让到我们手中是第三手,转让前砂场的手续就是不全的,只是和乡里签了手续。砂场到手后,维护设备花了几千元,生产了几千方沙子,后因手续不全而停工。我们双方签订合伙协议是2008年12月12日,合伙协议约定双方投资期限为2009年5月1日。同时约定我方出会计,对方经营砂场,金某某实际出资30万元,其向法庭提交许多票据,但其并未告知我方,怎么能证实是为了砂场。金某某将砂场转让给李自仓,产生了完善砂场手续、缴纳规费产生的费用,怎么能算投资呢,仅仅是为了转让而产生的费用;二、砂场没有生产经营,维护也就是当时的半个月,原审证人可以证明这几年就没有生产经营,如果有,请对方出示生产砂石、买卖砂石的证据。金某某把以前个人的发票拿来想冲抵出资也是不正确的。三、对方将共有财产转让出去,我们是有损失的,虽然一审法院没有判决,但是客观上我方损失是存在的。我同意一审判决结果,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属实。


  本院确认原审认定事实有《合伙协议书》、《转让协议》、(2011)乌中民四终字第701号民事判决书、收条、收据、工资单、证人证言、原审法庭审理笔录及二审询问笔录附一、二审审判卷宗予以佐证。

  本院认为:针对金某某提出的上诉意见和被上诉人王某某所作的答辩意见,本院结合已查明的法律事实,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围绕本案争议焦点,认定意见如下:

  一、关于393 27240元是否应当确定为金某某的合伙出资。本案双方争议的245万元并非是砂石场合伙经营所得,而是砂石场转让所得,该资金收入不是在原购买砂石场基础上直接实现的收入,其中既包含双方共同购买砂石场投入的80万元,也包含砂石场转让前后为完备手续所支出的花费,原审确认该部分花费为393 27240元是合理恰当的。一审判决后,被上诉人王某某对此费用并未提出异议,本院二审对此支出费用给予确认。该部分费用应当计入金某某出资额中,加之其购买砂石场投入的30万元,金某某实际用于砂石场的投资额为 693 27240元。原审将393 27240元认定为金某某合伙期间的垫付费用没有事实与法律根据。

  二、金某某主张自己在合伙期间为砂场支出417 44441元的费用应计入其个人的投资理由是否成立。首先,金某某在一审主张支出417 44441元,仅是其单方提供的财务凭证,按照王某某与金某某签订的《合伙协议书》第四条约定:“合伙期内双方各派一名财务人员记账,工资由砂场承担,合伙期间甲方(王某某)、乙方(金某某)所支出的开支,单笔金额超出2 000元的,必须征得另一方同意签字建账方可有效,否则视为单方行为,不列入砂场支出。”金某某所提供的各项支出均无王某某的签字,根据上述约定,其所主张的支出费用与合同约定不符,因此不应当计入合伙支出;其次,一审诉讼中王某某向法庭提交的证人韩先迅、于吉波的证词也证实砂石场购买后并没有正常经营,因此不应当产生经营性支出,诉讼中金某某也未能向法庭证实砂场存在实际经营活动,对其主张人员工资187 078元、车辆租赁费用166 731元及其他费用63 63541元,是否用于砂场经营当中并没有相应证据能够印证,因此金某某要求将417 44441元费用计入其个人投资款项中,依据不足,原审法院未将417 44441元费用认定为金某某的合伙出资并无不当。

  三、转让砂石场的收入分配问题。金某某在合伙事务管理中,未征得合伙人王某某同意,擅自将其合伙经营的博鸿砂石厂设备和所有手续转让给李自仓,该转让协议效力,已由人民法院生效判决所确认,王某某与金某某所订立的合伙协议已无法继续履行,原审判决解除王某某与金某某之间的合伙协议正确。合伙协议解除后,双方分割合伙财产应当包括合伙投入及砂石场转让所产生的收益。王某某实际出资50万元,金某某实际出资693 27240元,转让砂石场所得收入245万元扣减两人出资后,剩余款项 1 256 7276元应作为合伙收益分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55条规定:“合伙终止时,对合伙财产的处理,有书面协议的,按协议处理,没有书面协议,又协商不成的,如果合伙人出资额相等,应当考虑多数人意见酌情处理;合伙人出资额不等的,可以按出资额占全部合伙额多的合伙人意见处理,但要保护其他合伙人的利益。”

  虽然王某某与金某某在《合伙协议书》中对双方合伙投资做了明确约定,但对合伙终止时财产处理却未作约定。依据上述法律规定,本案合伙财产的处理本应按照实际出资比例来分配,金某某实际出资69327240元高于王某某的实际出资50万元,但考虑到金某某在转让砂石场时未与王某某协商,擅自进行转让,存在重大违约行为,其违约行为既严重损害了合伙人王某某利益,也导致双方合伙协议的最终无法履行,对于金某某重大违约行为,其应当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为了恪守诚实信用民事活动的基本原则,维护公平交易,出于对守约方的保护,本院酌情考虑在合伙财产的处理中应当提高王某某分配比例,按照双方约定出资比例50%进行分割。金某某已取得的砂场转让款150万元,扣除王某某投资款50万元,金某某投资款69327240元,剩余的306 7276元,双方按照50%比例分配,双方各得 1533638元;剩余的95万元债权,双方按照50%比例分配,双方各得475万元。王某某主张金某某擅自转让砂石场的违约行为给其造成了经济损失,原审认为王某某对此主张没有法律根据,属适用法律错误,鉴于一审对金某某擅自转让砂石场所造成的损失数额未作审理查明,一审判决驳回王某某1万元损失主张后,其并未提出上诉,本案二审对此不宜再做认定处理,原审此项判决结果本院予以维持。王某某对尚未主张的经济损失可另行诉讼解决。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但适用法律欠妥,导致判决结果不当,本院二审依法给予纠正,金某某上诉要求改判的理由,合理部分本院给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第九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55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人民法院(2011)米东民一初字第1735号民事判决第一、三项即:解除王某某与金某某签订的合伙经营砂石场协议书;驳回王某某要求赔偿经济损失10000元的诉讼请求;

  二、变更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人民法院(2011)米东民一初字第1735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二,金某某给付王某某砂石场转让款691 70475元(1 106 72760元×625%)。剩余的砂场转让款950 000元债权,王某某享有625%即593 750元,金某某享有375%即356  250元为金某某给付王某某砂石场转让款653 3638元(500 000元+306 7276元×50%)。剩余的950 000元债权(李自仓尚未给付的砂场转让款)王某某享有50%即475万元,金某某享有50%即475万元。

  本案请求标的1 541 250元,给付给付标的为1 128 36380元,占请求标的的73%。本案应收一审案件受理费1867125元(王某某已交),二审案件受理费19 57534元(金某某已交),合计诉讼费38 24659元。王某某应负担诉讼费27%即1032658元,金某某应负担诉讼费73%即27 920元。王某某多交纳的诉讼费8 34467元由金某某连同给付案款一并向王某某给付。

  以上给付案款合计1 13670847元,限金某某于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向王某某付清,逾期支付,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丁 勇

                           审 判 员   李 静

                           代理审判员   谭建艳

                             二Ο一二年九月五日

                           书 记 员   国 治


20200109014809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