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徐州石油科技有限公司与张慧等其他承揽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8/48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徐商终字第038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长三角徐州石油科技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慧。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耿焘国。

  上诉人长三角徐州石油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三角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张慧、耿焘国其他承揽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徐州市贾汪区人民法院(2013)贾吴商初字第1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9月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3年10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本案。上诉人长三角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周润泽、汤茂灵,被上诉人张慧、耿焘国共同的委托代理人李超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慧、耿焘国原审诉称:张慧与耿焘国系合伙关系,二人于2010年7月20日共同与长三角公司签订“企业承包合同书”一份,约定长三角公司将其生产、销售等业务发包给张慧、耿焘国经营,承包期间为2010年7月至12月31日,经营期间的利润分配为长三角公司55%,张慧、耿焘国45%,张慧、耿焘国应于合同签订后交给长三角公司保证金1300000元。合同签订后,张慧、耿焘国依约将双方约定的合同保证金1300000元打入长三角公司银行账户,长三角公司收到保证金后拒绝履行合同,导致双方签订的承包合同无法履行。现要求长三角公司退还保证金1300000元并支付利息,承担案件受理费。

  长三角公司原审辩称:首先,“企业承包合同书”是张慧、耿焘国与长三角公司原股东之间所签订的承包合同,后经江苏省商务厅批准,长三角公司的股东已发生变更,现股东对此并不知情。其次,合同约定1300000元保证金是打到双方共同指定的帐户,没有张慧、耿焘国的认可,长三角公司不可能动用该保证金。另外,张慧、耿焘国主张的利息没有法律依据,即使长三角公司应当返还保证金,利息也应当从其主张权利之日起算。

  原审法院查明:张慧与耿焘国系合伙关系,两人于2010年7月20日与长三角公司签订“企业承包合同书”,约定长三角公司将其生产、销售等业务发包给张慧、耿焘国经营,承包期间为2010年7月至12月31日,经营期间的双方利润分配为张慧、耿焘国为45%,长三角公司55%,张慧、耿焘国应于合同签订后交给长三角公司保证金1300000元。合同签订后,张慧、耿焘国于2010年7月22日将1300000元保证金打入双方指定的长三角公司在江苏银行徐州贾汪支行60220188000008459的账户中。2010年7月7日,长三角公司的股东恒古金(北京)投资有限公司与中港集团投资有限公司达成股权转让合同一份,约定恒古金(北京)投资有限公司将其在长三角公司的70%的股权转让给中港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中港集团投资有限公司接受并承担与该股权相关的所有权利、利益、责任和义务。同日,长三角公司的另一股东梁高成与中港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亦达成股权转让合同一份,约定梁高成将其在长三角公司的30%的股权转让给中港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中港集团投资有限公司接受并承担与该股权相关的所有权利、利益、责任和义务。2010年7月23日,长三角公司将张慧、耿焘国打入的1300000元保证金转账到盐城赛孚石油化工有限公司12410188000027703账户中。2010年8月12日,江苏省商务厅出具苏商资审字【2010】第0354号关于同意港商并购长三角公司并增资的批复,同意香港中港集团投资有限公司并购长三角公司100%的股权并增加投资,原则同意投资方依法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和公司章程;公司并购并增资后,公司投资总额2000万美元,注册资本800万美元,由香港中港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以800万美元现汇出资。长三角公司股权转让后,现任股东以对张慧、耿焘国与长三角公司签订的“企业承包合同书”不知情为由拒绝履行,亦拒绝退还保证金1300000元。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我国目前相关法律和政策规定,企业承包的本质在于通过发包方与承包方订立合同确定相应权利义务的方式,实现被承包企业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分离。一般情况下,企业的所有者作为发包方,将其享有所有权的企业经营权以承包合同的形式让与承包人,以约定承包金的方式按期收取固定收益并就此脱离具体经营,从而有效地规避经营风险;对于企业承包人而言,因其承包经营的企业所有权归属发包人,故其在按期、足额交纳承包金的义务之外,对所承包经营的企业负有保值义务,即在承包合同约定的承包期限届满时,承包人应当向发包人返还相当于承包开始时等值的企业资产。本案中,长三角公司为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与张慧、耿焘国自愿达成企业承包合同,且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合同双方应按照约定严格履行相应的义务,张慧、耿焘国在合同签订后,及时通过金融机构将约定的1300000元保证金打入双方指定的长三角公司账户,履行了合同约定的相应义务;而长三角公司在与张慧、耿焘国签订企业承包合同的同时,将企业的全部股权进行转让,并将收到的1300000元合同保证金转入其他公司账户,之后以股权转让,新股东对企业承包合同不知情为由拒绝履行合同的相应义务,导致企业承包合同无法实际履行,明显存在违约行为。鉴于本案承包合同形成于2010年,时隔两年,已超出了合同的承包期限,至今尚未履行,继续履行合同对张慧、耿焘国已无实际意义,长三角公司也未提供合同具备继续履行条件的相关证据,基于经济合理性原则,张慧、耿焘国要求返还合同保证金的请求,法院予以支持。对于张慧、耿焘国主张174720元逾期付款利息的问题,因其未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该损失的客观存在,长三角公司认为该数额过分高于实际损失,应予调整,法院依法调整为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的13倍支付逾期付款利息。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百一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长三角徐州石油科技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张慧、耿焘国合同保证金1300000元,并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的13倍支付从2010年7月23日至判决确定的履行期限届满时止的利息。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8070元,由长三角徐州石油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上诉人长三角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一、被上诉人提供的是虚假承包合同,双方当事人未签订该承包合同。上诉人请求法院对该承包合同的形成时间进行鉴定。二、一审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承包合同后,被上诉人未履行该承包合同,这种认定是错误的。上诉人长三角公司员工帮助被上诉人张慧、耿焘国安装设备,但试生产失败了,故被上诉人将经营风险转嫁给了上诉人。这种做法不应得到支持。三、承包合同签订后,被上诉人将款项打入借用上诉人长三角公司的名义开立的账户。此后,是被上诉人张慧、耿焘国将款项打入盐城赛孚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的账户,上诉人不应承担任何责任。四、双方当事人签订的“企业承包合同书”第五条第4项规定,甲方(即长三角公司)同意乙方(即张慧、耿焘国)以甲方的名义单独开立一个账户,专款专用,除上交甲方承包费及乙方自己提取的利润之外,余款只能用来采购原材料,甲方不得私自截留或挪作他用,亦应保证该账户资金不被有关国家部门查封或扣款,如乙方的保证金被甲方用作抵债而被查封或扣押的,由甲方赔偿被扣走的等额资金给乙方。被上诉人未提供证据证实上述约定情形已发生。诉争130万元打往盐城赛孚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账户的“银行记帐栏”的“用途”一栏显示的是“货款”,盐城赛孚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也给上诉人开具了相关发票。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负担。

  被上诉人张慧、耿焘国答辩称:一、上诉人既提出诉争承包合同是虚假的,又称被上诉人已履行该承包合同,自相矛盾。二、上诉人称诉争的130万元汇入盐城赛孚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是被上诉人张慧、耿焘国所为的经营行为,无事实依据。被上诉人对于上诉人将该130万元汇出的情况不知情。上诉人提供的银行转帐记录也仅显示该笔款项是“货款”,不能证明该转帐行为得到了被上诉人指令;上诉人所引述的诉争承包合同条款,无法解释其观点的正当性。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由上诉人承担。

  二审期间,上诉人长三角公司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材料:

  1、证人程显友出庭作证,以证明上诉人长三角公司已实际履行了诉争承包合同的义务。

  上诉人长三角公司的质证意见是:该证人证言可证明上诉人已经以“协助建立实验室”等方式实际履行了诉争合同。

  被上诉人张慧、耿焘国的质证意见是:一、该证人证言不属于二审新证据。二、证人系上诉人员工,与上诉人存在利害关系,其证言证明力低。三、上述证言无其他证据佐证,不应采信。四、证人称其并不了解双方当事人之间是否存在合同关系及合同履行情况。五、证人所称的由其帮助被上诉人建设实验室的时间是在2011年5月左右,且该行为是个人行为还是单位行为无法确认。而诉争合同约定的履行期间为2010年7月20日至2010年12月31日。故所谓“协助建立实验室”的行为并不是履行诉争承包合同的行为。综上,被上诉人对该证言的真实性、关联性不予认可。

  本院认为:首先,该证人系上诉人员工,上诉人在一审期间有条件提供其出庭作证而无正当理由未提供,该证言不属于二审新证据的法定范畴;其次,证人所称的“协助行为”的发生时间与诉争承包合同所约定的履行期间不符;再次,该证言为孤证,无其他证据相印证。加之,被上诉人对该证言的真实性、关联性亦不认可。综上,本院对该证人证言的效力不予认定。

  2、财务记账凭证材料一组,以证明诉争的130万元于2010年7月23日打入盐城赛孚公司账户,用途是货款,该打款行为经张慧同意,同日盐城赛孚公司向上诉人开具了923万元的收据。

  被上诉人张慧、耿焘国对该组证据的质证意见是:一、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关联性不予认可。首先,结算业务申请书的“附加信息及用途”一栏标注为“货款”并留有一个身份证号码,该打款行为不是被上诉人的承包经营行为,该身份证号码所对应的也非被上诉人。上诉人应当提供该申请书的原件,证明申请人是哪一方的工作人员。其次,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原件是从财务凭证中拆分下来的,不符合财务制度,目的可能是隐瞒长三角公司与盐城赛孚公司存在长期交易关系的事实。再次,“结算业务申请书”后所附的“单据粘贴纸”中有上诉人长三角公司的李某某签字,恰好证实了该130万元是上诉人支付给盐城赛孚公司的事实。另外,上诉人提供的3张江苏省增值税发票的总值为280万余元,远超130万元,恰好说明了上诉人与盐城赛孚公司之前就存在多笔业务资金来往关系。

  本院认为,上诉人长三角公司当庭述称,该130万元的出款帐户系长三角公司所开立的账户,实施向盐城赛孚公司打款130万元行为的也是长三角公司的工作人员彭慧,并无直接指向被上诉人的证据;且该组证据中增值税发票的单张金额及总额均非诉争的130万元,上述增值税发票无法佐证诉争130万元的款项用途。综上,本院对该组证据的效力亦不予认定。

  二审期间,被上诉人张慧、耿焘国未提交新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除与原审认定事实一致外,另查明,诉争的“企业承包合同书”第四条第3项约定,本合同签订后,乙方(即张慧、耿焘国,下同)交给甲方(即长三角公司,下同)保证金130万元,此保证金只限用于购买原材料使用(专款专用),待本合同终止时,甲方应将该保证金退还乙方。

  本案二审期间的争议焦点为:1、双方当事人是否签订了诉争的承包合同;2、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退还130万元保证金是否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本院认为:第一,关于双方当事人是否签订了诉争的承包合同的问题。虽然长三角公司上诉称,双方当事人之间并未签订过诉争合同,并申请本院对该合同书的形成时间进行鉴定,但是,首先,一审期间上诉人并未对双方当事人签订了诉争合同的事实提出异议,亦未提出过相关的鉴定申请。其次,二审期间,长三角公司的上诉意见之一即其已依约履行了诉争合同,该公司还提交了相关证据以支持该上诉意见。长三角公司的上述诉讼行为,已推翻了由其提出的“双方当事人之间并未签订诉争合同”的观点。故本院对上诉人的该项上诉理由不予采信,对其鉴定申请亦不予准许。一审判决认定双方当事人签订诉争合同的事实,并无不当。

  第二,关于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退还130万元保证金是否有事实及法律依据的问题。首先,双方当事人自愿签订诉争的承包合同,该合同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禁止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严格依约履行。其次,被上诉人张慧、耿焘国在诉争合同签订后,依约向长三角公司交纳了保证金130万元,相关款项已打入合同指定的长三角公司账户。而一、二审期间,长三角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在合同期限内依约履行了“配合承包人进行生产经营”等一系列合同义务。再次,虽上诉人上诉称,上诉人将该130万元保证金打入案外人账户,是经过张慧、耿焘国同意的,但该上诉理由并无足够证据支持,故本院不予采信。最后,诉争的“企业承包合同书”第四条第3项约定,“本合同签订后,张慧、耿焘国交给长三角公司保证金130万元,……待本合同终止时,长三角公司应将该保证金退还张慧、耿焘国”。本案中,上诉人长三角公司因公司股权结构变更等原因,在合同期限内未依约履行诉争合同。该合同约定的承包期限至2010年12月31日即行终止,其后双方当事人亦未达成合同到期后继续履行的相关合意。该合同的终止日至本案一审受理之日已逾两年,长三角公司至今仍未将该笔保证金退还张慧、耿焘国。综合考量上述情形,上诉人的诸项上诉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张慧、耿焘国请求判令长三角公司退还130万元保证金的诉讼请求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6500元,由上诉人长三角徐州石油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郭 宏

审 判 员 黄 博

代理审判员 杜 林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李媛媛


20200109014848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