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众铃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与上海世佩汽车用品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47/47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179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上海众铃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上海世佩汽车用品有限公司。

  上诉人上海众铃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铃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上海世佩汽车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佩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2013)闵民二(商)初字第73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10月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10月3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双方当事人的委托代理人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1年5月3日由世佩公司作为供货方(甲方),众铃公司作为购货方(乙方)签订轮胎购销合同一份,约定由甲方向乙方提供普利司通轮胎,轮胎规格为95R175-12、花纹R180、负荷指数129/127、含税单价1,900元(人民币,下同)、数量为400条,含税总价为760,000元。送货时间、地址和验收要求:1、乙方向甲方提出要货,一般情况3小时送到,特殊情况4小时送到;2、甲方免费送货至乙方指定地点,地址为徐汇区龙吴路2628号;3、乙方若自行至甲方处提货,地址为沈杜公路2962号(三鲁路口);4、乙方确认刘海为轮胎合法签收人。若调换签收人,必须加盖企业公章;5、乙方收货后若有异议,可在三日内向甲方提出。货款结算方式及期限,定金支付方式及额度。乙方签订合同后,需支付给甲方30%的货款。甲方在乙方指定时间和地点,按合同的数量,价格,送货到后,乙方应支付此合同的剩余货款。付款方式可以为支票或贷记凭证。(交货期为2011年7月15日)。乙方的业务负责人为刘海。……嗣后,众铃公司向世佩公司支付了228,000元预付款。

  原审法院另查明,世佩公司与上海奔得轮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奔得公司)签订协议书一份,由世佩公司向奔得公司购买规格为95R175、花纹为R180的轮胎210套,总价为382,200元,货款支付方式为货到付款(预付订金50,000元),并由奔得公司负责送货上门,交货期限约定为2011年6月30日之前。世佩公司与奔得公司共计签订两份协议书,世佩公司分别于2011年4月14日、5月21日各支付了50,000元的订金。

  原审庭审中,证人刘海出庭作证称其于1997年进入众铃公司任职,在该公司的车辆服务部担任经理一职,该车辆服务部归周友习总经理负责,之后其于2012年离职。而该车辆服务部主要负责仓库、车辆、车辆上牌、提车、送货的事务。在其任职期间,众铃公司接了案外人德邦物流的大订单,德邦物流向众铃公司订购了几百台车辆,并且上述车辆对轮胎有特殊的要求,故特意向世佩公司订购了轮胎,由于该订单数量较大,众铃公司从各个部门中抽调了人员组成小组负责具体事宜。之后由于德邦公司不再需要上述车辆,故在众铃公司与世佩公司所签合同约定的交货期到了之后,由于世佩公司称在交货期前几天已经将轮胎备好了,其向周友习总经理汇报了该情况,周友习称再拖延一下,故证人也未催促世佩公司供货,直至周友习于当年11月底离职上述情况均未能得以解决。其称在2012年离职之前,也未向世佩公司提出要求供货。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主要的争议焦点是世佩公司在购销合同履行过程中是否存在违约行为,众铃公司能否依据违约行为主张合同的法定解除权。首先,双方所签订的购销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同依法成立,且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中的效力性的强制性规定,合同当属有效,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合同约束力。系争合同签订之后,众铃公司按约支付了预付款,世佩公司在收取上述预付款之后,遂及时与案外人奔得公司签订购销合同并支付了部分预付款,积极履行相关轮胎的备货事宜,且从世佩公司提供的证据中可以得知奔得公司已经依约备货,由于世佩公司仓储条件有限,便将备货的轮胎存放于奔得公司的仓库中,上述备货轮胎只需世佩公司提出发货要求,奔得公司即可以履行随时供货的义务。其次,从众铃公司前职员刘海所作的证人证言中可以得知,在购销合同所约定的交货期届满之前,世佩公司已经电话告知众铃公司的经办人刘海,上述合同项下的轮胎均已备货充足随时可以按照合同要求供货,但众铃公司经办人刘海在请示经理周友习之后,明确要求世佩公司暂缓供货,但直至该经办人刘海离职,其从未向世佩公司发出过任何要求供货的请求。根据查明的相关事实,可以得知正是由于众铃公司自身原因与其客户德邦物流之间无法就汽车的订购事宜达成最终的一致,而众铃公司又不愿意得罪德邦物流这样的大客户,但如果再要求世佩公司供应轮胎,势必将会造成众铃公司库存和资金多方面的实际压力。而世佩公司正是考虑到其与众铃公司多年良好的合作关系,亦考虑到与众铃公司这样的一家大客户潜在合作的可能性,从企业自身发展需要其也不愿意失去众铃公司这样的一位大客户,故也未与众铃公司就有关轮胎继续供货事宜进行过诉讼。综上原审法院认为在整个合同履行过程中,众铃公司按约支付了预付款,世佩公司亦积极履行备货义务,虽然合同约定的交货期已过,但是由于众铃公司明确要求世佩公司暂缓供应轮胎,但是暂缓供应轮胎的具体期限亦未向世佩公司明确指出,虽然目前世佩公司仍未向众铃公司供应货物,但由于世佩公司已经将相应轮胎足量备货,随时可以向众铃公司供应轮胎,故难以认定世佩公司在履行过程中存在违约行为,即使世佩公司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未能严格按照合同约定的交货期履行供货,但未能按时交货是由于众铃公司暂缓要求世佩公司供货的原因所直接引起,归根结底是由于众铃公司自身的原因直接导致了本案所涉纠纷,故对众铃公司主张要求解除合同并要求世佩公司返还预付款、赔偿利息损失的诉请难以支持。即使世佩公司存在逾期交货的违约行为,但是针对上述违约行为,众铃公司在起诉之前从未以催告的方式明确要求世佩公司履行供货的义务。由于众铃公司无法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其曾经向世佩公司积极主张要求履行供货的请求,显然也间接证明了原审法院的上述论断。另外考虑到从保护交易安全、促进市场有序交易、维护交易的稳定性的角度出发,既然世佩公司并无违约行为,合同亦未明确约定合同的有效期限,基于世佩公司已经全面履行了备货的合同义务,且世佩公司已经明确请求继续履行系争合同,众铃公司亦存在能够继续履行合同的可能性,而且由于系争轮胎是基于众铃公司配套特殊车辆向世佩公司订购的特制进口轮胎,故对世佩公司主张的要求继续履行合同并要求众铃公司支付剩余货款的诉请予以支持。但由于上述轮胎尚未实际履行交货,世佩公司主张要求众铃公司赔偿利息损失缺乏事实依据,对此诉请不予支持。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之规定,判决:一、驳回众铃公司的诉讼请求;二、世佩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众铃公司(交货地址:徐汇区龙吴路2628号)提供品牌普利司通、规格95R175-12、花纹R180、负荷指数129/127的轮胎400条;众铃公司于收取上述轮胎的十日内支付给世佩公司货款532,000元;若由于众铃公司的原因导致上述轮胎无法交货,则众铃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四十五日内支付给世佩公司货款532,000元;三、驳回世佩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诉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2,62701元,财产保全费1,670元,合计4,29701元,由众铃公司负担。反诉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4,560元,由众铃公司负担。

  众铃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称,1、原审认定世佩公司已足量备货,没有事实依据。现有证据反映了世佩公司充其量共购进轮胎210条,且世佩公司并无证据证明奔得公司已向其交付了相关轮胎及其已备足货物随时可以向众铃公司交货的事实;2、原审认定众铃公司要求世佩公司暂缓供货,没有事实依据。双方合同已明确约定了供货时间及地点,世佩公司未按约供货构成违约。据此,众铃公司认为原审判决错误,请求撤销原判,改判支持众铃公司原审全部诉讼请求,驳回世佩公司原审全部反诉请求。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世佩公司负担。

  世佩公司答辩称,不同意众铃公司的上诉主张,世佩公司已在约定交货日之前备足货物,众铃公司对此完全知晓。世佩公司是在众铃公司要求暂缓供货的情况下暂未履行供货义务。对此,世佩公司不存在违约。众铃公司因其自身与上家的订单出现问题而要求世佩公司暂缓供货,相应的法律后果应由其自行承担。原审判决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众铃公司提供一份普利司通官网资料,旨在证明涉案轮胎属标准轮胎,而非特制轮胎。

  世佩公司经质证表示,对真实性没有异议,但不能证明涉案轮胎为标准轮胎。双方合同明确约定的规格是特制轮胎,即使相同吨位的车辆亦无法调换使用,故涉案轮胎属特制轮胎。对此,本院的认证意见为,因众铃公司提供的有关资料与本案缺乏关联性,且世佩公司也未予认可,故本院对该些资料不予采纳。

  世佩公司二审期间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认定事实有相应证据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间轮胎买卖合同关系依法成立。根据现有证据反映,世佩公司在收取众铃公司预付款后已积极实施了轮胎备货事宜,并已具备在合同约定的交货期限内交货的能力,而世佩公司之所以未按约定期限履行交货义务,实系众铃公司提出要求暂缓供货,嗣后又未再明确要求世佩公司供货的具体日期,故世佩公司在本案合同履行过程中并未违约。众铃公司以世佩公司未履行合同供货义务为由要求解除双方购销合同,于法无据。原审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从维护交易安全的角度,依法判令双方合同继续履行,于法有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众铃公司的上诉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9,81402元,由上诉人上海众铃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赵卫平

审 判 员何 玲

代理审判员徐越峰

二○一四年一月六日

书 记 员杨琼芳


20200109124747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