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军与师明江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49/54湖北省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鄂荆门民二终字第0011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军

  委托代理人黄晶鑫,钟祥市郢中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张志忠,钟祥市郢中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师明江

  委托代理人周华,湖北王府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陈军与被上诉人师明江买卖合同纠纷一案,钟祥市人民法院于2011年7月5日作出(2011)钟丰民二初字第3号民事判决,师明江不服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2月16日作出(2011)鄂荆门民二初字第00105号民事裁定,发回重审。钟祥市人民法院重新审理后作出(2013)鄂钟祥丰民二初字第00002号民事判决,宣判后,陈军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10月3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2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陈军的委托代理人黄晶鑫、张志忠,被上诉人师明江及其委托代理人周华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师明江一审中诉称,2008年10月,陈军经人介绍找到师明江,要求师明江将棉花卖给陈军,陈军再把棉花卖到聚银公司,以完成陈军与聚银公司的合同任务。同时,双方还约定,由师明江把棉花送到聚银公司,然后由陈军将棉花交给聚银公司,陈军从公司结账后,向师明江支付棉花款。随后,师明江共交给陈军棉花19车,共计金额883413元。陈军支付给师明江部分棉花款及让他人代付了部分,尚欠师明江棉花款77039元。经多次催索,陈军拒不支付,遂诉请法院判令陈军立即支付棉花款77039元,并赔偿利息损失。

  原审法院认定,2008年10月,师明江与陈军经协商一致,将其与他人共有的棉花通过陈军销售给聚银公司。后师明江及其合伙人把棉花送到聚银公司,由陈军将棉花交给聚银公司,聚银公司通过陈军以多种方式将棉花款支付完毕。2009年4月3日,经双方核对棉花销售的数量、价格及金额,双方一致认可师明江及其合伙人共销售给聚银公司棉花19车,共计金额883413元。师明江认为除陈军支付部分棉花款及让他人代付部分外,陈军尚欠师明江棉花款77039元。

  另查明,按照聚银公司收购棉花及付款模式,棉农手持该公司的棉花结账单(如红单上的名字和实际领款人不一致)均可到公司财务室办理现金结算手续。

  原审法院认为,师明江通过陈军销售棉花给聚银公司,该公司在棉花结账单上均署名为陈军,陈军在与聚银公司结算后,理应将款项支付给师明江,师明江要求陈军支付棉花款77039元的诉讼请求有理,予以支持。对陈军辩称棉花款项不是师明江一人所有,师明江一人提起诉讼损害了其他合伙人的权利,原审法院认为,师明江提供的证据A1中已记载该货款由师明江收取,师明江系适格主体。陈军辩称双方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与事实相悖。对陈军辩称已经将全部棉花款与师明江结清,双方并不存在欠有棉花款的事实,陈军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已经与师明江结清货款,对其辩解意见不予采纳。师明江要求陈军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因双方未约定,对此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五十九之规定,判决:一、陈军给付师明江棉花款77039元;二、驳回师明江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800元,由陈军负担。

  宣判后,陈军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其与师明江之间不存在买卖棉花的合同关系。师明江既未提供买卖合同及其他证据证明买卖关系存在,也不能通过其提交的证据证明买卖关系存在。2、师明江对陈军尚欠棉花款77039元的主张未充分举证,原审法院却以陈军未予举证,由此判令陈军支付下欠棉花款,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改判驳回师明江的诉讼请求。

  师明江答辩称,其在一审中已提交证据证明其与陈军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陈军不能举证证明已向师明江付清货款,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恳请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

  经二审查明,2008年10月,师明江及其合伙人将其收购的棉花交由陈军销售给聚银公司。聚银公司购进棉花后,其出具的“棉花结帐单”注明棉花出卖人为陈军,且每张结帐单上均注明棉花款已“现金付讫”。2009年4月3日,经师明江与陈军对账,双方确认师明江及其合伙人共交付棉花19车,货款金额共计883413元,师明江代表全体合伙人收取货款。师明江主张除陈军支付部分棉花款及让他人代付部分外,陈军尚欠棉花款77039元。

  本院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归纳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为:1、陈军与师明江之间是否存在买卖棉花的合同关系;2、陈军是否应支付尚欠棉花款。

  关于陈军与师明江之间是否存在买卖棉花的合同关系。陈军认为,双方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是聚银公司与师明江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本案中,虽然陈军与师明江之间没有书面买卖合同,但双方于2009年4月3日形成棉花销售的对账确认单,及结合陈军向师明江付款和聚银公司向陈军出具结账单的事实,可以认定陈军与师明江之间成立买卖合同关系。至于聚银公司收购的价格与陈军对师明江的结算价格一样,并不影响陈军与师明江买卖合同关系的成立,且陈军未对否定买卖合同关系成立的主张提供相应证据证明,故对其辩解主张不予采纳。

  关于陈军是否应支付尚欠棉花款。本案中,陈军已确认收到师明江供应的19车棉花,据此,陈军应履行支付相应货款的义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对合同是否履行发生争议的,由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陈军应对其履行了付款义务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一、二审中,陈军均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付款的事实,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陈军认为师明江应对尚欠货款承担举证责任,其主张缺乏法律依据,对此不予支持。因师明江认可收到部分货款,仅主张下欠货款77039元,陈军亦不能证明付清该款项,故对师明江的主张予以支持,陈军应向师明江支付下欠货款77039元。陈军辩称已向师明江付清货款,并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本院对此不予支持。

  综上,原判决认定的事实表述上虽有不当,但实体处理正确,可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经合议庭评议,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800元,由陈军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 俊

审 判 员  苏红玲

代理审判员  冯 杰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马咏莲


20200109014954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