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垠珠与邓建成等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0/10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海南一中民三终字第1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陈垠珠。

  委托代理人陈立勇。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邓建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吴姿婵。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 。

  委托代理人许坚。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顾贤才。

  委托代理人许坚。

  上诉人陈垠珠因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1)陵民初字第27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2012年12月2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月21日在本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陈垠珠的委托代理人陈立勇,被上诉人顾贤标与被上诉人顾贤才及委托代理人许坚到庭参与诉讼。被上诉人邓建成与吴姿婵经本院用传票传唤,收到开庭传票后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开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07年12月29日,被告顾贤标、顾贤才作为甲方与作为乙方的原告陈垠珠及案外人钟业仁签订《承租池塘合同书》。该《承租池塘合同书》的主要内容为:“甲方将位于陵水县文堆村的六个虾塘(地号:大路肚坡地40亩)出租给乙方经营,租期10年,自2005年10月1日至2015年9月30日止。甲方同意乙方将6个池塘(土塘池)改为5个高位池。乙方自2005年10月起每年补贴人民币8000元给甲方直到2009年9月30日止。自2009年10月1日后,甲方可分享总收成20%,乙方不得异议。双方还对付款方式及期限、甲方附带条件、土地纠纷处理及征地补偿款分配、违约责任等事项作了约定”。同日,陈垠珠向顾贤标支付2007年9月30日至2008年9月30日的补贴款8000元。2008年10月12日,邓建成与钟业仁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约定钟业仁将其持有的位于陵水县新村镇文堆村(地号:大陆肚坡地40亩即顾贤标处)养殖场的333%的股权以12万元的价格转让给邓建成,顾贤标、顾贤才作为见证人在《股权转让协议书上》签字。同日,陈垠珠代邓建成将12万元付给了钟业仁。2008年10月13日,陈垠珠向顾贤才支付2008年9月30日至2009年9月30日的补贴款8000元。其后,陈垠珠分别于2010年3月12日、3月18日及5月9日分三次向顾贤标支付2009年9月30日至2010年9月30日的分成款共计41360元。2010年5月23日,陈垠珠向邓建成出具了《销售提成保证书》,保证自合作之日起(2008年7月14日)至合作终止(即2015年9月15日),所有销售额按20%提成给邓建成。2010年9月30日,顾贤标、顾贤才与陈垠珠签订了《协议书》,约定将新村镇盐墩村高位池养殖场的使用权出租给陈垠珠,租期一年(2010年9月30日至2011年9月30日),顾贤标、顾贤才及陈垠珠的委托人林宪文均在《协议书》上签字。同日,陈垠珠转账6万元至顾大峰的账户上。其后,陈垠珠委托林宪文管理该虾塘。2010年11月18日,林宪文返回台湾。2010年12月21日,邓建成与吴姿婵签订《合同书》,约定将新村镇盐墩村大陆坡地的五口高位池虾塘转让给吴姿婵使用9个月(2011年1月1日至2011年9月30日止),转让费5万元。2011年2月18日,林宪文回到虾塘,发现虾塘已被邓建成转让给吴姿婵经营。陈垠珠遂要求顾贤标、顾贤才将邓建成、吴姿婵赶走未果,于2011年5月10日向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被告邓建成、吴姿婵停止侵权,无条件退出非法占用的原告陈垠珠合法经营的五口虾塘;2、判令被告邓建成、吴姿婵赔偿原告2010年9月30日至2011年9月30日虾塘承包经营权损失共计30万元;3、判令被告顾贤标、顾贤才因违约连带赔偿原告陈垠珠2010年9月30日至2011年9月30日虾塘承包经营权损失共计30万元;4、本案诉讼费用由四被告负担。另查明,《承租池塘合同书》、《股权转让协议书》、《合同书》及《协议书》中所指池塘、虾池和养殖场虽在文字表述上不一致,但均系指本案争议的虾塘。

  以上事实,有双方当事人的庭审陈述笔录及以下证据在案为凭。原告陈垠珠向法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承租虾塘合同书》,证明顾贤标、顾贤才未将邓建成、吴姿婵赶走违反了约定,应承担其一切损失。邓建成、吴姿婵也提交了该证据,证明陈垠珠是与案外人钟业仁共同承包顾贤标、顾贤才的虾塘,邓建成在受让钟业仁的股权后成为陈垠珠的合伙人。经审查认为,《承包池塘合同书》的乙方明确写明“陈垠珠、钟业仁”,邓建成在受让案外人钟业仁的合伙权益后成为陈垠珠的合伙人,有权对本案争议虾塘进行经营管理。因此,原告陈垠珠未能证明其主张,被告的主张成立。2、2008年10月12日的《收据》,证明案外人钟业仁收取陈垠珠股权款12万元,钟业仁在该虾塘上的部分股权已转让给陈垠珠,被告对该证据没有异议。经审查认为,尽管邓建成承认是陈垠珠代其向案外人钟业仁付款,但《收据》写明是收到邓建成而非陈垠珠的付款,因此原告未能证明其主张。3、2007年12月29日及2008年10月13日的《收据》,证明顾贤标、顾贤才收取了陈垠珠支付的2007年9月30日至2009年9月30日的补贴款共计16000元。4、《清单》,证明顾贤标收取了陈垠珠支付的2009年9月30日至2010年9月30日20%的提成款共计41360元。5、中国农业银行的网银转账记录、借记卡账户历史明细及卡资料查询,证明顾贤标、顾贤才已收取陈垠珠支付的2010年9月30日至2011年9月30日的20%分成款折算的6万元承包金。对于第3、4、5项证据,被告没有异议,经审查,予以确认。6、《合同书》,原告拟据此及《询问笔录》证明是陈垠珠一个人承包的虾塘,被告也提交了《合同书》。经审查认为,《合同书》是邓建成与吴姿婵之间签订的,原告未能证明其主张。邓建成、吴姿婵向法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股权转让协议书》,证明邓建成作为合伙人有权对虾塘进行管理。2、《销售提成保证书》,证明陈垠珠与邓建成之间是合伙关系,邓建成有权按销售额20%的比例提成。陈垠珠对该两项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但并未举出相关证据予以证明。顾贤标向法院提交了《协议书》,其是原告在起诉状中主张的内容。经审查,对以上被告提交的证据予以认定。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一、被告邓建成、吴姿婵是否侵犯了原告陈垠珠的合法经营权,应否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二、被告顾贤标、顾贤才是否违约,应否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对于第一个争议焦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四条第一款“个人合伙的经营活动,由合伙人共同决定,合伙人有执行和监督的权利”的规定,在邓建成依据《股权转让协议书》受让案外人钟业仁名为股权的合伙权益后,陈垠珠与邓建成之间形成了个人合伙关系,二人应在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处理合伙事务。《承租池塘合同书》约定陈垠珠与案外人钟业仁的合伙承包期至2015年9月30日止,陈垠珠并未举证证明其与案外人钟业仁及邓建成之间约定变更合伙承包期,因此,陈垠珠与邓建成的合伙承包期应至2015年9月30日止。陈垠珠于2010年9月30日以个人名义委托林宪文与顾贤标、顾贤才就本案争议虾塘另行签订的《协议书》是对《承租虾塘合同书》的部分条款予以变更,陈垠珠也认可《承租虾塘合同书》仍有效,因此,陈垠珠签订《协议书》并委托林宪文管理虾塘系陈垠珠对其与邓建成之间合伙事务的管理,邓建成对陈垠珠的上述行为未予反对,应视为默许。陈垠珠及林宪文在2010年10月至2011年2月对虾塘未予管理,在此期间,邓建成在未能证明已与陈垠珠协商一致的情况下擅自将本案争议虾塘9个月的使用权转让给吴姿婵,主观上确有过错。吴姿婵在签订《协议书》时未予审查邓建成是否有权将本案争议虾塘出租,主观上也有过错。但本案一审期间,《协议书》履行期限已届满,陈垠珠诉请判令邓建成、陈垠珠停止侵权、退出虾塘已无必要。此外,陈垠珠也未能举证证明其损失有30万元。因此,陈垠珠请求判令邓建成、吴姿婵赔偿其损失30万元,其诉讼请求没有事实根据与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对于第二个争议焦点,陈垠珠与邓建成系共同向顾贤标、顾贤才承包虾塘,二人对合伙事务均具有管理权。陈垠珠与邓建成对合伙事务处理的分歧是其内部纠纷,与顾贤标、顾贤才无关;陈垠珠关于顾贤标、顾贤才未赶走邓建成、吴姿婵违反了《承租池塘合同书》约定的主张不能成立。陈垠珠也未能举证证明其损失有30万元。因此,陈垠珠请求判令顾贤标、顾贤才向其承担连带赔偿30万元损失的责任没有事实根据,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二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陈垠珠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800元,由陈垠珠负担。

  上诉人陈垠珠上诉称,一、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随意性,导致本案错判,侵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l、一审判决错误认定被上诉人邓建成系虾塘的股东合伙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顾贤标、顾贤才于2007年2月29日签订承租池塘合同书之前,上诉人与合作人已投入近百万元将顾贤标的六个池塘改造成五个高位池虾塘,后来合作人退出由上诉人一人经营,因上诉人本人经常不在海南,不便于经营管理该虾塘。后来钟业仁将邓建成介绍给上诉人认识并告诉上诉人可以雇佣邓建成管理。为此,上诉人雇佣邓建成全权管理该虾塘并承诺每月支付2000元工资。自被上诉人从2008年7月14日起管理该虾塘起至2010年8月10日止,上诉人共投入资金1340408元,包括三年内向邓建成支付现金959000元,其中2008年支付现金43万元、2009年支付现金289000元、2010年支付现金24万元,三年内上诉人没有任何收益。三年内,被上诉人利用管理虾塘之职非法侵占上诉人财产近百万元。2010年8月,上诉人不再雇佣邓建成管理虾塘,邓建成只是上诉人的雇佣人员,受委托管理者,根本不存在和上诉人系合伙关系。2、邓建成及吴姿婵侵权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上诉人和顾贤标、顾贤才签订的《承包鱼塘合同书》,证明上诉人才是该鱼塘的承包者,邓建成无权向外发包,上诉人承包期间,邓建成作为发包方擅自转让上诉人的鱼塘是一种严重侵权行为,吴姿婵作为受让方明知道邓建成无权转让该虾塘而受让,应与邓建成承担共同侵权责任。3、顾贤标、顾贤才违反双方《承包鱼塘合同书》第四条第七项的约定,应赔偿上诉人因此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4、上诉人诉讼请求赔偿30万元有事实根据。二、一审法院故意拖延本案审理期限,程序违法。本案上诉人于2011年4月向法院提起诉讼,本案涉及的是虾塘承包合同纠纷,为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本应依法快审快结,可是一审法院却故意拖延本案审理期限,违反法定程序,自立案至审理近一年七个月才结案,严重超审限。故上诉请求:l、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支持上诉人原一审全部的诉讼请求;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负担。

  被上诉人顾贤标、顾贤才答辩称,第一,上诉人称被上诉人违反了《承租池塘合同书》第四条第七项约定没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称被上诉人未赶走邓建成、吴姿婵的行为是违约行为不能成立。《承包池塘合同书》签订后,作为发包方的被上诉人和承包方的上诉人陈垠珠及钟业仁认真依照约定履行合同的各项条款,从没有任何异议,更没有存在因土地使用权的纠纷情况影响上诉人的生产经营活动。2008年10月12日,钟业仁将其持有的333%的虾塘承包经营权股权转让给邓建成。钟业仁与邓建成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生效后,邓建成便成了陈垠珠新的合伙股东,邓建成以其受让的333%的经营权与陈垠珠合伙经营虾塘。2009年9月30日至2010年9月30日在陈垠珠与邓建成合伙经营期间其缴交给顾贤才、顾贤标20%提成款41360元,从而可知,钟业仁与邓建成之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的行为上诉人陈垠珠是认可的。既然邓建成是合伙人之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二条第一款“合伙人投入的财产,由合伙人统一管理和使用”的规定,陈垠珠和邓建成二人对合伙事务均具有管理权,可见,陈垠珠与邓建成对合伙事务处理的分歧是其内部纠纷,与被上诉人顾贤才、顾贤标无关。因此,上诉人称未赶走邓建成、吴姿婵是违反合同约定的理由不成立。第二,上诉人称其损失30万元,要求顾贤才、顾贤标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由于上诉人在该项请求中未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原审法院不支持其诉讼请求是正确的。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判决恰当,应予维持。

  被上诉人吴姿婵答辩称,关于上诉人在上诉中提到的“邓建成擅自转让上诉人的虾塘给我本人时,我明知道邓建成无权转让该虾塘”的说法不正确,因为邓建成转让虾塘时出具了其有权转让的凭据,并足以证明其具有处分权,我是在相信其有处分权并支付合理对价的情况下才承包了邓建成的鱼塘,属于一种善意取得行为,并不存在侵犯上诉人利益的行为,上诉人无确凿证据就说我恶意侵害其权益是站不住脚的,上诉各项请求没有法律依据,请求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邓建成未作书面答辩。

  二审查明的事实和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另查明,顾贤标、顾贤才(甲方)与钟业仁、陈垠珠(乙方)于2007年12月29日签订《承租池塘合同书》,合同约定如下:“一、甲方完全同意乙方承租陵水县文堆村六个池塘(地号:大陆肚坡地40亩),期限为10年,自2005年10月1日至2015年9月30日止。二、甲方同意乙方把6个池塘(土塘池)改成为5个高位池,施工期间甲、乙方负责监工,共同完成。三、乙方自2005年10月起每年补贴8000元给甲方直到2009年9月30日止。自2009年10月1日后,甲方可分享总收成20%,乙方不得异议。付款方式:1、2006年10月1日付16000元;2、2007年10月1日付8000元;3、2008年10

  月1日付8000元,可使用至2009年9月30日止;4、甲方附带条件:①在正常情况下乙方不可任意停止生产饲养一年,如停止一年或乙方放弃,甲方可以无条件收回池塘所有一切,由甲方另行处理;②期满10年到期,甲、乙双方愿意继续合作,双方再行协议续约,乙方有优先权继续承租,必须以同等条件承租,按当时市价同价承租,甲方不得异议;③承租期间10年到期,甲、乙双方不愿继续合作,所有池塘、房室等一切生产设备全归甲方所有。5、以前所订立合同从今日起全部作废取消,皆以此次合同为准。6、2009年10月1日后所投产的一切才开始算,甲方分享总收入20%,共同经营期间甲方只能提供意见,不可干涉行为和阻力。7、在承租期间内土地使用上有发生任何纠纷,甲方负责处理,若甲方不处理造成乙方有损失,皆由甲方负责赔偿损失,政府单位亦由甲方负责,承租期间若有政府征用土地,乙方必须服从,赔偿金额甲方享受40%,乙方享受60%。8、承租期间甲方若有不合理要求或要求乙方退租,乙方可以向甲方索赔损失。9、乙方必须按时付款给甲方,如超过一个月后没有付款,合同自行作废,甲方有权收回池塘等所有一切。如乙方按时交款,甲方有意回避,乙方有权继续承租,甲方无得有任何异议。10、本合同一式三份,自签订协议之日起生效,甲、乙双方必须履行合同,不得违约,如有违约者按合同法处罚。”案经调解无效。

  本院认为,双方争议的焦点是:1、被上诉人邓建成与上诉人陈垠珠是否共同合伙经营该虾池塘;2、被上诉人邓建成、吴姿婵是否构成共同故意侵犯了陈垠珠本人的该虾池塘承包经营权;3、陈垠珠请求邓建成、吴姿婵共同赔偿损失30万元是否有事实与法律依据;4、被上诉人顾贤标、顾贤才是否违约,是否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第一、关于被上诉人邓建成与上诉人陈垠珠是否共同合伙经营该虾池塘的问题。被上诉人顾贤标、顾贤才将自己承包的虾池塘转包给上诉人陈垠珠与案外人钟业仁经营,并签订了《承租池塘合同书》。事后,案外人钟业仁将其持有的333%的虾塘承包经营权股份转让给被上诉人邓建成,并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书》,钟业仁已经收取邓建成所交的转让款12万元,因此,邓建成便成了陈垠珠新的合伙股东,邓建成以其受让的333%的股份经营权与陈垠珠合伙经营该虾塘。因此,陈垠珠上诉称邓建成不是共同合伙的股东事实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第二、关于被上诉人邓建成、吴姿婵是否构成共同故意侵犯了陈垠珠本人的该虾池塘承包经营权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二条第一款“合伙人投入的财产,由合伙人统一管理和使用”与第三十四条第一款“个人合伙的经营活动,由合伙人共同决定,合伙人有执行和监督的权利”的规定,邓建成作为该虾塘的合伙人,有权进行经营管理,但在将该虾塘出租等重大事务的情况下,应和陈垠珠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处理该合伙事务,但邓建成未经陈垠珠同意,擅自将该虾塘出租给吴姿婵,收取了吴姿婵所交5万元租金,其民事行为确有一些过错,该5万元属于邓建成与陈垠珠合伙内部的债权债务关系问题,对于该合伙纠纷可由双方协商处理或另案诉讼解决。吴姿婵和陈垠珠的合伙人及合伙事务管理者邓建成签订合同,承租该虾塘经营9个月,合理支付对价5万元。虽然吴姿婵在签订《协议书》时,未予认真审查邓建成是否全部有权将本案该虾塘出租,客观行为上存在一些过错,但其是善意的第三人,有理由相信陈垠珠的合伙人及合伙事务管理者邓建成有权签订合同,故吴姿婵承租该虾塘时并没有和邓建成构成共同故意侵权。第三、关于陈垠珠请求邓建成、吴姿婵共同赔偿损失30万元是否有事实与法律依据的问题。虽然陈垠珠以邓建成、吴姿婵共同故意侵权,并造成其直接经济损失30万元为由请求予以赔偿,但陈垠珠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加以证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陈垠珠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陈垠珠上诉请求邓建成、吴姿婵赔偿其损失30万元,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第四、关于被上诉人顾贤标、顾贤才是否违约,是否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问题。本案中,陈垠珠是提出邓建成、吴姿婵故意侵权损害赔偿损失诉讼,并不是提出合同违约损害赔偿损失诉讼,且顾贤标、顾贤才与陈垠珠等所签订的《承租池塘合同书》条款中,并没有特别约定他人侵权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应由顾贤标、顾贤才承担连带责任。因此,陈垠珠诉称顾贤标、顾贤才未赶走邓建成、吴姿婵,违反了《承租池塘合同书》的条款约定应承担连带责任的理由不能成立,其诉讼请求无理,不予支持。至于原审法院在本案审理中,是否严重超审限,违反法定程序的问题,本案属于涉外、涉港澳台民事诉讼案件,根据1991年4月9日颁布、2007年10月28日修正的原《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五条“人民法院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应当在立案之日起六个月内审结。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由本院院长批准,可以延长六个月;还需要延长的,报请上级人民法院批准”和第二百四十八条“人民法院审理涉外民事案件的期间,不受本法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百五十九条规定的限制”的规定,因此,本案没有审理期限,原审法院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从2011年5月11日立案之日起审理至2012年9月24日将近一年四个月才作出判决结案,并没有超审限而违反法定程序的问题。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结果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上诉人陈垠珠的上诉理由,缺乏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800元,由上诉人陈垠珠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 文 和

       审 判 员 蔡 于 干

       代理审判员 昌  盛

       二0一三年二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周 忠 胜


2020010901501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