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与江苏省聚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0/54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宁商终字第60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陈明。

  委托代理人王宗桂,江苏和忠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苏省聚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世君,该公司董事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苏省聚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

  负责人王世君,该分公司总经理。

  两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李为民、盛小平,江苏省聚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员工。

  上诉人陈明因与被上诉人江苏省聚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峰公司)、江苏省聚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聚峰南京分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2014)鼓商初字第22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5月7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5月3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陈明、委托代理人王宗桂,被上诉人聚峰公司和聚峰南京分公司法定代表人及负责人王世君、共同委托代理人李为民、盛小平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陈明一审诉称:陈明应聚峰南京分公司的要求,向其承建的南京市鼓楼区三汊河基督教道圣堂工程(以下简称道圣堂工程)销售水泥。陈明自2010年11月24日至2011年12月19日共送水泥305吨,单价为540元/吨,经结算总价为16740元。经多次催要未果,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聚峰南京分公司支付货款16470元,并支付逾期付款利息(自2011年1月19日起至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聚峰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补充清偿责任;聚峰公司和聚峰南京分公司承担诉讼费用。

  聚峰公司、聚峰南京分公司一审共同辩称:道圣堂工程承包合同系聚峰公司所签,与聚峰南京分公司无关;陈明提交的证据中有一份载明“江苏瑞和”,说明其随意将货款张冠李戴;聚峰公司和聚峰南京分公司在工程施工中,为了保证质量,水泥、钢材等主材必须向正规经销商采购,必须有合格证,签订正式合同并出具发票,经具有资质的单位检测合格后才能使用,因此不可能向没有任何资质和营业执照的单位采购。陈明无法提供合同及发票。另外,根据南京市政府发布的水泥造价信息,价格仅为460元/吨,和送货单上载明的540元/吨不符。陈明提交的送货单上,在收货单位一栏中明确载明需要盖章,但其上并无聚峰公司或聚峰南京分公司印章。对陈明提交的工程联系单上的资料专用章真实性认可,对于夏鸿彬出具的证明上资料专用章,因无法确认其真实性,故不予认可。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9年4月,聚峰公司与南京市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该公司承包道圣堂工程的土建、水电安装工程施工,聚峰公司委托代表人顾晓峰在合同上签字。

  根据陈明出具的送货单显示,2010年11月20日,陈明向“江苏瑞和三汊河教堂”送水泥10吨,单价540元/吨,总价款5400元,夏鸿彬在送货单上签字确认。2010年12月4日,陈明向“江苏聚峰三汊河教堂”送水泥85吨,单价540元/吨,总价款4590元,夏鸿彬签字确认收货。2010年12月19日,陈明向“道圣堂工场”送水泥12吨,单价540元/吨,总价款6480元,夏鸿彬签字确认收货。2011年1月18日,夏鸿彬向陈明出具证明一份,载明“江苏聚峰南京三岔河道圣堂(基督教)工地,施工过程中所需材料(水泥)清单如下:305吨*540=16470元(注:送货单三张),以上情况属实,证明人夏鸿彬,江苏省聚峰建筑集团有限公司三岔河基督教道圣堂项目部。”该证明上加盖有“江苏省聚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基督教道圣堂工程项目部资料专用章(对外签署合同及欠款无效)”。

  原审法院另查明:2010年11月27日,聚峰公司道圣堂项目部曾向南京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南京海宁建设监理有限公司出具工作联系单,要求对工程屋面钢结构、幕墙及门窗的设计方案等进行确认,落款处加盖有“江苏省聚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基督教道圣堂工程项目部资料专用章(对外签署合同及欠款无效)”。

  原审法院认为:夏鸿彬出具的证明中盖有聚峰公司基督教道圣堂工程项目部资料专用章,即使该印章真实,因章上明确载明“对外签署合同及欠款无效”,该章亦不能代表聚峰公司或聚峰南京分公司进行买卖或结算。同时,陈明未能举证证明送货单上夏鸿彬的签字代表聚峰公司或聚峰南京分公司。在夏鸿彬未出具任何授权委托书的情形下,陈明作为水泥供应商,应当可以判断得知夏鸿彬无法代表聚峰公司或聚峰南京分公司,故不构成表见代理。此外,陈明亦未能举证证明夏鸿彬的行为系职务行为。综上,陈明所提供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双方之间买卖合同关系的存在,其要求聚峰公司或聚峰南京分公司支付货款及逾期付款利息的请求应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五条、六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八条、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驳回陈明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261元由陈明负担。

  陈明不服原审法院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并由聚峰公司或聚峰南京分公司负担一、二审诉讼费用。理由为:1本案系上级法院发回重审案件,在无新证据的情况下,原审法院作出内容相反的判决,系错误裁判;2夏鸿彬出具的证明上盖有道圣堂工程项目部资料专用章,聚峰公司和聚峰南京分公司对加盖于工作联系单上资料专用章真实性认可,该联系单是对建设合同的新要约,应具有对外使用的效力,不应仅作为资料保管使用。陈明出具的结算清单只是证明所送货物总数,并非债权确认书,其效力与前述工作联系单效力一致,如聚峰公司和聚峰南京分公司认为印章不真实,应申请鉴定,否则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夏鸿彬系被上诉人员工,其在结算清单上签字系职务行为。结合夏鸿彬签字和加盖道圣堂工程项目部资料专用章,已形成完整证据链,也符合实际交易习惯,不能再加重材料商的举证义务;3陈明系正规销售商,且提供了合格的产品,故被上诉人应承担给付货款的义务。庭审中,陈明还补充陈述,即便夏鸿彬无权代理,也应构成表见代理。

  被上诉人聚峰公司和聚峰南京分公司共同答辩称:道圣堂工程系聚峰公司所签,聚峰南京分公司与本案无关。陈明出具的2010年11月24日送货单上记载了“江苏瑞和”,说明其主张货款很随意,而且货款的单价也高于政府发布的价格。聚峰公司在施工中为保证质量,水泥等“大材”均从正规渠道进货。陈明作为供应商无正规营业执照、无供货合同、无真实税务发票,故不可能是供应商。另外其提供的送货单上已明确需要加盖有效印章,故对其真实性亦不应认可。结算证明上盖有对外签署合同无效的资料专用章,对此陈明系明知。夏鸿彬无权代表聚峰公司和聚峰南京分公司,也不能构成表见代理。

  双方当事人在二审中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二审查明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一致。双方当事人对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也均无异议,故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在原审中,原审承办法官在庭审中与夏鸿彬通电话,其称自己为一般打工人员,没有什么职务。据陈明陈述,夏鸿彬在缔约过程中称自己为道圣堂工程负责人。

  经双方当事人确认,二审归纳争议焦点为:1夏鸿彬在送货单、结算证明上签字是否为职务行为;2结算证明上加盖的资料专用章是否具有证明效力;3如夏鸿彬签字行为并非职务行为,是否能构成表见代理。进而言之,聚峰公司、聚峰南京分公司是否应承担向陈明给付货款的义务。

  本院认为:我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陈明认为夏鸿彬的签字行为构成职务行为,但未就夏鸿彬是否系聚峰公司、聚峰南京分公司工作人员提交证据证明。在原审中,陈明陈述夏鸿彬身份也与夏鸿彬自己陈述身份有矛盾之处。另外,在结算证明上虽有夏鸿彬签字,但基于该证明上加盖的资料专用章已明确“对外签署合同及欠款无效”,故该章的证明效力已被明确阻却,陈明对此应明确知悉,该章不能对夏鸿彬的身份起证明作用,陈明不能以此作为夏鸿彬的身份证明,以确定夏鸿彬的签字系履行职务的行为。

  同理,资料专用章已明确“对外签署合同及欠款无效”,故该章作为证据其证明效力不能确认,陈明以此作为证据不能证明待证事实,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至于聚峰公司与建设方在施工合同已确定情况下,在工作联系单上加盖资料专用章,并不能证明该章在对外签署其他文件时具有证明效力。

  表见代理成立的构成要件应当包括:第一,行为人的无权代理行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在客观上具有代理权的表象,且产生原因与被代理人的行为直接相关并在被代理人风险控制能力范围内;第二,行为人在设立民事法律关系时以被代理人名义为民事行为;第三,相对人善意且无过失地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第一个构成要件即可归责性与第三个构成要件即信赖合理性之间必然存在着互相影响、互相作用的关系。关于“相对人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出于善意无过失”要件,表见代理的成立,必须以相对人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主观认识状态为善意无过失的条件,即相对人对行为人有代理权的信赖属于合理范围。如果相对人遗漏了作为理性的人本来可以发现并予以核实的疑点,不能认定其为善意无过失。行为人在合同文件上加盖资料专用章的,虽可认定符合行为人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的要件,但此种类型印章只能用于技术资料管理或报审施工资料等专用用途,理性的普通人不应相信其能用作缔约,相对人接受此类印章作为合同缔结证明的,不能认定相对人善意无过失。更何况在本案中,前述资料专用章印文已对该章的证明效力明确作了否定的表述。据此,陈明上诉称,本案成立表见代理,缺乏事实和法律根据,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条第二条规定:“发回重审的案件,原审人民法院应当按照第一审程序另行组成合议庭。”据此,原审法院在本院发回重审后,另行组成合议庭重新进行审理,并作出相应判决,不违反法律规定。陈明上诉称原审判决系错误裁判,于法无据,本院亦不予支持。

  综上,上诉人陈明的上诉主张均缺乏事实和法律根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261元,由上诉人陈明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夏 雷

审 判 员  周毓敏

代理审判员  安时建

二〇一四年六月十日

书 记 员  胡 戎


附录: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四十九条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20200109015054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