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某某等与舟山市某某置业有限公司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1/10浙江省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浙舟民终字第12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陈某某。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冯甲。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冯乙。

  上述三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董某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舟山市某某置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叶某某。

  上诉人陈某某、冯甲、冯乙因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舟山市定海区人民法院(2012)舟定金商初第13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3月2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09年11月,原告舟山市某某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华某某)为开发被告陈某某、冯甲、冯乙房屋所在地块与三被告签订《房屋拆迁补偿协议》,约定:一、被告同意在该地块开发权确定前,将所涉房屋唯一与宏华某某订立拆迁补偿协议,如未遵守则承担违约责任;二、被告两层楼房共计建筑面积23476平方米,院落面积42平方米,补偿标准为每平方米1550元,共计补偿款363878元;三、补偿款分两次予以支付,第一次在2009年11月20日前支付10万元,第二次于宏华某某取得该地块开发权和被告搬迁时支付剩余款项;其中第六条约定违约责任的承担方式为支付违约金50万元。在协议中,双方还对搬迁的时间、搬迁后的居住等事项做出了约定。后双方又签订《商品房买卖承诺协议》,宏华某某就拆迁后三被告可能回购居住之事,与三被告协商后做出承诺。2009年11月20日,陈某某出具收条,确认收到宏华某某的房屋拆迁补偿预付款10万元。之后,宏华某某未取得相关地块的开发权。2011年1月24日,舟山市定海区金某重点工程某调管理办公室与冯甲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一份,约定:冯甲同意将坐落在金塘镇和建村某某号的房屋,土地使用面积7355平方米、建筑面积12278平方米、无证房面积7257平方米交给金某重点工程某调管理办公室拆除;拆迁补偿金额合计185028元;冯甲符合迁建安置条件1户,宅基地安置面积110平方米。协议中还对拆迁安置补偿的其他相关事宜做出了约定。2012年7月12日,金某重点工程某调管理办公室与陈某某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一份,约定陈某某同意将坐落在金塘镇和建村某某号的房屋,土地使用面积9163平方米、建筑面积10563平方米交给金某重点工程某调管理办公室拆除;拆迁补偿金额合计133156元;陈某某符合迁建安置条件1户,宅基地安置面积95平方米,其中建筑面积80平方米。上述两份补偿安置协议,已实际履行。

  另查明,1、1993年12月,舟山市定海区金某镇人民政府批准了冯丙(陈某某的丈夫)提交的私人建房用地呈报申请,面积为16518平方米(包括道地),申请时的在册人口为冯丙和本案的三名被告,共四人。2、坐落于金塘镇某某某某号的集体土地使用权证于2006年登记在冯丙名下,在原告与三被告签订《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和《商品房买卖承诺协议》时,冯丙已去世。3、坐落于金塘镇某某某某号上的房屋未办理房屋产权登记。

  2012年11月26日,宏华某某向原审法院起诉,要求:1解除双方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2陈某某返还宏华某某已支付的拆迁补偿预付款10万元,冯甲、冯乙负连带返还责任。陈某某、冯甲、冯乙则反诉要求宏华某某支付违约金50万元,扣除已预付的拆迁补偿款10万元,尚应支付40万元。

  原审认为,双方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又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依法成立并生效。基于该协议中关于“被拆迁人同意在该地块开发权确定前……”的表述,可见协议签订时双方对宏华某某取得相关地块的开发权仅为一种期待,而非确定。现宏华某某未取得相关地块的开发权,冯甲、陈某某就合同标的已与案外人签订了新的协议并已实际履行,协议显然已无法实现其目的,亦无履行之必要,故法院依法解除双方所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因此,对宏华某某要求陈某某返还房屋拆迁补偿预付款10万元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收条虽为陈某某出具,但房屋拆迁补偿预付款的支付对象明显为三被告,而非陈某某一人,冯甲、冯乙对此亦明知,故对宏华某某要求冯甲、冯乙对预付款的返还负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亦予以支持。因相关地块开发权的取得存在不确定性,双方在签订协议时皆明知宏华某某有取得相关地块开发权的可能也有未取得之可能,且双方在协议中支付剩余补偿款的约定也以宏华某某取得相关地块开发权为前提条件,现条件未成就,宏华某某不支付剩余款项不存在违约之情形。因此,三被告要求宏华某某支付50万元违约金的反诉请求缺乏依据,法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九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解除原告舟山市某某置业有限公司与被告陈某某、冯甲、冯乙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二、被告陈某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给原告舟山市某某置业有限公司房屋拆迁补偿预付款100000元,被告冯甲、冯乙对上述款项的返还负连带责任。三、驳回反诉原告陈某某、冯甲、冯乙要求反诉被告舟山市某某置业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500000元的诉讼请求。本诉案件受理费2300元减半收取115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7300元减半收取3650元、保全费1045元,以上合计5845元,由被告(反诉原告)陈某某、冯甲、冯乙负担。

  宣判后,陈某某、冯甲、冯乙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原审未认定宏华某某违约不当。因宏华某某未取得开发权,不能履行签订的合同,致使上诉人不能实现取得剩余拆迁安置款和回购商品房的目的。因此,宏华某某存在根本违约。在宏华某某无法履行合同的情况下,上诉人另行处分财产完全正当,宏华某某无权要求返还预付款且应承担违约责任。2、原审适用法律错误。原审适用合同法条款错误,也未追加其他合同当事人参加诉讼。3、原审判决冯甲、冯乙承担返还连带责任不当。预付款由陈某某领取,与冯甲、冯乙没有任何关系。为此,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发回重审或改判,支持上诉人的原审反诉请求。

  经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对原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另,上诉人在上诉期内未预交不服反诉判决的上诉费,经本院书面通知,上诉人仍未在规定的期限内预交,也未提出申请缓交。

  本院认为,双方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但根据协议的内容,其是一个附条件的合同,是以被上诉人宏华某某取得所在地块的开发权为前提,由于被上诉人最终未能取得上诉人房屋所在地块的开发权,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而上诉人事实上也另行与他人签订合同,将所在地块房屋交与他人拆除开发,其该行为也使合同无法继续履行。故被上诉人要求解除合同的诉请,符合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二)项的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原审对合同解除的条款适用欠妥,本院予以纠正。合同解除后,根据合同履行情况,原审判决陈某某返还房屋拆迁补偿预付款10万元于法有据,并无不当。因上诉人未在规定的期限内预交不服反诉判决的上诉费,也未提出申请缓交,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第四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通知》第二条的规定,应视为上诉人自动撤回要求被上诉人支付50万元违约金的上诉请求。由于涉案房屋的私人建房用地呈报申请表载明在册人口为冯丙和三上诉人,冯丙已去世,被上诉人以三上诉人为被告,三上诉人在原审中也未提出异议,且也是以三上诉人为反诉原告,故上诉人以原审未追加其他合同当事人参加诉讼请求发回重审的上诉请求,本院亦不予支持。对上诉人陈某某收取房屋拆迁补偿预付款10万元,被上诉人有理由相信陈某某具有代理权,代表合同一方收取该款,原审判决冯甲、冯乙对该款返还应承担连带责任,符合法律规定。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足,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认定事实清楚,所作判决结果并无不当,可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上诉人陈某某、冯甲、冯乙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褚 炅

代理审判员  袁志雄

代理审判员  张秀梅

二〇一三年五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高嘉侃


2020010901511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