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市奥科特照明电器有限公司与宜兴市恒信节能材料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4/28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中中法民二终字第34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山市奥科特照明电器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旭东,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陈小华,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华仕鹏,该公司人力资源部职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宜兴市恒信节能材料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宣良军,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吴崇岳,广东展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山市奥科特照明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科特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宜兴市恒信节能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信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2013)中二法民二初字第72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恒信公司自2008年开始向奥科特公司供应灯管。其中,2012年10月30日至2012年12月20日,恒信公司向奥科特公司供应管径为9mm,外径为42mm,圈数为35圈和管径为7mm,外径为28mm,圈数为3圈的灯管,货款合计12993868元,其中2012年10月为11345元,2012年12月为11859368元。2013年3月26日,奥科特公司向恒信公司出具《货款支付申请单》两张,确认应付2012年11月(实际是10月)货款113455元,2012年12月货款118494元,合计1298395元。关于付款方式,奥科特公司曾经向恒信公司传真的采购订单第3条约定“供方所送货品经检验合格,账款经对账无误后,按照双方约定付款方式给予结算”。关于产品质量,采购订单第4条约定“供方货品应符合国家质量标准或我司的技术性能要求。若使用中出现品质异常,经权威部门确认为供方责任的,供方应无条件退换货并承担由此造成的直接损失。造成负面影响巨大的,我司还可追究供方的间接损失”。恒信公司称,奥科特公司对账确认货款后未按约定支付货款。奥科特公司则表示已于2013年5月3日支付涉案货款51857元,实欠779825元,但因恒信公司交付的产品存在外观不良及光通维持率不达标等质量问题,因此有权拒绝支付剩余货款;另根据双方的交易习惯,恒信公司收取货款后应将《货款支付申请单》退还给奥科特公司,但因奥科特公司未足额付款所以恒信公司拒绝退还。恒信公司则表示奥科特公司所支付51857元是2012年9月6日至2012年10月13日的货款,涉案货款尚未支付。奥科特公司为证实已支付涉案货款51857元,提交了中国民生银行承兑汇票一张(出票日期为2013年5月3日,金额为51857元,出票人为奥科特公司,收款人为恒信公司)。恒信公司为证实奥科特公司上述汇票用于支付2012年9月6日至2012年10月13日的货款而提交了该期间的送货单四张,货款金额共计70888元(恒信公司自认货款合计696683元,退货1781095元,实际货款5185735元)。奥科特公司则称该期间的货款已在2013年3月支付,但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实。

  此外,恒信公司对奥科特公司提出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不予确认,奥科特公司为此对产品的光通维持率申请鉴定。诉讼过程中,原审法院根据奥科特公司的鉴定申请组织双方进行现场查看。经查实,奥科特公司主张恒信公司供应并存在质量问题的灯管产品合计72箱存放在奥科特公司仓库,除管径为7mm,外径为28mm,圈数为3圈的灯管1箱未开箱外,其余71箱均是开箱后再行封箱,所有库存灯管的规格均与恒信公司主张涉案货款的灯管规格不同。奥科特公司表示,库存产品是双方交易过程中,逐渐累积的问题产品。恒信公司则表示,虽然库存产品的外包装属恒信公司所有,但因已开箱而无法确认是恒信公司的产品,另未开箱的产品也不在恒信公司主张涉案货款的范围之内。为此,恒信公司认为,因为库存产品非恒信公司主张涉案货款的产品,所以无需进行质量鉴定。如奥科特公司认为恒信公司以前交付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应另行起诉。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诉辩双方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涉案产品是否存在质量问题?2、奥科特公司尚欠恒信公司涉案货款数额?关于焦点1,根据现场查看及双方确认的情况可知,奥科特公司抗辩存在质量问题的库存产品并非恒信公司主张涉案货款所对应的灯管。奥科特公司未能提交证据证实恒信公司于2012年10月30日至2012年12月20日期间供应的灯管产品存在质量问题,故原审法院认定恒信公司于上述期间交付的涉案灯管已经奥科特公司检验合格,不存在质量问题。根据采购订单第三条关于付款方式的约定,奥科特公司出具货款支付申请单的行为应属其对应付货款的对账确认,对账后,奥科特公司应向恒信公司支付相应的货款。因此,奥科特公司以恒信公司交付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为由拒绝支付涉案货款,理据不足,不予支持。关于奥科特公司主张恒信公司供应的库存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并申请鉴定事宜。原审法院认为,基于上述认定,在本案中无需启动鉴定程序,奥科特公司对其主张的库存产品是恒信公司供应并存在质量问题,有权根据双方约定,依法另行向恒信公司主张权利。关于焦点2,虽然奥科特公司提交银行承兑汇票欲证实其于2013年5月3日向恒信公司支付了涉案货款51857元,但恒信公司对此也提交了相应的送货单证实其于2012年9月6日至2012年10月13日向奥科特公司供应了相应数额的货物。因奥科特公司提交的银行承兑汇票未能明确是支付涉案货款,且未能证实2012年9月6日至2012年10月13日的货款已另行支付。另,根据双方确认的交易习惯,奥科特公司付款后,恒信公司应向奥科特公司退还《货款支付申请单》。因此,原审法院认为,在恒信公司仍然持有奥科特公司出具的《货款支付申请单》的情况下,奥科特公司于2013年5月3日所支付的51857元并非涉案货款,奥科特公司尚欠恒信公司涉案货款为1298395元。综上,恒信公司要求奥科特公司支付货款1298395元,并从起诉之日起计算利息损失,理据充分,依法予以支持;奥科特公司抗辩意见,理据不足,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奥科特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恒信公司支付货款1298395元及利息(利息计算方法为:以1298395元为本金,从2013年8月14日起至判决履行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896元,保全费1169元,合计4065元,由奥科特公司负担。

  上诉人奥科特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一)我方提供的银行汇票的付款时间在本案货款对账日期之后,是用于支付本案货款的。且双方的交易习惯为月结,被上诉人提供的2012年9月至10月的四份送货单的时间跨度是2个月,不符合双方按月结算的交易习惯。(二)我方新提供的《采购入库单》可以证明被上诉人的货物存在质量问题,且对于被上诉人产品有质量问题我方已经另案主张了。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恒信公司答辩称:(一)双方的交易习惯是送货三到六个月,上诉人才付款,针对上诉人提供的承兑汇票,我方已提供了四张送货单足以证实该承兑汇票是支付四张送货单的货款,与本案无关,如上诉人认为汇票不是支付上述四张送货单的货款,上诉人也可以提供其已收取的2012年10月份《货款支付申请单》,证明该金额与汇票金额不一致。且双方的交易习惯是上诉人付款后会收取相应的《货款支付申请单》,现我方持有本案的《货款支付申请单》,足以证明上诉人尚未支付本案货款。(二)双方交易的货物管径是9mm,圈数是3圈的,而上诉人主张有质量问题的货物是7mm的,圈数是25圈的,因此上诉人主张有质量问题的货物不是本案的货物。并且,经一审法院实地勘察,货物的包装箱均已开箱,不排除上诉人把货物调换的可能。我方提供的货物不存在质量问题。

  上诉人奥科特公司二审期间提交证据如下:12012年12月20日、12月21日的《采购入库单》及《送货单》,拟证明其所主张的有质量问题的货物在本案货物中也有涉及,上述证据涉及的货物与其主张有质量问题的《采购入库退回单》倒数第二项的货物一致;2中国民生银行中山古镇支行2014年6月25日出具的证明、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分行2014年6月25日出具的证明各1份,拟证明奥科特公司分别于2013年2月4日、5月3日以汇票方式向恒信公司支付100000元、51857元;32012年9月份、10月份的《货款支付申请单》复印件各1份(2012年12月14日对账),拟证明双方对账确认2012年9月份的货款为46412元、2012年10月份的货款为4601616元。经质证,恒信公司确认上述证据2的真实性,不确认上述证据1、3的真实性、关联性。恒信公司认为,奥科特公司于2013年2月4日以汇票方式向恒信公司支付100000元是支付2012年9月份之前的货款,恒信公司可以提供相应的送货单据相佐证,奥科特公司于2012年5月3日支付的51857元是支付2012年9-10月份的货款,均不是支付本案货款;2012年9月份、10月份的《货款支付申请单》是复印件,没有其他证据相佐证,其证明力应不予采信。

  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奥科特公司主张恒信公司提供的货物存在质量问题,并提供《采购入库退回单》证明有质量问题的具体产品情况。该《采购入库退回单》倒数第二项载明有质量问题的产品的品号为YDGHHBL087,品名为灯管-混合粉半螺,规格为“Φ7/25T白光Φ28/7-9Ω(100小时光效42,显指”,数量为633支,单价为“15”,金额为“91152”;而奥科特公司二审期间提交的《采购入库单》及《送货单》载明产品的品号为YDGDJBL033,品名为灯管-三基色半螺,规格为“Φ7/3T白光Φ28/5-7Ω恒信(100小时光效48,显指80”,数量为42336支、14112支,单价为“13”,金额为“5338570”等。

  本院认为:本案系买卖合同纠纷,对于双方存在买卖合同关系,2012年10月30日至2012年12月20日期间恒信公司向奥科特公司供应灯管价值1298395元的事实双方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根据双方的诉辩陈述,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奥科特公司提交的金额为51857元的银行承兑汇票是否用于支付本案货款,二、恒信公司供应的上述灯管是否存在质量问题。

  关于焦点一。奥科特公司主张其提交的出票日期为2013年5月3日、金额为51857元的银行承兑汇票系用于支付本案货款,对此恒信公司辩称相应的汇票系用于支付本案以外的货款,并提交了4份送货单证实其于2012年9月6日至2012年10月13日向奥科特公司供应了价值70888元的货物(恒信公司自认扣除退货后,实际货款金额为5185735元)。因奥科特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上述银行承兑汇票系用于支付本案货款,且结合双方确认的奥科特公司付款后会向恒信公司收回《货款支付申请单》的交易习惯,本院认为,在恒信公司仍然持有奥科特公司出具的《货款支付申请单》的情况下,奥科特公司以银行承兑汇票方式支付的51857元款项并非用于支付本案货款,奥科特公司的本案欠款金额为1298395元。

  关于焦点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奥科特公司虽主张恒信公司供应的本案货物存在质量问题,但其主张有质量问题的货物从产品的品号、品名、规格、单价等内容均与本案货物不相符,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本案货物存在质量问题,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其相应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上诉人奥科特公司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896元,由上诉人中山市奥科特照明电器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亦和

审 判 员  胡怡静

代理审判员  钟国平

二〇一四年八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刘晓婷


20200109125428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