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克拉拉中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与王晓勇等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2/24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汉中民二终字第0008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陕西克拉拉中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丘美焕,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蒋虎军,陕西君勤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雪婷,陕西君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晓勇。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欧阳万杰。

  二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焦阳。

  上诉人陕西克拉拉中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因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汉台区人民法院(2014)汉台民初字第0032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蒋虎军、王雪婷,被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焦阳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2012年2月22日,原、被告双方签订了一份《汉台区克拉拉中西餐厅合作协议》,约定:原、被告自愿就投资陕西克拉拉中西餐厅汉中店暨:‘汉台区克拉拉中西餐厅’餐饮项目进行合作,原告提供项目所需的品牌和技术及运营管理办法,被告提供项目所需的全部资金和当地人脉资源。双方约定,原告享有该项目纯利润20%的分红权,利润分红的时间以三个月为单位进行利润分成(在次月10号之前),当季度出现亏损,则由下一个盈利季度补齐。同时原告拥有对该项目的后厨及所需各部门的技术、管理人员的日常管理权。在运营时,原告每月派遣会计审核账务,审核三个月项目所产生的利润款项,由被告收取并于次日统一存入双方指定账户,专款专用,任何一方都不能私自贪污、挪用此款,被告分红具体时间不得拖延,如拖延三天以上双倍赔偿。中高层管理人员工资体系由原告统一规划,原告享有任免权。原告的义务及责任为:确保后厨所需各部门的技术人员到位,对产品质量负责,后厨的成本保证控制到35%,经营毛利6个月平均不得低于60%(如原材料市场波动例外)。双方在合作期间和解除合作后,被告不享有原告所提供品牌及一切无形资产所带来的经济利润,品牌及一切无形资产所有权归原告所有。合同期限为三年,即从2011年7月1日至2014年6月31日止。

  双方在合作期间,原告所派驻的人员从2011年8月开始陆续离职,被告从2012年1月到同年8月底支付了最初几个季度的分红款,此后,因双方在合作经营方面产生分歧,原告于2013年8月16日向被告发出解除合同通知函,同时要求被告支付20%的红利。二被告于次日签收该函,但认为原告也存在违约,没能确保后厨所需各部门技术人员到位、成本控制不符合协议要求,且在后面的经营中有亏损等理由拒绝分红。原告提起诉讼,要求:1、依法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2、判令被告支付从2012年9月1日起至2013年8月17日期间克拉拉公司20%的分红及利息,并赔偿原告的损失,共计40万元;3、被告应停止使用原告拥有的“克拉拉”服务标识和字号名称及配套图形,拆除其在经营场所内外设置的上述标识。审理中被告对原告1、3项诉请无异议,同意履行;对第2项诉请坚持答辩理由。原告认为克拉拉汉中店经营状况与财务报表不符,申请对克拉拉汉中店2012年9月至2013年8月期间的财务状况进行审计鉴定。克拉拉汉中店提交了2012年9月至2013年6月期间的账务资料,对2013年7、8月的账务资料称时间长找不到了。原告以被告提供的账务资料不齐,拒绝申请鉴定。双方意见分歧较大调解未果。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和经当庭质证确认的下列证据证明:原、被告双方签订的《汉台区克拉拉中西餐厅合

  作协议》、解除合同函(律师致函)、被告提交的克拉拉汉中店的财务资料等。

  原审法院认为,原、被告双方签订的“汉台区克拉拉中西餐厅合作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属合法有效,合同双方均应遵照履行。按照合同要求,原告应确保后厨所需各部门的技术人员到位,但从本案现有证据来看,双方合作的汉台区克拉拉店后厨所需的各部门技术人员到位情况不符合双方协议要求,被告也未按协议要求将该项目产生的利润款项存入双方指定账户,也未按约定进行分红,双方在合作经营克拉拉汉中店的管理和营运方面均存在违约行为。原告要求解除合同并要求被告停止使用克拉拉服务标识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支持。对双方合作期间的盈亏以及分红问题,涉及到对双方合作项目的清算,双方对盈亏问题各持己见,现原告以被告提供的账务资料不齐为由拒绝申请鉴定,其要求判令被告支付利润分红及利息并赔偿损失共计40万元的诉请,证据不足,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九十四条笫四项、第九十七条、第一百二十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三项之规定,判决:一、解除原被告双方所签订的“汉台区克拉拉中西餐厅合作协议”。二、限被告王晓勇、欧阳万杰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使用原告陕西克拉拉中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所拥有的“克拉拉”服务标识、字号名称及配套图形。三、驳回原告陕西克拉拉中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陕西克拉拉中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上诉理由是:一、一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二被上诉人除支付了2011年12月—2012年8月九个月的分红外,于2012年4月就未向上诉人提供每月的经营报表,2012年9月起未再向上诉人支付利润分红,已构成违约。庭审中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提供2012年9月到2013年8月的财务报表,被上诉人仅提供了2012年10月到2013年6月的财务报表,拒不提供2012年9月,2013年7、8月的财务报表,上诉人才拒绝鉴定。上诉人将被上诉人提交的财务报表对比2011年8月到2012年3月的财务报表,发现其报表中存在恶意扩大成本支出的房屋租金、广告费、装修设计费、员工工资及摊销的投资利息等,将原本盈利的报表作成亏损的,且原始凭证大多是收据,极少有正规发票,上诉人要求二被上诉人出具记账所依据的原始凭证,包括房屋租赁合同、广告合同、员工领取工资的签字表,被上诉人均未能提交,一审没有认定被上诉人举证不能的责任,却以上诉人拒绝申请鉴定为由,驳回上诉人要求分红及赔偿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二、一审举证责任分配错误。根据《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五条“有证据证明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的,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可推定该主张成立。”被上诉人拒不提供完整的财务报表,及房屋租赁合同、广告费合同、员工领取工资的签字表等记账的原始凭证,就不应当认定其财务报表的真实性,被上诉人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三、被上诉人在履行双方《合作协议》的过程中还存在其他违约之处,其没有按照协议第四条的规定,保障上诉人的财务审批权,财务报表中2万元以上的大额支出,均没有上诉人的签字同意。根据被上诉人提交的财务报表,其2013年第一季度盈利,在弥补了2012年第四季度的亏损后,就应向上诉人分红,其非但没有分红,还用继续弥补了2013年第二季度的亏损。四、关于派驻被上诉人店里的店员离职,并非上诉人故意调走或抽回,这属于员工的自由流动,与上诉人无关,一审以此认定上诉人违约错误。综上,请求:撤销原判主文第三项,依法改判二被上诉人支付分红款及赔偿损失共计33万元。

  二被上诉人答辩称,根据一审中提交的2012年10月至2013年6月三个季度的财务资料可知,被上诉人这三个季度处于亏损状态,不符合分红的条件。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双方签订合作协议后,被上诉人于2012年1月开始向上诉人分红,截止2012年8月三个季度共向上诉人支付分红款136577元,被上诉人于2012年4月未再向上诉人提供每月的财务报表,2012年9月起未再支付利润分红。对于二被上诉人提交的2012年10月—2013年6月的账目表,上诉人参照之前被上诉人提交过的2011年8月—2012年4月账目表,自行调整扣除掉其认为不合理增长的房租、广告费、装修设计费及投资款利息等成本支出后,算出这九个月的分红款为141473978元;对于2012年9月,2013年7月、8月这三个月,被上诉人未提交财务报表,上诉人参照之前三个季度分红136577元(每月15175元),算出这三个月应分红45525元;上诉人发函解除合同到合同约定的到期日(即2013年9月到2014年6月),上诉人仍然参照每月15175元,要求被上诉人赔偿其品牌使用费及可期待利益损失151750元。以上三项共计3387489元。二被上诉人称房租和广告费可提交合同证明,装修设计费是合作初期支付给上诉人的115万元,投资款利息是合作协议中约定的230万投资款,因230万系银行贷款,故在后期将利息进行摊销。上诉人认可115万元的装修设计费和230万元的投资款,但认为这两部分费用不得在成本中摊销。因双方意见分歧较大,调解未达成一致意见。其余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原审在审理中经当事人举证、质证和法庭认证,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上诉人在二审中无新证据提交。

  二被上诉人经责令,提交了房屋租赁合同和广告发布合同,被上诉人质证认为房屋租赁合同真实性无从考证,且5万元月租中有一部分地方不属于克拉拉餐饮使用;对广告发布合同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广告并非全部用于克拉拉的宣传,被上诉人欧阳万杰还从事手机销售,其中有手机销售的广告费用,对于这两部分费用应参照之前几个月的账目资料计算。对二被上诉人提交的两份合同,虽然上诉人对房屋租赁合同其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对广告发布合同的证明目的均提出了异议,但缺乏相反证据证明,且这两份合同系原件,本院依法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双方合作期间的盈亏及分红问题,能够证明盈亏的证据是二被上诉人在经营期间的财务账簿资料,二被上诉人于2012年9月起未再支付利润分红,上诉人要求其提交2012年9月—2013年8月期间的财务账簿,二被上诉人仅提交了2012年10月—2013年6月的财务账簿,对于其未提交的2012年9月和2013年7、8月财务账簿,其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五条“有证据证明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故上诉人参照之前三个季度的分红数额即每月15175元,计算三个月的分红款为45525元,本院予以支持。对于二被上诉人已经提交的2012年10月—2013年6月的财务账簿,上诉人认为其中存在随意扩大成本支出的房屋租金、广告费、装修设计费、员工工资及摊销的投资利息等,将原本盈利的报表作成亏损的,针对上诉人的几点意见,本院询问了双方关于装修设计费及投资利息款的相关情况,上诉人认可二被上诉人在合作之初支付了装修设计费115万元及投资款230万元,但认为这两部分费用不得作为成本摊销,且在第一年也没有摊销。本院也责令二被上诉人提交了房屋租赁合同及广告发布合同,上诉人对这两份证据均不予认可,但无相反证据证明,鉴于上诉人提出的不合理的房屋租金、广告费、装修设计费及投资款利息均有了相关依据或合理解释,上诉人自行扣减账目表得出分红款为141473978元的主张即失去了依据,对其该部分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赔偿其品牌使用费及可期待利益损失151750元,但对于合作终止双方均存在一定过错,参照每月15175元分红款计算损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对其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如上诉人认为双方在终止合作后,二被上诉人仍使用其商标标识对其造成了侵权,可以商标权侵权为由另案诉讼。双方对于解除合作协议及拆除商标标识均无异议,本院予以支持。综上,原审认定事实基本清楚,但关于举证责任分配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汉台区人民法院(2014)汉台民初字第00325号民事判决主文第一、二项;

  二、撤销汉台区人民法院(2014)汉台民初字第00325号民事判决主文第三项;

  三、二被上诉人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向上诉人陕西克拉拉中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支付分红款45525元;

  四、驳回上诉人陕西克拉拉中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案件受理费6250元,由上诉人陕西克拉拉中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承担5000元,由二被上诉人承担125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 毅

代理审判员  王莎莎

代理审判员  徐文婷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日

书 记 员  张 莹


20200109015224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