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立军与安吉红磊机械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2/38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浙湖商终字第32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陶立军。

  委托代理人:徐冰,浙江隆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安吉红磊机械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胡碧芸。

  委托代理人:黄兴民。

  上诉人陶立军为与被上诉人安吉红磊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磊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安吉县人民法院(2014)湖安商初字第15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6月1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窦修旺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郑扬、代理审判员朱国斌参加评议的合议庭,书记员陈秋萍担任记录,于2014年7月10日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上诉人陶立军及其委托代理人徐冰,被上诉人红磊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黄兴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2013年7月1日和2013年7月6日,经陶立军与安吉美汇家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汇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禄臻联系,将美汇公司向其购买的木方送至红磊公司的仓库,并由红磊公司的仓库管理员曹国兴开具了备注为“美汇”的入库单两份。后陶立军向红磊公司要求支付货款无着,故向法院提起诉讼。

  陶立军原审期间的诉讼请求:1、红磊公司支付货款280500元;2、本案诉讼费由红磊公司承担。

  红磊公司原审答辩称:双方之间没有任何业务关系,请求法院陶立军的诉请。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陶立军向红磊公司主张给付货款必须以双方存在买卖关系为前提。虽然陶立军提供了送货单、来料检验报告及由红磊公司工作人员开具的入库单作为依据,但该组证据存在明显瑕疵,尚不足以证明陶立军提出诉讼请求赖以依存的法律关系的存在,无法证明其事实主张,因此,应由负有举证责任的陶立军承担不利的诉讼后果。相反,红磊公司主张的实际与陶立军发生买卖关系的系美汇公司的事实,已得到了美汇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认可,因此,对陶立军诉请,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陶立军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755元(已减半),由陶立军负担。

  陶立军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提出上诉,请求二审依法改判被上诉人红磊公司立即支付货款280500元,并承担诉讼费用。具体理由如下:

  1、一审庭审前期过程,红磊公司在庭审中直接否认曹国兴系其公司员工,后来上诉人拿出了曹国兴系其公司员工的社保资料证据,已确定是被上诉人员工。上诉人供应的木方在被上诉人公司场地由被上诉人仓库保管员签收,2013年7月6日第二批木方也是被上诉人老板聂金成打电话给上诉人的,有移动公司电话记录为证。2、一审法院庭审后的询问调查,明显针对此前被上诉人在庭审当中的漏洞而作出的弥补。该笔录未经法庭质证,一审法院臆断如下事实,上诉人将美汇公司王禄臻向其购买的木方送至红磊公司仓库,并由曹国兴开具了两份入库单,背离生活常识水平。3、本案事实,王禄臻和被上诉人有大笔债务,王禄臻和被上诉人采取的办法是由王禄臻骗几车外地木方给被上诉人抵债,王禄臻的陈述客观上没有加重自身义务而是两人合谋损害了上诉人利益,实为虚假诉讼。

  被上诉人红磊公司二审答辩称,1、双方之间没有发生过任何业务往来,而是上诉人自认与被上诉人有业务往来;2、虽然曹国兴是被上诉人员工,其签字是因为二个公司共用一个仓库;3、上诉人交付的货是送到美汇公司的,美汇公司法定代表人也承认,其交易对象应是美汇公司。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上诉人陶立军提交下列证据:

  刘加全参保信息一份,以证明刘加全是红磊公司的员工,因刘加全曾在来料检验报告中签字。被上诉人红磊公司质证认为,刘加全参保单位是美汇公司,不能证明此事实,美汇公司和红磊公司同时租用了富利家具的厂房,因美汇公司发生火灾,红磊公司二期工程完工了,临时搬到一起,该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

  本院认证认为,刘加全的参保信息载明,2013年2月至9月期间参保单位是红磊公司,故予以采纳。

  被上诉人红磊公司没有新的证据提交。

  经二审审理查明,上诉人陶立军经与美汇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禄臻联系,先后将二批木方送至红磊公司,并由红磊公司员工曹国兴签收入库。红磊公司还出具了来料检验报告,对所收到的木料进行了验收,刘加全还在该报告上签名。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期间的主要争议焦点为:上诉人陶立军与被上诉人红磊公司之间是否存在买卖合同关系。

  经查,本案陶立军与红磊公司之间没有书面买卖合同,现有证据也难以确定双方有口头买卖协议。本案判断双方之间是否存在买卖合同关系,需从双方所举证据进行分析。上诉人陶立军一审提供了送货单、入库单、来料检验报告、曹国兴社会保险参保证明以及移动电话通话详单等证据,送货单上的客户单位栏为红磊公司,虽然是上诉人自己填写,但根据交易习惯,出卖人自己填写的送货单客户一栏,一般为其交易对象,本案系先后二批供货,具有连续性特征,两批供货客户均为红磊公司;入库单均由红磊公司的员工曹国兴签收,虽然入库单上备注栏注有“美汇”字样,在没有美汇公司明确授权情况下,仅凭此并不能解释为红磊公司代美汇公司收货的意思表示,同时,红磊公司出具了二份来料检验报告,对二批木料进行了实际验收,红磊公司的员工刘加全还在检验报告上签名,陶立军还提供了2013年7月3日主叫号码为151××××8888的电话,经查该移动电话为红磊公司负责人聂金成所有,与陶立军陈述聂金成与其联系购买木料相印证。而红磊公司提供的抗辩证据,主要是该公司统一格式的入库单,以此反证陶立军提供的入库单不是红磊公司的。一审庭后,红磊公司又申请原审法院向安吉美汇家具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禄臻作了调查,王禄臻虽在笔录中表示备注“美汇”的入库单是与美汇公司发生的业务,但仅其个人陈述,陶立军并不认可,也没有其他证据相印证。从各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分析判断,陶立军提交的证据比较符合买卖合同履行交货义务的基本特征,事实上,本案涉及的二批货也送到红磊公司仓储地,并由红磊公司员工签收,并由红磊公司出具了入库单和来料检验报告,聂金成与陶立军的移动电话通话详单也印证此间双方有过通讯联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当事人之间没有书面合同,一方以送货单、收货单、结算单、发票等主张存在买卖合同关系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对买卖合同是否成立作出认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条也规定,当事人未以书面形式或者口头形式订立合同,但从双方从事的民事行为能够推定双方有订立合同意愿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是以合同法第十条第一款中的“其他形式”订立的合同。

  综合本案双方当事人提交的相关证据,本案的交易特征符合上述司法解释规定的情形,红磊公司虽与陶立军之间没有书面和口头买卖协议,但从上诉人陶立军提供的书证,红磊公司的签收、验收、入库行为能够推定双方具有交易的民事行为,虽然红磊公司抗辩否认双方之间存在买卖关系,根据本案事实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三条之规定,上诉人陶立军提供证据的证明力要大于红磊公司,应认定双方买卖关系成立。

  综上,原判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及实体处理均有不当。上诉人陶立军的上诉理由成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安吉县人民法院(2014)湖安商初字第150号民事判决;

  二、安吉红磊机械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陶立军货款2805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案件受理费5510元,一审案件受理费2755元,均由安吉红磊机械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窦修旺

代理审判员  郑 扬

代理审判员  朱国斌

二〇一四年七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陈秋萍


20200109015238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