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远军与简帮毅合伙纠纷申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2/46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4)鄂民申字第00583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雷远军。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简帮毅。

  再审申请人雷远军因与被申请人简帮毅合伙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鄂宜昌中民二终字第0034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雷远军申请再审称,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的规定,再审本案。理由概括为:1、双方订立的《砂石料合作开发协议书》为效力待定合同。因为合作前提是,依《矿产资源法》办理采砂合法手续,无许可证合同就不能生效。2、申请办证与颁发许可证是不同的概念,颁发许可证是政府行为,不能通过当事人进行约定。雷远军已经履行了相关申请义务,因简帮毅的不配合导致办证不能,雷远军无过错。3、砂场亏损的原因是经营期间管理不善,并非系雷远军办证不能所致。另外,此处亏损金额还应当包括雷远军的投资20万元,原审判决雷远军返还简帮毅的投资款错误。4、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十七条规定,应当按照双方约定的投资比例分担亏损。

  本院认为,关于雷远军主张原审事实认定缺乏证据证明的问题。首先,对于本案中双方2009年3月24日订立的《砂石料合作开发协议书》的效力问题。雷远军主张该协议书为效力待定的合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第三条第三款的规定,勘查矿产资源,必须依法登记。开采矿产资源,必须依法申请取得采矿权。国家保护合法的探矿权和采矿权不受侵犯,保障矿区和勘查作业区的生产秩序、工作秩序不受影响和破坏。上述规定属于国家对开采矿产资源行为作出的禁止性规定。对于法律、行政法规禁止性规定的划分,有效力性禁止性规范与管理性禁止性规范的区别,违反禁止性规范的合同并非当然、绝对无效,只有违反效力性禁止规范的行为时,方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款规定的无效合同的情形。结合上述涉案合作协议第三条中约定,雷远军负责办理项目经营过程中的审批等手续,说明双方已经知晓开办砂石厂的报批程序;同时,上述合同并非《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二款所规定的,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生效的合同类型。综上,涉案协议虽然在订立时没有依法获得相关政府管理部门颁发的开采许可证,但其性质属于违反管理性禁止性规定的情形,原审认定协议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其次,关于雷远军没有履行涉案协议中约定的办证义务,是否构成违约并承担相应责任的问题。双方合作协议第三条第1款约定了雷远军负责合作项目的开发申请手续的办理,第五条违约责任部分还约定,若雷远军未按照协议约定办理好项目的所有手续以及开工以后该履行的职责,应当向简帮毅退还投资并赔偿一切损失,若因简帮毅未履行自己的职责也同样应向雷远军赔偿一切损失;该部分约定对于双方违约责任的承担是对等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同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条的规定,当事人双方都违反合同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雷远军此次申请再审时,提交了其2009年3月25日向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水利局填写的《河道采砂申请表》,但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获得了该局的河道采砂许可。同时,雷远军也没有举证证明简帮毅存在根本违约的行为,故其主张应当免除其违约责任缺乏事实依据。最后,关于双方合作期间的损失问题。原一审法院经双方当事人同意,委托湖北华审会计师事务有限公司对合伙期间的债权债务进行了清算,确定合伙的砂厂产生了114,27691元的亏损。雷远军主张上述损失系合作期间经营不善所致,与其没有按照约定办理采砂审批手续不存在因果关系,但没有举证证明其主张。综上,雷远军关于原审事实认定缺乏证据证明的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关于雷远军主张原审法律适用存在错误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7条的规定:“全体合伙人对合伙经营的亏损额,对外应当负连带责任;对内则应按照协议约定的债务承担比例或者出资比便分担;协议未规定债务承担比例或者出资比例的,可以按照约定的或者实际的盈余分配比例承担。但是对造成合伙经营亏损有过错的合伙人,应当根据其过错程度相应的多承担责任。”雷远军认为,应当依据上述规定对合作期间亏损进行负担。根据一审裁判文书载明,简帮毅作为原告,在其诉讼请求中虽然主张对合伙期间亏损分担的请求,但是原一审法院在双方并未对合伙债务进行清算,仅依据审计报告中认定的“账面亏损金额”,以及雷远军存在违约行为就对此问题作出裁判,并以雷远军过错程度较大判令其承担80%的责任,上述裁判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雷远军上诉以后,原二审法院认为上述亏损系经营性亏损,与雷远军的违约行为之间并无关联,同时以双方合伙期间债权债务并未进行清算为由进行改判,上述实体处理并无不当。综上,因雷远军并未就双方合伙债务进行清算,其对于合伙期间亏损的分担主张可以另行主张权利。雷远军的该项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雷远军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雷远军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彭晓辉

代理审判员  龚璟

代理审判员  王艳

二〇一四年八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镇姣


20200109015246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