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与刘敬兵等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3/00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青民二商终字第65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徐瑞泽,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宋茜。

  委托代理人张志清。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敬兵。

  委托代理人王秀娜,山东恒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徐奎。

  原审被告利群集团胶州商厦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曹莉娟,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张志清。

  上诉人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刘敬兵、被上诉人徐奎,原审被告利群集团胶州商厦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胶州市人民法院(2013)胶商初字第3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7月9日受理。本案受理后,由审判员谢法圣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卞冬冬担任本案主审,与代理审判员王琳共同组成合议庭,向双方当事人送达开庭传票后,于2014年7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宋茜、张志清,被上诉人刘敬兵的委托代理人王秀娜,原审被告利群集团胶州商厦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志清到庭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徐奎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刘敬兵在原审中诉称,2010年3月份,刘敬兵开始与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建立蔬菜水果购销关系,约定由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定点到刘敬兵处采购果蔬。截止2011年9月,由徐奎经手采购的果蔬尚有11732元货款未付。经刘敬兵多次索要,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均借故拖延,为维护刘敬兵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利群集团胶州商厦有限公司、徐奎支付货款11732元及逾期付款利息,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在原审中辩称,刘敬兵与其没有买卖合同关系,刘敬兵并不是买卖合同的相对主体,主体不适格,请求驳回刘敬兵的起诉。

  利群集团胶州商厦有限公司在原审中辩称,其从未对外采购蔬菜,利群集团胶州商厦有限公司的蔬菜来源均是利群集团统配,其不认识刘敬兵,也从未与刘敬兵发生过任何业务关系。

  徐奎在原审中辩称,其只是根据公司指派,到莱西基地拉蔬菜,与莱西的郑万钢联系,跟着郑万钢拉菜,其只是检验蔬菜、运输蔬菜,支付货款等业务都是公司操作的,徐奎不知情。

  原审法院查明和认定的主要事实是,刘敬兵在一审中明确表示其是与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建立的买卖合同关系,未与利群集团胶州商厦有限公司建立买卖关系。徐奎是具体经手人,代表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因查询到利群集团胶州商厦有限公司给徐奎缴纳医疗保险费,就认为利群集团胶州商厦有限公司与徐奎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将利群集团胶州商厦有限公司列为被告。经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利群集团胶州商厦有限公司确认:事发时,徐奎是利群集团胶州商厦有限公司的职工,被借调到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帮忙采购。徐奎对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与利群集团胶州商厦有限公司确认的事实不清楚,但明确表示被安排到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院内的采购中心工作。

  刘敬兵称郑万钢向其介绍利群的一个陈姓经理,陈某看刘敬兵家的蔬菜质量较好,决定采购。双方于2011年9月10日左右开始进行交易,最初约定将货款打到刘敬兵的银行卡上,因刘敬兵没有银行卡,刘敬兵就索要现金,业务员将货物拉走后,第二天就有业务员将头天的货款用现金结清。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对此不予认可,否认向刘敬兵采购蔬果,否认向刘敬兵支付现金,称其在莱西基地一直向郑万钢采购。徐奎否认向刘敬兵支付过现金,称只是按照公司指派与莱西的郑万刚联系,按照郑万刚指示的地点拉菜。

  刘敬兵提交了收货单2份,欲证明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的业务员徐奎经手从刘敬兵处采购蔬菜、水果的明细及金额。徐奎认可收货单上签字是本人所签。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对收货单有异议,称收货单上没有刘敬兵、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的信息,不能证明刘敬兵与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之间的买卖关系,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也未收到收货单上显示的货物,即使收货单上是徐奎签字,也仅能证明徐奎向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的合作方发出的订货信息,而不能作为收货的结算依据。

  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提交汇款明细1份,欲证明其与刘敬兵之间不存在业务关系,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与莱西当地的郑万钢存在买卖关系,将货款汇到郑万钢指定的郑瑞花的账户上。刘敬兵认为该证据只能证明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与他人有过相关交易,与刘敬兵无关。

  郑万钢到庭证明其与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交易时间截止到2011年8月底,9月份的业务与其无关,其与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之间的账目全部结清。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不予认可,称其与郑万钢有合作,但与刘敬兵没有合作关系,因为郑万钢提供的土豆有问题,为了追回土豆质量问题的损失就把郑万钢后期的货款停发,是郑万钢为了不赔偿损失,才让刘敬兵起诉。

  原审法院认为,刘敬兵凭借收货单主张货款,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否认与刘敬兵有买卖交易,称其在莱西只与郑万刚合作,但郑万刚证明其与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的交易截止到2011年8月底,9月份的业务与其无关,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亦未提交其他证据证明其主张,因此,原审法院对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该辩解意见不予采信。徐奎在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工作,其在刘敬兵提交的收货单上签字并运走货物的行为应认定为职务行为,该货物的货款应该由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支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九条的规定,判决:一、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偿付刘敬兵货款11732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二、驳回刘敬兵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96元,由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负担。宣判后,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不服,上诉至本院。

  上诉人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上诉称,1、一审认定事实不清,上诉人与刘敬兵之间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上诉人不欠刘敬兵货款。上诉人在莱西市采购蔬菜,一直与郑万钢建立蔬菜采购关系,不存在郑万钢以外的合作方。上诉人从未与刘敬兵建立蔬菜买卖合同关系,也未从刘敬兵处采购过蔬菜,刘敬兵起诉主体不适格。徐奎亦证实其负责与郑万钢联系采购蔬菜,从未向郑万钢以外的人购买蔬菜。2、刘敬兵提交的“收货单”不符合上诉人采购蔬菜的交易惯例,不能作为买卖合同关系的结算依据。该单据上未体现上诉人与刘敬兵的任何信息,不能证明双方的买卖合同关系。该“收货单”即使有徐奎的签字,也只能证明徐奎代表上诉人向郑万钢发出的订货信息,不能作为结算依据。3、一审法院未查清上诉人与刘敬兵之间是否存在买卖关系而适用合同法,属适用法律不当。综上请求撤销原判、驳回刘敬兵的诉讼请求,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刘敬兵承担。

  被上诉人刘敬兵辩称,一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要求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徐奎未答辩。

  原审被告利群集团胶州商厦有限公司辩称,本案与其无关。

  原审法院查明和认定的其他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当事人之间没有书面合同,一方以送货单、收货单、发票等主张存在买卖合同关系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对买卖合同是否成立作出认定。对账确认函、债权确认书等函件、凭证没有记载债权人名称,买卖合同当事人一方以此证明存在买卖合同关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本案中,刘敬兵以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徐奎出具的单据主张其与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之间存在蔬果买卖合同关系,并要求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支付货款,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虽否认刘敬兵为其供应货物,并主张其一直与郑万钢发生蔬果买卖合同,但郑万钢在一审中出庭作证其与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的交易时间截止到2011年8月底,而涉案单据均发生在2011年10月,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未提供相反证据推翻其与刘敬兵之间的买卖合同关系,本院对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的主张不予支持。一审法院认定刘敬兵与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刘敬兵为合法债权人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一、二审诉讼过程中,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对欠条上其工作人员徐奎签字的真实性均予以认可,徐奎在一审中亦认可其已将蔬果等拉回公司,徐奎系代表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收货,现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仅以刘敬兵提供的单据不符合其公司采购蔬果的交易惯例为由,拒绝支付本案争议货款,无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应向刘敬兵支付货款11732元。

  综上,上诉人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根据与法律依据,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徐奎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不影响本院缺席审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6元,由上诉人青岛福兴祥物流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谢法圣

代理审判员  王 琳

代理审判员  卞冬冬

二〇一四年七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黄显东

书 记 员  彭晓凤


2020010901530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