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江靖渝特殊钢有限公司与归惠清租赁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3/08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泰中民四终字第004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靖江靖渝特殊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杜正宇,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薛春霞、季冬,江苏江豪(靖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归惠清

  委托代理人汪长稳,如皋市夏堡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张峰,江苏张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靖江靖渝特殊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靖渝公司)与上诉人归惠清租赁合同纠纷一案,靖江市人民法院于2013年8月26日作出(2012)泰靖桥民初字第0262号民事判决,上诉人靖渝公司、归惠清对该判决均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靖渝公司向原审法院诉称:2011年6月29日,靖渝公司将热轧大车间及车间内所有设施(包括车间部分办公用房)出租给归惠清,双方协议约定租期为三年,自2011年8月1日起至2014年7月31日止;年租金1300000元按月交纳,租金预付;变压器KV费按双方用电功率分摊;逾期缴纳租金、电费、税费及相关费用,按每日3‰承担滞纳金;租赁经营中,任何一方违约导致合同不能履行,守约方将追究违约方的违约责任,违约金为500000元。后靖渝公司按约交付了租赁物,然归惠清至今仅支付靖渝公司押金300000元及租金500000元。靖渝公司认为,归惠清拖欠租金、KV费等,已构成违约,依法应承担违约责任。靖渝公司请求判令归惠清:1、支付2011年8月1日至2012年5月31日的欠付租金5833333元及2012年6月1日至租赁终止之日止的租金(按每年1300000元计算);2、支付2012年1月1日至同年5月31日的KV费375000元及自2012年6月1日起至租赁终止之日止的KV费(按每月75000元计算);3、支付2012年1月1日起至2012年4月30日的滞纳金146250元及自2012年5月1日起至租赁终止之日止的滞纳金(按每日3‰计算);4、支付违约金500000元。

  归惠清辩称:靖渝公司所述双方签订租赁协议及我已经支付靖渝公司租金500000元、押金300000元属实。我原计划在如皋生产连铸胚后利用靖渝公司的厂房设备轧钢,因连铸胚项目没有得到如皋市发改委批准未能投产,故我至今并未使用靖渝公司的厂房设备,且租赁物中的横列式轧机属国家发改委产业结构调整明令淘汰的落后生产工艺设备,我多次提出解除合同未果,现仍请求解除双方签订的租赁协议。我并不拖欠靖渝公司租金,对已经支付的租金不需要靖渝公司返还。我未使用租赁物,没有产生电费,靖渝公司要求支付KV费毫无道理。因我不欠靖渝公司租金,故不应当承担滞纳金,如果法院认定我违约,双方约定的滞纳金偏高,应予调减。租赁期间因国家产业政策调整,导致靖渝公司的轧钢设备不能使用,属于不可抗力,根据双方约定应互不追究违约责任,故靖渝公司要求我支付违约金500000元缺乏依据。综上,请求驳回靖渝公司的诉讼请求,同时要求靖渝公司退还押金300000元。

  原审审理查明:2011年6月29日,靖渝公司和归惠清签订租赁协议一份,约定靖渝公司将其热轧大车间及车间内所有设备设施(包括车间部分办公用房)出租给归惠清使用,租赁期为三年即自2011年8月1日至2014年7月31日,年租金1300000元按月交纳、租金预付。归惠清在签订协议时向靖渝公司缴纳押金300000元,变压器KV费按双方用电功率分摊。双方还约定租赁期间遇国家产业政策、政府行为的拆迁等不可抗力原因造成归惠清不能继续生产,双方互不承担违约责任;如归惠清逾期未缴纳租赁费、电费、税费及相关费用,靖渝公司按每天3‰收取滞纳金;在租赁经营中,任何一方违约导致合同不能履行,守约方将追究违约方的违约责任,违约金为500000元,并可要求赔偿损失。合同成立后,归惠清向靖渝公司交付了押金300000元、租金500000元,靖渝公司于2011年8月12日将租赁物(包括三辊横列式轧机3组)移交给归惠清,归惠清在接受租赁物后实际并未投入生产。

  另查明:根据国务院相关部委规范性文件规定,三辊式型线材轧机属落后生产工艺设备,国家产业政策已明令淘汰或立即淘汰,但淘汰范畴不含特殊钢生产。

  上述事实有靖渝公司、归惠清陈述,靖渝公司、归惠清签订的租赁协议,热轧车间设备移交清单,国家发改委《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国家工信部《部分工业行业淘汰落后生产工艺设备和产品指导目录(2010年本)》等证据在卷证实。

  审理中,靖渝公司于2012年6月25日当庭表示同意解除租赁协议,但认为归惠清要求解除的理由不能成立。

  原审认为:靖渝公司、归惠清签订的租赁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租赁物中的三辊横列式轧机虽属落后工艺设备,但根据国务院相关职能部门的规范性文件,如用于特殊钢生产则不属淘汰范畴,而靖渝公司为特殊钢生产企业,其设备本就用于特殊钢生产,不在淘汰之列,且租赁协议的内容又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该租赁协议合法有效。归惠清请求解除协议,靖渝公司当庭应允,可认定该租赁协议已在本案诉讼过程中经双方协商解除。

  关于租金。靖渝公司、归惠清在租赁协议中虽约定租期从2011年8月1日起计算,但靖渝公司实际交付租赁物的时间为当年8月12日,故租金应按照双方约定的标准从2011年8月12日计算至租赁协议解除之日即2012年6月25日,共计1030277元,扣除已经支付的500000元,归惠清尚拖欠租金630277元。归惠清辩称其不欠靖渝公司租金,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

  关于变压器KV费。靖渝公司是以变压器容量计算KV费的用户,根据租赁协议约定,变压器KV费按用电功率分摊,即双方应按各自变压器(含高压电动机)的用电功率承担KV费。靖渝公司出租给归惠清的设备中含有高压电机等,归惠清接收租赁物后虽未投产,没有用电,但未按相关规定向供电部门申请减容,故归惠清仍应当承担租赁期间相应的KV费,归惠清拒绝承担该项费用的理由不能成立,应不予采纳。至于归惠清应支付的KV数额,根据案件实际情况酌定100000元。

  关于违约金。我国合同法规定,合同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式,违约金的约定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靖渝公司、归惠清约定的滞纳金即为双方对归惠清违约时应承担的违约金的约定,归惠清迟延给付租金,应承担违约责任,而靖渝公司主张的违约金是否过高要参考靖渝公司的损失予以衡量,靖渝公司未能提供具体损失的依据,鉴于违约金兼具补偿损失和惩罚违约的双重功能,本院酌情确定至协议解除之日归惠清因拖欠租金应承担的违约金为100000元。根据靖渝公司、归惠清租赁协议的约定,承租期间一方违约导致合同不能履行,需承担违约金500000元,归惠清在租赁协议成立后,有拖欠租金等违约行为,并引发讼争,虽然靖渝公司在审理过程中同意解除协议,但导致该结果发生的责任在于归惠清,故归惠清依法应当承担违约金,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及原则,酌情确定该项违约金为300000元。

  关于押金。押金是一方当事人将一定的资金存放于对方处,保证自己的行为不给对方利益造成损害,如果造成损害的可以以该资金据实支付。本案归惠清拖欠的租赁费及应承担的违约金等超出了其已交付靖渝公司的押金,该押金可从归惠清应当履行的债务中扣减。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三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百二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归惠清给付靖渝公司租金630277元、基本电费100000元、违约金400000元,合计1130277元,扣除在靖渝公司处的押金300000元,归惠清尚应给付830277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案件受理费19240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24240元,由靖渝公司负担4240元,归惠清负担20000元(归惠清负担的部分已由靖渝公司垫支,归惠清在履行判决时一并付给靖渝公司)。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上诉人靖渝公司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租金的起算时间应按租赁协议约定的起算时间即2011年8月1日,一审判决以租赁物实际交付时间进行认定,违反了双方约定,且没有法律依据,认定事实错误,应予以纠正。2、租金应计算至归惠清实际支付之日,而非计算至2012年6月25日。一审庭审过程中,靖渝公司同意解除协议是附条件的,即归惠清付清拖欠的租金和KV费,否则靖渝公司不同意解除协议。因归惠清至今未付清租金及KV费,故双方的租赁协议并未解除,一审认定双方的租赁协议已经在2012年6月25日解除无事实依据。3、即使租金计算至2012年6月25日,根据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城镇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十六条,关于“因承租人违约行为导致房屋租赁合同解除的,出租人可以要求承租人赔偿房屋闲置期间的租金损失,但最长不得超过六个月”的规定,归惠清还应按照租金标准赔偿靖渝公司六个月厂房闲置期间的损失650000元。4、一审判决认定:靖渝公司出租给归惠清的设备中含有高压电机等,归惠清接收租赁物后虽未投产,没有用电,但未按相关规定向供电部门申请减容,故归惠清仍应当承担租赁期间相应的基本电费。因此,归惠清应支付的基本电费数额应按照每月75000元的标准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一审法院酌定基本电费为100000元是错误的。综上,原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查明事实并依法改判。

  针对靖渝公司的上诉,归惠清答辩称:1、合同无效,租赁物属于淘汰产品,归惠清不应承担租赁费用。2、关于变压器KV费,靖渝公司未能举证其是按照变压器容量缴纳基本电费,也未能证明其是为了归惠清租赁而专门对变压器进行了增容,该变压器原来就存在,靖渝公司也没有准确地计算出归惠清应承担KV费的比例,故归惠清不应承担KV费。3、该案不适用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城镇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本案是关于房屋和设备的共同租赁,该意见是针对单纯的房屋租赁。

  上诉人归惠清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归惠清系南通聚星铸锻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星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1年6月29日,归惠清代表聚星公司与靖渝公司签订的租赁协议。聚星公司原计划生产连铸胚后利用靖渝公司的厂房设备轧钢,因连铸胚项目未能得到如皋市发改委的批准而无法投产,且租赁物中的横列式轧机属国家发改委产业结构调整明令淘汰的落后生产工艺,归惠清多次提出解除合同未果。归惠清系聚星公司法定代表人,与靖渝公司签订租赁协议的行为属于职务行为,后南通聚星公司履行了给付300000元押金和500000元租金的义务,即使应对靖渝公司承担给付义务,也应当是聚星公司,而非归惠清。一审法院判决由归惠清承担对靖渝公司的给付义务有误。2、关于租金问题。因双方在租赁协议中约定:租金每年1300000元,按月缴纳,租金预付,每月租金应为108300元。聚星公司给付了500000元租金后,未继续给付租金,视为从2012年1月份起其不再继续使用靖渝公司的租赁物,聚星公司或归惠清应不欠靖渝公司租金,而一审判决归惠清再给付租金630277元没有相关依据。3、关于KV费的承担问题。因为归惠清至今未投产用电,靖渝公司和供电部门均未将变压器给归惠清使用,故归惠清没有向供电部门申请减容的义务,原审法院判决归惠清给付KV费没有依据。4、违约金计算方面。原审判决在计算违约金时重复计算,原审法院酌定归惠清因拖欠租金应承担违约金100000元,又根据拖欠租金的同一行为,酌定300000元的违约金,合计违约金为400000元,属于重复计算,违约金标准也过高,至多只能计算100000元。原协议中约定了滞纳金,滞纳金是指超过规定的缴款期限,对缴款人收取的一种惩罚性的费用,应当用于调整不平等主体之间的关系,而本案应受民法调整,规范的是平等主体之间的关系,故关于滞纳金的规定属于无效条款,不应支持。协议中约定造成合同不能履行,须承担违约金500000元;因协议属于无效协议,故该条款也无效。即使该协议有效,该违约金的约定也过高,应当不超过应付租金同期银行利率的四倍。5、一审法院未能查明本案关键事实,在一审中,从未提及过租赁的设备属于三辊横列式轧机,法庭对该设备的性质也未作调查,但最终确认了该名称;实际上,归惠清租赁的设备是横列式轧机,不是三辊横列式轧机,横列式轧机是属于国家政策明令淘汰的产品。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请求二审查明事实,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

  针对归惠清的上诉,靖渝公司答辩称:不认可归惠清与靖渝公司签订租赁合同的行为系代表聚星公司的行为;靖渝公司每月按变压器容量缴纳KV费,归惠清租赁了厂房和设备,也应当缴纳配套变压器的KV电费;违约金的认定是适当的;关于归惠清所称设备的性质,设备属于三辊横列式轧机,并非横列式轧机,即使讼争是横列式轧机,靖渝公司交付给归惠清的设备很多,仅会导致合同部分无效。

  二审中,归惠清提供聚星公司营业执照,证明归惠清系聚星公司法定代表人,靖渝公司表示认可,但认为与本案无关。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事实属实,应予以确认。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的争议焦点为:1、归惠清租赁的设备中归惠清所称的淘汰设备是横列式轧机还是三辊横列式轧机?是否属于淘汰之列?靖渝公司与归惠清之间的合同是否无效?2、归惠清应承担的责任是否应当由南通聚星公司承担?3、原审认定租金从2011年8月12日计算至2012年6月25日是否有依据?4、原审认定的KV费100000元是否合理?5、原审认定的违约金100000元和300000元是否有依据?是否重复计算?是否过高?

  关于争议焦点一,本院审查后认为,为讼争设备是否属于淘汰产品,原审法院向靖江市经信委进行了咨询,靖江市经信委为此向泰州市经信委书面请示,泰州市经信委书面答复认为,靖渝公司的主要设备是三辊横列式轧机,根据国家发改委《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标(2011年本)》和国家工信部《部分工业行业淘汰落后生产工艺装备和产品指导目录(2010年本)》的规定,三辊横列式型线材轧机属于落后生产工艺装备需要依法淘汰,但在上述两个规范性文件中,均明确指出其淘汰范畴“不含特殊钢生产”。因此,泰州市经信委认定,只要三辊横列式轧机生产的产品属于特殊钢系列品种,其生产工艺和设备就不属于淘汰范畴。本院认为,泰州市经信委作为工业主管部门之一,其对讼争设备的认定具有权威性,本院认可泰州市经信委对靖渝公司的生产设备属于三辊横列式轧机的认定,故归惠清提出的讼争设备系应淘汰的横列式轧机,而非三辊横列式轧机,因而合同无效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二,本院认为,租赁合同系归惠清以其个人名义与靖渝公司订立,归惠清并未提供靖渝公司认可其代表聚星公司的证据,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合同的权利义务均应由归惠清个人享有和承担,故归惠清关于其合同责任应由聚星公司承担的上诉理由,本院亦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三,租金起算时间的问题。本院认为,虽然合同约定租赁合同的起算时间为2011年8月1日,但是厂房和设备的交接时间是2011年8月12日,双方以自己的实际行为改变了合同的约定,故靖渝公司主张从2011年8月1日起算租金没有事实依据,租金应从实际交接之日起计算。归惠清主张其没有继续给付租金,视为其不再租赁讼争厂房和设备,本院认为,双方的合同明确约定租赁期间为三年,且归惠清已经接收了厂房和设备,如果出现特殊情况致使租赁厂房和设备的目的不能实现,归惠清负有告知靖渝公司,并与之协商解除合同的义务。归惠清称其不继续缴纳租金,视为不再租赁,没有法律依据。靖渝公司称,其在2012年6月25日的庭审中同意解除合同是附有条件的,即归惠清付清拖欠的租金和KV费,否则靖渝公司不同意解除租赁协议,故租赁协议仍未解除。本院审查后认为,在一审中靖渝公司同意解除合同时,并未提出附加条件,靖渝公司称合同仍未解除,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认定。本院认为,2012年6月25日,双方已经达成了解除租赁合同的一致意见,靖渝公司未能提供自己在合同解除后向归惠清要求返还厂房和设备的证据,归惠清一直也未实际生产,双方至今未履行交接手续,靖渝公司也有责任,靖渝公司认为租金应计算至归惠清实际让出之日,没有法律依据,对于靖渝公司的该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靖渝公司称归惠清应当赔偿房屋闲置期间的租金损失,按六个月计算。本院认为,靖渝公司在一审中未提出该诉讼请求,二审中应不予审查。综上,靖渝公司和归惠清关于租金的上诉理由,均没有依据,本院均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四,KV费的计算是否适当。本院认为,靖渝公司提供的电费发票第一行即为靖渝公司基本电费的计算方式,单价为每月每KV30元,计算方式为根据变压器的容量计算(以KV为单位),故归惠清所称没有证据证明用电部门根据变压器容量向靖渝公司收取KV费没有事实依据。归惠清承租的车间虽并未实际投产,但在未向供电部门申请减容的情况下,供电部门仍会按照变压器容量收取归惠清承租车间配套变压器的KV费,而根据合同约定,双方按照用电功率缴纳KV费,故归惠清有缴纳KV费的义务。归惠清认为申请减容的义务在于靖渝公司,故其不应缴纳KV费。本院认为,归惠清接收了厂房和设备,考虑到KV费的存在,即使其不投入生产,也应为自己最大限度减少损失,故申请减容的主要义务在归惠清,归惠清应要求靖渝公司为其配套变压器申请减容,但靖渝公司也未尽到及时提醒义务。如果双方能及时沟通,及时申请减容,一方面可以减少KV费的支出,另一方面也可以防止变压器空转浪费能源。因为双方约定了按照变压器容量分摊KV费,综合靖渝公司变压器的总容量,考虑到靖渝公司每月都要缴纳20多万到30多万KV费,而本案中归惠清一直未投入生产,结合靖渝公司要求归惠清承担5个月的KV费375000元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酌定归惠清向靖渝公司支付KV费100000元,符合本案的实际情况,原审法院关于KV费的判决并无不当。归惠清称其不应缴纳KV费,靖渝公司未能提出计算依据,靖渝公司称KV费计算过低,均无事实依据,本院均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五,合同中约定归惠清负有按时交纳租金的义务,逾期按每日3‰收取滞纳金,经催告仍未交纳的,靖渝公司有权提前解除合同,同时归惠清应承担违约责任。对此归惠清称滞纳金是调整不平等主体之间的关系,属于行政法调整的范围,故关于滞纳金的条款无效。本院认为,归惠清所称滞纳金属于行政法调整的范围,专门用于调整不平等主体之间的关系,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此处约定的滞纳金实为违约金,但逾期按每日3‰计算违约金的约定过高,根据归惠清拖欠租金的时间和金额,原审法院将该部分违约金调整为100000元,符合本案的实际情况。合同另约定,任何一方违约导致协议不能履行的,守约方将追究违约方的违约责任,违约金为500000元,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对此归惠清称属于重复计算,且标准过高。本院认为,双方租赁合同的解除系归惠清造成,因归惠清违约拖欠租金,造成合同无法履行,应按照合同约定承担违约责任。考虑到归惠清由于客观原因不能投产的事实,原审法院将违约金调整为30万元,也符合本案的实际情况。本案中,合同约定的违约金是两种不同性质的违约金,一个是拖欠租金需要支付违约金,一个是因一方原因造成合同不能履行,须承担违约金500000元,另需赔偿对方损失。因一方原因造成合同不能履行,除了拖欠租金之外,仍有许多其他的方式。本案中靖渝公司与归惠清订立租赁合同的是为了收取租金,因归惠清拖欠租金,后又要求解除合同,致使靖渝公司的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归惠清的违约已经达到合同中约定的因一方原因造成合同不能履行的程度。基于合同约定,归惠清一方面需要承担因拖欠租金给靖渝公司带来的租金上的利益损失,另一方面要赔偿靖渝公司因合同不能履行可能造成的其他损失。因违约金兼具补偿和惩罚性的功能,综合双方合同约定的租赁时间,租金的总额,原审法院判决的违约金标准不存在过高的问题,也不存在重复计算的问题,故本院认为归惠清所称违约金重复计算,违约金标准过高均没有事实依据,本院均不予采纳。

  综上,靖渝公司和归惠清的上诉理由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均不予采纳,一审判决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诉讼费19240元,由上诉人靖江靖渝特殊钢有限公司、归惠清分别承担9620元(已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继元

代理审判员 刘春生

代理审判员 陆德昌

二○一四年三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夏桂尧


20200109015308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