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万强与浙江太子龙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3/18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浙绍商终字第29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韩万强。

  委托代理人:潘传德、于岩。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浙江太子龙服饰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培火。

  委托代理人:祝丽峰。

  上诉人韩万强为与被上诉人浙江太子龙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子龙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诸暨市人民法院(2013)绍诸璜商初字第16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3月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郭黎帆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茹赵鑫、戴雨薇参加的合议庭,于2014年3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李佳丽出庭担任记录。上诉人韩万强及其委托代理人潘传德、于岩,被上诉人太子龙公司之委托代理人祝丽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太子龙公司为“太子龙”注册商标和商号的所有人,生产“太子龙”品牌系列产品。2012年8月5日,双方签订了《太子龙特许经营合同》一份,特许韩万强在安徽寿县南大街开设经营面积约160平方米的“太子龙”专卖店,专门销售太子龙公司统一配送的“太子龙”品牌产品,该合同约定:合同期限自2012年8月5日至2015年8月4日;韩万强向太子龙公司缴纳保证金30万元,其中10万元于本合同签订5日内缴清,剩余20万元从韩万强分成所得中扣除直到足额为止;此保证金由太子龙公司于合同期满,在确认韩万强无违约情况下,并将所有账目结清、交接结束后,无息退还给韩万强;店铺装修(含道具布置、电脑收银系统、防盗系统、空调设备、饮水机等)由太子龙公司整体策划,统一标准,装修费用及关于此项目的维修和维护费用由太子龙公司全额承担;专卖店的租金及所有营运费用(包括但不限于人员工资、工商税务、水电、促销活动的宣传费用、店内用品、公关、退回公司的物流费用等)由韩万强承担;该专卖店实际销售额60%归太子龙公司所有,40%归韩万强所有,该专卖店每天的销售打入太子龙公司指定的账户;韩万强的所得每月结算一次,在每个月的5号前将该专卖店上月实际销售额40%减去该店上个月的营运费用(如人员工资、工商税务、水电、促销活动、店内用品、公关、专卖店退回公司的物流费用等)剩余部分打入韩万强指定账户;太子龙公司隐瞒有关特许经营方面的信息或者提供虚假信息的,韩万强可以解除本合同,并要求太子龙公司赔偿其遭受的损失;如本合同的提前终止是由于韩万强原因造成的,太子龙公司支付的装修费用及道具费用由韩万强进行赔偿;任何一方不得违约,如一方违约,应向对方偿付违约金30万元;如韩万强违约,韩万强向太子龙公司缴纳的特许经营保证金不予退还;特许加盟期限内的所有“太子龙”品牌产品的所有权均属太子龙公司;该合同还约定了双方的其他权利义务。同月10日,韩万强缴纳经营保证金10万元。同日,韩万强与陶志根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租赁了专卖店的店面。太子龙公司依约对店面进行装修后该专卖店于2012年9月份正式营业。该专卖店每天的销售打入太子龙公司指定的账户,至2013年3月20日该专卖店的销售额总额为707931元。在合同实际履行中,太子龙公司支付的该专卖店员工工资为78959元,水电费等费用2768230元。太子龙公司未按约每月与韩万强结算其所得额。2013年3月,陶志根向韩万强催要余欠的半年房租。同月25日,韩万强向太子龙公司人员发送手机短信息,主要内容为“本店自开业以来经营惨淡,严重亏损!无能力支付房租,致使无法经营下去,再加公司从未予以账目结算过。本人宣布即日起关闭经营”。次月7日,太子龙公司向韩万强发送法务函,要求韩万强按照合同约定继续履行合同。11日,韩万强向太子龙公司发送回复函,该回复函内容为:太子龙公司违约在先,关店纯属韩万强无能力交付房租的客观原因,关店韩万强的损失比太子龙公司还大;并要求太子龙公司尽快结算账目,将韩万强的货品金打到其账户,把太子龙公司的货品拿走,互不追究损失。4月8日,韩万强关闭该专卖店,并从店员吴红梅等人处接收了2013年3月21日至4月8日的营业款41999元、“陶总”购物卡(未消费金额8461元)、店内货品价值计1914132元及店内其他资产(其中有部分货品于3月26日接收)。2013年5月,太子龙公司诉至该院,请求判令韩万强立即返还被其占有的太子龙公司货物,或者赔偿等同于货物价值的损失1914132元,赔偿太子龙公司装修费165348元、道具费用67823元,归还太子龙公司为其垫付的员工工资、水费、电费、日常用品、税费等相关费用合计7582180元。答辩期内韩万强提出反诉,请求判令太子龙公司退还货品保证金人民币30万元,并赔偿违约金30万元。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双方签订的《太子龙特许经营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也未违反有关法律规定,应属有效。双方均应按约履行相关合同权利义务。韩万强因未支付店面房租而导致该专卖店的店面被收回,该违约行为导致合同无法继续履行,该违约行为系根本违约。韩万强违约后占有太子龙公司所有的货品等财物,无法律依据和合同依据,现太子龙公司诉请韩万强返还货物,理由正当,该院予以支持。太子龙公司要求韩万强赔偿装修费和道具费用,具有合同依据,该院就其合理部分予以支持。太子龙公司要求韩万强返还其垫付的员工工资、水电费等费用7582180元,因太子龙公司计算该费用的方式为将销售额中属韩万强的分成28317240元,先扣除韩万强未交的保证金20万元,再扣除太子龙公司为韩万强垫付的人员工资、水电费等费用10853420元以及韩万强扣留的销售款50460元。该院认为,该计算方式显属不妥,韩万强所得分成应先扣除实际支出费用,余额计入其应缴纳的保证金;由此,太子龙公司主张扣除韩万强保证金,实即主张保证金不予退还,经该院计算,至2013年3月20日韩万强已缴纳的经营保证金为27653110元,因韩万强构成根本违约,太子龙公司该项主张具有事实和合同依据,故该院就其合理部分予以支持。韩万强从吴红梅处接收的2013年3月21日至4月8日的销售额41999元,减去购物卡未消费金额8461元,为33538元,依据合同约定,该款太子龙公司所得为其中的60%,计2012280元,故韩万强依约应向太子龙公司支付该款。本案太子龙公司虽存在违约行为,但因韩万强构成根本违约,且太子龙公司的违约行为并未导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故韩万强要求太子龙公司承担违约责任,支付违约金30万元,于法无据,该院不予支持。韩万强要求返还货品保证金,因双方在合同中约定保证金的性质为经营保证金,且因韩万强根本违约,符合经营保证金不予退还的合同约定条件,故其诉请该院无法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九十四条、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一、韩万强应返还太子龙公司依照2013年3月26日韩万强与吴红梅等人交接的清单7份(共7页)和2013年4月8日韩万强与吴红梅等人交接的清单24份(共32页)上载明的货品(具体货品可按清单上所载明的编码并按照《浙江太子龙股份服饰有限公司用友NC系统一成衣编码规则》予以确定),上述货品限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交付完毕;韩万强若不能交付上述货品,则应按上述清单所载明货品的对应价值予以赔偿;二、韩万强应赔偿太子龙公司装修费、道具费用合计11658550元,款限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三、韩万强应向太子龙公司支付销售款2012280元,款限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四、驳回太子龙公司其余诉讼请求;五、驳回韩万强要求太子龙公司退还货品保证金30万元和支付违约金30万元的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诉案件受理费24585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29585元,由太子龙公司负担1300元,由韩万强负担28285元。反诉案件受理费4900元,由韩万强承担。

  上诉人韩万强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法院对根本性违约主体的认定错误。根据《太子龙特许经营合同》的约定,被上诉人每月5日应与上诉人进行财务结算,此乃被上诉人的主要合同义务,其数月不履行该义务违背了合作经营行为的诚信原则和公平原则。被上诉人认为上诉人的所得不足以抵扣其尚需缴纳的20万元甚为荒唐,在双方没有进行财务结算的情况下,被上诉人单方面不能确定上诉人的实际应得金额,何来不足以抵扣之说?且上诉人的所得金额是否足够抵扣保证金与被上诉人按月与上诉人进行财务结算是相互独立的两个行为,彼此之间没有关联性。又根据讼争合同第二条第3、7款之约定,营业房的租赁费由上诉人最终承担,但该承担方式是由被上诉人从上诉人的销售额分成中直接扣除并代为支付,显然,因为被上诉人不按月进行财务结算,没有如期履行代为支付营业房租赁费,导致营业房被收回,显属根本性违约,相应的法律后果应由被上诉人承担。二、原审法院对关键性证据的认定不符合证据规则。被上诉人提供的由其单方面制作的安徽寿县专卖店销售额清单和专营店销售额打入王丽芳、陈娟娟的银行账户明细单在证明销售额时存在矛盾,但原审法院却对该两组证据均予以认定,且采用了证明力较差的清单作为定案依据,显属错误。从证据效力来看,银行出具的明细单的证明效力显然要高于被上诉人单方面制作的清单的证明效力。从举证责任的分配来看,专营店的实际财务状况由被上诉人掌握,原审法院让上诉人承担提供专营店实际销售额的举证责任显属不当。被上诉人并未按讼争合同约定每日向上诉人告知实际销售情况,原审法院仅以上诉人的回复函和短信中的“经营惨淡,严重亏损”等只言片语来主观推断被上诉人已履行了告知义务纯属武断。三、原审法院对“被上诉人应履行披露特许经营方面的信息义务”的概念认知错误,适用法律不当。特许经营方面的信息不同于特许经营信息,也不同于经营信息,应该不仅包括特许经营本身的信息,也应包括特许经营过程中合同约定的所有相关经营信息,尤其是财务信息。这是被上诉人的法定义务,现被上诉人没有证据证明其曾作出过任何披露,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四、原审法院判令上诉人赔偿给被上诉人装修费、道具费1165855元缺乏事实依据。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不能够证实其花费的装修费和道具费的具体金额,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原审法院的酌情支持没有依据。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第(二)、(五)项,改判被上诉人退还给上诉人保证金30万元及支付违约金30万元,并驳回被上诉人的原审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太子龙公司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状,在二审庭审中答辩称:一、讼争合同中约定租金和营运费用是两个并列的概念,租金应当由上诉人自行支付,这从其与房东陶志根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中也可以得到印证。正是因为上诉人无力支付房租导致专营店所在的房屋被房东收回,致使合同无法继续履行,上诉人的行为已构成根本违约,原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二、根据合同约定,因上诉人的违约导致合同无法继续履行的,上诉人应当对被上诉人支付的装修费和道具费进行赔偿。因讼争的专营店已实际开业,装修费和道具费是必然已产生的费用,原审法院酌情支持被上诉人50%的主张并无不当。三、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违约没有任何依据。结算本身是一种双方行为,被上诉人已多次通知上诉人前来结算,是上诉人自己迟迟未来。根据专营店的实际运营情况,上诉人非但没有分成,反而要补给被上诉人保证金,被上诉人没有任何理由不通知上诉人前来结算。被上诉人也从未隐瞒过任何经营信息,讼争合同的性质实为合作经营合同,并非特许经营合同,即使属于特许经营合同,上诉人在签订讼争合同前已多次前往被上诉人处考察了解相关情况,在反复比较后才签订的讼争合同,被上诉人从未隐瞒或者提供过虚假信息,原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双方当事人在二审中均未向本院提供新的证据。

  经审理,本院对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被上诉人太子龙公司是否存在根本性违约行为;二、原审法院对开办讼争专营店所花费的装修费、道具费以及该店的实际销售额认定是否正确。对此分析如下:

  关于被上诉人太子龙公司是否存在根本性违约行为的问题。上诉人主要以被上诉人未向其披露特许经营方面的信息和未按约与其进行结算并代付房租费致使合同无法继续履行为由提起上诉。本院认为,要披露特许经营方面的信息需以双方具有特许经营关系为基础,而要审查双方是否具有特许经营关系,应从合同所约定的双方权利义务是否符合特许经营的特征,即是否存在特许经营资源的许可、是否遵循统一的经营模式以及是否基于许可收取费用等。结合本案讼争合同,虽合同台头为“太子龙特许经营合同”,但合同内容并未能体现出特许经营所需的条款内容,反而在合同第二条中明确约定,“乙方(指上诉人)向甲方(指被上诉人)缴纳特许经营保证金……,在确认乙方无违约情况下,并将所有账目清结、交接结束后,无息退还给乙方”、“该店铺的人员招聘、管理、人事任免、工资待遇、货品调配及店铺的活动促销由甲方(指被上诉人)全权负责,乙方(指上诉人)有建议权但无决定权”等内容,应当认为双方之间并不存在特许经营关系。又根据上诉人在当庭提供的上诉状补充事实和理由中的陈述,其亦认为讼争合同的实质为合作经营性合同,故本院对双方属于合作经营性关系予以确认,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披露特许经营信息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至于其他经营方面的信息,上诉人作为一名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在签订讼争合同之前,应在向被上诉人咨询,并通过综合考量对比,收益风险分析后,认为双方合作经营具有可行性时,才会签订合同,加之讼争合同中已对双方的权利义务作了较为明确的约定,应当认为被上诉人并不存在向上诉人隐瞒其他经营方面信息的情形。上诉人又认为因被上诉人未按约与其进行结算并代付房租费,致使营业房被房东收回,属于根本性违约。本院认为,被上诉人未按约与上诉人进行结算,确属违约,原审法院对此亦予以确认,但该违约行为并不必然导致合同无法继续履行,因为讼争合同第二条第7款中已明确约定,由被上诉人代付的是专营店的营运费用,而第二条第3款中已将专营店的租金与营运费用作为两种并列的费用列明,并确定由上诉人承担,应当认为租金并不包含在营运费用里面,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代付租金无事实依据,营业房被房东收回不可归责于被上诉人。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构成根本性违约理由不足,但被上诉人未按约与上诉人进行结算,应当承担一定的违约责任,原审法院对此部分处理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关于对开办讼争专营店所花费的装修费、道具费以及该店实际销售额的认定问题。虽然被上诉人未能举证证明讼争专营店具体花费的装修费和道具费金额,但根据常理,专营店已实际经营数月,装修费和道具费是必然会产生的费用,被上诉人辩称因旗下专营店数量较多,装修费和道具费系统一开销,无单独唯一针对本案讼争专营店的相关凭证,理由正当。根据合同约定,因上诉人原因提前终止讼争合同的,应赔偿给被上诉人装修费和道具费,现上诉人逾期未向房东缴纳房租费,致使营业房被房东收回,合同无法继续履行,已构成根本性违约,原审法院酌情支持被上诉人50%的赔偿装修费、道具费请求并无不当。至于专营店的实际销售额,双方均未能提供已得到对方签字确认的结算依据来证明专营店的实际销售额,根据讼争合同约定,实际销售额应汇入被上诉人指定的银行账户,现双方对专营店工作人员已将销售额汇入王丽芳、陈娟娟个人银行账户一事均无异议,但因王丽芳、陈娟娟的银行账户系个人账户,相关往来款项中难免有其个人或其他的资金往来,上诉人未能逐一区分具体哪笔款项系讼争专营店汇入的实际销售额,也未能提供其他有效证据来证明其汇入的销售额已超过被上诉人自认的金额,结合举证责任分配原则,原审法院以被上诉人自认实际已收到的707931元销售额为基础,作出费用负担和保证金提取的处理并无不当。

  综上,原审法院判令上诉人赔偿被上诉人装修费、道具费合计1165855元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因双方对原审法院判决主文第一、三、四项均无异议,本院亦予以维持。又因被上诉人具有一般违约行为,原审法院驳回上诉人提出的要求返还货品保证金的诉请显失公平,结合上诉人实际已缴纳2765311元保证金的事实,本院酌情判令被上诉人返还给上诉人1367083元保证金。至于讼争合同第七条第一款约定的“任何一方不得违约,如一方违约,应向对方偿付违约金30万元”的违约条款,因双方均有违约行为,故双方互不向对方偿付违约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浙江省诸暨市人民法院(2013)绍诸璜商初字第165号民事判决主文第一、二、三、四项;

  二、变更浙江省诸暨市人民法院(2013)绍诸璜商初字第165号民事判决主文第五项为:浙江太子龙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返还给韩万强货品保证金1367083元,款限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三、驳回韩万强的其余诉讼请求。

  一审本诉案件受理费24585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合计29585元,由浙江太子龙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负担1300元,由韩万强负担28285元;反诉案件受理费4900元,由浙江太子龙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负担1116元,由韩万强负担3784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966元,由韩万强负担8874元,由浙江太子龙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负担2092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郭黎帆

代理审判员  茹赵鑫

代理审判员  戴雨薇

二〇一四年五月四日

书 记 员  李佳丽


20200109015318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