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宏伟与扎兰屯市蒙德畜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3/26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呼民终字第9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韩宏伟。

  委托代理人赵国忠,内蒙古乌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扎兰屯市蒙德畜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

  法定代表人谢桂兰,理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明学,扎兰屯市中央街胜利路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韩宏伟因与被上诉人扎兰屯市蒙德畜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扎兰屯市人民法院(2013)扎民初字第56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2月1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3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韩宏伟及其委托代理人赵国忠,被上诉人扎兰屯市蒙德畜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法定代表人谢桂兰及委托代理人王明学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经审理查明,2012年6月10日,被告扎兰屯市蒙德畜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将自己的冷库设备租赁给案外人李志坚,李志坚开始生产营业并于2012年6月13日指派自己的表弟刘济民与原告韩宏伟洽谈收购毛鸡事宜。2012年6月18日早晨,李志坚雇佣个体司机孙君才到原告韩宏伟处收购毛鸡,第一车毛鸡重量7 15160市斤,第二车重6 51866市斤。刘济民作为李志坚的雇员给原告韩宏伟出具两张欠条,金额分别为29 33400元、32 18200元。此款逾期后,原告韩宏伟向欠款人索要,李志坚、刘济民给付原告韩宏伟29 33400元,剩余欠款32 18200元经原告韩宏伟多次索要李志坚、刘济民未能给付,原告韩宏伟又找到被告扎兰屯市蒙德畜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索要,扎兰屯市蒙德畜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认为自己并未与原告韩宏伟发生买卖关系,欠款人是冷库的租赁人李志坚,原告韩宏伟应向其索款,因此不同意给付此款。原告韩宏伟提起诉讼,要求被告扎兰屯市蒙德畜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给付毛鸡款32 1764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认为,该案系买卖合同纠纷,应适用相关法律予以解决。原告韩宏伟、证人郭鹏飞及其案外人田中千在领取卖鸡款时出具的收到条均明确记载为“收到李志坚、刘济民给付毛鸡款”,该收据能够反映出原告韩宏伟等人与李志坚、刘济民存在买卖关系。同时,证人李红岩与孙君才的证言均证实二人曾受雇于李志坚,李志坚从事毛鸡收购与加工业务。该二人证言与原告韩宏伟书写的收据能够相互印证,证明李志坚及刘济民与原告韩宏伟之间买卖关系的存在。此外,该案在审理中,曾针对此事在扎兰屯市公安局刑事警察大队调查,办案人员陈述原告韩宏伟因此事举报李志坚、刘济民,这能够说明原告韩宏伟此时对于其与李志坚、刘济民存在买卖关系是明知的。根据合同相对性原理,本案的案外人李志坚、刘济民是与原告韩宏伟直接发生买卖关系的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相对人,原告韩宏伟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之人与其订立的买卖合同合法有效,李志坚、刘济民应向原告韩宏伟履行给付货款的义务,原告韩宏伟应向李志坚、刘济民索要剩余鸡款。原告韩宏伟认为被告扎兰屯市蒙德畜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作为冷库的出租人抑或发包人应对原告承担责任的主张不具有法律依据,对其主张不予支持。对原告韩宏伟要求被告扎兰屯市蒙德畜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给付剩余鸡款的诉讼请求不予维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驳回原告韩宏伟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70400元由原告韩宏伟负担。

  上诉人韩宏伟上诉称,因不服扎兰屯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扎民初字第560号民事判决,提出上诉。上诉的请求和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一审法院审理案件时违反了法定程序。一审法院在开庭以后,向扎兰屯市公安局刑事警察大队进行了调查,但调查结果在没有经过法庭质证的情况下,认定了“这能够说明原告韩宏伟此时对于其与李志坚、刘济民存在买卖关系是明知的”事实,这一行为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七条关于“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由当事人质证。未经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的规定。二、被上诉人做为出租人或发包人应当承担给付责任。被上诉人将企业出租或发包给李志坚,李志坚做为自然人又以金兰冷库(即被上诉人扎兰屯市蒙德畜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名义对外开展经营活动(详见上诉人的欠条),产生了债权债务关系。在经营期间被上诉人的法人资格并没有消失,应当承担法人的民事责任。另外,被上诉人和李志坚租赁或承包关系属于法人内部关系,而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债权债务关系属于法人的外部关系。租赁或承包内部关系如何约定,不能对抗上诉人,上诉人有权直接向做为出租人或发包人的被上诉人主张权利。出租人或发包人承担民事责任是法定义务,与上诉人知道不知道被上诉人和李志坚之间存在租赁或承包关系无关。三、一审法院认为:“原告韩宏伟认为被告扎兰屯市蒙德畜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作为冷库的出租人或发包人应对原告韩宏伟承担责任的主张不具有法律依据,本院对其主张不予支持”是错误的。上诉人的代理人在一审时,已经向法庭提交了书面的代理词,代理词上引用了1993年5月6日的《全国经济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第五部分第(六)条第3项的条文。该条文是:“发生诉讼时,原承包合同已经期满或被依法解除,原承包人没有按承包合同约定交付承包金或者按照承包合同的约定,承包人对其承包期间的债务应当承担责任的,可以企业为被告,企业要求按照承包合同的约定由承包人承担责任的,可将原承包人列为第三人参加诉讼。由企业向对方当事人承担责任,由承包人按照承包合同向企业承担责任”。一审法院对该条文视而不见,在判决书上只字不提,反而认为上诉人的主张不具有法律依据。综上所述,一审法院的判决程序违法,事实认定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法院的判决,判令被上诉人给付上诉人货款32 17640元。

  被上诉人扎兰屯市蒙德畜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答辩称,一、上诉人所述的内容完全背离了本案的事实真相,上诉人是明知其售鸡款与被上诉人毫无关系的情况下进行的一场讹诈式的诉讼。本案的真实情况是:2012年经一名熟人介绍被上诉人的法定代表人谢桂兰认识了一名叫李志坚的人,李志坚提出要租赁被上诉人的毛鸡屠宰加工设备,经初步商谈后,约定李志坚独立经营管理,向被上诉人支付租赁费,被上诉人要求签订书面合同,李志坚提出签订正式合同前先试宰几天,先看一下本地的供销状况。不想试宰不久李志坚便逃离扎兰屯市。上诉人诉状的内容皆是意图欺骗法官的谎言。上诉人说“2013年6月13日一名自称金兰冷库的人,给他打电话,要收购肉鸡,他正好有鸡要出售,便到金兰冷库谈价格”,这全是虚假的。真正的情况是上诉人早在2012年5月份就已经在李志坚的工厂工作了。上诉人养的鸡2012年6月份生病了,卖给李志坚,是上诉人跟李志坚一方商谈的价格,结算货款均是他们之间独立进行的,与被上诉人毫无关系。这一点一审中出庭证人已经明确证实了。上诉人说6月18日早上,金兰冷库的司机开车到上诉人家抓鸡,这又是一个谎言。其所谓的金兰冷库的司机根本与被上诉人没有任何关系,既不是金兰冷库的职工,也不是金兰冷库委托的司机,一审中这名司机也出庭进行了证实。上诉人说收购鸡的人自称是金兰冷库的,没有证据证实,况且上诉人陈述的“收购人找他并自称金兰冷库的”是虚假的,他在卖鸡前早已认识了李志坚一方。二、上诉人提出被上诉人作为冷库的出租人或发包人应对上诉人承担责任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没有事实依据,没有有效证据。李志坚只是租赁被上诉人的设备,其独立的经营行为,被上诉人无权干涉。李志坚一方可向任何地方的人收购毛鸡,被上诉人无法跟随告知,也没有义务告知。鸡售给李志坚一方是养鸡人自愿选择的,与被上诉人无关。上诉人作为一审程序中的原告,主张“被上诉人将企业出租或发包给李志坚”,却未提供任何能有效证明被上诉人将企业出租或发包给李志坚的证据。李志坚只是租赁被上诉人的设备进行使用。上诉人所谓的企业发包无任何事实依据,作为上诉人理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败诉责任。三、上诉人所谓的“有理由相信鸡是金兰冷库收购的”,根本是强词夺理,无理缠诉。上诉人有何证据证明被上诉人与李志坚方是合伙经营关系?上诉人的售鸡过程有被上诉人的参与吗?上诉人的欠条是被上诉人工作人员出具的吗?法律上的有理由相信是基于合理判断基础上的,是有充分的、合法的依据的情况下作出的判断。不是一方当事人自己想当然就可以成立为法定的有理由相信,错误判断不是有理由相信。本案中上诉人在明知实情的情况下,虚构事实意图欺骗法庭,讹取被上诉人财产,更不是有理由相信。四、关于上诉人引用的《全国经济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的问题,会议纪要不属于我国的法律渊源,不能称其为上诉人所谓的法律依据。上诉人将《全国经济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第五部分第六条第3项用到本案中是明显的曲解和牵强附会。《全国经济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第六条明确写明:“对具备法人资格的乡镇、街道集体企业在实行风险承包期间发生的债务,债权人起诉的”,本案中被上诉人与李志坚、刘济民之间没有企业承包行为,更没有企业实行风险承包的情况,上诉人作为一审原告也不能提供被上诉人与李志坚、刘济民之间有企业风险承包关系的证据。综上所述,根据合同相对性,本案的案外人李志坚、刘济民是与上诉人发生直接买卖关系的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相对人,上诉人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与其订立的买卖合同合法有效,李志坚、刘济民应向上诉人履行给付货款的义务,上诉人应向李志坚、刘济民索要剩余鸡款。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作为冷库的出租人或发包人应对上诉人承担责任的主张不具有法律依据,没有事实依据,没有有效证据,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韩宏伟,被上诉人扎兰屯市蒙德畜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均无新证据出示。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基本一致,应予确认,证据如原审判决所列。

  本院认为,根据上诉人韩宏伟在一审法院审理过程中提交的2012年6月18日由刘济民书写并签名的欠条可以证实,欠上诉人韩宏伟售鸡款的人是刘济民,上诉人韩宏伟也明确表示曾因出售给刘济民和李志坚的鸡款没有要到,所以到扎兰屯市公安机关对刘济民和李志坚进行报案,由此可以证实,上诉人韩宏伟是与李志坚和刘济民直接发生的买卖关系。上诉人韩宏伟认为被上诉人扎兰屯市蒙德畜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作为冷库的所有人与李志坚、刘济民是承包关系,应按照《全国经济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第五部分第(六)条第3项的规定由被上诉人扎兰屯市蒙德畜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承担售鸡款的给付责任,但上诉人韩宏伟没有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实,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上诉人韩宏伟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本院对上诉人韩宏伟关于应由被上诉人扎兰屯市蒙德畜禽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给付售鸡款的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韩宏伟未能就其上诉主张提供充分有效证据予以佐证,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维护,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当维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0500元,由上诉人韩宏伟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于 怀 勇

审 判 员    张 静 超

代理审判员    阿   润

二 0 一 四 年 三 月 二 十 日

书 记 员    郅 晓 琳

附:本案判决所依据的相关法律:

  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20200109015326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