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全静与裴念荔等民间借贷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3/47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二中民(商)终字第0902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顾全静。

  委托代理人于若辰,北京若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裴念荔。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路东华。

  委托代理人路丽云。

  上诉人顾全静因与被上诉人裴念荔、被上诉人路东华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2014)丰民初字第0663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8月2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法官陈红建担任审判长,法官钱丽红、韩耀斌参加的合议庭,于2014年9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顾全静及其委托代理人于若辰、被上诉人裴念荔、被上诉人路东华的委托代理人路丽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裴念荔在一审中起诉称:2012年8月2日,裴念荔与顾全静达成借款协议,双方约定,自达成之日,顾全静向裴念荔借款350000元,借款期限1年,2013年8月1日到期。借款年利息为借款总额的百分之十五,半年一付。路东华为顾全静提供了担保。当日,裴念荔通过其丈夫杨明国的银行卡向顾全静的银行卡上转账350000元。2013年2月,顾全静向裴念荔支付半年利息26250元。借款到期后,顾全静、路东华既不付利息,更不偿还本金。现起诉至法院要求判决:1、顾全静、路东华支付借款350000元;2、顾全静、路东华支付借款期间内拖欠的剩余利息26250元,并按照借款总额的百分之十五标准支付自2013年8月2日至2014年4月2日的利息35000元。诉讼费用由顾全静、路东华承担。

  顾全静在一审中答辩称:不认可裴念荔所述的事实理由,顾全静并非实际借款人,实际借款人为路东华,是路东华在使用350000元,裴念荔后来也知道这个事实。顾全静只是作为代理人帮路东华借款,希望裴念荔撤销顾全静为被告。另,顾全静认为15%的利率过高,不清楚裴念荔的计算方式。北京莹润丽颜美容中心自成立后从未刻过公章,收据上的章并不是顾全静个体工商户的章。

  路东华在一审中答辩称:当时实际借款人是北京莹润丽颜美容中心,路东华仅是保证人,担保期限为半年;路东华同意在顾全静无法偿还借款的情况下,承担保证责任。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裴念荔与顾全静、路东华均系同事关系。北京莹润丽颜美容中心系个体工商户,顾全静系业主。2012年8月2日,顾全静出具收据一张,载明:今由莹润丽颜美容中心借到裴念荔现金350000元正,借期自2012年8月2日至2013年8月1日,年利息15%,半年一付,利息支付日期为2013年2月1日和2013年8月1日。人民币(大写)叁拾伍万元正。上述借款及利息如莹润丽颜美容中心还不了,由担保人路东华偿还。担保人签字:路东华。收款人:顾全静,交款人:裴念荔。右方由北京莹润丽颜美容中心签章。同日,裴念荔通过其丈夫杨明国名下的华夏银行账号为×××向顾全静的账号为×××汇款350000元。在该案审理过程中,裴念荔提供自己名下的工商银行账号为×××显示:2013年2月1日,顾全静名下的账号为×××账户向上述账号转账26250元。

  另查,顾全静的上述账号为×××在2013年8月2日后仍有其他款项的收支,2013年8月4日,上述账号向案外人高春荣汇款410000元;顾全静称,该笔款项系为路东华偿还高春荣的借款,其中,包括上述的350000元及自己的60000元,并提供向高春荣借款40万元的收据一张;对此,路东华不予认可,称其系履行职务行为。在该案审理过程中,裴念荔、路东华均确认借款人为顾全静,路东华陈述称其上述汇款均系裴念荔向顾全静提供的借款,自己仅是保证人。另,顾全静在一审法院第二次开庭时经该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

  一审法院判决认定: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有答辩并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顾全静在第二次开庭时经该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其放弃了答辩和质证的权利。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该案中,裴念荔所持的收据、个人结算业务申请凭证显示借款人为莹润丽颜美容中心,且有顾全静签字;款项亦汇至顾全静名下的账户内,且顾全静亦按照收据载明的时间向裴念荔支付26250元,故该院认定裴念荔系向顾全静提供借款350000元,顾全静取得借款后,到期后应当依约履行还款义务。裴念荔现持收据、账户明细清单等证据,要求顾全静偿还借款,于法有据,该院予以支持。顾全静以款项系为路东华偿还借款抗辩借款人为路东华,依据不足,该院对其答辩意见不予采纳。但需说明的是,顾全静主张与路东华款项争议,双方均可另行解决。关于裴念荔要求顾全静按照双方约定的年利率15%支付借款期间内的剩余利息,未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故该院对裴念荔要求2013年2月2日至2013年8月1日的利息26250元予以支持。因双方未约定借款期间届满后的利息,对裴念荔要求支付按照年利率15%支付自2013年8月2日至2014年4月2日的利息,该院不予支持,故该院对于上述借款期间届满后的借款利息依法予以确定。该院依据收据内容确认路东华系借款中的一般保证人,路东华应依法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但尚需指出,路东华向裴念荔承担一般保证责任后,有权向顾全静追偿。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七条、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顾全静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偿还裴念荔借款三十五万元。二、顾全静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支付裴念荔自二○一三年二月二日至二○一三年八月一日止的借款利息二万六千二百五十元。三、顾全静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支付裴念荔自二○一三年八月二日至二○一四年四月二日的借款利息,以三十五万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四、路东华对顾全静的上述债务承担一般保证责任(在对顾全静的财产依法强制执行后仍不能履行债务时,由路东华承担还款义务)。五、驳回裴念荔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照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顾全静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主要的上诉理由是:顾全静并非实际借款人,裴念荔将顾全静作为一审被告,诉讼主体错误。本案的实际借款人是路东华,路东华因还不上案外人高春荣的410000元借款,打算向自己的员工裴念荔借款,但为了面子,请朋友顾全静出演借款人的角色,最终裴念荔只同意出借350000元。顾全静帮路东华借到350000元后又凑了60000元,将410000元汇给高春荣,帮路东华偿还了借款。从事实方面讲,顾全静仅仅是路东华的借款代理人,帮助路东华借款,而这一代理行为被上诉人裴念荔是后来知道了。本案一审庭审期间,裴念荔依然是路东华的雇员和公司股东,基于二人的身份关系,裴念荔不起诉实际借款人,而起诉顾全静,违背公平原则。一审法院在审理该案是带有倾向性,顾全静曾与一审法院法官发生争执。综上,顾全静替路东华借款还给高春荣是事实,路东华是真正的借款人,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顾全静不承担还款责任,诉讼费用由裴念荔、路东华承担。

  裴念荔针对顾全静的上诉理由答辩称:顾全静的陈述没有事实依据,裴念荔的钱是借给了顾全静,钱打入了顾全静的银行卡中。如果是路东华借款,裴念荔会把钱直接给路东华。借款人是顾全静。

  路东华针对顾全静的上诉理由答辩称:本案的实际借款人是顾全静,借条上也写明借款人系莹润丽颜美容中心。路东华如果是借款人不会在担保人处签字,借款打入顾全静银行卡中,路东华只是担保人,只承担担保责任。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上述事实,有收据、个人结算业务申请凭证、账户明细清单以及当事人的陈述意见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2012年8月2日,裴念荔通过其丈夫杨明国的银行账号向顾全静的银行账号汇款350000元,同日,顾全静向裴念荔出具了借据。该借据上明确载明借到裴念荔现金350000元,借据亦约定了借款时间和利息,且2013年2月1日,顾全静依据借据约定的时间和金额向裴念荔支付利息26250元。根据上述查明的事实,本院认定裴念荔与顾全静之间存在借款的事实,现裴念荔向顾全静主张借款,要求顾全静承担还款责任,并无不妥。顾全静主张路东华系实际借款人,其不应承担还款责任,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理由如下:1、借据上明确载明借款人是顾全静,路东华系担保人,借款亦汇入顾全静账户,且裴念荔和路东华对顾全静的该项主张均不认可。2、裴念荔主张借款人系顾全静,顾全静亦认可借款时裴念荔并不知道实际借款人是路东华。综上,顾全静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本院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结果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3735元,由顾全静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交付裴念荔)。

  二审案件受理费7470元,由顾全静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红建

审 判 员  钱丽红

代理审判员  韩耀斌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何 柳


20200109015347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