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在生与毛久华出租汽车运输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4/06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唐民四终字第94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马在生。

  委托代理人李红,河北民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毛久华。

  委托代理人杨文春,河北奔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毛福中(系毛久华之父)。

  上诉人马在生、毛久华因出租汽车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2013)丰民初字第276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被告同村居住,2011年8月24日16时50分许,因该村村民张廷歧长子张立丰发生交通事故,张廷歧邀请原告等人前往现场帮助处理事故。原告与张廷歧等租乘被告驾驶的冀B×××××号面包车前往事发地点,行驶至唐丰快速路车轴山出口1公路路段时,车辆突然爆胎造成车辆侧翻,致使原告右手受伤。原告受伤后,被送到唐山市丰润区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右尺、桡骨远端开放粉碎骨折,右腕、掌侧皮肤挫裂伤伴皮肤缺失,右腕桡侧曲腕肌腱、掌长肌腱、食指屈指肌腱挫伤伴部分缺损,正中神经挫伤伴部分缺损,尺神经挫伤,尺动脉缺损,右腕部软组织挫伤。2011年9月23日出院,住院30日。医疗费约25000元被告已经实际支付。住院期间由原告的妻子(农民)护理,护理费111480元(3716元/日×30日)。2012年1月19日原、被告经比古岫村民委员会主任马志广调解,达成如下协议:毛九华开车肇事,马在生乘车右腕撞伤,经中人说合,双方同意,已治伤花去25000元,再由毛九华付给马在生21000元了结此事,双方无悔,永无后患,恐口无凭,特立此协议为证。被告毛九华已经按协议给付了原告21000元。协议签订后,2013年3月16日原告经华北法医鉴定所鉴定,符合GB18667-2002标准499-a,评定为九级伤残;另据41010-i,Ia值为4%。开支鉴定费800元。残疾赔偿金3878880元。误工费780360元(3716元/日×210日)。交通费8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比照同类伤害后果按6000元计算。原告除医疗费以外的损失共计5530720元。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租乘被告车辆,双方构成客运合同关系,被告应当安全、如期将原告运输到约定地点,在运输过程中,非因原告自身的原因,导致原告受伤,被告应当依法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原、被告间达成的调解协议,是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经村委会调解达成的,该协议合法有效,且明确约定“双方无悔,永无后患”,但是该协议是在原告当时伤情不确定的情况下签订的,不知晓原告的伤情会导致残疾,现按原告的实际伤情被告赔偿的21000元,尚不足原告实际损失的一半,差额达3430780元,由原告自行承担显失公平,以被告再补偿16000元为宜。遂判决:一、被告毛九华补偿原告马在生损失16000元,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二、驳回原告马在生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15元,减半收取158元,由被告负担150元,原告马在生负担8元。

  判后,马在生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上诉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上诉人误工费数额为78036元错误,对上诉人的误工费应计算至评残前一日,该项数额应认定为2147848元(3716元×578天)。1、上诉人受伤后一直未能进行工作是客观事实。原告因交通事故受伤,当时伤情为右尺、挠骨远端开放性粉碎骨折、神经及肌腱部分缺损等。事发后5个月在伤情未能完全恢复的情况下,上诉人本着手部伤情恢复完好的良好祈愿根据当时伤情与开支状况,与被上诉人达成了协议。但协议达成后,现实情况与上诉人订立协议时考虑的情况完全不同,经市、区多家医院会诊,上诉人的手部伤情无法治愈可能造成终身残疾。在此情况下,上诉人就评残事宜前往鉴定部门要求评残,但又因上诉人的伤情一直未能恢复稳定,上诉人多次要求评残均因伤情不稳定而无法评定,直至2013年3月26日才由鉴定机关作出了鉴定结论。上诉人伤残评定作出前,伤情一直未能恢复,也无法从事工作,误工损失确实存在。2、上诉人的误工时间应自上诉人受伤之日2011年8月24日起至评残前一日的2013年3月25日,以上期间为上诉人持续误工期间。二、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损失依法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应当再行赔偿上诉人4798208元。1、上诉人作为车辆乘员无任何过错,被上诉人作为司机对其车辆未尽到充分安全义务,对本次单方事故发生应承担全部责任。2、2012年1月19日协议的达成是上诉人本着手部伤情恢复完好的良好祈愿根据当时伤情与开支状况与被上诉人订立的,当时仅考虑到部分后续治疗费,上诉人当时认为该赔偿数额已经属于上诉人全部损失,根本未曾料到会有严重的残疾后果,这是在未能正确认识上诉人自身伤害后果的状况形成的。3、上诉人因手部伤情无法治愈且构成严重残疾,所造成的巨大损失确实存在。上诉人损失数额达6898208元(误工费2147848元)。该损失依法应由被上诉人承担全部责任。减去被上诉人已经给付的21000元,被上诉人应当再行给付上诉人4798208元。据上事实及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请二审法院查清事实,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请。

  毛久华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上诉理由:一、上诉人毛久华的身份姓名未查清,我的姓名是毛久华,而不是毛九华。二、原判未查清事实。2011年8月24日被上诉人受伤始治疗,丰润区人民医院已经给予治疗结束后,全愈才出院,且医院给予双方明确的诊断伤情结果的情况下,直到2012年1月19日才达成的和解协议,双方均不存在重大误解,均已详知病情。五个月的期间伤情已经确定,双方均无认识上的错误。故认定在不知晓伤情后果的情况下签定协议是错误的。三、双方和解协议是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原判决已认定该和解协议合法有效,那么双方就应信守合同。原判决自相矛盾,既认定合同合法有效,又未予以撤销,却判决改变合同内容,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才导致自相矛盾的逻辑错误。四、撤销权未在一年内行使已丧失撤销请求权。五、被上诉人接受21000元协议履行款,接受上诉人对协议的履行也表明放弃撤销协议权利。六、时隔多日后,2012,2013年被上诉人擅自开支的费用,原审未查清是否与双方当事人发生的事故有无因果关系,而予以判决认定损失承担是错误的。

  马在生就上诉人毛久华的上诉答辩称:1、对毛久华的身份,以身份证为准。2、双方达成和解协议时没有能力预见到将致伤残,是经法医鉴定后才知道自己本身存在九级伤残。3、撤销权是当事人在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签订协议的时候马在生不知道撤销事由,故不能从签订协议的时候算起,应当从2013年3月26日伤残鉴定以后开始算一年以后。4、马在生接受21000元协议履行款并不代表放弃撤销协议的权利,仅仅代表马在生接受赔偿。5、马在生评残前与外人打架斗殴只是对方的说辞,与本案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有待于进一步查证。

  毛久华就上诉人马在生的上诉答辩称:1、误工费的时间不能靠马在生单方主张成立,依法需要医疗机构的证明。故要求至评残日前一天的误工时间依法不能支持。2、马在生在案发时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未系安全带,当时是夏天,他将胳膊搭在车窗外,此种行为对自身损害的发生是有过错的。该事实也是马在生一人在本次乘车多人中受伤最重的最终原因。3、2012年1月19日协议达成时马在生已治疗结束出院,距受伤时间已有5个月之久。医院的诊断证明及病历已明确告知其所受伤害后果,这时毛久华已为其开支了25000元医疗费。双方均已明知马在生的伤情,才达成协议。除已付的25000元外,再次向其支付以后的全部费用21000元,了解此事双方无悔,了无后患,表明双方自愿处分以后伤害后果风险的承担。以21000元为对价,系双方自主自愿而为,不能说是有违公平。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2012年1月19日,马在生与毛久华在中间人村委会主任马志广的见证下所达成的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一审法院根据2013年3月26日唐山华北法医鉴定所作出的唐华(2013)临鉴字第0254号临床鉴定意见书并结合马在生的实际损失,毛久华已赔偿的损失费用不足以弥补马在生的损失,一审法院判决毛久华补偿马在生16000元并无不当。故上诉人毛久华主张不应再对马在生承担赔偿责任的上诉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马在生主张毛久华应对其损失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一审法院对其误工费酌定为210天并无不妥,其上诉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15元,由上诉人马在生、毛久华各负担157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庆武

审 判 员  沈 军

代理审判员  高贺莉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李卓函


20200109015406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