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某等与王某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4/19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乌中民四终字第36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马某。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某

  委托代理人:马勇,新疆施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某

  委托代理人:张云栋。

  上诉人马某、陈某与被上诉人王某因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案,不服乌鲁木齐市天山区人民法院(2013)年天民三初字第23号民事判决,向本案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马某、上诉人陈某的委托代理人马勇、被上诉人王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张云栋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审理查明:王某与马某于2004年2月24日登记结婚。2009年10月17日,马某与阳光恒昌地产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商品房买卖合同》,购买了位于乌鲁木齐市大湾北路988号欧景名苑22栋1层9号商铺,并于2009年12月10日取得了系争商铺的房屋所有权证书。2012年3月王某与马某就财产达成协议,约定系争商铺归王某所有。2012年4月,因家庭琐事,王某向新市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与马某离婚,2012年6月经法院调解和好。之后马某与陈某签订房产转让协议,将系争商铺过户至陈某名下。2012年10月17日,马某诉至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要求与王某离婚,该案正在审理中。诉讼中王某发现系争商铺已登记在陈某的名下,故诉至法院,提出上述诉讼请求。庭审中,王某放弃了要求马某与陈某协助将系争商铺办理至其名下的诉讼请求。

  另查明:2008年10月,陈某通过银行终端机向恒昌房产集团支付356 590元。

  原审法院认为:处分共有不动产应当经得共有人的同意,系争商铺系在王某与马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登记在马某名下的不动产,应系夫妻共同财产,属于王某与马某共有。根据物权法的规定,处分共有的不动产应当经过全体共有人的同意。本案中,马某将系争商铺转让给陈某,并未经得王某的同意,该擅自转让行为损害了王某的合法利益,应属无效。故对王某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因陈某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拥有系争商铺的所有权及其出资与系争商铺有关联性,故对陈某自称其出资购买系争商铺即拥有所有权的抗辩理由,法院不予采信。

  原审法院判决:马某与陈某之间签订的关于位于乌鲁木齐市大湾北路988号欧景名苑22栋1层9号商铺的房屋转让合同无效。

  马某不服判决上诉称:一审判决以系争商铺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登记在马某名下为由,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而忽略了陈某对该商铺拥有所有权的合法权益。系争商铺虽然登记在我名下,但所有权应归属于陈某,后按陈某的要求将其过户到其名下,同时庭审中,陈某提供了三份重要证据,证明三件商铺均系陈某出资购买,而我只是挂名而已,应认定陈某为实际产权拥有者。陈某的出资与系争商铺存在关联性。一审查明,2008年10月,陈某通过银行终端机向开发商铺的房地产商恒昌房产集团支付356 590元购房款。同时陈某通过银行汇款方式将两笔款项(一笔100万元,一笔70万元)170万元打入我银行卡内,陈某委托并授权我通过银行终端机向恒昌房产集团支付购房款。三笔款项均能证明实际购买及出资人为陈某,我受陈某委托办理支付购房款项,而王某并未支付过任何购房款项。上诉人有新证据能够证实陈某拥有涉案房产的所有权,该新证据也能够证实陈某出资并授权我办理涉案房产手续与系争商铺存在关联性。我与陈某签订房产转让合同是合法有效的。2008年购买商铺时,因陈某做生意忙本人不在,而委托我办理房产转让合同的相关手续,而2012年我应陈某的要求与其签订的系争商铺房产转让合同及过户的事宜符合当初双方约定,未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双方签订的合同也是真实合法有效的,故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陈某不服判决上诉称:一、涉案的商铺系我出资购买的,所有权应归我所有,一审中我提供相关证据能够证实,系争商铺由我全额出资,马某认可其与被上诉人王某无能力购买系争商铺,房产登记在马某名下,但所有权应归属于我所有。二、我有新证据证明我的出资与系争商铺存在关联性,同时也能证明我授权马某办理系争商铺的手续,房产暂时登记在马某名下,并最终要变更到我本人名下。三、我与马某签订的房产转让合同合法有效,房暂时登记在马某名下,但涉案房产所有权属于我,因此马某与我签订房产转让合同,并最终办理过户手续。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王某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王某辩称:系争商铺是我与马某婚姻存续期间购买的,是共同财产,并且我和马某签订的财产分割协议明确约定,系争商铺的所有权归我所有。马某与陈某签订的房产转让协议属恶意转移财产,违背法律规定,应为无效行为。请求二审法院依法维持原判,驳回两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本院查明事实与一审查明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中,涉案商铺系马某与王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并取得所有权的,虽然该商铺登记在马某名下,但应属夫妻双方的共同财产。《婚姻法》第十九条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据此,马某、王某关于涉案商铺归王某所有的约定,符合法律规定,对双方均有约束力。马某称该协议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是在其被胁迫的情形下签订的,对此,因其未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且其在法定期限内亦未对《婚姻财产约定》行使撤销权,故本院对其该上诉理由不予采信。

  马某在其与王某达成财产分割协议后,已明知其对该商铺没有处分权,在此情形下,仍擅自将已分割给王某的涉案商铺转让给陈某,其主观存在恶意。而陈某作为马某的母亲,对于马某与王某的婚姻关系状况及财产分配情况亦应当是明知的,故应推定其未通过王某即与马某达成房产转让协议并将商铺过户至其名下的行为主观上亦存在恶意,且双方的行为损害了王某的合法权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合同无效。”据此,应当认定马某与陈某签订的房产转让协议无效。马某、陈某上诉称涉案商铺系陈某出资,故陈某是涉案商铺的所有权人。对此,本院认为,首先王某对涉案商铺系陈某出资的事实不予认可,其次,依据物权法理论,不动产所有权的取得以登记为准,而非以出资为准。故双方提出的涉案房屋出资问题,属另一法律关系,不是本案确认合同效力纠纷审理的范围。故马某、陈某称涉案商铺由陈某出资,陈某便当然拥有系争商铺所有权,并据此认为双方签订的房产转让合同为有效合同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其判决结果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40元,由马某负担70元(已交),陈某负担70元(已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 晓

             审  判  员  郭新勇

             审  判  员  冯 宁

             二○一三 年 五 月 九 日

             书  记  员  李 杰


20200109015419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