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水友等与建德市荣光钙业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4/20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浙杭商终字第53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马水友。

  上诉人(原审被告):严建洪。

  两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卢新才。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建德市荣光钙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何国兰。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徐建荣。

  上诉人马水友、严建洪因与被上诉人建德市荣光钙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光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建德市人民法院(2013)杭建寿商初字第57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月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自2011年8月7日起,荣光公司向严建洪销售氢氧化钙(粉剂),双方对货物单价、提货方式作出口头约定。经双方对账,截至2013年2月3日共计货款人民币43200070元,并由严建洪在对账单上签字确认。2013年2月4日,马水友向荣光公司法定代表人何国兰个人账户汇付货款人民币100000元。2013年3月3日开始以马水友名义向荣光公司购买氢氧化钙(粉剂),截至2013年6月30日,共计货款人民币47489680元,严建洪在上述货款对账单上签字确认。2013年5月28日、6月28日,荣光公司将价款为人民币403656元的销货发票开具给马水友个人经营的建德市李家镇俊明建材经营部,由此产生的税款合计人民币403649元由马水友承担。2013年8月期间,荣光公司与严建洪对账,荣光公司将其与严建洪、马水友为名的买卖氢氧化钙货款、税费及支付款项混合罗列,明确马水友、严建洪的货款累计人民币94726240元,已付货款为人民币702000元,尚欠货款为人民币2452624元,严建洪在该标明为“总账”的对账单上签字确认。2013年11月17日,严建洪支付货款人民币34630元,马水友、严建洪尚欠货款人民币21063240元。2013年11月25日,荣光公司诉至原审法院要求依法解决。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荣光公司与马水友、严建洪之间所订立的买卖合同(口头),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当认定合法有效。合同双方对支付价款的时间未约定或约定不明的,买受人应当在收到标的物或提取标的物单证的同时支付。本案中,马水友、严建洪尚欠荣光公司货款人民币2106324元的事实,有双方经过结算后严建洪签字确认的对账单为证。本案对账单未载明付款期限,故马水友、严建洪应立即支付尚欠货款。马水友、严建洪以本案货款已结清及马水友、严建洪在本案中系相互独立的主体的抗辩意见,因马水友、严建洪对本案货款的混合结算及混合付款系知情且认可的,故在未提交证据证明本案货款已结清及马水友、严建洪在本案中确系相互独立的主体的情况下,不予支持。综上,荣光公司的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马水友、严建洪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荣光公司货款人民币2106324元。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460元,减半收取人民币2230元,由马水友、严建洪负担。当事人在判决书生效后十五日内到原审法院办理诉讼费用结算手续,逾期不交纳应负担的诉讼费用的,依法强制执行。

  宣判后,马水友、严建洪均不服原审判决,均向本院提起上诉。

  马水友上诉称:一、一审判决事实不清。(1)马水友与荣光公司间有氢氧化钙产品的买卖关系,双方只是口头约定,未签订书面的合同,现已不欠荣光公司货款。(2)马水友未与荣光公司签过书面对帐单。(3)销售方出卖产品向买受人开具发票是附随义务,一审判决认定马水友另外支付荣光公司税费403649元与税法违背。马水友与严建洪均是独立的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各自的氢氧化钙买卖合同也是独立的,马水友未委托严建洪向荣光公司购氢氧化钙,也未委托严建洪与荣光公司进行对帐。二、一审判决没有证据。现荣光公司主张马水友欠其货款2106324元,应当举出能够证明马水友欠其货款的证据,不能让马水友反证自己不欠荣光公司货款。三、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本案争议不是付款方式,而是是否要付款、付多少款有争议,所以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改判驳回荣光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一、二审诉讼费由荣光公司负担。

  严建洪上诉称:一、一审判决事实不清。严建洪与荣光公司间有氢氧化钙产品的买卖关系,双方只是口头约定,未签订书面的合同,现已不欠荣光公司的货款。严建洪虽与荣光公司签过书面的对帐单,但对荣光公司与马水友的对帐单是荣光公司让严建洪签订,马水友没有委托严建洪代签。严建洪与马水友均是独立的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各自的氢氧化钙买卖合同也是独立的。二、一审判决没有证据。现荣光公司主张严建洪欠其货款2106324元,应当举出能够证明严建洪欠其货款的证据,不能让严建洪反证自己不欠荣光公司货款。三、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本案中付款方式基本上是先付款后提货,对于付款方式没有异议,主要是对是否要付款、付多少款有争议。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改判驳回荣光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一、二审诉讼费由荣光公司负担。

  对马水友、严建洪的上诉,被上诉人荣光公司共同答辩称:一、2011年8月开始,马水友、严建洪共同到荣光公司购买氢氧化钙,至2013年6月双方业务终止。期间均由马水友、严建洪到荣光公司处自行提货,平时业务由严建洪经办,每月由严建洪在对账单上签字确认。二、根据发货单记载,严建洪名下货款总计为7876855元(对账单上写为4320007元),马水友名下发货单货款为1595769元(对账单上写为5152617元),合计货款为9472624元(实际货款超过100万,因财务人员遗漏部分,荣光公司将另行主张),这一事实有严建洪签字确认的对账单为证,扣除马水友、严建洪已付部分,尚欠货款2106324元,原判决认定该事实正确。三、双方业务持续时间长达近二年,所有对账单都是严建洪签字,之前马水友从未提出过异议,且马水友每月支付给严建洪报酬,结算货款时荣光公司将马水友、严建洪货款合并结算,业务中均是如此操作,如果严建洪没有马水友的授权,不可能在所有对账单上签字。如果马水友因没有签字而不认可,那么所有对账单均无马水友签字,马水友完全可以否认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四、原判决证据充分。对账单明确载明马水友、严建洪每月提取货物价款且有严建洪签字,说明荣光公司提供货物价款94万余元事实清楚。马水友、严建洪认为已付清货款,应当提供付清货款的凭证。五、荣光公司根据马水友、严建洪的指示,将部分货款增值税发票出具给马水友开办的经营部,金额为4383506元,马水友已将该部分税款作抵扣,马水友认为货款已付清,那么应该提供付款证明。另外,判决书上载明税款4万余元,因双方口头约定货物单价不含税,即税金由马水友、严建洪交纳,货物单价降低,荣光公司现也没要求马水友、严建洪支付该税金。六、马水友、严建洪总共已付款736630元,其中以承兑汇票支付532000元,汇款170000元,现金支付34630元(马水友从银行卡上取出后交给严建洪,再由严建洪付给荣光公司),上述款项全部是马水友支付,荣光公司均出具给马水友收据,严建洪未支付过货款。七、原判决适用法律正确。马水友、严建洪称先付款后提货不是事实,因马水友、严建洪与荣光公司法定代表人系老乡,彼此非常熟悉,马水友、严建洪均是提货后付款。双方无合同约定付款方式时应当推断收到货物时支付。综上,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维持原判。

  对马水友的上诉,严建洪答辩称:没有异议。

  对严建洪的上诉,马水友答辩称:没有异议。

  二审期间,上诉人马水友、严建洪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材料。被上诉人荣光公司向本院提交了证据1、严建洪名下发货单68份,证明严建洪提取货物数量事实,该部分货款为7876855元。证据2、马水友名下发货单9份,证明马水友提货数量事实,该部分货款为1595769元。证据3、收据复印件9份及浙江省农村信用社取款凭条1份,证明货款均由马水友支付,其中2013年11月17日严建洪支付的34630元是从马水友账户上提取的事实。证据4、增值税发票复印件6份,证明与马水友、严建洪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事实,同时证明马水友、严建洪货款一并结算的事实。

  经质证,上诉人马水友、严建洪共同认为,证据1不具有真实性,因为该发货单没有严建洪的签名,也没有货物单价、金额,不能证明严建洪向荣光公司提取货物7876855元;也不具有合法性,与一审法院荣光公司提供的账单相矛盾。证据2不具有真实性,因为没有马水友的签名,也没有货物单价、金额,不能证明马水友向荣光公司提取货物1595769元;也不具有合法性,与一审法院荣光公司提供的账单相矛盾。证据3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异议,但对证明对象有异议,虽然款项是从马水友处提取,但由于在建德市破产的横山钢铁有限公司有马水友应当支付严建洪的货款,所以严建洪支付给荣光公司的货款有马水友支付严建洪的承兑汇票或汇款。证据4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其中发票号00894174、金额346944元的发票关联性没有异议,其余5份发票有异议,因为不是荣光公司开具给经营部的,与一审法院认定有403656元发票开具给经营部相矛盾,进一步证明一审法院判决事实不清。

  本院经审查后认为,被上诉人荣光公司向本院提交的证据1-4,均系对荣光公司原审提交的对账单和银行凭证等证据的补强,可以证明案渉交易期间的货款支付和发票开具等情况,结合荣光公司原审提交的有效证据,该些证据可以进一步印证荣光公司有理由相信马水友和严建洪系其共同交易相对人。

  经审理,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中马水友和严建洪对其与荣光公司之间存有买卖合同关系的事实均无异议。现马水友和严建洪于二审期间均主张自身不应承担付款责任,审查本案现有证据,案渉交易期间的已付货款均系以马水友个人经营的建德市李家镇俊明建材经营部名义予以支付,部分增值税发票亦开具给该经营部且由马水友收取,而案渉交易期间以马水友和严建洪名义出具的对账单则均由严建洪签字确认,故荣光公司有理由相信马水友和严建洪系其共同交易相对人,在马水友和严建洪未能举证证明标注“总账”的对账单上所记载债务已经清偿完毕的情形下,相应的货款支付责任应由马水友和严建洪共同承担。综上,原审判决事实认定基本清楚、实体处理尚无不当,马水友、严建洪的上诉理由均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460元,由马水友、严建洪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洪悦琴

审判员  袁正茂

审判员  陈 剑

二〇一四年四月四日

书记员  倪知松


2020010901542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