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洪池诉白山市龙山寺借款合同纠纷再审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4/21吉林省白山市浑江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浑民二再初字第3号

  原告马洪池(原审原告)。

  委托代理人马淑琴。

  委托代理人于本连,吉林刘国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白山市龙山寺(原审被告)。

  负责人,杨德玉,龙山寺管委会主任。

  委托代理人释常荣(原龙山寺负责人)。

  委托代理人刘卫东,吉林靖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原告马洪池诉原审被告白山市龙山寺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8月20日作出(2011)浑民二初字第463号民事判决书,原审被告不服向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2012年12月17日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2)白山民二终字第220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准许上诉人白山市龙山寺撤回上诉,双方按原审判决执行。原审被告不服向本院提出再审申请,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于2013年1月18日作出(2013)浑民二监字第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一、本案由本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再审。二、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审原告委托代理人马淑琴、于本连,原审被告委托代理人释常荣、刘卫东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1年5月20日原审原告诉称:2008年7月19日,原审被告为了建寺院向原审原告借款6万元,至今未还。故要求法院判令原审被告返还原审原告借款6万元及利息。

  原审被告辩称:原审原告所诉不实,原审被告没有向原审原告借过任何借款,因为原审原告起诉的借款属于马淑琴在白山市龙山寺掌管财务期间虚构伪造的,请求法院驳回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审查明,原审被告白山市龙山寺于2008年7月19日通过马淑琴(马淑琴曾任原审被告的出纳员,马淑琴与原审原告系亲属关系)借款人民币6万元,并于借款当日向原审原告出具借条,注明借原审原告人民币现款6万元。借条有原审被告白山市龙山寺负责人释常荣签字,并加盖了白山市龙山寺的公章。原审被告已将该笔借款下帐,至今未偿还给原审原告。

  原审认为,原审被告白山市龙山寺从原审原告处借款6万元理应偿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一十一条之规定而判决:一、原审被告白山市龙山寺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审原告马洪池人民币6万元。二、保全费62000元,由原审被告白山市龙山寺承担。三、驳回原审原告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32700元,减半收取,由原审被告白山市龙山寺承担66350元。

  原审被告向本院申诉时称,该笔借款根本不存在,事实是白山市龙山寺有二本帐,一本是为了应付上级检查用的,上面体现收支平衡,没有多少余钱;而另一本不公开的帐上却有很多钱,属于原审被告单位的小金库。当时原审被告要扩建寺院,需要动用小金库帐本上的款项,所以,由负责人释常荣与前任出纳员的马淑琴商议,用虚构借款的形式将小金库中的钱拿出建房。2008年7、8月份由马淑琴虚构向其亲属借款,马淑琴将借款条写好后,由当时时任负责人的释常荣在借条上签字(当时虚构了9张借条,第一次签字一张,第二次签字二张是徐建新和朱晓东的,其余的是第三次一次性签的字),再由马淑琴将公章加盖上。并且虚构借款的事实也曾征求过证人(龙山寺居士)的意见,最后大家决定,为了不影响工程进度,才由负责人释常荣在借条上签的字。

  再审过程中,原审被告为证实其事实主张,举证如下:

  1、浑江区宗教局保存的龙山寺2008年1-12月、2010年1-7月各项收支报表,该报表是原审原告代理人马淑琴所报,2008年结余金额为826366元,从报表上看,龙山寺尚有结余,没有负债。从2010年的收支报表看,账面结余2594667元,到2010年龙山寺仍没有外债,该证据同时能证明本案所涉及的借款不存在,因为马淑琴作为经手人,就应该将该笔充顶,而事实上马淑琴在报表时均没有体现该笔欠款。2、马淑琴放弃白山市龙山寺财务主管人员的工作,在临走的时候列的一本帐,对外的欠帐交给了释常荣,上面没有原审原告的这笔欠帐。3、龙山寺原主持释常荣2007年开户的存折两份,证明当时龙山寺的财务状况,2007年金额充足,没有必要借款。4、浑江区宗教局委托白山市通源会计师事务所于2011年1月18日作出一份审计报告,该报告能够体现列支的状况,小金库结余为30804603元,该份报告与释常荣和马淑琴提出的对外欠款的情况是不符的。因为龙山寺帐和钱都由马淑琴管理,如果真的欠钱,马淑琴在管理过程中就会将其抵顶。5、2013年5月29日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京正(2013)司文鉴字第115号《文书鉴定意见书》一份,证明2006年9月6日《借据》、2007年9月18日《收据》、2008年7月29日《借据》上的“释常荣”签名字迹应为同一时期形成。证明原审原告的借款是虚假的。6、出庭作证的证人于桂芝、许莲凤、尹家荣证明:2007年释常荣给许莲凤打电话,说要平帐,写的借据都是马淑琴家里人,许问这钱是谁的,释常荣说是庙里的,释常荣问许签不签这个字。后经许莲凤、尹家荣、于桂芝等人商量后告诉释常荣,签就签吧,反正都是庙里的钱。证明该笔借款是虚假的。

  原审原告质证:对1-5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内容存有异议,认为1号证据中2010年1-7月份龙山寺各项支出报表与本案无关,只能证明该年度寺院部分支出。2008年1-12月各项收支明细报表与本案无关,只能证明该年度寺院收支情况;2号证据不能证实原审被告所主张的内容,该证据既没有时间,也不知道是何时书写,与本案无关。并且该证据体现的都是1000元以下的欠款,不包括1000元以上的欠款;3号证据是在原审原告2011年7月份提出诉讼保全时,龙山寺才设立账户,以前都是以释常荣的名字设置的帐户,该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4号证据也能够证明寺院存在欠款;5号证据中从鉴定意见书中的参数表中体现参检文书的差异较大,同时从原审被告当庭陈述看,三张检材形成于不同时间,鉴定报告使用的词语为同一时期而不是同一时间,因此,原审原告认为该鉴定结论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对6号证据存有异议,理由是该证据是由三个人在许家共同商议形成的且与释常荣是师徒关系,与本案存有利害关系,不符合证据的证明要求。

  庭审中原审原告举证为:1、2008年7月原审被告单位的月报表一份,证明原审被告借款的事实已经被记载入了当月的月报表中。2、原审被告单位2006-2008年财务总帐中的借款帐,证明原审被告向原审原告借款的事实已经记入了年度帐目。3、原审被告单位2006年-2008年财务总帐的支出帐可以看出,原审被告当年的支出包含了当年向原审原告的借款。4、原审被告单位2006-2008年记帐凭证和借据,证明原审被告给原审原告出具的借据记帐联是当月记入财务帐的。5、白山中院2012年10月30日庭审笔录一份,在笔录中原审被告代理人释常荣在法官问及“你签字是什么时间形成的”,释常荣答:“是三次形成的,2006年那张是一次,是2006年当年形成的,是不是落款时间形成的我记不住了;第二次有两张,徐建新和朱晓东,朱晓东没起诉,是借据中落款时间形成的,这两张无法鉴定;剩下的是一次形成的,时间是2008年7、8月份。”证明原审被告及其代理人在庭上关于对签字时间的陈述是虚假的。6、浑江区宗教局的年度报表一份,证明内容同1-3号证据。7、吉林信达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吉信司鉴中心(2013)文鉴字第W-11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一份,证明2006年9月6日《借据》与2008年7月29日《借据》书写时间不同,编号相差13张,两张《借据》中的签名“释常荣”字迹不是同一支笔书写。综合评断,两张《借据》及签名“释常荣”字迹不是同时形成。

  原审被告对原审原告提出的证据质证认为,对1-4、6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的内容存有异议,上述证据是为了平帐所以入帐的。对证据5号真实性无异议,是分三次签的字,共九张,第一次一张,第二次二张,第三次六张,朱晓东的一张不包括在本案中,时间应更正为2007年8、9月份。对7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该证据的来源不合法,是原审原告自行委托的鉴定机构,没有经过法院许可,不符合证据的证明要求。

  原审被告对原审原告的1-6号证据无异议,本院对原审原告的1-6号证据予以确认。对7号证据本院不予以确认,理由2013年4月10日原审原、被告经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意并选择了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该鉴定中心于2013年5月29日出具了京正(2013)司文鉴字第115号《文书鉴定意见书》。原审原告于2013年7月12日私自委托吉林信达司法鉴定中心重新鉴定。原审原告委托重新鉴定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当事人对人民法院委托的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提出证据证明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一)鉴定机构或者鉴定人员不具备相关的鉴定咨格的;(二)鉴定程序严重违法的;(三)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的;(四)经过质证认定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其他情形。对有缺陷的鉴定结论,可以通过补充鉴定、重新质证或者补充质证等方法解决的,不予重新鉴定。”的规定即对于人民法院委托鉴定的鉴定结论,当事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的,只有在不具备鉴定资格或鉴定程序违法或者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或经质证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其他情况下,才允许重新选择鉴定机构进行鉴定。因原审原告私自进行鉴定的程序违法而对该证据不予采信。

  原审原告对原审被告提供1-5号证据本身无异议,本院对原审被告提供的1-5号证据予以确认,但因5号证据即2012年10月30日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三庭法庭询问笔录中原审被告代理人释常荣自认2006年9月6日徐建新的借据形成的时间是借据的落款时间形成的即2006年9月6日,而2007年刘东鑫的收据及2008年7月29日马丽娜的借据原审被告代理人释常荣称均是第三次形成的,故三张借据形成的时间原审被告代理人释常荣已自认不是同一时期形成的,而该鉴定意见书鉴定为“同一时期形成”,鉴定意见与原审被告代理人释常荣的自认相矛盾,该鉴定意见不予采信。6号证据本院不予确认,理由是三人的证明系传来证据,是听原审被告代理人释常荣说的,不具有证据的证明力。

  本院再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一致。

  本院再审认为,原审被告白山市龙山寺从原审原告处借款6万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对借款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借款人可以随时返还;贷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的规定,原审原告要求原审被告偿还借款的请求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原审原告要求原审被告承担借款期间的利息,因借款时未约定利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一条“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对支付利息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视为不支付利息。”的规定,原告的该项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原审被告主张借条是虚假的并举出2013年5月29日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京正(2013)司文鉴字第115号《文书鉴定意见书》一份,证明2006年9月6日《借据》、2007年9月18日《收据》、2008年7月29日《借据》上的“释常荣”签名字迹应为同一时期形成的鉴定结论,因原审被告代理人释常荣在2012年10月30日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三庭法庭询问笔录中自认2006年9月6日徐建新的借据形成的时间是借据的落款时间即是2006年9月6日(第二次签的字),该张借据无法鉴定。2007年9月18日《收据》、2008年7月29日《借据》形成的时间不清楚,认为是2008年7、8月份签的字,而在庭审时又更正为2007年8、9月份签的字。与京正(2013)司文鉴字第115号《文书鉴定意见书》的鉴定结论为“同一时期形成”与原审被告代理人释常荣的自认相矛盾,本院对原审被告提供的反驳证据京正(2013)司文鉴字第115号《文书鉴定意见书》无法采信。原审被告的主张不成立。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一十一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七条“人民法院经再审审理认为,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应予维持;…”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的案件,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是由第一审法院作出的,按照第一审程序审理,所作的判决、裁定,当事人可以上诉;……”的规定,判决如下:

  维持本院2012年8月20日作出的(2011)八民二初字第463号民事判决书。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吉林省白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李贵群

审判员  孙忠海

审判员  李 丹

二〇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朱成有


20200109015421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