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飞虎等与张胜利确认合同效力纠纷申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4/32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3)陕立民申字第0083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马飞虎。

  委托代理人:陈菲,陕西睿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马振华。

  委托代理人:陈菲,陕西睿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张胜利。

  委托代理人:廉高波,北京市康达(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志强,陕西秦北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马飞虎、马振华因与被申请人张胜利确认合同效力纠纷一案,不服陕西省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榆中法民三终字第0006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马飞虎、马振华申请再审称:一、二审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2004年7月6日《协议书》签订时,甲方为原神木县永兴乡曹庄煤矿,乙方为神府经济开发区海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马飞虎、张胜利分别为甲、乙方的法定代表人,两人在《协议书》落款处签字的行为,是分别以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在职权范围内代表企业对外达成的合约,该行为属于职务行为、法人行为,并非个人行为,对两个企业具有法律约束力。原一、二审判决认定张胜利、马振华、马飞虎为《协议书》的签订主体错误。一、二审认为2007年4月12日《补充协议书》中明确说明2004年7月6日张胜利和马飞虎签订了《协议书》,就认定该协议书为张胜利和马飞虎、马振华签订错误。本案涉及的是一个煤矿联办纠纷,按照当地交易习惯双方虽为企业,但签约、付款等行为也不乏由实际控制人完成,某些合同交易也不完全均由企业盖章完成。故对张胜利和马飞虎、马振华代表企业在《协议书》中签字的行为,不能一概认定为是三个自然人之间的个人行为。请求再审本案,驳回被申请人的诉讼请求。

  张胜利提交意见认为:2004年7月6日的《协议书》签订主体和履行主体均为张胜利和马飞虎、马振华个人。该事实有马飞虎、马振华分别六次向张胜利出具的收款收条为证,并于2004年7月11日向张胜利出具2000万元收款收据,证明《协议书》实际签约人和履行人均为马飞虎、马振华、张胜利个人。2007年4月12日,马飞虎、马振华与张胜利签订的《补充协议书》,当日张胜利按《补充协议书》约定向马飞虎个人支付480万元,该《补充协议书》上也注明“款以(已)付清”,据此进一步证明《协议书》的签订和履行主体均系马飞虎、马振华和张胜利。《补充协议书》是对《协议书》约定的相关事项的进一步明确或补充,两协议相互联系,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属有效合同。且马飞虎、马振华在其诉讼文书中多次自认2004年7月6日《协议书》签订的主体和履行的主体为双方个人。再审申请人混淆客观事实,断章取义,原判决正确,再审申请人的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于2004年7月6日签订的《协议书》和2007年4月12日签订的《补充协议书》属马飞虎、马振华与张胜利之间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属有效合同。事实上,各方也是按《协议书》约定予以履行,且在签订和履行《补充协议书》时,马飞虎、马振华也并未提出签订协议的主体资格效力问题。因此,马飞虎、马振华的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马飞虎、马振华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马飞虎、马振华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王小平

审判员  崔海江

审判员  王彩萍

二〇一四年二月十三日

书记员  杜 欣


20200109015432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