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飞诉李绍光等运输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4/32黑龙江省七台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七民终字第6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马飞。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绍光。

  委托代理人岳长彦。

  原审被告七台河市新兴区远征空车配货站。

  负责人王继海。

  上诉人马飞因与被上诉人李绍光、原审被告七台河市新兴区远征空车配货站(以下简称远征配货站)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新兴区人民法院(2013)新民初字第5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马飞、被上诉人李绍光的委托代理人岳长彦、原审被告远征配货站的负责人王继海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13年1月11日,原告经密山市益民空车配货站介绍,由被告远征配货站联系被告马飞给原告承运杨木板材,双方约定:由起始地密山市运至石家庄市,运费1500000元,货到付款。被告马飞与被告远征配货站签订了货物运输协议后。被告马飞驾驶的黑EC008货车在密山市装载40立方米杨木板材,当运至七台河市上高速公路前,在检查站车辆称重为:毛重5952吨、皮重1802吨、净重4150吨,已超重425吨。被告马飞电话联系原告双方协商:原告增加运费50000元,被告继续运输;或将超重部分的板材卸下后继续运输;或将全部板材运回密山市等意见,因所涉及的费用问题双方协商未果,未达成一致意见。被告马飞让原告过来解决此事,但原告未及时到货物所在地处理相关事宜。2013年1月20日被告马飞雇人将木材卸到本市新兴区一家停车场院内保管寄存。另查明,原告李绍光与购货人于振利签订了板材销售合同,合同中约定每月所需杨木板材60立方米,价格130000元/立方米,如供货方误时供货,承担该货款总额25%的违约金。本案被告马飞车辆装载杨木板材40立方米,净重415吨,本车应当装载3698吨(415T-452T),即37吨。因此原告未按销售合同约定履行供货义务,造成实际经济损失为1154400元(40m3÷415T×37T×130000元×25%)。另外,为避免本案损失再扩大,减少双方当事人的经济损失,法庭已经于2013年6月17日,通知双方当事人到寄存板材的现场,当场明确告知双方当事人:“被告马飞将全部板材立即交付给原告,如原告不接收,今后涉及的一切费用由原告承担,如被告马飞不交付,今后涉及的一切费用由被告马飞承担。如货物在被告马飞保管期间,发生货物毁损、灭失等后果,由被告马飞承担一切法律责任。本案审理过程中李绍光于2013年7月9日提出对杨木板材进行减值鉴定申请,2013年11月5日,因不缴纳鉴定费,放弃鉴定请求。

  原审认为,本案系运输合同纠纷,应适应于《合同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调整。本案原告李绍光通过被告远征配货站与被告马飞达成了货物运输协议,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该协议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合法有效。故原告与被告马飞之间货物运输合同关系成立。被告马飞作为承运人负有将原告的货物安全、及时运送到目的地的义务。原告作为托运人负有按时足额支付运费的义务。本案在双方当事人履行运输合同过程中,被告马飞将货物从始发地密山市运至七台河市在检查站称重时发现车辆超载,及时与原告沟通,但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致使运输合同未能继续履行。被告马飞作为车辆专业驾驶人员和实际承运人应当按照自身车辆的实际载重量装载货物,避免超载等违章运输情况的发生,做到安全运输义务;而原告李绍光在双方发生争议时,应当及时到货物的所在地处理相关事宜,积极采取合理的补救措施,促使双方运输合同继续履行。因此在履行运输合同的过程中,双方均存在过错,应当各自承担对半的责任。原告主张返还40立方米杨木板材的诉求,被告马飞庭审中已同意,本院予以支持。本案在审理中,原告自动放弃对全部板材进行减值的鉴定请求,应承担一切不利后果。在被告马飞返还原告40立方米板材时,如出现板材减值等情况,责任应由原告李绍光自行承担。原告主张赔偿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部分予以支持。被告马飞抗辩意见,提供的证据不充分,本院故不予采纳。被告远征配货站在庭审中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已尽了居间人的相关义务,作为原、被告运输合同的居间人,应当负有对双方鉴订的运输协议保障正常履行协议的义务,同时也应对承运人或托运人负有保障诚信,安全运输,按时结算等管理义务。而在本案中当双方发生纠纷时,被告远征配货站未能积极履行与双方当事人进行磋商、协调、敦促双方按约履行协议义务,在本案中也有一定过错,因此对本案的被告马飞应承担连带责任,其抗辩意见,本院不予支持。针对本案反诉部分,本院认为,本案因双方发生争议时没及时处理,导致板材在寄存期间产生部分实际费用,双方均有过错,应各自承担对半责任。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已经明确告知双方当事人应交接板材的责任与后果,因此从2013年1月20日板材卸车之日起至2013年6月17日法庭告知之日止的寄存费900000元(6000元/天×30天×5个月)。本院予以支持;2013年6月17日以后所发生的一切费用由反诉人马飞自行承担。卸车费80000元、买苫布、塑料布费用120000元,有相关证据佐证,为实际产生合理的部分费用,本院予以支持。反诉人马飞主张被反诉人李绍光给付密山市至七台河市的运输费150000元的反诉请求,马飞未将李绍光的板材运达至目的地,故被反诉人李绍光不必给付,本院不予支持。反诉人马飞主张给付停运费900000元的诉求,其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本院不予支持。李绍光提出的反诉抗辩意见,未提供证据佐证,本院不予支持。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条、第六十条、第九十二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八十八条、第二百九十条、第四百二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解释(二)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马飞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返还原告李绍光的杨木板材40立方米。二、原告李绍光的实际经济损失为1154400元,由原告李绍光自行承担50%,即577200元,被告马飞承担50%,即577200元。三、被告马飞支付的寄存费900000元、卸车费80000元、买苫布、塑料布费用120000元,合计1100000元。被告马飞自行承担50%,即550000元。由原告李绍光承担50%,即550000元。四、被告七台河市新兴区远征空车配货站对被告马飞承担连带责任。五、驳回原告李绍光的其它诉讼请求。六、驳回被告马飞的其它反诉请求。以上各款项原告李绍光与被告马飞双方之间互相折抵,被告马飞给付李绍光款272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本案诉讼费28800元,由原告李绍光、被告马飞各自承担一半,即14400元;本案反诉费33800元,由原告李绍光、被告马飞各自承担一半,即19400元,与上款一并执行。

  判后,上诉人马飞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撤销原审判决第二、三项,被上诉人的损失由其自行承担,上诉人的损失全部由被上诉人承担,并承担运输费150000元、停运损失900000元,由被上诉人承担上诉费用。事实及理由:原审判决事实不清,部分判决错误。一、原审判决第二项,被上诉人的损失由双方各承担50%是错误的。上诉人的货车是大型货车,载重几十吨,被上诉人多装425吨货物凭经验是看不出来的。被上诉人是经常发木材货物的,应当知道装车的货物重量。在装车时,上诉人再三提醒不能超重,但被上诉人一方装车的人表示经常装木材,保证不超重。当天装完车已经晚上九点多了,附近没有称重设备,当车行使到七台河收费站称重时,发现超重425吨,对于超重如何处理的问题,货物配货协议书有明确约定“托运人不能隐藏货物的吨位与数量,否则造成的后果由托运人负责”,并在重量栏说明三不超,即不超重、不超高、不超宽。合同法第三百零四条也明确规定:托运人应当向承运人准确表明货物的重量,因托运人申报不实,造成承运人损失,托运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因此,从以上协议书和合同法的规定看,被上诉人因没有履行协议书约定的义务和合同法规定的义务,其造成的损失应当由其自己承担。二、原审判决第三项,对上诉人的损失认定不清,上诉人的损失由被上诉人只承担50%是错误的。原审法院对上诉人的运输费和停运费的损失未予认定是错误的,货物已从密山运到七台河,之所以未运到目的地,是被上诉人的货物超重造成的,因此已运输的这一段路程的运输费用被上诉人应承担。货物超重导致货车九天停运所产生的停运费也应由被上诉人承担。且以上费用被上诉人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综上,被上诉人的损失是其自己造成的,应自行承担;上诉人的损失是被上诉人造成的,应由被上诉人全部承担。

  被上诉人李绍光对此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无误。

  原审被告远征配货站对此辩称,没有答辩意见。

  上诉人马飞、被上诉人李绍光、原审被告远征配货站二审中均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

  本院经审理对原审法院查明的基本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二审中上诉人马飞及被上诉人李绍光均认可以下事实:2013年1月11日,李绍光通过密山市益民空车配货站介绍,由原审被告远征配货站联系马飞为其承运木材,当天在密山市李绍光经营的木材厂由李绍光一方负责装车,该木材厂没有相应的称重设备,待货车运行至七台河市高速公路收费站前检查站称重时发现超重425吨,无法正常上路运行。马飞随后电话联系李绍光,商量解决事宜,因协商未妥,李绍光又未及时到七台河进行处理,在停运九天后马飞将货物卸至七台河市新兴区一停车场院内保管。其后,李绍光一直未到七台河市处理此事,直至2013年2月28日诉讼至原审法院。因此,在双方货物运输协议履行过程中,因超重问题产生争议,双方均应理智对待,积极协商解决,并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的扩大。而双方对此处理均不冷静,在电话协商无法解决的情况下,马飞未考虑送货回密山或以其他周全的方式解决问题,李绍光则长达一个多月未到七台河处理纠纷,因此对于造成的损失原审确定双方各自承担50%,符合本案实情。

  关于原审判决确定的因未及时按销售合同约定履行供货义务,李绍光按照与于振利签订的板材销售合同赔偿给于振利的违约金1154400元应否由上诉人马飞按比例承担的问题。根据李绍光提供的板材销售合同,双方约定每月20日前供货60立方米,如误时供货,由供货方承担该月货款总额25%的违约金。在2013年1月11日当天晚上,李绍光通过电话已知晓因超重导致木材停运,其在发现货物不能继续运输的情况下,没有通过积极协商的方式解决问题,或另行组织车辆送货以保证与于振利合同约定的木材及时送达。因此,李绍光没有采取适当措施致使损失扩大,其不得就扩大的损失要求赔偿,原审对李绍光的此项诉请予以支持不当,应予纠正。

  关于上诉人马飞主张的密山市至七台河市的150000元的运输费用应否支持的问题。马飞称当天空车到密山,又从密山拉货回到七台河,来回是150公里,货车每公里油耗为500元,加上来、回过道费12800元,两个驾驶员一天40000元工资,此项费用总额是150000元。虽然马飞对此未进一步举证,因此项费用确实已实际发生,应予处理,本院酌定此项费用为100000元。

  关于是上诉人马飞主张的九天停运费900000元应否支持的问题,因马飞对此未作充分的举证,李绍光对此又不予认可,因此马飞对此未完成举证责任,其该项上诉请求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认定基本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不当,应予纠正。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新兴区人民法院(2013)新民初字第52号民事判决。

  二、上诉人马飞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返还被上诉人李绍光杨木板材40立方米,由上诉人李绍光自行运回,运费自理。

  三、上诉人马飞寄存木材产生的寄存费894000元(2013年1月20日至2013年6月17日共149天,每天6000元)、卸车费80000元、买苫布、塑料布费用120000元等合计1094000元。由马飞自行承担50%,即547000元;由被上诉人李绍光承担50%,即5470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立即给付。

  四、被上诉人李绍光于本判决生效之日立即给付上诉人马飞空车至密山拉木材到七台河产生的费用100000元。

  五、2013年6月17日以后至本案判决书生效之日起所发生的木材寄存费用由上诉人马飞自行承担。

  六、驳回被上诉人李绍光的其它诉讼请求。

  七、驳回上诉人马飞的其它反诉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28800元,反诉费338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28800元,由上诉人马飞、被上诉人李绍光各承担一半。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潘 伟

审 判 员  李晓英

代理审判员  董树全

二〇一四年六月十日

书 记 员  李金弟


20200109015432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