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某某诉范某某等种植回收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4/52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甘民初字第1180号


  原告:高某某。


  委托代理人:郭世贤,系永昌县法律援助中心法律工作者。


  被告:范某某。


  被告:范平文。


  被告:宋某某。


  原告高某某与被告范某某种植回收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3月14日立案受理。受理后,根据原告的申请,依法追加范平文、宋某某为本案被告,并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郭志贤,被告范某某、范平文、宋某某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高某某诉称:2011年9月29日,被告范某某前去收购原告种植的土豆,因其当日资金不足,遂将原告所种植的土豆收购后给原告出具了欠条二张。后经原告多次催要,被告范某某以种种借口推托不付。现要求被告偿付土豆款3982元。


  被告范某某未作书面答辩,在庭审中辩称:我是被告范平文所雇用的收购人员,范平文与被告宋某某签订了合同,我受范平文的指派前去原告处收购洋芋,我只是在收购时给原告出具了欠条,但我个人不应承担责任。


  被告范平文未作书面答辩,在庭审中辩称:2011年4月22日,我与被告宋某某签订了一份马铃薯种植收购合同,由我为其提供价值153349元的马铃薯种子,被告组织人员种植后,由我按收购要求以每公斤080元的价格进行收购。当时,宋某某系永昌县新城子镇新城子村委会主任。合同订立后,我按约将马铃薯种子提供给了被告宋某某,宋某某也组织农户进行了种植,在收购时,因部分农户将所种植的马铃薯出售给他人,致使我未能将农户所种植的马铃薯全部收购,仅收购了价值14万余元的马铃薯,还未将我所提供的种子款收回。故我不同意偿付所欠原告的马铃薯款,该款应由被告宋某某从未交售马铃薯的农户处将所使用的种子款收回后,由其给原告予以给付。另,被告范某某确是我雇用的收购人员,对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发生的纠纷,应由我来承担责任。


  被告宋某某未作书面答辩,在庭审中辩称:我与被告范平文签订合同及其提供了价值153349元马铃薯种子的情况均属实。我签订合同时,是以永昌县新城子镇新城子村委会的名义签的,并非是我个人,仅是在合同上未加盖村委会的印章。合同订立后,我组织本村农户用范平文提供的种子种植了马铃薯,但在秋后范平文派人收购时,因未按合同的约定及时付款,部分农户将所种植的马铃薯出售给他人,并且范平文在收购部分后,其未按合同的约定以现金兑付农户马铃薯款,并以农户种植的马铃薯不符合标准为由再未前去收购,致使农户种植的马铃薯未能按合同交范平文收购,是其违约在先。范平文派人收购原告种植的马铃薯,并出具欠条,原告的马铃薯款理应由范平文偿付,我个人不承担责任。至于范平文的马铃薯种子款,我有义务配合其向农户收取。


  经审理查明:被告宋某某系永昌县新城子镇新城子村委会主任,原告系该村农民。2011年4月22日,被告范平文与被告宋某某签订了一份马铃薯种植收购合同,合同约定由范平文为宋某某提供马铃薯种子,宋某某组织该村农户种植,收获后,由范平文按马铃薯的质量、规格要求,以每公斤080元的价格进行收购,收购款于三十日内付清。合同订立后,范平文按约将价值153349元的种子提供给了宋某某,宋某某组织所在村四个社的农户(包括原告)进行种植,并向农户发放了马铃薯种子,其中原告高某某领取价值1330元的种子。同年9月29日,马铃薯收获后,范平文雇用被告范某某前往永昌县新城子镇新城子村收购,因部分农户将所种植的马铃薯出售给他人,再加之其未能按合同约定及时支付所收购的马铃薯款,致使范某某仅收购了价值14万余元的马铃薯,其中收购了原告高某某价值为3982元的马铃薯,由范某某给原告出具欠条一张,并在欠条上注明籽种款未扣。后因其他原因,范平文再未到种植农户处回收马铃薯,也未将所欠原告的马铃薯款给付。原告向被告催要未果,遂向本院提起诉讼。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原、被告的当庭陈述;


  2、原告提交的由被告范某某收写的欠条,证明被告收购原告马铃薯的数量及金额,同时证明所欠金额中未扣除种子款。


  3、被告范平文和宋某某提交的2011年马铃薯种植收购合同,证明范平文与宋某某签订合同,并约定范平文为宋某某提供马铃薯种子,宋某某组织人员种植,收获后,由范平文按马铃薯的质量、规格要求以每公斤080元的价格进行收购,收购款于三十日内付清的事实。


  4、被告范平文提交的2011年新城子村马铃薯种籽及收购清单一份,证明范平文给宋某某提供种子的数量、金额及从各农户处(包括原告)收购马铃薯的数量和金额。


  5、被告宋某某提交的各农户(包括原告)领取种子、交售马铃薯数量、金额及付款清单一份,证明原告领取种子、交售马铃薯数量、金额及付款情况,并与范平文所提交的数量、金额相一致。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种植回收合同是指一方提供种子或技术指导、技术服务,另一方负责种植,成品由提供技术方保价回收的合同。本案中,被告范平文提供商品马铃薯种子,被告宋某某组织农户进行种植,范平文对种植的成品马铃薯进行收购,双方之间形成的是马铃薯种植回收合同关系。该合同中的相对一方虽由宋某某个人在合同上签名,但从合同内容及合同实际履行情况看,宋某某虽是代表永昌县新城子镇新城子村委会所签订的,而实际种植和交售商品马铃薯的是该村四个社的农户,故宋某某是以村委会的名义实际代表农户与范平文所签订的合同。国家对主要农作物和主要林木的商品种子实行许可制度,对农民自用的常规种子允许出售,并不需办理种子经营许可证。本案中范平文所提供的是常规马铃薯种子,并不违反种子法的相关规定,故其与宋某某所签订的马铃薯种植回收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应为有效合同,双方当事人应按合同的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


  原告从被告宋某某处领取马铃薯种子后,进行种植,成品收获后,被告范平文应按合同约定予以收购,并向种植农户支付所收购的马铃薯款。被告范某某系范平文雇用的收购人员,其从原告处收购成品马铃薯,并向原告出具欠条的行为,是代理被告范平文履行义务,对其实施民事行为所引起的民事责任应由被代理人被告范平文予以承担,被告范某某不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现原告系永昌县新城子镇新城子村村民,宋某某代表村委会所签订的合同,实际上约定的是农户与范平文之间的权利义务,被告范平文收购原告所种植的成品马铃薯,理应承担给付价款的义务,但对原告所领取的马铃薯种子款也应从应给付的成品马铃薯款中予以扣除。被告宋某某只是作为永昌县新城子镇新城子村委会的法定代表人代表村委会与范平文签订合同,而合同又实际约定的是农户与范平文之间的权利义务,故被告宋某某作为个人在本案中不承担民事责任。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六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范平文偿付原告高某某成品马铃薯款2652元(应付马铃薯款3982元-种子款1330元),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二、被告范某某、宋某某不承担民事责任;


  三、驳回原告高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范平文负担。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甘肃省张掖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何 正 功

代理审判员 郑  华

代理审判员 高 明 涛

二0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文  海  

  


20200109015452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