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成继与王忠凯民间借贷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5/33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徐民终字第076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鹿成继。

  委托代理人庞夫英。

  委托代理人俞金秋。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忠凯。

  委托代理人陈立东。

  委托代理人温泉。

  原审被告蔡艳菊。

  原审被告鹿守金。

  以上两原审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庞夫英。

  王忠凯与鹿成继、蔡艳菊、鹿守金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王忠凯于2010年7月22日以鹿成继向其借款400000元,该借款到期后鹿成继拒不偿还为由诉至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鹿成继及担保人蔡艳菊、鹿守金给付其欠款400000元及利息80000元。该院对案件进行审理后,于2010年12月17日作出(2010)云民初字第181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鹿成继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王忠凯借款400000元及利息,蔡艳菊、鹿守金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鹿成继不服上述民事判决,以王忠凯没有支付400000元借款及王忠凯涉嫌犯罪已经被逮捕,本案应移送公安机关为由上诉至本院。经本院核实,王忠凯确因鹿成继亲属的举报,涉嫌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罪被逮捕,但王忠凯涉嫌犯罪的事实并没有涉及本案借款及鹿成继本人。因在案件审理中,该刑事案件已被检察机关退回,正在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中,且王忠凯自认本案借款数额实际为376000元,案件事实发生变化,本院于2011年5月20日作出(2011)徐民终字第586号民事裁定书,将案件发回一审法院重审。


  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重新审理后,于2011年12月3日作出(2011)云民初字第125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鹿成继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王忠凯借款本金376000元及利息,蔡艳菊、鹿守金就判决第一项中的款项与鹿成继共同对王忠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上诉人鹿成继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再次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4月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5月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鹿成继的委托代理人庞夫英、俞金秋,被上诉人王忠凯的委托代理人陈立东,原审被告蔡艳菊、鹿守金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庞夫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09年8月13日,鹿成继与王忠凯签订借款合同一份,约定鹿成继向王忠凯借款400000元,借款期限自2009年8月13日至2010年2月13日,借款利息为每月002%,鹿成继向王忠凯出具收据一张,写明借到王忠凯现金400000元,蔡艳菊、鹿守金作为担保人在借款合同和借据上签名。但在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人民检察院于2011年4月25日所作的讯问笔录中,王忠凯自称:“……后来没多长时间,鹿成继又向我借了40万元,当时我手里没有钱,我就从阚朝的手里借的钱,借了20万元,还从我四姨夫宋继云手里借了20万元,我把这40万元都借给了鹿成继,给鹿成继钱的时候我从这40万元中扣除了利息和中介费24万元,这次鹿成继带我找了贾汪区科技局的蔡艳菊当的担保人签的字,还有一个鹿成继说是贾汪彭城视窗广告公司的总经理鹿守金给签的字做的担保,然后我就把钱给了鹿成继。……”故鹿成继实际借款数额为376000元。上述借款到期后,鹿成继仅支付借款利息至2010年1月,未依约偿还借款本金。在庭审过程中,鹿成继要求对自己和王忠凯提供的证人测谎,但王忠凯不同意测谎。

  原审法院认为,鹿成继曾向王忠凯借款376000元,且蔡艳菊、鹿守金为上述借款提供保证担保,故鹿成继应当偿还王忠凯借款本金376000元及利息,蔡艳菊、鹿守金应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对于鹿成继提出未向王忠凯借款376000元、鹿守金提出未进行过担保和蔡艳菊提出仅担保了200000元的主张,因其均未能提供充分证据对此予以证实,故对其上述主张不予采信。鹿成继已支付自2009年8月13日至2010年1月31日期间的利息,故对王忠凯主张的该期间内的利息,不予支持。而自2010年2月1日至2010年2月13日的利息按双方签订的借款合同中约定的月利率002%计算。同时双方的借款合同于2010年2月13日即已到期,故王忠凯主张的2010年2月14日至2010年7月31日的利息应为逾期付款利息,参照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下依法妥善审理非金融机构借款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条的规定:“……仅约定借款期限内利息而未约定逾期利息的,如约定的借款利息低于或等于同期银行逾期利息计算标准,根据出借人的主张,可按同期银行逾期利息标准计算逾期利息……”因借款合同中约定的借款利息为月息002%,低于同期银行逾期利息计算标准,故利息应自2010年2月14日起至2010年7月31日止,按照同期银行逾期利息标准予以计算。王忠凯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律师费损失,故对其要求给付律师费的诉请不予支持。遂判决:一、鹿成继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王忠凯借款本金376000元及利息(自2010年2月1日起至2010年2月13日止以376000元为本金,按双方约定的月利率002%计算利息;自2010年2月14日起至2010年7月31日止以376000元为本金,按照同期银行逾期利息标准予以计算利息)。二、蔡艳菊、鹿守金就判决第一项中的款项与鹿成继共同对王忠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案件受理费8500元、保全费3020元,由鹿成继负担。

  上诉人鹿成继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本案系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敲诈勒索、窝案串案表象,一审法院没有调查取证,没有驳回起诉,没有移送相关机关,作出不利于上诉人的判决。2、上诉人和被上诉人之间的合同是虚假的,上诉人当时是在被上诉人的胁迫情况下签的一份空白合同,当时签合同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在庭审过程中上诉人要求对被上诉人进行测谎鉴定,但被上诉人不同意测谎。3、被上诉人没有实际交付借款。本案系民间借贷案件,一审法院没有从资金来源、交付地点是否有悖常理、银行转移支付状况的原始单据进行调查。多次庭审中,上诉人多次被王忠凯等人围攻恐吓,导致其多次离家出走,一审视而不见、不予认定是不当的。4、被上诉人提供的证人均系被上诉人亲属,存在利害关系。涉案借款合同系空白,当事人及担保人不是一次性在场签的字,借款数额不符。两担保人未见一分钱,就承担担保责任,有悖常理。综上,一审认定事实不清,使用证据不当。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在一审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王忠凯答辩称:1、被上诉人被司法机关判刑,是因为上诉人的儿子向有关司法机关进行控诉,根据司法机关认定的事实,被上诉人只涉及到非法拘禁一项罪名,与上诉人控诉的被上诉人对上诉人进行胁迫及威吓的事实无关联性。2、一审对款项来源、借贷关系真实性、证据的认定,均是在依法公开开庭,给予各方当事人充分的举证时间,由一审法院综合各方面情况审慎作出。3、因借款事实成立,担保人自愿签字,其应承担担保责任。4、关于测谎,第一次庭审王忠凯参加并同意测谎,第二次庭审王忠凯也到庭参加,第三次庭审王忠凯因犯罪服刑,不能到庭,也不能测谎。综上,本案借款事实是存在的,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审判决。

  原审被告蔡艳菊、鹿守金陈述意见同鹿成继的上诉意见。

  经各方当事人确认,本案二审期间的争议焦点是:鹿成继向王忠凯借款376000元的事实是否存在。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二审补充查明,徐州市贾汪区人民法院于2011年8月8日作出(2011)贾刑初字第118号刑事判决书,判决王忠凯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该判决书中认定的王忠凯的犯罪事实未涉及本案借款及鹿成继本人。

  在本案二审中,鹿成继再次提出测谎(心理测试)申请,王忠凯表示同意。双方在庭审后均向法庭提交了书面的测谎申请,要求对王忠凯、鹿成继进行测谎,测谎的内容为“2009年8月13日王忠凯是否将376000元现金交付给鹿成继”,并同意将该测谎结果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同意测谎费用各自预交最后由败诉方承担。

  2012年6月14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王忠凯、鹿成继进行了心理测试,2012年6月18日,该司法鉴定中心出具了一份公大司法(心)鉴字【2012】第0018-013号心理测试报告,该测试报告载明:“八、测试结果:本次测试检测到被测人王忠凯、鹿成继记忆中存在王忠凯真实交付给鹿成继376000元相关信息”。经质证,上诉人鹿成继对鉴定报告来源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对其内容有异议,本案诉讼标的是400000元,但是涉及的鉴定结果是376000元,并且实际没有交款事实的发生。王忠凯认为,心理测试报告是真实合法有效的,而且在进行心理测试之前,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均表示要求进行心理测试,并且以心理测试结果作为本案的证据,检测结果与被上诉人所出示的借款合同和借款收据相互印证,可以证实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存在的借款合同关系以及借款数额。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王忠凯主张鹿成继向其借款400000元,提供了两份书证予以证实,即其与鹿成继签订的400000元借款合同及鹿成继出具的收到400000元借款的收据,可以证实其主张。王忠凯自认交付借款时扣除了利息及中介费计24000元,实际交付给鹿成继376000元,原审法院据此认定本案借款为376000元并无不当。对于上诉人鹿成继提出的本案借款合同及借款收据系被胁迫所签,不存在借款事实的上诉理由,本院认为,第一,上诉人鹿成继在签订借款合同及借款收据后,直至王忠凯因本案借款诉至法院,并未就被胁迫一事报警。在案件审理中,王忠凯确因鹿成继亲属的举报,涉嫌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罪被逮捕,但司法机关最终认定王忠凯的犯罪事实是非法拘禁,且并未涉及本案借款及鹿成继本人。故不能确认鹿成继出具的借款合同及借款收据系被胁迫所签。第二,本案二审中,鹿成继申请对是否存在本案借款事实对王忠凯及其本人进行测谎,王忠凯表示同意。双方均书写了书面的测谎申请,并表示以本次测谎结果作为本案定案依据。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心理测试结果为:检测到被测人王忠凯、鹿成继记忆中存在王忠凯真实交付给鹿成继376000元相关信息。该测试结论不能使法官内心确信本案借款事实不存在。


  综上,上诉人鹿成继的上诉理由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并无不当,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300元、心理测试费4000元,由上诉人鹿成继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潘全民

                               审 判 员 刘 鹏

                               代理审判员 王 超

                               二0一二年九月七日

                               书 记 员 闫媛媛


20200109015533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