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必良等与郭全等劳务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6/03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海南二中民一终字第20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黄必良。

  上诉人(原审原告)彭桂荣。系黄必良妻子。

  共同委托代理人黄晓芬,海南瑞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郭全。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召伟。

  上诉人黄必良、彭桂荣因与被上诉人郭全、陈召伟劳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4)乐民初字第2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6月23日黄必良、彭桂荣到郭全、陈召伟香蕉地工作,口头约定6月23日到7月1日期间,按零工每日计算工钱,2013年7月1日起按3:7的比例分成并共担风险。2013年12月8日黄必良、彭桂荣离开郭全、陈召伟香蕉地,该二人离开前与郭全、陈召伟按3:7的比例结算,在扣除损失的成本后剩余10000元,郭全、陈召伟向黄必良、彭桂荣支付3300元。黄必良、彭桂荣在郭全、陈召伟香蕉地工作5个月,郭全、陈召伟每月支付1000元生活费给黄必良、彭桂荣,5个月共支付了5000元。黄必良、彭桂荣收取3300元后反悔,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郭全、陈召伟向黄必良、彭桂荣支付20000元工资并承担案件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认为,案件的争议焦点是劳务费应按哪一种方式结算。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黄必良、彭桂荣与郭全、陈召伟之间存在劳务合同口头约定,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黄必良、彭桂荣在郭全、陈召伟香蕉地工作5个月的事实,郭全、陈召伟也认可。台风过后,黄必良、彭桂荣不愿意为郭全、陈召伟继续工作,并要求结算,双方在结算过程中,郭全、陈召伟扣除损失香蕉苗的成本后(按黄必良、彭桂荣承担30%计算)结算剩下10000元,扣除相关费用后支付余款3300元给黄必良、彭桂荣。黄必良、彭桂荣收取3300元后反悔,不同意扣除成本。黄必良、彭桂荣主张按收款收据上确定的每月5000元支付劳动报酬,应当承担举证责任,因黄必良、彭桂荣提供的收款收据上记载的每月5000元是按比例分成结算确定的,双方约定3:7分成并计算损失,扣除损失部分还剩下10000元,结算后郭全、陈召伟支付了3300元给黄必良、彭桂荣,还剩下6700元的事实,予以认定。黄必良、彭桂荣在郭全、陈召伟的香蕉地工作期间,郭全、陈召伟每个月向黄必良、彭桂荣支付生活费1000元,5个月共5000元。综上,郭全、陈召伟支付给黄必良、彭桂荣的款项共有8300元(5000元+3300元),郭全、陈召伟还应当支付给黄必良、彭桂荣1700元(10000元-8300元)。郭全、陈召伟以黄必良、彭桂荣向其借支过3700元,主张在10000元中扣除,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加以证明,且属于借贷关系,可另行起诉。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条、第一百零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郭全、陈召伟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一次性向黄必良、彭桂荣支付1700元。案件受理费150元,由郭全负担75元,陈召伟负担75元。

  黄必良、彭桂荣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原审法院认定按照收款收据约定的3:7分成并计算损失,违背科学常理。按照海南省乐东黎族自治县香蕉种植业惯例,3:7分成指的是成熟采摘减去成本后,工人与雇主按3:7分配销售利润,本案中所种植香蕉尚未成熟,所以,不可能按此比例进行利润分成。根据该收据记载结算金额为25000元,结余10000元,其中郭全、陈召伟应对15000元损失承担举证责任,根据郭全、陈召伟的答辩,可知黄必良、彭桂荣应得劳务费为25000元,扣除5000元生活费后,郭全、陈召伟还应支付20000元。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有误,适用法律错误,处理结果不当,故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支持黄必良、彭桂荣原审诉讼请求。

  郭全答辩称其没有雇佣黄必良、彭桂荣,该两人是黄恒文的帮工,黄必良、彭桂荣在郭全的香蕉地工作了4个月零10天,当时已经和黄必良、彭桂荣口头协议按3:7的比例计算劳动报酬,并未约定按每个月5000元计算报酬。2013年11月4日香蕉遭遇台风“海燕”的袭击所剩不多,黄必良、彭桂荣工作量不大,为了解决黄必良、彭桂荣的正常收入,约定若留下就由原来的比例3:7提高到4:6,黄必良、彭桂荣同意留下直到香蕉收获为止,但事隔几天又表示不愿意并要求郭全结账。按行规香蕉没有收获是不能结算的,但出于人道主义郭全还是给黄必良、彭桂荣结算。结算时扣除损失的香蕉苗的成本,黄必良、彭桂荣支借的3700元和结算时支付的3300元,郭全已多支付1320元给黄必良、彭桂荣。请求法院依法驳回黄必良、彭桂荣的诉讼请求。

  陈召伟辩称,陈召伟和郭全没有雇佣黄必良、彭桂荣,也从未约定每个月5000元计算劳动报酬。黄必良、彭桂荣是黄恒文雇请的帮工,当时陈召伟、郭全已和黄恒文约定按3:7的比例共担风险。黄必良、彭桂荣在陈召伟、郭全的香蕉地工作4个多月时,香蕉地遭遇台风,很多香蕉被台风刮倒,黄必良、彭桂荣不愿意在香蕉地继续工作,要求陈召伟、郭全与其结算工钱,具体的结算方式陈召伟并不清楚,但是3300元是陈召伟交给黄必良、彭桂荣的。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事实相一致。

  本院认为,黄必良、彭桂荣与郭全、陈召伟双方口头约定,黄必良、彭桂荣的劳务费按香蕉收成3:7分成,同时,黄必良、彭桂荣又主张郭全、陈召伟按每月5000元支付劳务费。本院认为,黄必良、彭桂荣应当提供证据证明劳务费按每月5000元结算的依据,现黄必良、彭桂荣无法提供证据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黄必良、彭桂荣以香蕉尚未获取收益,而无法按双方约定的分成比例结算为由,主张郭全、陈召伟按每月向其支付5000元劳务费,5个月共计为25000元劳务费,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黄必良、彭桂荣与郭全、陈召伟双方均认可管理的香蕉约6300株,郭全、陈召伟按照香蕉收获时存活率85%计算,收获时香蕉株数为5355株,除去每株成本40元,并根据其与黄必良、彭桂荣之间分成比例的约定,认为黄必良、彭桂荣劳务费平均每月获得分成约5000元,因此,原审法院认定郭全、陈召伟与黄必良、彭桂荣在台风前种植的香蕉分成按照3:7的比例计算,黄必良、彭桂荣应获25000元,郭全、陈召伟已向黄必良、彭桂荣支付8300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双方当事人管理香蕉园期间因台风造成损失问题。黄必良、彭桂荣对实际毁损香蕉苗株数进行清点,台风共造成毁损香蕉苗约2800株。经进行市场调查,成长期已满4个月的香蕉苗平均每株投入成本约20元,因台风导致香蕉毁损2800株,共计损失56000元,因此,黄必良、彭桂荣在按3:7分成比例分享利润的情况下,应当按3:7的比例承担香蕉苗损失,总计16800元。现郭全、陈召伟提供收据证明扣除香蕉苗成本损失后,自愿向黄必良、彭桂荣支付10000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原审法院认定郭全、陈召伟已向黄必良、彭桂荣支付8300元,尚需继续支付余款1700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结果并无不当,应予维持。黄必良、彭桂荣上诉请求无理,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00元,由上诉人黄必良、彭桂荣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文朝柏

代理审判员  沈美萍

代理审判员  高景伟

二〇一四年七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黄心宇


附:本案适用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20200109015603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