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化与黄昌良等债务转移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6/15安徽省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淮民二终字第0006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黄文化。

  委托代理人:姬广贤,安徽胜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黄昌良。

  委托代理人:吕向锋,安徽众星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河南省商丘市交运集团公路运输有限公司,原住所地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现住所地河南省商丘市。

  法定代表人:桑洪超,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苗东锋,河南旺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黄文化为与被上诉人黄昌良、商丘交运集团公路运输有限公司(简称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债务转移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濉溪县人民法院2014年1月23日作出的(2013)濉民一初字第0198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3月1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黄文化的委托代理人姬广贤、被上诉人黄昌良的委托代理人吕向锋、被上诉人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苗东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黄昌良一审诉称:2013年2月28日,黄昌良与黄文化签订车辆买卖协议,黄文化将其车号为豫N29711、挂车号为豫NU002号自卸半挂车出售给黄昌良,协议约定了价格及在签订协议后双方的责任义务,并明确约定协议签订以前的车辆欠款、贷款抵押、交通事故、其他因该车的一切纠纷都由黄文化负责。就在双方交易后不久,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利用上述车辆的挂靠关系将车辆扣押。因为上述车辆的挂靠公司是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永城分公司,黄文化欠该公司款(本金+利息+滞纳金)27059元,黄昌良一再解释黄文化已经将车辆出售,但该公司称车辆系挂靠该公司的永城分公司,如果不还款,车辆就不能开走。黄昌良找黄文化解决此事,黄文化置之不理。黄昌良为了车辆能正常营运,减少损失,不得已于2013年4月16日将黄文化所欠的款还上。故诉请法院判令黄文化或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给付黄昌良为黄文化垫付的借款20000元;诉讼费由黄文化或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负担。

  黄文化一审辩称:黄文化与黄昌良之间不存在委托代理合同关系,黄文化未委托黄昌良代为偿还借款。黄昌良所谓的借款是基于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的胁迫,属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的不当得利,同黄文化无关。

  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一审述称: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收到的是黄昌良代替黄文化偿还的购车款20000元,没有获得任何不当得利;黄昌良向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主张权利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应当驳回黄昌良对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的诉讼请求。

  黄昌良针对其诉讼主张,向一审法院举证:1、黄昌良的身份证复印件,用以证明黄昌良的身份情况。2、车辆买卖协议,用以证明黄文化将其所有的车辆出售给黄昌良。3、借款合同、借条、银行业务回单、还款明细复印件,用以证明黄文化借款情况。4、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的陈述,用以证明黄昌良替黄文化偿还欠该公司款20000元。

  黄文化及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一审均未针对其抗辩事实和理由举证。

  经审查,一审法院认为:黄昌良所举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能够证明本案的基本事实,具有客观性、合法性和与本案的关联性,予以认定。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2月28日,黄文化与黄昌良签订车辆买卖协议,黄文化将其实际所有的主车为豫N29711、挂车为豫NU002号自卸半挂车(该车挂靠在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永城分公司营运)出售给黄昌良,双方在协议中约定了价格及在签订协议后双方的责任义务,并明确约定协议签订以前的车辆欠款、贷款抵押、交通事故、其他因该车的一切纠纷都由黄文化负责,此后的一切事故及经济纠纷均由黄昌良负责。在黄文化与黄昌良交易后不久,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利用上述车辆的挂靠关系黄昌良其款为由将车辆扣押,黄文化隐瞒其了欠该公司款的事实。黄昌良找黄文化解决此事,黄文化置之不理。黄昌良为了车辆能正常营运,减少损失,不得已于2013年4月16日将黄文化所欠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的款20000元偿还。

  一审法院认为:民事活动应当遵守诚实信用原则。债务人将合同的义务全部或者部分转移给第三人的,应当经债权人同意。债务人转移义务的,新债务人可以主张原债务人对债权人的抗辩。债务人转移义务的,新债务人应当承担与主债务有关的从债务,但该从债务专属于原债务人自身的除外。本案中,黄昌良与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之间本无债权债务关系,黄文化在将其实际所有的主车为豫N29711、挂车为豫NU002号自卸半挂车(该车挂靠在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永城分公司营运)转让给黄昌良时,黄文化隐瞒了其拖欠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20000元欠款的事实,导致黄昌良在购买该车后为了保证车辆的正常营运,被迫替黄文化偿还欠款20000元,偿还该款不是黄昌良的真实意思的表示,也没有经过黄文化的同意,该公司胁迫黄昌良还款的行为欠妥。但是,导致本案纠纷的发生的根本原因在于黄文化刻意隐瞒欠款未还的事实,违背诚实信用原则,依法应负偿还责任。故对黄昌良要求黄文化偿还20000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黄文化、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于法有据或与本案审理查明的事实相符的辩称,予以采纳;对其其他辩称,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四条、第八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三款的规定,判决:一、被告黄文化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偿还原告黄昌良20000元。二、驳回原告黄昌良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00元,由黄文化负担。

  黄文化不服原审法院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一、一审判决缺乏事实依据。1、一审判决认定黄文化将车辆转让给黄昌良时隐瞒了欠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2万元款项的事实,该认定错误。黄文化与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无债权债务关系。黄文化曾向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借过款,但已经还清,即使黄文化与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存在债务纠纷,也是与该公司之间的事情,与黄昌良无关。2、黄昌良未经黄文化同意自行给付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2万元与黄文化无关。3、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无权要求黄昌良给付涉案2万元款项,黄昌良应向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主张权利。二、一审判决缺乏法律依据。黄文化从未将所谓的债务转移给黄昌良,一审法院认定的债务转移不能成立。三、一审判决结果不当。由于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存在错误,从而导致判决结果不当,应当驳回黄昌良对黄文化的诉讼请求。综上,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黄昌良的一审诉讼请求。

  黄昌良针对黄文化的上诉,二审辩称:黄文化与黄昌良在购买车辆时约定债务由黄文化承担。2、黄文化与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关系事实清楚,黄文化没有证据证明完全偿还。3、一审法院已给予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和黄文化时间让他们清算,但是他们之间没有进行清算,应该支持我方的诉讼请求。

  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针对黄文化的上诉,二审辩称:根据黄文化与黄昌良的协议,黄文化欠我公司的款项由黄昌良代付不需要征得的黄文化的同意。一审判决是正确的。

  二审诉讼中,本案各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经审查,本院对当事人一审所举证据的认证与原审法院的认证相一致。

  经审理,本院对一审查明的案件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黄文化与黄昌良签订的车辆买卖协议,明确约定协议签订以前的车辆欠款、贷款抵押、交通事故、其他因该车的一切纠纷都由黄文化负责,故协议签订以前的车辆欠款等责任应由黄文化承担。本案诉讼中,黄昌良举证了黄文化与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之间的借款合同、借条及还款的银行业务回单,证明其代黄文化偿还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债务2万元的合理性,黄文化并未举证证明其与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的债务已经清偿。黄文化主张其与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之间债务已还清,与本案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黄文化以黄昌良未经其同意偿还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2万元为由,提出的上诉主张,违背诚实信用原则,不予支持。黄文化因车辆挂靠关系产生的债务,与车辆过户事宜存在直接的法律关系,因黄文化隐瞒欠款事实,致黄昌良购车后为过户车辆代黄文化偿还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2万元,其行为并无不当,亦符合黄文化与黄昌良之间车辆买卖协议的本意,且没有损害黄文化的利益,故黄昌良代黄文化偿还商丘交运集团公路公司的2万元,黄昌良主张黄文化偿还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诉讼费用负担按一审判决执行;二审案件受理费300元,由黄文化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永进

审判员  夏 君

审判员  李向荣

二〇一四年五月四日

书记员  孙莉珠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20200109015615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