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夏煜弘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郑雪峰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4/49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青民二终字第6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临夏煜弘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志胜,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建福,北京汉卓(西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马俊德,青海竞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郑雪峰。

  委托代理人:李家选,青海汇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原告(反诉被告)临夏煜弘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夏煜弘公司)与原审被告(反诉原告)郑雪峰合同纠纷一案,前由青海省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宁民二初字第76号民事判决。宣判后,临夏煜弘公司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8月1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临夏煜弘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马俊德、李建福;郑雪峰的委托代理人李家选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年11月11日,临夏煜弘公司与郑雪峰签订了《1号小松360挖机承包合同》、《3号小松360挖机承包合同》、《16号大宇420挖机承包合同》、《20号大宇420挖机承包合同》,该四份合同均约定临夏煜弘公司垫资购买的上述挖机交付于郑雪峰承包,用于临夏煜弘公司矿区(木里庆华二区)岩石、煤炭的装车工作,每台挖机承包单价为每月75000元,设备所用的柴油由临夏煜弘公司无偿供应,设备所用的备品、备件、修理、雇佣的工人工资、保险、生活等所有费用由郑雪峰自行负担。1号挖机现价为1160000元,(折4-9月6个月的折旧每月按60000元折算,另外多折2月×60000元=120000元)车价以承包费中逐月折抵40000元,折清车价款后该设备所有权归郑雪峰所有。承包期限自2010年10月至2012年10月,并逐年续签。双方于每月结算一次,在扣除折旧款后剩余部分在次月的25日一次性结清。该承包设备仅限于临夏煜弘公司施工现场进行装载施工,未经临夏煜弘公司同意,不得私自开出临夏煜弘公司施工区域。3号挖机现价为1160000元,已折旧部分与1号挖机相同,车价从承包费中逐月折抵45000元,承包期限自2010年3月至2012年12月,并逐年续签。其他约定与1号挖机相同。16号挖机现价为1120000元,已折旧部分与1号挖机相同,车价从承包费中逐月折抵45000元,承包期限自2010年10月至2012年10月,并逐年续签。其他约定与1号挖机相同。20号挖机的现价及合同约定与16号挖机一致。

  2011年4月19日,双方又签订了32号、33号、35号《挖机承包合同》,该3台挖机的设备原价均为1650000元,合同均约定车价以承包费中逐月折抵,每月从承包费中分别扣除45000元,折清车价款后该设备所有权归郑雪峰所有。承包期限均自2011年4月20日至2012年4月20日,并逐年续签。双方于每月结算一次,在扣除折旧款后剩余部分按实际欠款的80%结算,20%余款在年底结清。其他约定与1、3、16、20号合同约定一致。

  上述合同签订后,临夏煜弘公司按约定履行了交付设备的义务,郑雪峰按合同约定承包了上述7台挖机进行施工,临夏煜弘公司按挖机实际作业时间应付郑雪峰施工费977146890元、多折算的11、13号挖机折旧费60000元,临夏煜弘公司已支付245682003元,扣除了设备的折旧款5080000元。郑雪峰应支付临夏煜弘公司配件及修理费29601520元、伙食费及电费1702630元。2012年7月18日双方因承包费结算方式发生争议,形成纠纷。

  另查明,涉案7台挖机现在临夏煜弘公司施工工地,由临夏煜弘公司实际控制。

  根据双方的诉辩主张,原审法院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临夏煜弘公司的诉求是否成立问题?二、郑雪峰的反诉请求是否成立的问题?

  一、关于临夏煜弘公司的诉求是否成立问题

  原审法院认为,双方当事人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因结算方式产生重大分歧,致使合同目的无法实现,故临夏煜弘公司要求解除合同,应予准许。根据合同约定及合同实际履行情况,承包费的支付方式是根据挖机的工作量扣除折旧费后,由临夏煜弘公司向郑雪峰支付,挖机不工作不产生承包费,双方均认可自2012年8月起7台挖机没有工作,因此没有产生承包费,故临夏煜弘公司要求给付自2012年8月起的承包费没有事实依据,其请求不予支持。

  二、关于郑雪峰的反诉请求是否成立的问题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合同的履行情况,双方均未按合同约定的承包费进行结算,而是以挖机的实际工作量进行结算,且对已结算完毕的11号、13号挖机的结算方式郑雪峰也未提出异议,所以按照挖机的实际工作量进行结算符合双方的交易习惯。因此临夏煜弘公司应支付7台挖机根据实际工作量产生的承包费977146890元,以及11、13号挖机多折算的60000元,应扣除临夏煜弘公司已支付的245682003元、折旧费5080000元,再扣除根据合同约定郑雪峰应当自行负担的配件及修理费29601520元、伙食费及电费1702630元。同时,合同约定柴油由临夏煜弘公司无偿提供,临夏煜弘公司提供的2012年4月16日签订的《挖机承包合同》显示承包费是以每车60元计算,而不是按照作业时间计算,因此改变了原合同的结算方式,但临夏煜弘公司不能举证证明宁武成签订该合同是郑雪峰的授权,同时郑雪峰也不认可,所以在结算中临夏煜弘公司自行扣除167283323元柴油费不符合合同约定,不予支持。故临夏煜弘公司尚欠郑雪峰198160737元(977146890元应付款–29601520元维修费用–1702630元伙食费–5080000元设备折旧费–245682003元已付款+60000元应退的折旧费=198160737元)应当支付。根据双方的约定,剩余承包费应在次月25日一次性结清,因此临夏煜弘公司应支付自2012年8月起至2014年3月期间逾期付款的利息21327049元。

  综上,原审法院认为,双方当事人签订的《挖机承包经营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其约定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双方当事人均应当依照合同的约定全面履行各自的义务,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四条的规定,遂判决如下:一、解除临夏煜弘公司与郑雪峰签订的1、3、16、20、32、33、35号挖机承包合同;二、临夏煜弘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郑雪峰承包费198160737元,承担逾期付款的利息21327049元(198160737元×615%年利率×175年);三、驳回临夏煜弘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本诉案件受理费15980元,临夏煜弘公司负担15930元,由郑雪峰负担5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37769元,由临夏煜弘公司负担24549元,由郑雪峰负担13220元。

  宣判后,临夏煜弘公司不服原审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临夏煜弘公司上诉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一审判决认定的“根据合同约定及合同实际履行情况,承包费的支付方式是根据挖机的工作量扣除折旧费后,由临夏煜弘公司向郑雪峰支付,挖机不工作不产生承包费,自2012年8月起7台挖机没有工作,因此没有产生承包费,故临夏煜弘公司要求给付自2012年8月起的承包费没有事实依据,其请求不予支持”事实错误;一审判决认定的“同时,合同约定柴油由临夏煜弘公司无偿提供,临夏煜弘公司提供的2012年4月16日签订的《挖机承包合同》显示承包费是以每车60元计算,而不是按照作业时间计算,因此改变了原合同的结算方式,但临夏煜弘公司不能举证证明宁武成签订该合同是郑雪峰的授权,同时郑雪峰也不认可,所以在结算中临夏煜弘公司执行扣除167283323元柴油费不符合合同约定,不予支持。故临夏煜弘公司尚欠郑雪峰198160737元应当支付”的事实有悖于客观事实。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二、三项,支持其一审的全部诉讼请求,驳回郑雪峰一审的全部反诉请求。

  郑雪峰答辩称,首先,上诉人提出折旧费问题,将折抵车款曲解为车款与合同不符。其次,关于燃油费的主体,合同第七条第一项约定,发包人无偿提供燃油,合同对此有约定时应从其约定。一审判决在平衡双方利益上已经有利于临夏煜弘公司,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直接予以确认。

  根据双方的诉辩主张,本院归纳的本案争议焦点是:一、2012年8月起承包费是否应计收。二、柴油款是否应由郑雪峰承担。

  一、2012年8月起承包费是否应计收

  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在挖机承包合同中约定,由临夏煜弘公司垫资购买的挖机交付郑雪峰,车价以承包款中逐月折抵,折清后该设备所有权归承包方郑雪峰所有。且该设备仅限临夏煜弘公司施工现场转载,未经临夏煜弘公司同意,不得私自开出临夏煜弘公司施工现场区域。双方均认可自2012年8月起由郑雪峰租赁的7台挖机便未正常工作,且该挖机自此之后由临夏煜弘公司控制。根据双方合同约定,该设备款是从承包款中逐月折抵,自该设备未正常工作起,便不再产生相应的承包费用。临夏煜弘公司要求郑雪峰支付自此之后的车价款没有合同及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柴油款是否应由郑雪峰承担

  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在挖机承包合同中约定,设备所用柴油款由临夏煜弘公司无偿提供。后2012年4月16日宁武成签署的挖机承包合同中约定柴油由临夏煜弘公司有偿供应,但该合同属于对原合同约定内容的重大变更,在没有郑雪峰授权亦未事后追认的情况下,宁成武的签署行为对郑雪峰没有约束力,柴油款应按原合同执行,即由临夏煜弘公司无偿提供。临夏煜弘公司的此项上诉请求没有合同依据。

  综上所述,双方当事人签订的《挖机承包经营合同》,内容合法,意思表示真实,应确认为有效。2012年4月16日宁成武签署的挖机承包合同,因缺少郑雪峰的相关授权而不产生相应的约束力。原审法院按照临夏煜弘公司制作的计算表认定双方承包费用,郑雪峰虽对此不予认可,但其并未提出上诉,该承包费用应按照原审法院认定数额确认。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按照一审判决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53749元,由临夏煜弘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审 判 长  黄 斌

审 判 员  杨旭东

代理审判员  刘江静

二〇一四年八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张顺成


20200109125449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