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市盛源无缝钢管有限公司诉于涛等买卖合同纠纷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12/54/50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临商终字第90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临沂市盛源无缝钢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奉秀,经理。

  委托代理人:洪寿福,山东隆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于涛。

  委托代理人:韩柏松,山东坤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临沂满川能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韩清军,经理。

  委托代理人:韩柏松,山东坤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临沂市盛源无缝钢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源公司)因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2014)临兰商初字第30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原告盛源公司诉称,2010年10月12日,原告与被告于涛签订买卖协议一份,约定被告于涛向原告发送煤炭。双方协商原告以面额为200万元的承兑汇票一张支付煤炭款。原告向被告于涛交付200万元的承兑汇票后,被告于涛为原告出具收据一张,但被告于涛未按约定向原告发送煤炭。截止2012年2月27日,被告于涛分三次累计向原告发送了价值738907元的煤炭,其后便没有再按约定向原告发送煤炭,被告于涛的行为已构成违约。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现诉至贵院,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之间签订的买卖协议,并判决被告于涛返还煤炭款1261093元及利息。

  原审被告于涛辩称,一、原告所诉主体错误,被告于涛诉讼主体不适格,被告于涛与原告签订的合同是被告于涛代表被告满川公司签订并履行,不是被告于涛的个人行为。二、被告于涛所在公司即被告满川公司与原告没有对账,原告所诉数额不确定,所诉数额与事实不符。请求法院依法查明事实,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审被告满川公司辩称,除同被告于涛的答辩意见外,补充如下:我公司和原告有多年的业务往来,除原告之外,山东金源管业有限公司、山东宝达管业有限公司和原告的老板都是李夫忠一人,我公司与上述公司有常达7、8年业务关系。就原告所诉的该笔款项,我公司认为还有不超过80万元没有履行,有可能已经履行完毕。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0年10月12日,原告与被告于涛签订协议书一份,主要内容为:“甲方:临沂市盛源无缝钢管有限公司……乙方:于涛……经双方协商:1、乙方借用甲方承兑200万元,用于10月11日-11月30日发运煤炭(三八块),价格为930元/吨(不含17%税票)。2、乙方将煤炭送于甲方指定场地,乙方执行甲方的质量要求。低于6450千卡按0144元结算。3、甲方于2010年10月12日将上述承兑汇票交付于乙方,由乙方行使该汇票权利。……5、乙方承诺如果11月30日之前不能按约定时间将煤炭送至甲方指定地点,乙方无条件将甲方承兑200万元以现金的形式转入甲方账户。6、期限届满时,双方应当进行相关的结算。如乙方的煤炭款不足200万元,剩余部分由乙方以现金形式支付甲方。反之,甲方应当将超出部分以现金形式支付乙方。……甲方:临沂市盛源无缝钢管有限公司乙方:于涛2010年10月12日”。协议签订后,原告依约将面额200万元的承兑汇票交付被告于涛。原告称其与被告于涛签订协议书后,被告于涛只于2011年11月6日向其发送了价值1603654元的煤炭,同日开具的发票税金抵顶了预付货款293550元,2012年1月8日、同年2月27日被告于涛又以同样的方式抵顶了预付货款19万元、95万元,现被告于涛尚欠其预付货款12610846元,其要求被告于涛自2012年2月27日起支付上述款项的利息;被告于涛对原告主张的已经发送煤炭的数量及抵顶的预付货款数额均无异议,但称除此之外,其还有向原告支付的其他款项,其现在只欠原告预付货款80万元左右,被告于涛对其主张未提交证据予以证实。

  被告于涛称其系被告满川公司的业务负责人,其与原告签订的协议书系代表被告满川公司所签,相应的法律后果应由被告满川公司承担,并提交莒南县人民法院出具的(2011)莒南初字第310号民事判决书、增值税发票复印件二张等予以证明,在上述判决书中已明确认定被告于涛为被告满川公司的业务负责人;被告满川公司对此无异议;原告对此虽有异议,称被告于涛只是借用被告满川公司的名义出具的发票、兑付的承兑汇票,但未提交证据佐证其主张。

  上述事实,主要依据原、被告的陈述、有关书证等予以证实,并经庭审调查所认定,均已收集记录在卷。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与被告于涛签订的协议书约定的履行期限已经届满,且未再续签新的合同,现原告要求解除该协议书,予以支持。被告于涛称其系被告满川公司的业务负责人,其与原告签订的协议书系代表被告满川公司所签,相应的法律后果应由被告满川公司承担,被告满川公司对此无异议,原告虽有异议,但未提交证据予以佐证,且被告于涛提交的(2011)莒南初字第310号民事判决书已明确认定被告于涛系被告满川公司的业务负责人,本案原、被告发生业务的期间和上述判决书认定的业务期间基本上处于同一时间段,本案涉及的相关发票载明的销货单位亦是被告满川公司,故对被告于涛的该主张予以支持。原告称被告于涛现尚欠其预付货款12610846元,被告于涛虽对此有异议,但未提交相反证据予以反驳,对此予以采信;因被告于涛系被告满川公司的业务负责人,其与原告签订协议书的行为系履行职务的行为,其行为行果应由被告满川公司负担。综上,被告满川公司所欠原告预付货款12610846元及利息,应予以返还;庭审中原告要求被告按最后一次偿还货款时间即2012年2月27日支付利息,此项对被告并无不利,予以支持,利息按同期中国人民银行贷款基准利率计算。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一十二条、第一百五十九条之规定,判决:一、解除原告临沂市盛源无缝钢管有限公司、被告于涛于2010年10月12日签订的协议书。二、被告临沂满川能源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返还原告临沂市盛源无缝钢管有限公司预付货款12610846元及利息(利息自2012年2月27日起至本院指定的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按同期中国人民银行贷款基准利率计算)。三、驳回原告临沂市盛源无缝钢管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6150元,由被告临沂市盛源无缝钢管有限公司负担。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上诉人盛源公司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1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一审法院认为,被上诉人于涛系原审被告满川公司的业务负责人,上诉人与于涛签订的协议书系于涛代表满川公司所签,该认定与事实不符。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于涛签订协议书时,被上诉人并没有明确告知上诉人其系满川公司的业务负责人,也没由表示其系代表满川公司签订协议。上诉人与于涛签订的协议书,明确证实了买卖合同关系的双方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于涛,实际业务往来也是发生在上诉人与于涛双方之间,该协议与满川公司毫无关系,满川公司既没有向上诉人发送过煤炭,上诉人也没有向满川公司支付过价款。2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被上诉人于涛与上诉人签订协议的行为并非职务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8条规定,企业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以法人名义从事的经营活动,给他人造成经济损失的,企业法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该条已经明确职务行为是“以法人名义进行”的活动。被上诉人与上诉人签订协议时,是以个人名义签订,并没有以满川公司的名义,其后满川公司也没有在协议上加盖签章。上诉人与于涛发生业务往来期间,被上诉人是以其本人名义支取了款项,其后也是以其本人名义向上诉人运送煤炭,被上诉人从未表示过其是代表满川公司。一审法院仅以被上诉人提交的一份判决书认定被上诉人系满川公司的业务负责人,据此认定于涛签订协议的行为系职务行为,而该判决书载明发生的业务并非与上诉人发生的业务,在相同时间段内被上诉人于涛代表满川公司与其他人发生业务,并不能认为于涛与上诉人之间的业务也是于涛代表满川公司的职务行为。于涛与上诉人签订协议的行为是其纯粹的个人行为,并非代表满川公司的职务行为,一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与上诉人签订协议书的行为系职务行为错误。3被上诉人于涛应承担偿还责任。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合同责任应由合同当事人承担,对于合同当事人以外的第三人无约束力。合同责任的承担必须采取明示的意思表示才能发生法律效力,默示的意思表示只要在法律法规有明确的规定以及交易习惯或者当事人有特别约定的情况下才能发生法律效力。因此,作为合同相对方的被上诉人,应当履行其签订的协议书约定的义务,并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被上诉人于涛应承担偿还责任。综上所述,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存在有效的买卖合同关系,被上诉人没有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其应对上诉人承担偿还责任。被上诉人不应为逃避偿还责任,将责任转嫁给毫无关系的其他主体。请求二审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于涛答辩称,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满川公司述称,被上诉人于涛系我公司业务负责人,其与上诉人签订的协议书系履行职务行为,相应的法律后果应当由满川公司承担。1被上诉人系满川公司业务负责人的事实已在由莒南县人民法院所作出的(2011)莒南初字第310号民事判决书明确认。2双方之间的发票都是由满川公司开具的,实际于涛的行为是履行职务行为。因此,上诉人所述的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买卖合同关系不能成立,上诉人向被上诉人于涛主张的诉讼请求也不能成立,请求法院依法查明事实。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和一审一致。

  本院认为,根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和被上诉人的答辩意见,本院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被上诉人于涛与上诉人签订协议的行为是其个人行为还是代表满川公司的职务行为。

  首先,对于被上诉人于涛与上诉人签订的协议书,原审被告满川公司明确认可于涛系其业务负责人,其在协议书上签字的行为系其代表满川公司的职务行为,愿意承担协议约定的权利义务,且同意偿还所欠上诉人的预付款,此认可对上诉人并无不利。

  其次,被上诉人于涛在原审中提交的(2011)莒南初字第310号民事判决书已明确认定其系满川公司的业务负责人,本案双方签订协议并发生煤炭买卖业务的期间和上述判决书认定的业务期间基本上处于同一时间段,上述认定与上述满川公司的认可可以相互印证。

  最后,本案中上诉人所收取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载明的销货单位亦是满川公司,再次证实与上诉人发生煤炭买卖业务的系被上诉人于涛所代表的满川公司,而非被上诉人于涛个人。

  综上,以上事实相互印证,足以证实被上诉人于涛在协议上签字的行为系其履行职务行为,而非其个人行为。上诉人主张系其个人行为,与本案事实相矛盾,也未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实,依法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结果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6150元,由上诉人临沂市盛源无缝钢管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杨敬国

审判员  吴 强

审判员  张念国

二〇一四年八月二十日

书记员  孙 壹


20200109125450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