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甲与甲医院其他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7/11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沪一中民一(民)终字第107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黄甲。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甲医院。

  上诉人黄甲因其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2012)长民一(民)初字第626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4月2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5月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黄甲及其委托代理人朱某、被上诉人甲医院的委托代理人沈某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黄甲是朱丙的妻子。2011年5月9日,朱丙入住甲医院诊治所患疾病。入院时,甲医院对朱丙所患疾病作出的诊断为:肾功能不全;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不稳定型心绞痛,慢性全心功能不全,心功能Ⅲ级;原发性高血压2级,很高危;2型糖尿病;肺部感染;泌尿道感染;中度贫血。2011年5月11日晚,朱丙病情发生变化,后因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尿毒症、2型糖尿病、高血压在甲医院死亡。朱丙遗体于2011年5月13日火化,家属未申请进行医疗事故鉴定。黄甲为追究甲医院医疗责任,与院方进行了交涉。2011年5月18日,在长宁区卫生局医疗事故处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主持调解下,黄甲与甲医院达成调解协议:1、医患双方均同意放弃医疗事故鉴定;2、医方要加强院内部管理,按照医院管理制度对医护人员加强医德医风教育,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3、根据黄甲的实际情况,甲医院同意一次性补偿黄甲人民币壹万元整(10,000元);4、医患双方在签字、取得上述款项后即视为此次医疗纠纷结束,调解成功。医患双方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方式再次向对方进行实体诉求。调解协议签订后,黄甲从甲医院处获得10,000元补偿款。2011年7月起,黄甲又以补偿额偏低,显失公平为由,主张撤销其与甲医院达成的调解协议。2012年8月黄甲诉至原审法院,要求撤销双方于2011年5月18日签订的调解协议。

  原审认为,法律规定,因重大误解订立的合同;在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属于可撤销合同。朱丙死亡后,黄甲等家属并未申请医疗事故鉴定。而医疗事故鉴定是判断甲医院的诊疗行为与朱丙死亡是否存在因果关系,以及因果关系程度的重要手段。由于没有进行医疗事故鉴定,对于朱丙死亡因果关系及关联程度无法作出判断,黄甲所称补偿数额偏低,协议显失公平,缺乏依据。民事法律行为是公民或者法人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和民事义务的合法行为。在长宁区卫生局医疗事故处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主持调解下,黄甲与甲医院达成调解协议,是对各自的民事权利义务的处分,黄甲未能证明其在与甲医院协商过程中,意思表达受到限制,而调解协议也不存在可能产生误解内容,双方达成的调解协议无可撤销情形,应当认定该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应属合法有效。且黄甲领取了补偿款,双方达成的调解协议已经得以履行。黄甲要求撤销与甲医院于2011年5月18日签订的调解协议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黄甲诉称与甲医院协商的意图欲以调解协议作为证据进行维权,但民事法律行为从成立时起具有法律约束力。行为人非依法律规定或者取得对方同意,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因此,黄甲欲通过达成调解协议作为获取证据途径,既无法达到取证的目的,也与通常取证方式相悖。黄甲的诉称难以采信。

  原审法院审理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四条、第五十七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第一、二款之规定于二〇一三年三月二十五日作出判决:驳回黄甲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0元,由黄甲负担。

  黄甲不服原判,上诉至本院,坚持认为其与甲医院签定调解协议,是想以甲医院愿意赔偿来证明甲医院自认对朱丙的死亡存在过错,至于协议中放弃医疗事故鉴定是因为黄甲缺乏相关知识,且根据病史资料记录,完全可以证明甲医院在朱丙住院治疗期间存在重大过错,该过错是导致朱丙死亡的主要原因,而医疗事故鉴定并非认定甲医院过错的必经程序。在甲医院存在重大过错的情况下仅补偿一万元,显示公平。现黄甲上诉请求,改判支持黄甲要求撤销双方签订的调解协议的起诉请求。

  被上诉人甲医院辩称,双方所签调解协议是在卫生行政部门的主持下进行的,甲医院无过错,补偿黄甲1万元是为平息纠纷,黄甲接受补偿并放弃医疗事故鉴定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并已履行完毕,不存在可撤销的情形。同时该协议自签订之日起至黄甲提起撤销诉讼已超过法定期限,故黄甲的上诉请求缺乏法律和事实依据,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要求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无误。

  本院认为,首先,黄甲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作为死者朱丙的妻子与甲医院就医疗纠纷事项达成调解协议并签字确认,其主体符合法律规定。协议内容于法不悖,亦无存在产生误解的可能,故该行为确属有效的民事法律行为,黄甲辩称其主要目的是为取证,本院无法采信。民事法律行为一经做出对双方当事人即具有法律约束力,非依法律规定或者取得对方同意,不得擅自变更。其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主张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未提供证据或者提供证据不充分的依法应当承担不利后果。在导致朱丙的死亡可能存在多种不确定因素的情况下,黄甲等家属未申请医疗事故鉴定,故无法精确判断导致朱丙死亡的直接原因是其自身疾病抑或是医疗过失及相应因果关系程度。因此黄甲主张甲医院仅补偿一万元数额偏低、调解协议显失公平,依据不足。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无误,适用法律正确,所作判决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上诉人黄甲的上诉请求,缺乏应予支持的依据与理由。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元,由上诉人黄甲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单 珏

代理审判员许鹏飞

代理审判员潘春霞

二○一三年七月十五日

书 记 员郭 葭


20200109015711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