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某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陈某某等劳务合同纠纷上诉案

作者:hidy2006  阅读量:1  时间:19小时前
2020/01/09 01/57/35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判书

      (2012)沈中民二终字第222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黑龙江省某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于彩峰,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周广宇。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某某。

  委托代理人:邓秀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李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闫某某。

  委托代理人:袁晓娟,系辽宁尧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辽宁分公司。

  法定代表人:关正民,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鞠承宏。

  原审被告:沈阳华锐置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杨文杰,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赵兴阳。

  上诉人黑龙江省某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陈某某、李某、闫某某、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辽宁分公司、沈阳华锐置业有限公司劳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沈阳市于洪区人民法院(2012)于民一初字第49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吕丽担任审判长,审判员白丽萍主审、代理审判员王纪参加评议的合议庭,于2012年8月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黑龙江省某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黑龙江某某集团)的委托代理人周广宇,被上诉人陈某某的委托代理人邓秀梅、被上诉人李某、被上诉人闫某某的委托代理人袁晓娟、原审被告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辽宁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鞠承宏、原审被告沈阳华锐置业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赵兴阳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沈阳华锐置业有限公司作为发包人与承包人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于2008年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由承包人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承包位于沈阳市于洪区的银河城122期高层住宅工程,工程内容为施工总承包。后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第五项目部经理闫某某与李某签订了土建工程承包协议,由李某承包沈阳市于洪新城银河城1-2区,68、69、77号楼主体工程,工程价格按实际施工图纸的建筑面积计算,每平方米126元。承包内容包括主体工程、木工支模板工程,钢筋工程等及具备抹灰条件前的一切工程内容,并负责放线拉尺人员。后李某又承包了 113号楼,但双方未签订书面协议,仅口头约定各项内容。2008年4月份,原告与其他农民工到被告李某承包的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承建的,沈阳华锐置业有限公司开发的位于沈阳市于洪区南阳湖街道碧桂园银河城113号楼打工,做混凝土和零工,每天工资100元,被告尚欠原告工资10800元。原告要求各被告承担给付义务。

  另查明,对于原告陈某某主张的欠其工资10800元。被告李某承认,李某庭审时对原告出示的上期工程进度款工资支付说明(复印件)一份,(证明由李某出具的工资条,尚欠原告工资10800元 )表示承认,李某表示该欠条原件已经给付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员工何畅了,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未提供与闫某某结算工程款的证据,被告沈阳华锐置业有限公司作为发包方,表示已付给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工程进度款,但没有提供证据。

  再查明,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经研究决定,于2007年成立了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辽宁分公司,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辽宁分公司隶属单位为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2011年1月,经黑龙江省某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决定,黑龙江省某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吸收合并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接受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的全部经营业务和全部债权、债务。并到相关部门办理了有关手续。

  法院所确认的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当庭笔录及企业资料查询卡片复印件、土建工程承包协议、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等在卷为凭,上述材料经庭审质证及本院审查,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有答辩并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本案被告黑龙江省某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出庭应诉,视为其放弃了答辩质证的权利。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实际施工人请求支付工程价款的,由转包人、分包人承担给付责任。发包人只在欠付转包人、分包人工程价款的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给付责任。发包人与转包人、分包人怠于结算或者隐瞒结算事实的,由转包人、分包人与发包人共同对实际施工人承担工程价款的给付责任。本案中,原、被告因履行劳务合同而发生欠款有被告李某的欠条,被告李某对该欠条予以承认,本案中实际施工人李某拖欠原告工资款,事实清楚。闫某某作为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第五项目部负责人,在实际施工中作为分包人,给付了李某部分工程款,闫某某在诉讼中提出的收据两组,分别证明被告闫某某因工程急另找人干活,付人工费31598元及7388890元,因该证据系复印件,收款人身份不明,李某又不承认,故本院对该组证据不予采信。闫某某提供的证据,收据(复印件)一组,证明闫某某给李某支付各项人工费共计4578400元,因系复印件,李某承认其本人签字的部分及其妻子黄淑容签字的部分,其他部分收款人不明,故本院对该组证据其他部分不予采信。闫某某与被告李某结算完的证据不足,故闫某某应对本案原告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给付责任。闫某某在实际施工中作为分包人,未提供与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结算的证据,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亦未提供与闫某某结算的证据,故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应对本案原告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给付责任,2011年1月,经黑龙江省某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决定,黑龙江省某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吸收合并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接受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的全部经营业务和全部债权、债务。故黑龙江省某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应接受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的全部经营业务和全部债权、债务。被告沈阳华锐置业有限公司提出其已经按照合同约定支付了工程的进度款,现在按照进度不欠工程款,但其未提供证据支持其与被告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结算完毕的证据。因此其作为发包方应在欠付转包人、分包人工程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给付责任。对于被告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辽宁分公司申请追加张丰为本案被告的请求,因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辽宁分公司未能提供张丰的准确的身份信息,故本院对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辽宁分公司的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判决:一、被告李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陈某某劳务费10800元;二、被告闫某某对第一项内容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三、被告黑龙江省某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对第一项内容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四、被告沈阳华锐置业有限公司对第一项内容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五、驳回原、被告其他诉讼请求。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时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70元,减半收取35元,由被告李某承担(案件受理费缓交,待执行时一并收取)。

  宣判后,黑龙江某某集团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三项,判令上诉人不承担给付劳务费的连带责任,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主要理由1、原审认定事实不清,闫某某不是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第五项目部经理,上诉人已向分包人支付全部工程款,不承担给付欠款义务。上诉人将涉诉工程分包给张丰施工,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辽宁分公司提交的《退场协议书》已证明了上诉人已将1400万元工程款全部支付给张丰,上诉人作为总承包人不欠任何工程款。2、原审法院遗漏重要当事人,未给上诉人充分的时间以致无法找到张丰的身份信息,无法追加张丰为本案被告,影响案件的公正审理,应依法撤销原审判决。

  被上诉人陈某某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被上诉人系实际施工人,闫某某延期开资,上诉人没有在规定的期限内提供证据,证明上诉人已经全部付清工程款,应承担责任。

  被上诉人李某答辩称,服从原审判决。

  被上诉人闫某某答辩称,是从张丰手中承包的工程,张丰没有施工,都是由闫某某完成,闫某某多支付李某工程款88万余元,不欠李某工程款,因此对上诉人也不负有连带给付责任。

  原审被告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辽宁分公司答辩称,同意上诉人的上诉意见。

  原审被告沈阳华锐置业有限公司答辩称,原审判决第四条判令我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没有事实依据,我公司不拖欠工程款,不应承担给付责任。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基本相一致。

  本院另查明,二审期间,上诉人向法庭提交由案外人黑龙江省某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辽宁分公司与张丰于2011年5月30日签订的《退场协议书》,主张上诉人已就本案涉诉工程的工程款向张丰支付完毕,与该工程相关的债务应由张丰负责。被上诉人向建对该协议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关联性不予认可,并主张涉诉工程于2010年9月由其施工完毕,该协议内容与本案无关。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庭审笔录及企业资料查询卡片复印件、土建工程承包协议、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退场协议等证据材料经原审法院庭审质证及本院审查,予以确认,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关于上诉人黑龙江某某集团应否对本案诉争工程款项的给付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根据我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建设部印发的《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二条之规定:“工程总承包企业不得将工程违反规定发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个人,否则应承担清偿拖欠工资连带责任。”本案诉争工程由隶属于黑龙江某某集团的黑龙江省李某工程公司辽宁分公司作为总承包方,通过其项目经理闫某某分包给李某进行施工,闫某某通过李某将包括被上诉人向建在内的实际施工队伍招用至工程现场,向建作为实际施工人,完成了施工任务,并由李某出具工资支付说明,对尚欠人工费予以确认。现李某以未与闫某某完成工程结算为由,拒绝给付向建剩余人工费,向建有权要求李某继续履行给付剩余人工费,并由闫某某在欠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连带给付义务。同时,由于向建等人实际施工的工程成果已由黑龙江某某集团所获得,黑龙江某某集团作为工程受益人,虽然提出其已与案外人张丰就本案工程款项结算并支付完毕的主张,但由于其未能提供张丰的准确的身份信息,也未提供相应施工合同予以证明,且闫某某亦称张丰并未进行实际施工,故此,本院对其该项主张难以采信。至于上诉人提出原审法院未给上诉人充分时间以致无法找到张丰的身份信息的上诉理由,因缺少法律依据,不能成立。故此,上诉人在既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向建等实际施工人已实际收到涉诉工程的尚欠人工费,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涉诉工程由其他施工人完成的情况下,应承担对其不利的法律后果。按前述《办法》的规定,作为诉争工程的承包方黑龙江某某集团应承担清偿拖欠工资连带责任。若黑龙江某某集团与案外人张丰及被上诉人闫某某、李某就该笔人工费存有争议,在其承担连带给付责任后,可向其他义务人进行追偿以维护其权益。鉴于原审被告沈阳华锐置业有限公司、被上诉人闫某某、李某均未提起上诉,视为对原审判决的认可,原审判决对其责任认定亦无不妥,本院应予确认。

  综上所述,为了切实保证实际施工人的合法权益,保障其最终实现劳动目的,以达到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的完整统一,本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70元,由上诉人黑龙江省某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吕  丽

      审 判 员  白 丽 萍

      代理审判员  王  纪

      二○一二年九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吕 慧 子

      


20200109015735

请发表您的评论

    hidy2006

    相关文章

    关注我们

    扫二维码添加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hidy2006点击复制并跳转微 信